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打枣的杆子
打枣的杆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6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FLASH

     鱼儿鱼儿水中游
   自娱自乐,静心尽力
北京往事

醉了,醒了

困难见真情

季水博客

红颜知己

高人仰望

天中啸

清泉流水

独龙先生

龙啸天下

一马青尘

一马当先

云樵

德智长者

高桦

进取的典范

别字先生

公允实在

中国杨神经

其实不神经

驴行的秋老虎

全能选手

张盛舒

紫薇命盘

二月丫头

才貌双全加手腕,已经化敌为友了

陈墨

炒作是我的人生

冯磊

新浪最好的杂文家

寒江飘雨雪

振聋发聩!

评论
加载中…
你的方向
      你的方向
新浪博友

默默的影子

电影风向标

2cm的小鱼儿

懂生活的姑娘

铜豌豆1980

时代的先锋

轻狂之殇

冲击波

越泡越开心

锐不可挡

潘帕斯雄鹰

力量的象征

罗小翔

草根的愤怒

累累

文字专家

武照

畅谈天下

三十以后

其实只有十八

跳楼先生

思想真的很深

yi鱼骨

小精灵

梅子红了

诗人同乡

时钟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4-05 13:19)
标签:

情感

     清明是个节气,也是个很人性化的节日,一年中腾出这个固定的时间让人们去追思往昔。往年的这一天我都是无所事事,总作戚戚状。而今年的清明大不同,很明快。
     下午我正在家上网,接到了老同学胡平的电话。他从浙江回来了,邀同学们一起晚上聚聚。我遇上这等乐事总是格外地热衷,当即许诺我会卖力地去邀人,因他离巢多年,好多同学的电话中间有变动,很多我也得一个找一个地慢慢问。先联系上老刘,他一听到胡平回来了,高兴地像被电激了一般,不过我没把牌全亮给他看,因为还有许多他没想到的同学也在。接着我找到了班长,他刚好下班回到了市里,电话里一直憨笑着,透着浓浓的无为口音,叫他推掉别的应酬,约好了晚上在一起聚。找梅姐却颇费周折,她电话又换了,打到她公司才搞清楚了她新号,约好了我去她店里,然后她用车一个一个地来接。周姐电话打了不接,我有些惆怅,后来才晓得她有两个号,打不凑巧就找不到她人,梅姐晓得她的另一个号,又约上了菊姐。原来胡平极力主张我们一起陪他去母校门口饭店去怀旧,可惜现在人身子都懒,最后改在市内由梅姐做东。一切搞定,当胡平那一头艺术家独有的飘逸长发出现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总是喝多,总是被套,总是感冒,总是抽好签,总是做怪梦,总是想着爱上谁谁谁,一切总是显得有些蠢蠢欲动。。。。。。
     这是我最近生活中真实的掠影,抱着美好愿望却去沉沦,仅存的生活激情只在偶尔中撞击心灵。
     不可否认地说,我原本还是个有信仰的人。说起来挺矫情,不过我确实很畏惧神灵,也很平静地对待老天与我一生的安排。我也有梦想,只是很多时候像是个狂想,这辈子看来是歇菜了,指望转生投个好胎。我现在是无欲无求,但也无心无肺,三十多岁,竟早早成了行尸走肉,活脱脱一个没了灵魂的光臭皮囊。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肉体在不断地老化退化,精神也越发萎靡不振。对大自然的更替竟悲哀到没有了任何的共振,春天没有爱情,夏天没有激情,秋天没有诗情,冬天连悲情都没有了。仿佛我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特质的早衰男人。
     不过,我还是很容易被大家识别出来的,你看你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些歇斯底里,有些孩子气,还有些自卑,有些假正经,更主要的是,人生很失败,你若看到我一脸的晦气便会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证券/理财

     111是见证过上一个大牛市的人,即使当时他只是拽住了个牛尾巴.不过二零零一年以后的四年内,我却没见过他真正快乐过.一个人郁闷至极,还能坚定着自己的思想,其中的痛苦与执着一直在大脑中斗争着,能守到最后,不成功也成精了.二零零五年最惨烈的大C浪下跌时,我在外地打工,看不到也不想看股市了,他还在天天看盘,我想他当时是极度郁闷的,手里的股票都跌到了买入价的百分之十几.那时候我寻思自己投在股市上的钱算是扔水里了,悲伤怎么没个声响,算是个死空头了.说真的,当时我认为他也是死空头,后来知道我理解错了.
  我回巢湖后,记得是前年年尾,大盘徘徊在一千二百点左右,个股哀鸿遍野.收到了111的电话,约出来聊聊.111和我在一起肯定要谈到股市,我先说了自己的感受,不外乎认为这是人生一大坑,以后股市上想回本恐怕有点异想天开,只求少赔点就行了.111说了他的想法,这话我至今还记得,在当时那么低迷的市道下,尤显远见."我们这代人要想翻身,最快最省心的就是从股市中渔利."他当时就提出了股市将会在三五年内涨到六千到一万点,这话要是在前年末的时候放出来给大众听,人家肯定要说他脑子坏了.111力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28 10:53)
    我一直以来怎么着都分辨不清无为和庐江两地人说话的区别所在,直到最近和庐江人在现实和网上都打成一群,耳濡了很久,终于听懂了分清了.在此要感谢庐江女人们,是你们那夹杂着明快的丝丝柔语挠醒了我的听力,包括已是别人伴奶的大姐们和快要成为别人伴奶的姑娘们.当然,能让我对庐江女人如此有兴趣更是来自我内心的颤动,我的这种感悟最初来自网络,验证而又深信不疑却是围绕在酒桌边的故事了.
   讲到女人,三十年了,在我的脑海里,不管是电视上看到的,现实中遇到的,还是网络上碰到的,个性每每不一样,我很惰性,没去归类,没去思考,总之联想起来都是单个的点,没有总结出什么共性来,以至内心深处总没有为感情腾出个地方,真正活得没有一点的涟漪.所以我经常自卑自己的人生很苍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直到前段时间,先网络而后现实中认识了几位庐江女人,我对女人的活法有了新认识.准确地说,让我对庐江女人有了相当的感佩之意.原来女人生活可以这么精彩!
   总上巢聊你会发现,来自庐江的聊友特别多,其中女性网友占了很大比例.我进聊天室认识的第一个女网友就是庐江的,一直到现在也是最要好的一个.她很健谈,开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春一旦失去,就不会再来.不时地回味青春的往事,就是想把青春再留一段.虽然青春的长短,从根本上取决于青春期的亢奋程度.不过,也有例外,我想在我的雄性荷尔蒙还没有被雌性荷尔蒙彻底中和之前,赶紧记录下我的青春时光.我思故我在,窃喜自己的青春真够长的.有道是:身子没了,心却要留着.
  每个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期的发作,这就开启了上半身对下半身较量与融合的序幕.当我的意识第一次弄脏内裤的时候,前前后后的她们早已在悄悄议论罩杯的大小了.不甘落后的我在那几年间就象春笋一样,迅速的长高,越长越高,越长越瘦,好似根杆子.看起来我已经长大,不过我的所思所为证明自己还是个孩子.
  十二三岁正是一个人思想开始形成的时候.回过头来看,觉得那时真是精力最旺盛的日子.一边研究着子虚无有的正负数字,一边思考着姑娘们的脸为什么时而会那么的红.第一次在上课时偷看琼瑶的小说,却一次也没敢越境去摸身边胖妞的手.定期的生理反应让我害怕去黑板前答题,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尴尬.生理卫生书上的解剖图怎么也看不明白,班上交头接耳的议论最好地体现了它的深奥.对异性的向往,从白天一直惦记到晚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4 16:13)
  我木然地伸着手指,连贯地报着枯燥的数字,从1一直数到100,从老师的眼神里我知道,这学校要我了,因为孺子可教也,起码我不蠢.父母为我交了2块钱,我就上学了.读书很好啊,打那以后别人都看我是小大人,再也没有谁会肆意地摸我的小鸡鸡了.
  那是一所普通的五年制郊区小学,清一色的红砖瓦房,墙上还残存着文革时期的标语.昏暗的教室里零星地挂着几盏白炽灯,一不留神就会被坑洼不平的三合土地面绊倒,麻棱的桌子上遍布着师兄们歪歪斜斜的留言,凳子全是从自己家带来的,要配合自己的身高和桌子的高度来选择.教室的后面就是一片坟堆,偶尔还会有发丧的在那哭哭啼啼,要是赶上同学们正在集体朗读,那声音听起来真是非常的怪异,一边是欣欣向上,一边却是没入黄土.后来学校扩大了,把坟堆的地也征了,迁坟时又是经常听到悲戚的哭声,再后来坟堆那儿就成了我们义务劳动的地方.我从来就认为必要的义务劳动是增强孩子们集体性的一个最好的方法,比空讲道理强的多.正因为有了切身的体验,我从此不浪费大米饭,七八岁如此,现在也是如此.当时义务劳动的协作对象,我承认,我是比较喜欢找女生的,本来那时的女生大多也不娇气,学校的劳动量比她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想起来,我在新浪论坛里扑腾快一年了.这三百个日夜里,我总是心甘情愿地帮人家捉虱子,全不管自己身上被咬得多么难受.最近虱子也变种了,我伺候不了,只好退回头先把自己身上的虱子捉了好好研究.在博客里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就好比是太阳底下捉虱子,很是惬意.今天先把我的童年写出来,大家鼓鼓掌,要是产生了共鸣,可以留言给我,要是咱们在一个城市,请我喝茶,咱们慢慢谈.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前,命中注定已经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了,要不是我那已过世的外公的坚持,父母也没想生我.虽然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干扰,但我就是我,杆子还是来到了人间.虽然我的降生,只不过是全家喝山芋粥的庆贺.我的父亲不断地要下乡,我的母亲在家带着我们姊妹兄弟五个,她自己还要为了养家糊口在单位干个临时工,但这并不妨碍母亲对我的爱,我创记录地吃奶到了六岁.我现在饱经沧桑,依然身体健壮,正是得益于此.多了一个我,母亲就得每天早上三点钟起来把麻线搓成麻绳,一直要搓到六点烧早饭,也一直搓了差不多十年.那一道手工就是为了我,挣的血汗钱让我可以吃饱饭,让我在心理上不弱于其他富裕一点的孩子,好有个幸福的童年.我从小很卫护母亲,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0 15:17)
  昨天阳光明媚.2006年我第一次脱掉了厚重的棉衣,轻装上阵,陪着老同学小朱夫妇,小时夫妇游览了皖中名胜太湖山.太湖山成为国家森林公园都有20年的历史了,一直开发不上来,可能是位置比较偏僻的原因吧,不过我却喜欢那儿,保存着原貌,游人又不多,自然的东西受到了最好的保护.只是有人乱扔垃圾,我不喜欢.太湖山的庙很多,据说在那儿烧香求签很灵的,我在祖师殿烧了香,磕了头,洗涤了内心的罪恶和庸俗.小时的爱人陶姑娘很大方,拿了些供品给我吃,我很害怕,这菩萨的东西我一个俗人能吃吗?陶姑娘说了,没关系,供品就是吃的.陶姑娘现在正是我们这儿民间妇女组织观音会的活跃分子,我想她们好歹也算是一个系统的.也就没客气了.但愿吃下去的不仅是食物,更是福气.因为是下午去的,天色将晚,没到天台,一位公园内的管理人员就拦住了我们,劝说不要上去了,这位好心的大姐列举了前段时间有几个孩子在这儿不慎失足而非死即伤的例子,小朱和小时都带着孩子,听了这么多血腥的教训,就再也没有勇气向上登了,急匆匆掉头下山,我发现每个人小腿肚子都在打颤.
  下山了,就到了吃饭的点了.东关老鹅汤那是很有名的,小朱搞财务的,天生就是个细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无意当中拿百度搜索我以前的文章,看看能找回点什么.高兴的是找回了一篇,但恼火加上愤怒的是,武汉科技大学有一个校园网站梅南山下,里面有个注册叫咖啡有点咸的大学生竟然盗用了我三篇文章,连个招呼也不打.我最早的三篇文章-我说台湾及统一;悲哀的防范;与其恨之,不如胜之.全给他拿走了,堂而皇之成了他的作品了,幸亏百度的搜索功能,上面有时间显示能验证我的原创,这个家伙实在可恨.
  我在等着他来道歉,看看他有没有起码的廉耻之心.对一个还没走出校门的学生,脸皮都厚到了如此地步,我真为现在的大学教育感到羞耻,怎么全教育出来了这帮没心没肺的东西!以后我再不在论坛上写东西了,写的很累,却被这帮小子拿去炫耀了.
  武汉科技大学,垃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今年元月一号写的文章,终于给我找到了,爽!!!!!!
  一位风华正茂的女教师在自家的楼道里被人杀了,而这个楼道口所紧邻的街市据说还是北京的热闹地方,更为引人关注的----她供职于清华大学。公安机关的调查正紧张地进行,网络上网友们对这起凶案的臆测,推理,断言乃至愤怒和争吵也一刻也没有停止,我不知道各位网友的猜测对最终的破案有多大的启示和帮助,只是这些猜测背后所反映的社会现象和应对心理发人深思,一个点能带起这么大一个面的折射,的确不是那么简单.下面我所要讨论的正如我的文章的题目一样,仅仅是假设与引申.虽不为死者讳,却求世事太平.
 有相当部分的网友说,这个案子是她老公做的,或者是她老公雇人做的.理由很简单--婚外情.婚外情的大面积泛滥时间并不长,但其无孔不入的能力已让我们这个社会人人自危.如果说婚外情在中国刚开始出现还尚可以称为随风而入的苍蝇,我看现在真正倒是个社会问题,是感情爱滋.这部分网友的猜测不仅是对自身的担忧,更是出于对这个社会的担忧.很关键的是,他们第一直觉就想到这方面.婚外情的普遍,究其本质,无非是人性的自私和虚伪在作崇.婚外情会伤害到配偶,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