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群
魏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53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魏群简历

魏群
 生于甘肃皋兰。毕业于中原工学院。2007年8月问道于一了艺术仓库。曾为十方艺术系列杂志副主编,十方艺术馆展览监。

 

2007  

 参与王刚“老万大地浮雕”行为作品                        (郑州)

 策划实施“劳动最光荣”行为艺术作品                 (郑州)

2008  

 参与组织十方艺术馆举办的十余个当代艺术展。                (郑州)

参与一了先生“囚禁”系列作品大尺幅创作               ( 开封)

参与组织受惊--当代艺术七人展                    (开封度·艺术空间)

色空不二----当代艺术年展                         (开封度·艺术空间)

2009 

 梨墨---皋兰中青艺术展                                       (兰州)

 叫春---当代艺术十一人展                          (开封度·艺术空间

野生-----中原当代艺术探索展

(开封度·艺术空间)  

2010

开封-封开----名家邀请展 (河大度-艺术空间)

融合与创新----河南省小幅油画学术展(郑州美术馆)

2011

犁墨----皋兰籍青年书画十二人展 (甘肃省艺术馆)

2012

从母语出发----十方水墨提名展  (甘肃酒泉)

2013

犁墨-----皋兰籍艺术十二人展(甘肃艺术馆)

后援------中国青年汉字艺术探索展

(中国书法院)

QQ:3369471287
电子信箱:3369471287@qq.com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生活
原文地址:魏群的梨花岛作者:冯国伟


魏群的梨花岛

/冯国伟

 

金庸笔下东邪黄药师的桃花岛名动天下,引来多少人艳羡。其实人人心中都有桃花岛,关键看你是不是黄老邪。

今天我想说的就是一个普通人,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画家。他叫魏群。他用自己的画笔描绘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梨花岛,过起了现实平淡但理想丰足的生活。

魏群笔下的梨花岛是用笔一点一点描绘出来的,一点点生发,一点点扩大疆域,一点点丰富和立体,也一点点地生动好看起来。

​

​

​

但显然魏群画梨花岛不是受金庸武侠小说的影响,也不是灵机一现。我更愿把这看作是他童年梦境的复活和艺术女神的馈赐。

魏群1981年出生于甘肃省皋兰县什川古镇。此地黄河穿腹而过,有中国目前最大的万亩梨园,梨树年龄大多都有近三百年的历史。每年犁花盛开的季节,恰似进入冰雪世界。而梨叶落尽的时候,又像进入了刀戈之地。

生于斯长于斯的魏群,是道地的农家少年。土地里打滚、梨树上窜上跳下的童年体验深植骨髓。但宝藏在身,如何开启和挖掘却是一个既艰难又充满机缘的求索过程。

少年的魏群选择了出外求学。他先到河南郑州,在中原工学院跟油画家王刚求学,毕业后又跟随独立艺术家一了学艺。这段长达近十年的求学经历,使他的视野和见识都大大提高。见过很多高人,参加了很多展览,游历了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艺术类型,比如装置、行为、架上,还有国画、油画、书法等等,也尝试了各种画法,做了诸多实验,油画、水墨、丙稀,山水,花鸟,人物,传统的、前卫的……每年都有变化,每年都有不同,但明显缺少稳定性,有点像故事里那只边走边丢东西的猴子,见到玉米,扔了土豆;见了西瓜,扔了玉米……

直到有一年,魏群回到家乡。当他再一次看到那些苍老虬劲、形状迥异的梨树枝干,体验到了蕴于其中的书法之美、构图之美和造型之美时,他忽有顿悟:这么美丽的梨园,为什么我以前会看不出来?

也许正是这一刻,他一下找到了自己的艺术出发点,也一下从纷繁的变化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之根。也促使他下了决心,毅然从郑州回到了家乡,在什川梨园租了一间小房,开始描绘起了自己的梨花岛。

​

想到不容易,但实现起来更不容易。

魏群早期运用综合材料,画了大量并没有具体指向的作品,是对材料、痕迹、墨法、色彩、点块结构等等的物理试验,但像散落在地的珠子,互无联系。即使偶有闪光,但往往无法沉淀,难以积聚成象。

如今梨花岛这个意象一旦确立,就如同有了一块试验田,魏群开始在梨花岛上讲起了他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一个迷幻的背景,他的画面总是涂满了不均匀的底色,不纯净、艳丽而杂乱,有种迷茫、混沌、压抑、跳跃的情绪弥漫,如同他的心思。里面却包容着青春的梦想,暗夜的奇幻,神话的天真,心灵的寓言,还有现实的阴郁。

这个故事里总有些奇怪的场景,戴着狼面具的男人,化为人形的雄鹿,长着翅膀的鸟人,人身凤凰体的飞天,骑鱼旅行的少年……似乎穿梭飘荡在神话与现实之间,民间与现代之间,隐喻与联想之间,总有些奇奇怪怪,不可理喻的想象。

这些怪诞的画面,奇幻动荡,让人心生不宁又百般思量,让人想不到是出自一个热情、质朴的西北男孩的作品。这大抵跟他生活的际遇以及对敦煌壁画的想象有关联。

​

当然他的故事中也有温和平静的段落。魏群画了许多佛像和寺庙,风格显得纯净和轻快了许多。他最新的作品,调子越来越明快,梨花的意象越来越集中。梨花之下,诗意越来越足,而外在的奇幻越来越隐藏于形式之中。这可能对应着他内心的疑惑和不安,有许多他暂时无法解答的命题需要他去面对和揭示。而诉诸心灵的平静让他能暂时摆脱现世的压力和挣扎。

​

从某种角度说,艺术本就是个富人、闲人玩的游戏,对于已经成家生子,并且没有固定职业的魏群来说,生活的压力远远大于艺术的快感。他一方面要用大量的时间去奔波劳碌,维持并不轻松的生活,而另一方面,又要用心灵的源泉浇灌已然破土的艺术,建设自己的梨花岛。这当然很难,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难,也要把它过好。

我总是想象着魏群笔下的梨花岛花香弥漫、万物生长的蓬勃场景,不免心动,于是强烈建议魏群刻一枚“梨花岛主”的印,钤在自己的作品上。魏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说:

做自己的主人,有什么可羞涩的?

 

 

2015330

于兰州

 

(后记:梨花即将盛开的季节,自然想到了居于什川梨园的魏群。联系很少,但一直在关注着他的创作。他的创作是丰沛的,但没有稳定的职业使他的生活过得却不一定如意。但挣扎、彷徨和失意本就是艺术的资源,本就是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者考验。我所能期望的仅仅是:坚持,别抛弃,也别放弃。祝福魏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8-27 10:40)

 

先知无眠

先知在故乡是不受欢迎的,先知在家中是没有床位的。

 

店面

中国人的脸,多数是像坍塌了而照常营业的店面。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

 

孟子曰  存夜气  我对肖邦一笑

 

炎阳下芭蕉的绿是故意的绿

 

晴秋上午  随便走走   不一定要快乐

 

美国鬼节    一片阳气

 

不太好看的人最耐看

 

中国需要上中下三等启蒙

 

五月    草木像是下次不再绿了似的狂绿

 

无头的天鹅与无头的苍蝇是一样的

 

女人守口如瓶    然后把瓶交给别人

 

明人刻书    书亡  今人译书   书瘫

 

春秋论神智器识季札第一    魏晋论才调风度嵇康第一

 

聪油面饼的热香    最人间味

 

晨起洗澡   把夜洗掉

 

健康是一种麻木

 

手忙脚乱地爱过一夜  从此没见面

 

人   自从有了镜子才慢慢像样起来

 

艺术  以魔性呈现神性

 

英雄第一次遇上命运   命运阅英雄多矣    英雄必败与命运

 

母爱是一种忘我的自私

 

女人最喜欢那种笑起来不知有多坏的男人

 

现代的那种住房    一家一套    平安富裕地苦度光阴

 

大能的限度

也许上帝的大能,限度如下:

它可以造成一位耳聋的作曲家,而造不成一个耳聋的音乐评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9 13:56)
木心故居纪念馆由“晚晴小筑”面南三进房屋组成,分为生平馆、绘画馆、文学馆。“生平馆”由历史照片构成:《乌镇-上海 1927-1949》、《上海岁月 1949-1982》、《纽约岁月 1982-2006》、《晚晴小筑 2006-2011》。九成照片均为首次展示。“绘画馆”展示水粉、水彩、石版画及书法近三十件,是木心先生画作在中国的首次展示。“文学馆”,计有木心先生台湾版著作、大量世界文学著作民国版真迹、数十件手稿、稿本、乐谱,先生用过的写字台、办公桌、礼帽、皮鞋、手杖等遗物,均为首次展示,并有世界文学史讲席《最后一课》的影像放映。展馆墙面的文字叙述,全部采自木心先生的著作与诗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木心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发言

 

陈丹青

 

大家好:

谢谢大家来!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我换了双新皮鞋,昨晚刮几根可怜的胡子,都弄出血了,起身看见枕头点点红,好性感。​

我和乌镇结缘,十四年了,亲眼见证诸位乡亲的情义。向宏为了请先生回来,苦心孤诣。八年前的秋天,先生回来了,向宏说:我们公司大小员工,集体认了这位老爷爷。

三年前的冬天,这里是伤心之地。向宏和他的团队漏夜在晚晴小筑布置先生的葬礼。三年后,今天,纪念馆落成开馆了,明年,木心美术馆也要开放了,向宏梦想的事,承诺的事,策划的事,一件一件做成了,我佩服向宏。我今天不来谢你,也不来问你纪念馆花了多少钱,美术馆花了多少钱,从前的话,是叫做“一笔难写两个陈”,不晓得这两个姓陈的家伙和木心先生有什么前世因缘​

这个纪念馆的全部文字叙述,都是选自木心先生的著作和诗作——我要木心自己的一辈子,木心自己说——我们小小的布展团队,完全没有经验,从来没有做过纪念馆。现在像做梦一样,弄出来了。我要介绍身边的工作人员:

顾工头,一年来包了馆内所有硬件小件,无数工!他很猖狂,说,你要什么样子,我都给你做出来!半当中他烦了,说,没想到要做这么久。结果,他眼看大姑娘模样一天天出来了,忽然命令手下,全部墙面再来好好刷一遍。大姑娘擦粉,是要一遍一遍抹匀了,这才好看啊,我喜欢顾工头。梁朝伟老了就是他这副样子,昨天他们说,他更像狄龙!谢谢狄龙!

王家沛,九零后,春节后刚刚从伦敦学完美术馆管理。伦敦和乌镇有什么关系呢,她一回国,自愿,自费,跑来帮忙一起干。目前她来了六次,一声不响,帮所有事,全部文字排版就是她连续熬夜做的。如果九零后孩子都像她这样踏实肯干,多好啊。​

匡文兵,武汉来的大学生,木心晚年的学生之一,昭明书院头目。全程加入纪念馆团队,一大贡献,是订购了数百册民国旧版世界文学书,给文学馆带来了厚实的历史感。除了事无巨细参与,他还给我重要建议,就是,墙面说明除了先生的说理,还要增添先生的俳句和诗,展示先生天马行空的一面。他真的了解先生,现在,馆内的文字部分丰富多了,更木心了。​

王瑾,西栅宾馆服务员,去年被委派接应我每次来去,又踏实又能干,执行力一流。她眼看这个奇怪的业余团队怎样把纪念馆一步步弄出来,有一天忽然提出,宁可辞职,宁可降工资,要到这里来帮忙。晚晴小筑现在终于有了管家婆,外加她弄来的两匹狗,今后,纪念馆就托给她了。

小代,忠心耿耿,聪明勤快,纪念馆全过程的核心人物不是我,而是他,他是顶梁柱。我一个月来一次,一次只有几天,留下大堆事情让他扛着,靠他操办,单是跑上海做所有镜框、纸板、高仿真、杂件、构件,翻来覆去跑了十多趟。开春正式布展,我那些小伎俩很快被他看破,学会,到后期,每个角落的布置都要听他意见,或者索性交给他。他和我一样,不过初中毕业,又是农村来的孩子,不到二十岁,有幸到了先生身边,调教成这样子,我在清华混了好几年,硕士生博士生满院子走,哪有这样的小孩!

可是小代坚决不愿今后管这一摊纪念馆,因为他心里不开心。木心先生一辈子与世隔绝、守身如玉,小代也懂。他不要看到先生身边手边的样样东西有朝一日拿出来公开展,给马路上的陌生人乱看、乱拍、乱转发。我理解小代——我要告诉大家,我也不愿意:我跟先生一路三十年,又要苦心把他亮出来,又要苦心把他藏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我明白,这个世道远远还没学会怎样认出一个天才,尊敬一个天才,珍惜一个天才。

但孩子们认认真真忙了一年,合伙弄出了纪念馆。要说漂亮话,是为先生的艺术,是为乌镇的情义,要说心里话,其实,我们这样日日夜夜地弄,是为了继续和先生一起玩,不跟他分开。

今天晚上,这个业余透顶的小团队就要鸟兽散,大凄凉,我告诉他们:游戏结束了,明天没事了。小代,小杨,从家乡娶了好媳妇——此刻她们躲在后院,不肯出来——我叫他们快点生孩子,各谋生路,各奔前程,有一天,他们会跟当年的小木心一样,走出孙家花园。

可是乌镇东栅一条街,从此改变了。游客像蝗虫般举着喇叭涌进来,头一个大宅子,碰到的是木心故居纪念馆,走到底,最后一幢大宅子,碰到我们茅盾同志的故居纪念馆。天晓得!七十多年前,少年木心在茅盾书屋饱读茅盾的藏书,七十多年后,据我所知,好多少年在读木心先生自己写的书。这样稀奇的故事,怎么会单单跟乌镇有缘份?真是天晓得。

恭喜乌镇!恭喜向宏!希望诸位喜欢木心故居纪念馆!​

 

2014525​乌镇东栅财神湾1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之幸

 

 


 

  ■记者 朱梁峰

  作为读者代表,站在陈丹青身旁的那些人,无疑是幸运的;而能够站在同一屋檐下,见证纪念馆开馆的那些读者,同样是幸福的。

  因木心生前好静,也因纪念馆较小,为尊重木心,也为更好保护故居,纪念馆实行预约制,每小时只允许进入25名参观者。为了控制举行仪式时的人数,纪念馆负责人王瑾制作了150个胸章。哪知来到现场的读者和媒体实在太多了,很快胸章就被一扫而空。有读者拉着王瑾要,王瑾也没办法,最后只好回答他:“等仪式结束了,我把丹青老师的胸章要来给你。”

  魏群从甘肃兰州赶来,手里拿着《素履之往》,只为弥补三年前没能参加木心追悼会的遗憾。

  魏群居住的小镇叫什川,每当春风和煦,满地的梨花胜雪,好似桃源仙境。他就在树下读书,写字,画画。在没有遇到木心之前,魏群将自己比作“小岛上的蛮荒之人”。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木心的文章,觉得怎么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书,简直“浪漫得不行”。同时,他又觉得自己很可悲,因为“那么重要的人我都不知道”。

  “读书很少有这么过瘾的。”说到木心的书,魏群有很多话要讲,“‘生在任何时代,我都是痛苦的,所以不要怪时代,也不要怪我。’‘不时瞥见中国的画家作家,提着大大小小的竹篮,到欧洲打水去了。’这样的语言,有文字该有的力量,杀伤力很大。”所以他开始向朋友们介绍木心,却发现身边有不少人正在读他。有一个经商的小伙,只有初中毕业,自发地买了一本《文学回忆录》,开始逐字逐句地啃书。不光自己看,还常打电话与魏群交流心得。“他说我看到魏晋了,还说了一大堆自己的体会,把我弄得很惭愧。我看得还没他快呢。”

  得知木心故居纪念馆将于5月25日开馆,他早早就做了准备,提前一天赶到了乌镇。不光自己来,还约了两个朋友,丁海斌从山东东营赶来,林清源从广东潮汕赶来。他们因木心而相识,又因木心而相聚乌镇。

  喜石也是一位木心先生的读者,去年就曾来过故居拜访。听闻纪念馆即将开馆的消息时,她正在外省老家。几经周转,她终于在24日下午到达上海,25日一早来到乌镇。却不知进馆需要预约,到了门口也无法入内。好不容易瞅准保安与礼仪小姐之间的一个空当,她与另外一位来自南京的读者小静才“溜”了进去,恰好碰到了陈丹青。说明来意后,陈丹青欣然道:“那就快点进去瞧瞧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民网巴黎1月30日电(记者王芳)题为“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文国璋油画作品展自1月24日起在位于巴黎最富人文气息的左岸奈勒画廊举行。

这是中国知名画家文国璋在德法两国4市进行作品巡回展的一部分,也是画家自1989年第一次到法国巴黎做学术考察并办画展之后首度在法国举办大型个展。

文国璋于1983年确定以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民族生活为自己的主要创作题材。在与塔吉克民族长达30年的交往中建立了深厚感情,也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他此次带到法国来的39幅油画作品,大多表现的是塔吉克民族风情,而且尤以叼羊系列和塔吉克公主系列为主,仅有一小部分是欧洲景色写生。

文国璋告诉记者,在他最崇拜的画家伦勃朗、德拉克罗瓦和库尔贝中,他更倾心于德拉克罗瓦:他的色彩、他的绘画性及其真性情的表达。自1989年至今的20多年中,他数度来到法国和欧洲。每一次,他都会亲临展出德拉克罗瓦作品的博物馆,反复观察、揣摸和学习大师的作品。

据介绍,除了德拉克罗瓦,文国璋的绘画生命中还有另一个支点,那就是塔吉克。他用从大师作品中汲取的灵感和技法表现塔吉克人和他们的生活,同时他也渴望把中国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民族介绍给欧洲观众。他表示,这次的德法巡展,既是他对德拉克罗瓦和欧洲油画传统表达敬意,也是他同欧洲艺术家交流和探讨艺术创作的极好机会。

法国国家档案馆文化遗产部负责人让?皮埃尔—布伦泰尔什看过画展后感叹不已。他评论说,文国璋作品中那强烈的色彩和动人心弦的画面,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德拉克罗瓦。他把马画得得那么栩栩如生,充满戏剧性的紧张气氛。从脸部线条和表情来看,文国璋画笔下的塔吉克妇女与德拉克罗瓦的阿尔及尔妇女如出一辙,就像母亲与女儿,或许更准确地说像是祖母与孙女。

继奈勒画廊之后,文国璋油画作品展还将于2月4日至13日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继续与法国观众见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的参展作品


与岳敏君先生在作品前


与集团总裁赵华山在作品前


参展名单及前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德国画家norbert schwontkowski 的油画作品从西方的角度看是非常"写意"的,很松很随意。看看他的作品(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基弗有毒!喜欢!
原文地址:安塞姆·基弗作者:彩色积木miumiu

 



基弗的工作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12-31 16: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