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袖遮天
大袖遮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929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莫默

我的老编辑

辰暮然MM

辰暮然MM

紫龙晴川

一个辉煌的马甲

锐搜

嗖嗖嗖~~~~~~~~~~

普璞的天空

推理贤弟火星人

黑猫圈

黑猫社的圈子

修罗的博克

连载性冲动

染香

据说此人能辟谷

艺识形态

艺术的形态

兴安

恐怖评论

苏格出埃及记

喜欢喝酒和音乐的诗人(天哪)

狼小京

盛开的坟墓

竹心醉

淋竹醉堪调

跳舞的骨头

静静绽放

香武士

招财猫的小屋

永亮

逆流的鱼

快刀

越磨越快

花想容

容儿容儿~~~~~~~~~

普璞

火星人的又一个基地

袖子里的故事

俺的私人论坛

我性随风

白衣飘飘

而戈

大梦未揭

烂泥

雷子的博客,霍霍

黑猫惊悚小说创作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3-06 13:31)
标签:

杂谈

​古宁的老城区已经拆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拆是留,文物保护部门和各种民间组织,正在奋力和有关部门争论。在拆和留的时间缝隙里,老城区的人们依旧过着和往常一样一成不变的生活。

丁字弄堂口正对着老城区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废墟,边上是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新建商业区。住在弄堂口附近的张义每天依然依照老习惯,摆一把折叠椅子,将他的算命摊在地上铺上,再撑起一把黑色的大伞。他倒并不靠算命的收入活命,前几年从皮鞋厂内退之后,虽然还没达到正式退休年龄,但已经可以领取一笔勉强糊口的内部退休金。他只是喜欢看这巷子口人来人往,从每个人的面相上揣摩来人的身份和目的。这么看了几年下来,对看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基本上能看个八九不离十,靠着这一手,也颇糊弄了不少老城区的街坊。幸好张义算命不图财,他就靠着他这一手绝活,用他自己四十几年来的人生经验,给人排解心中的疑难,名为算命,实际上是心理医生。

和张义住隔壁的李工程师又来算命了。自从半年前张义算出他在工作单位被小人排挤的事实,并且告诉他化解的方法之后,他就对张义的算命技术深信不疑,每天必来算上一卦。张义每天都告诉他该如何如何,其实也无非是走路要注意安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3 14:34)
标签:

杂谈


黑暗中的废墟,是唐英的宝库。

此刻是凌晨两点,商业街上的霓虹灯减弱了许多,丁字巷陷入黑暗,废墟上只笼罩着微弱的光,几步外便看不清对面的景物。即便如此,唐英依然小心谨慎地猫着腰,轻手轻脚地用一根木棍翻开瓦砾。她腰间的口袋依然瘪瘪的,翻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只翻到几只破旧的闹钟。但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这片废墟在此存在了将近半年,早被那些垃圾虫们翻捡过不知多少次,还能剩下些残渣余孽给唐英,简直是奇迹。

唐英将木棍探向一块水泥板,用力将它撬起来,在底下找到两只被压瘪的易拉罐。她刚要伸手去拿,便听见了脚步声。她立即将身子缩下,蜷缩在残砖剩瓦之间,一动不动。

那脚步声从商业街传来,渐渐靠近了废墟。唐英习惯性地竖起耳朵辨别那脚步声主人的性别和身高体重,然而这回却完全分辨不出。她从未听过如此千变万化的脚步声,前一秒钟还是徐缓从容,后一秒钟就急促如同鼓点,再后一秒又变成了少年轻快的奔跑……脚步声不断变幻,节奏也在不断改变,不像是一个人的脚步,倒像是不同的人发出的声音。这声音让唐英感到疑惑,她好奇地将头微微从遮住身体的水泥板后露出来,便看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2 14:59)
标签:

杂谈

出事之前,我们还在一起午餐。中午的盒饭照例是楼下那家新开的餐馆送来的,送饭的小伙子把饭盒递给李婷的时候,顺便夸奖了她的发型。在此之前,李婷的一个客户特意打电话来说她的工作热情周到,领导对此深表满意,夸了李婷两句。直到午餐的时候,李婷的心情都非常好,天气也不错,阳光不强不弱,天上飘着几丝白云。没有任何预兆显示下一秒钟将要发生的事情。

也许问题出在那盒盒饭上。

盒饭里有一个菜是酸辣椒炒猪皮,这道菜油腻了一点,我完全没吃,李婷吃了两口,就把饭盒放下说:“太油了。”这种油腻让她感觉到有点闷,便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她打开窗户的时候,我一边喝水一边说:“开大点。”

李婷把窗户打开,探头朝外望了一眼,轻盈地站到窗台上,然后就消失了。

她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以至于当她消失之后,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觉得她好像跳楼了。”对面的郑辉迟疑了半天才道。

“不可能吧?”我还是没反应过来。

我们两人慢条斯理地走到窗边,趴着窗棂朝下望去。距离窗口23层楼的地面上,看不到李婷的身影,但能看到密密麻麻围在一团的人群。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显然是出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13:07)
标签:

杂谈


四年前,我在另一个城市教书。当时刚刚毕业,收入不高,便租住在附近一套价格低廉的出租屋里。租屋的老板是个女的,名叫段梅。她家里的房子也不大,两室一厅,她把其中小的那间租给我,她和儿子住大的那间。她的儿子名叫段林,那时候刚5岁,长得又黑又瘦,一双漆黑的眼睛经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别人,常常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从来没见过段梅的丈夫。

刚搬进去的时候,我不知道情况,随便就问:“段林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吗?”这句话一出口,母子两同时变了脸色,用一模一样的凶狠眼光盯着我,仿佛我犯了什么忌讳。我当时就吓出了冷汗。

“死了。”半晌,段梅才冷冰冰地说。

直觉告诉我,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真相会那么复杂。那以后我再也不敢问这个问题。

段梅是个不好相处的女人,她性格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浑身上下仿佛都填满了火药,随便一点小事就能让她怒火万丈。住进去没两天,我已经被她骂了两次,气得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要不是刚毕业没积蓄,又不想依赖家里支持,我早就换个地方。现在,这地方是我所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租屋,再大的委屈也只能忍了。

幸好还有段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14:41)
标签:

杂谈

第一天

我在醒来的同时,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哀伤。无法分辨它的来源,仿佛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人,我下意识地从枕头边的烟盒里抽了一支烟。这个简单的动作让我全身都疼痛起来,变换了几个姿势,肩膀和大腿上的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反而变本加厉。我压抑住心头潮水般涌来的悲凉之感,坐了起来。

床头是亮晃晃的窗户,两扇玻璃窗没有销上,像两片翅膀般敞得无影无踪,黄昏前斜照的光照红了窗棂。我对着窗户吐了一口烟,头脑慢慢清醒了。

乔北死了。

记起这件事,胸口猛然胀痛了一下。

看看时间,已经6点50了,葬礼在8点钟开始,还来得及。

我把脚垂下床沿,左大腿好像猛然被谁用力扯了一下,疼得我几乎叫了起来。低头一看,靠近膝盖的地方有一大团乌黑的伤痕,按上去只是微微的胀痛,但一动就疼得受不了。斜眼看看肩膀——同样如此。身体上其他地方陆续找到更小的伤痕,看起来我仿佛被人胖揍了一顿。

谁揍了我?一边穿衣服,我一边考虑这个问题。

上午还是好好的,我在这房间里看了整整一上午的书,然后吃了盒方便面,接着就睡了,一觉醒来,身体上就留下了伤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6 11:02)
标签:

杂谈

   小魔女坚持要穿夏天的衣服,吵了一个上午,奶奶、外婆和妈妈都不理她,她一个人对着窗户大喊:“爸爸快回来啊,爸爸快回来给我讲道理……”鼻涕眼泪糊了满脸。

   最后姑姑只好上场了。

   面对小魔女,任何试图讨好的举动都会让她哭得天崩地裂,我只好一个人自言自语:“从前,有个小朋友想穿衣服,可是没有钱去买,她怎么办呢?”

   我停下来,瞟一眼小魔女,她的哭声变小了,竖起耳朵听我的故事。

   “她没有钱买衣服,只好自己做一件衣服。”我慢慢走到她身边蹲下。

   她专注地听着。

   “你说,她做一件红色的衣服好不好?”我问她。

  “嗯。”她点点头。

  “到哪里去做一件红色的衣服呢?”我问。

   她努力思考着。

  “去找小蝴蝶好吧?小蝴蝶的衣服很漂亮对不对?”我问。

  “好。”她笑了。

  “小蝴蝶的衣服是不是要有翅膀?”我问。

  “对。”她用力点头。

  “小蜻蜓的衣服也有翅膀对不对?”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读完快刀的《廪君遗骨》,我脑海里便浮现出标题所说的几个字——马不停蹄的惊险。像目前流行的所有探险小说一样,《廪君遗骨》里体现了诸多探险小说必备的元素:遇险、挣扎、脱险、再遇险……循着这样一条震荡的曲线前进,阅读的过程充满了过山车般的刺激。从《鬼吹灯》肇始的中国探险小说,从来都与中国的神秘文化紧密不可分,而这片古老的土地如此博大,其中的神秘元素取之不竭,再加上作者的后天创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读者无从分辨其来由,只能沉溺于作者们恣意汪洋的想像力之中。也正因为大多数探险小说都是走的《鬼吹灯》路线,久而久之,不免产生了审美疲劳,无论遇到怎么样的危险,主角终究是打不死的小强,起初那种揪心的感觉已经逐渐淡去,到了现在,探险小说要胜出,必然需要另辟蹊径。

快刀的《廪君遗骨》,说是独树一帜或许过分,但毫无疑问的,他的想像力与众不同。他虚构的每一个细节,看起来都并不壮丽,不像其他同类小说一样带有震慑力,然而却显得那么真实可信。看书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他:“这些是真有其事吗?”当然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同样是采取的虚实并用的虚构手法,虚构的成分远远大于实际。但正是因为他的创作手法平实质朴,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31 19:07)
标签:

杂谈

    看完《黎明之前》,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休眠者,十年二十年或者一生,等待天明;想象我有一个信仰,在无限远的地方。当我发现自己是休眠者而非沉睡者,黑夜也仿佛孕育着光亮,所有美好的梦,都可以设想它们会变成现实,这样增加了我的勇气,以及坚持的决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夜太深,风太重,火折子被露水打湿了,灯塔上无人值班,地面上不是石头就是坑,谁也不确定悬崖在哪边,黑暗中揪住一个身影就扭断他的脖子,吮吸血液,等待下一个猎物经过,或者被猎。我也曾经是天使啊,但他们剪断我翅膀的时候,我怎么没听见天上的声音?那金色的宝座已经空虚,用尸骨垒成的阶梯成行,每个上帝的掌心都鲜血淋漓,每个上帝都在等待坠落。

    我已被黑夜染得漆黑,我不相信世上有白的颜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9 19:00)
标签:

杂谈

  这是在微博一个朋友转发给我的,完全符合《死亡阶梯》创意,实在是太强悍了,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