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
青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92,017
  • 关注人气:3,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忙乱中不忘情趣

 随意间收获快乐

 

 
    

青云,北京青云言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新浪名博,情感原创写手。善八卦,精于周易预测,起名、选辰、择日、断吉凶、解疑释惑、指点迷津、优化运程。爱书法,能将周易元素揉入其中,使之生发潜移默化之功效。喜收藏,宝石、茶品、器具、工艺样样熟悉。

 
感谢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时光倒流,早在青云爹差人写这封家书之前,大红大紫的青云爹在上级党组织的召集和社会团体的邀请下,频繁地登上大礼堂,为领导干部,为工农兵,为青年学生,做报告,传经送宝,介绍先进事迹。青云爹讲话很有特点,生动风趣,扣人心玄,一开腔,台下立刻鸦雀无声,人人都伸长了脖子,凝气倾听。

青云爹平时讲话,根据邀请方的时间要求,可长可短,时间一到,戛然而止,从不拖延。一般性的讲话发言,他都根据会议的主题内容自由发挥,灵活掌握,一张一弛,恰到好处。但是,到省级以上的大型会议发言,按照筹委会的要求,则需要提前准备好发言材料,印制数千份,发给每位与会人员。

青云爹到这类会议的发言材料一般由县委县政府的秀才们执笔,临出发时才会准备妥当。青云爹拿到发言稿后,首先让青云给他念上一遍,他一边听,一边就个别字句提些疑问,念完了,心底有了基本路数,就开始忙工作了。晚上入睡前,再请青云念上一遍,这次他不再提问,只是眯起眼睛,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念完了,倒头就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县委送他去省城的小车到了,他向家人挥挥手,信心满满地出发了。

大会隆重开场,轮到青云爹发言了,他在台上侃侃而谈,与会人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云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受到无比的快乐,领导的子女不来学习了,那位二小姐也理所当然不会再来。他抓紧一切时间处理办公室事务,一有空闲,立马投入到这份法文技术材料的翻译,并把除了吃饭和睡眠之外的所有业余时间投入其中,大约用了两周时间,便将上百页的法文变成了汉字。完成初稿的那天晚上,看着那厚厚一摞稿纸,他兴奋地在宿舍不停地走动,但又有一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是否应该恢复对“孩子们”的外语教授辅导,不知道一旦恢复,那位二小姐会否“卷土重来”,想来想去,他终于意识到,实在没有必要这样纠结,无论遇到什么难题,还是顺其自然为妙,当务之急,还是要抓紧时间,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空闲,对译文初稿进行校阅和精雕细琢,给桥梁泰斗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又是一周的食不甘味、夜难成眠的辛劳,这一周时间,他不仅反复查阅词典中对某些技术术语的多元解释,还向本单位的技术人员恭敬求教,当他把最终定稿封入寄往北京的信封时,一股热泪夺眶而出。他知道,他付出的辛勤劳动必然会结下丰硕的成果,而作为一名翻译工作者,除了要有强烈的业余爱好,本职工作也需要而且更需要投入毕生的精力,也需要尽善尽美的作品。惊喜很快传来,译文《加筋土技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云返回西安不久,有一件事使他很是为难。回到单位的第二天,有几位领导分别找他,想请他利用业余时间教他们的孩子学外语。说是孩子,其实他们都已经成年并参加了工作,学外语一不为了工作,二不为了考试,只是想多掌握一门技能。让青云感觉为难的是,这些子弟大都是女孩子,而且因工作性质所定,他们不能集中上课,只能一个一个单独来学。青云把晚饭后的时间分解成几个时段,6点到8点,接待李主任的千金小姐,8点到10点,教授黄处长的三公子,10点到12点,指导孙局长的四丫头。这还算不上难题,其实真让他犯难的是,这些尊贵的子女之间的相互诋毁和争宠,以及在时间安排上的尖锐冲突和变化多端。而更让青云感到头疼的是,李主任的姑娘不但需要天天上课学习,还隆重地介绍来了其同班闺蜜的妹妹,西安歌舞剧团著名女演员的二小姐。不料想,这位二小姐第一次来上课,就把青云吓了个毛骨悚然。

当时正值盛夏时分,夜晚的西安酷热难耐,青云的办公室里尽管安装了电风扇,也很难让人感觉到一丝凉爽。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尽管天气炎热,领导的子女来上课时,由于考虑到自己父母们的形象和脸面,同时也许还顾及到毕竟是到父母的同事那儿去求教,尽管年龄相仿,终归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云被临时赋予的特殊身份说来话长。

在离皇家行宫几十公里处,有一片中国政府援建的皇家菜园,从首都班吉到皇家行宫,这片菜园是必经之地,凡是承载中国人的车辆,都会在这儿停车歇脚,喝一杯甘醇的香茶,或者品尝一牙刚采摘的瓜果。

青云本来是没有机会常来这儿的,可天赐良机,菜园的翻译突发阑尾炎,住到中国医疗队,术后需要静养两周,桥梁测设组因有两名翻译,使馆领导就把青云紧急调配到了皇家菜园。

在皇家菜园工作,除了天天与皇宫官员接触外,使馆各层领导也几乎天天光顾,青云勤奋好学、办事干练等种种表现很快引起大使馆的高度关注。大桥测设任务行将结束时,使馆有关领导主动找他谈话,想把他的隶属关系转入外交系统,请他进入使馆工作。面临这样一个大好机遇,他没有欣喜若狂,而是首先想到若常年从事外交工作,常年呆在国外,会对他的周易研习造成诸多的障碍,会使他脱离周易发源之地的沃土和灵气,不仅如此,还会使他对人生一系列的考虑从头开始。更重要的是,他闻不惯当地人身上的气味,忍受不了终年的蚊虫叮咬,还有近乎原始的当地文化。面对人生第二个十字路口和第二次取舍,他没有患得患失的思量,也没有瞻前顾后的权衡,而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桥梁测设组是由国内几家单位临时抽调精兵强将组成的,出发前多数人互不认识,刚刚到达班吉时,开饭需要清点人数。桥梁泰斗因大伙不忍心让他端碗跑腿,就主动请缨,担当起核对就餐人数的重任,结果闹出一场大笑话。

那是到达班吉的第一顿晚餐,组员都来到餐厅,泰斗开始数人数,可是,数了几遍总是缺少一位,看看面孔,又想不起到底缺了谁,没办法,只好点名,可名字都点到了,都应声了,再查还是缺一位。泰斗急得直冒汗,心里不住的打鼓。他心想,就这么点小事儿,怎么会比陈景润的歌德巴赫猜想还难?他一遍遍地数,一遍遍地点名,就是找不到缘由,后来在一位组员的提示下,泰斗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没有数上自己!这让青云想起另外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据有关文献资料记载,闻名世界的物理学家钱伟长,有一次做铁丝拉展实验,由于不小心看错了数据,在进行了一系列的导入计算后,竟然得出一条恐怕连小学生都不会相信的结论:铁丝越拉越粗。

对青云产生深远影响的还有另外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测设组组员来自祖国南北,祖籍遍布四面八方,口味有很大差异。就拿鸡蛋来说吧,有人喜欢煮着吃,有人喜欢蒸着吃,有人喜欢煎着吃,还有人喜欢炒着吃,喜欢冲着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云走出飞机,沿着戴高乐国际机场长长的廊桥,来到一处玻璃门下,但见双门紧闭,他不由地停住了脚步,漂亮的机场女郎示意他尽管直行,他半信半疑地又往前迈了几步,门悠悠地开了,他惊喜地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动门户。

顺利的办完入境手续,当询问如何前往另外一个中转机场时,却被告知由于巴黎汽车工人大罢工,来往于两个机场之间交通工具全部停运。无奈,他们找到了机场值班室,一位花容月貌的女郎听明白了他们的来意,立马起身,亲自开车把他们送到几十公里之外的中转机场,还亲自为他们办理转机手续,他们紧赶慢赶总算坐进了即将起飞的班机。

旅程继续延续,数小时后飞机安全到达中非帝国的首都—班吉。

青云一行刚刚走出机场,使馆人员立刻迎上来,一阵寒暄之后,一辆中巴车载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片公寓小区。使馆领导悄悄告诉他们:“这里是皇家公寓,你们暂时在这儿住几天,随后再转移到一处皇家别墅去,那儿离你们工作的地方很近。”

望着使馆领导神秘的表情,青云有些紧张,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他们到达班吉之前,这里刚刚发生了枪战,事件的缘由起自1978年博卡萨皇帝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在博卡萨访问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云二十五年,公元1979年元月。

未满24周岁的青云坐在一万五千米高空的飞机上,经过了起飞、盘旋、穿云、爬升一系列的穿越过程,飞机终于进入了平飞状态,他松开安全带,轻松地环视了一下周边环境。在他的右手边坐着中国桥梁泰斗,交通部部长顾问、某规划设计院总工程师,在他与桥梁泰斗的两侧,是他们9人团队的其他成员。飞机飞往巴基斯坦海边城市卡拉奇,他们将在那儿换乘法航飞往巴黎,再由巴黎转换机场,飞往中非帝国。

在卡拉奇换乘法航后,目睹着忙前忙后、美丽大方的法国空姐,作为法语翻译,青云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空姐们个个面带微笑,热情洋溢,一举手,一投足,都让他感到丝丝醉意。上学期间尤其是在社会实践活动中,他不止一次地见到并接触过漂亮、开放、性感的法国女郎,但欣赏身着统一套裙、长相如出一辙、成批结队的法国美女,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眼福。更让他感觉奇妙的是,面对躬身屈体的漂亮女孩,你尽管可以正襟危坐,甚至稍微摆摆架子,用还算不上娴熟的法语提各种要求,这种“爷是上帝”、花钱买服务的范儿,真是爽极了。其实,这种气氛并不是他自己可以营造的,而是法航空姐规范、标准、到位的亲情服务,让他真真切切感受的,这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78年9月9日凌晨,一列火车沿着陇海线,由东向西,缓缓驶入西安车站。

青云揉揉惺忪的双眼,顺手提上略显简单的行李,走下火车。来到站外广场,拦住一辆三轮车,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三轮车夫,弱弱地说了声:“去南郊的吉祥村。”

车夫接过纸条,略微瞟了一下,就弓起腰,拼命地蹬起来。

青云坐在露天的三轮车厢内,望着三轮车夫的背影,很快陷入了深思。

时间过得真快啊!从1975年9月9日前夜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到今天再次走上工作岗位,不多不少整整三年。难道是历史的巧合吗?为什么每年的9月9日都让他刻骨铭心?三年前的9月9日他梦到了毛泽东主席去世,两年前的9月9日毛泽东主席果真与世长辞,一年前的9月9日他被学校确定为党员重点发展对象,并郑重地填写入党志愿书,三年寒窗,要走进新的工作单位,又恰逢9月9日。难道这一切都是上苍的特意安排吗?如果是,上苍为何要把这个日子安排给他?是九九归一还是久久不息?如果不是,如此再三巧合又究竟意味着什么?青云反反复复地自问自答,对一系列的思虑似乎找到了答案,又似乎总不是确切的答案,不知不觉多半个小时过去了,只听得三轮车夫喊了一声:“到了,吉祥村到了,吉祥村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与世长辞,给青云投下了巨大阴影。

不是说毛主席是永远不落的红太阳吗?红太阳式的人怎么也与平民百姓一样,应了那句民谣“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呢?人不能长生不老,那太阳呢?作为巨大火球,太阳难道就不会燃烧殆尽或者爆炸消亡吗?太阳一旦消亡,赖以阳光生存的地球人还能继续存活吗?就算太阳不出问题,地球人会无休止地代代相传吗?如果会,闭上眼睛认真想一想,一个永远没有终点的轮回往复将是多么的可怕。

其实青云十分明白,地球人不会永久的存在,即便是地球可以旷日持久,人类也不能永久与地球同在。他坚定地认为,工业化和高科技的迅猛发展,严重的大气污染和核武器的研制,人类正一步步自取灭亡。他清晰地认识到,天地间万事万物,必须顺天应时,必须顺应大环境,适应大气候,正所谓强者生长,适者生存。宇宙间可以有这样那样的庞然大物,也可以有这样那样的巨人,但绝不可以长久存在不可一世的事物。比如恐龙,就是最最典型的例子。据相关资料考证,恐龙的灭亡和绝迹,最关键的原因是它们生性多屁,而且臭气熏天,它们数量少时方可对付,当乌压压全是恐龙,到处都弥漫着屁味时,它们就不能不被自己放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学在遥远的江南,在一个被称作芙蓉国的地方。

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省城楼房鳞次栉比,校园景色更是令人神往。其实,大学本身也是一座小城市,是一个独立的小社会。里面楼堂馆所、菜摊商店样样俱全,课前课后,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场面蔚为壮观。

上大学之前,青云一直生活在乡下,最远也只到过县城。如今要远走高飞,要飞向遥远,心里顿时感到一阵空朦,即向往远方,又对家乡充满眷恋。

从小小村落到大学校园,需要从济南乘坐火车,或绕道郑州再换乘京广线列车继续南行,或南下上海,然后再乘坐西行列车,到达长沙。远行之前,青云不仅没有坐火车的经历,火车究竟什么样,他都不知如何形容。曾出过远门的乡亲们说,从济南南下,全是过路车,只能到车上找空座。

到了济南,才得知陇海线被暴雨冲断了,只能南下上海。托运完行李,送行人员把青云送进站台,只觉一阵忙乱,他就被推上了过路的火车,他手里攥着车票,却说不出车次,更搞不清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上海。还没定下神来告别,火车已经启动,汽笛一声嘶叫,淹没了送行者追赶时的高声叮咛。

火车很快就进入茫茫原野。

车上没有任何一个空座,即便是站立也感到非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全国劳动模范
张国忠事迹展馆
特别推介
全国著名书法家赵洪俊,别号清心斋主人,山东茌平县人,1947年10月生。他以二王、颜柳、米黄法帖为本,博采近代名家之长,在继承发展的基础上,弘扬个性创造,形成了线条流美、气势宏大、俊逸潇洒、雄浑苍劲的艺术风格。他兼工楷、行、草、篆诸体,尤擅行草,作品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被多家博物馆、碑林和收藏家收藏。他是第四届中国书协理事,第五届中国书协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中联国兴书画院副院长,华和厅书画院副院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清华大学兼职教授。原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领导干部考试与测评中心主任。
图片播放器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