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主公告
好事者联系地址:
darthvad.chn@gmail.com

不食君王俸禄佣,
愿为吴下富家翁;
日出日落渔夫乐,
只羡富春子陵公!
  

藏富于民百善从
自由人权财富通
市场竞争权慎用,
救济才用国家功。


全部原创,任凭转载。
接受任何人对逻辑的证伪;

拒绝任何人对观点的质疑

若笔者不能登陆此博,将按以下优先序列发布新博民:
搜狐博客 
网易
博客网
WordPress

“别问我是谁,永不需要相对,我的思想也许有人体会;象我这样的人不多,孤独不会让我难过”

笔者不使用任何聊天社交工具,更没有“QQ”群,微信群……,见者必为假冒


个人资料
人性本私
人性本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500
  • 关注人气:77,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李新宇

反文革的学者,估计是温和左派

陶东风

温和左派学者

陈行之

温和进步左派

何新

形左实右的进步右派专业喉舌

徐贲

民主社会主义的进步左派

茅于轼

温和左倾的社会主义者

张宏良

进步主义的极左毛棍

杨恒均

进步左派,民粹色彩浓厚

陶冬

进步右派的香港机构评论员

风灵,梁荻枫

形右实左的“米塞斯教条者”,进步右派

搜博主文章
博文

一、导言

世界历史与现实中,只有两种社会学。第一种就是社会进化论的实体社会学,也就是“个人主义,个体价值观,人权断言”以降,“面向对象的社会学”,从“人权”此最基本的对象入手,以天无二日的标准确保逻辑一致,所形成的逻辑体系;因为“基本对象”之人权,可以实证于每个人的内心心证,即所谓“个人主义”,而成为科学。在逻辑层次上是按照(生物学个体原理——>人权断言——国民主权原理及其均衡),从而获得“人权个体角度上的共同经济可持续增长”也即真实确保“共同富裕”实现的,从生物学到政治学的整体逻辑论证。

第二种社会学就是“其他的社会学”,可以归纳为“正义社会学or公平社会学”,就是某种“正义断言”下(如社会公平,如“人人平等就是社会公平”,如“人人平均就是人人平等”,如“神的正义”,如“有中国特色的正义”,如“两个凡是,三个代表……”,……),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谓辱母案的主犯罪当死刑,暴民大V的丑恶起哄
所谓辱母案的辩护律师,象李天一案般,再次“案外组织起哄,要挟司法公正”

远在特朗普这个名字出现在笔者的“注册表”以前,自已就已经在所能承受的生活范围内,如同特朗普般遭受着被同一群人,以同样的理由经年累月的围剿。以上一次事件之缘由“魏则西刘伶俐”为例,围剿笔者的也不是官媒,而是大V和承载着实名民粹大V们的,包括各大网站在内的“群媒,群众媒体”。原因仅仅因为笔者不接受这些事件(此前还有地沟油,还有弱者上访案,还有李天一轮奸罪案,及郑民生义愤屠幼案,陈水总个人革命案,佛山十八路人不担父母责任案,惠州富豪见义勇为杀人有罪案……)的道德审判之正义原则而亦被围剿。

笔者所遭受的围剿可以这样归纳,除了在新浪这个长期的博客,还算得到与实名大V相当的发言待遇外,——>就此,笔者向新浪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伐战争的真正敌人,所谓北洋军阀和陈炯明等
北洋政府的“美式联邦建构”为什么只是空谈?
在公民自治团体出现前,所谓美式民主,纯属空谈! 
 
北洋所谓“政府,军阀,北京政府”从来就不是一支政治力量,充其量是一支“择木而栖”的独立军事力量,——>不是一个独立的国民主权团体,而是独立于国民以外的军事力量,——>因此用“政治失败”去衡量北洋,就如同用功名利禄衡量一个和尚般,词不达意。当北伐战争时,孙蒋(及共)之所谓国民党政府的敌人,不是北洋军,更不是北洋的北京政府,而是雇佣了孙传芳和吴佩孚的“华东五省自治,华中两省自治”之类的地方势力,——>这才是北伐战争的真面目:“两只老虎(打倒军阀)两只老虎跑得快(分田地)”,都只是幌子。

这是北伐战争为何“摧枯拉朽”的原因:与孙蒋(即便是广东军政府)相比,诸如华东五省联盟之类的势力是弱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旧制度和大革命》的正确之处,美国为什么不存在马克思预言的“被革命”?
 
社会学角度上的看所谓的“革命”,乃是“钢穴晚期”,(公共财政的短缺+民众已经被煎熬到极点),两者结合而成的“社会不稳定状态”。乌有毛狗如卢麒元为了拍政治马屁,在忽略后者后,简单地把如明朝的崩溃,归因于前者之“帝国晚期不能收到更多的税”;其意义也就等同于“坐视民众的大比例死亡”,——>历朝历代的大饥荒大死亡,以至明朝(加三饷)和蒋介石专制的崩溃,实际上都是此冷血政策的贯彻。是这些崩溃王朝,穷途末路地不择手段地突破了所有政治底线,然后走向必定的灭亡,而不是这些崩溃的王朝“未尝试过残民以逞的政治自救”。至于与乌有毛狗类似的“相反”的进步分子者,仅仅强调后者“官迫民反”,而掩盖导致钢穴崩溃的症结,也无益于治乱循环的摆脱,实际上卫道了钢穴公有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洋并非政治败于“进步的北伐”,北洋不具政治元素
 
政治上看似尴尬的“只有北洋不是军阀vs北洋败得最不着痕迹”,那是因为从“成王败寇”的标准上看,才能称之为尴尬,而且尴尬程度类同于“毛上帝是个混球+唯独毛神庙幸存+毛神像印钞票”,都只不过是中华政治传统中“成王败寇”的现代进行时。若说毛神像印在钢穴纸币上,谓之伟大,则当年蒋光头主持印发的金元券上,何尝不是中正光头摆正中?从社会学的角度上看,北洋无所谓失败,因为北洋从来不是军阀,从来没有打算过掌握全国政权。所谓“袁世凯称帝”说只不过是进步角度的反帝之说,袁称帝也只不过想收集税款支付军费。

所以北洋不是政治败于北伐,而是北洋根本没有政治元素,——>这也是北洋之所被称为“军阀”的根本原因!因为东西方语境之中,军阀一词都是指“无君无父,也非公民自卫组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钢穴社会“生活战争化,温水煮青蛙”的必然,及其唯一出路;
不能实现“反谷物法,市场经济去特权化”,治乱循环就是唯一的“进步”
 
因为钢穴体制寄生于对体制外贱民的盘剥上,因此中华两千年以来,体制外小民的生活处境,总是如温水煮青蛙般的渐渐“开水煎熬”,无可避免地处于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剧烈的“生活战争化”的紧迫之中。这种紧张状态的渐渐升温,最后总是导致某种被称为“革命,乱世”的形态,经过某种大比例的人口损失后,重新回到基层较为宽松的“起点”,开始第二轮“渐渐激化的煎熬”。此所谓“治乱循环”,马克思主义称之为“阶级斗争推动进步”,进步分子则声称“革命(推动进步)而不可避免”,计划经济信仰者则称是“没有计划生育”。
 
马克思主义(即进步主义的激进者)的错误在于,这种治乱循环并非进步,而是代价高昂地守旧,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只有北洋不是军阀,那时代的儿戏热闹“战火连天”
北洋时代并非天堂,但也不是政治教科书中渲染的“民不聊生

在中国近代史中,北洋军人及其政客,都是被轻视的(政治成败论),被妖魔化的(意识形态论)的“反动历史”。但若不从“妖魔化历史古人,以寻求今天政治宣传好处”(春秋笔法)的功利出发,把北洋军人视作“普通中国人之一群”,则《中国缺乏“科学鉴定改革方案”的技术和知识》反映在北洋军人的遭际上,尤令我们今天史家,扼腕叹惜。将北洋军人妖魔化为军阀,——>居然变成“只有北洋是军阀,其他都不是军阀!”——>再以成败论之,轻易解释了一切,但也什么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钢穴体制“利出一孔”,塑造“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利益合理性
钢穴中的乌有毛狗“有奶便是娘”的利益合理性;
 
乌有毛狗等指责任何中华平民“接受美帝政府的薪水,(因此)有奶便是娘”,都是天然不成立。即便奥巴马时代有“资助后进社会的进步宣传”的资金,其中又有一小部分,可能真的会落到中华帝国某些个人的头上;但相比于中华帝国宣传战线百万兵,口水军费上万亿……,规模效能上完全不值一提。接受这种外国宣传的资助,是否在中华钢穴法则下“违法”另当别论,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是折腾(因此特朗普将其取消),对于中华接收者言也是高风险低收益的不明智。如果真的逐利,应该效法五毛奋斗周同志之流,争取从党妈支薪更为明智。
 
述先验的逆定理则是任何指责乌有毛狗之类爱国鸡汤“吹牛拍马,有奶便是娘”于国父党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比较历史学,看透中国近代史轨迹: 明朝清朝与北洋及孙蒋毛政府的对比

我们现在知道,满清中央与孙蒋及毛,都是不同的总体党;——>这是此三朝与明朝的最大区别;而北洋民国没有皇帝中央,就是北洋与明朝的最大区别。明朝整个国家,概括起来就是“科举选拨的文官集团”压榨着几千万贱民,供养着“年均人口增长率3%以上的朱氏宗人府“,明朝皇帝只是这个朱氏宗人府的族长罢了!简单的小学算术就知道,朱氏人口膨胀将吃尽天下粮!明朝不亡,则中华民族就要贱民全死,替偿为“朱华民族”。明末边防军没粮饷,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宗人府把中华社会吃垮鸟!——>凭啥呢?所以明朝不亡,天理难容

满清也有爱新觉罗的宗人府,但是汲取了明朝领导自私自利自亡其朝的教训,在满清所有时期,爱新觉罗氏的宗人府,规模和负担都在明朝相应同期的百分之一以下。皇帝同时作为满放的族长,也没有象明朝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孙子答吴王问: '统治rule'不是“政治policy”,统治是政治的成本;
统治是钢穴领导不受约束地“治理社会”的绝对权力,因此社会无法判断其必要性;
孙子(秦汉黄老之道)指出了统治与政治的逻辑冲突:
有统治,则无政治,无政治,则不存在统治

有奶便是娘的政治本能,非任何平民所能有,也非外国政府所能供养

传统政治共同体,(只能强化对社会的统治+强化统治下意识偏好(特权最大化)),令传统的统治者(钢穴领导)产生了错觉,以为“强化统治(加税养食客)=巩固钢穴王朝”;政治学上它是混淆了“钢穴统治vs政治基础”。现实中的典型表现如,以为“讲政治是为了钢穴党国的利益,法治则损害了党国权威”“国进民退保国企是保住统治,市场经济损害了党国政治”,——>政治学视角上看,事实恰好相反。该常识无须“西方那一套”解释,中华秦治古典的训诫,史记《孙子答吴王问晋六卿事》解释的,就是“统治损害政治基础”常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华盛顿州的罗巴特法官之推翻特朗普的“针对七个恐源有涉的穆斯林国家的有限禁入令”,——>注意,针对的是“恐源有涉”,而不是针对穆斯林;但是个 人主义的原则,不能反对其他公民,理解为“针对穆斯林”,自然更不能否定,穆斯林认为自已被“歧视(针对)”;——>其程序正义是:华盛顿州政府的 司法官,接受州长(或参议员)的提议,认为本州的利益受到该法令的损害(因此有了本位举证的受害者),向本州法庭提出起诉,(注意,这表明了美国联邦的司 法至上原则,在中央集权帝国,应向中央高院起诉或向上级上访),要求本州法庭裁议撤销该联邦行政令;罗巴特法官就以最快速度,判原告胜诉;被告(总统)在 本州败诉。

从个人主义和民主法治的角度上看,罗巴德法官的理由(他个人对宪法的理解)是暂时可以忽略的细节;重要的是他有权这么判。而 罗巴特法官的判决,又是执行中可以忽略的细节,重要的是有一个州的行政权力,可以视为执行的理由;华盛顿州是否本意如此,在本国又是可以忽略的细节;关键 是在联邦结构下,其余同等法人援例就有了选择执行与不执行的权力,偏巧,进出移民量最大的州,全都是希拉里民主党的粉丝州;而且有一个州开放移民,其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