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这一天已经是九月了,王阳他们这个组又是夜班,每个小组近十个人,朱萍是小组长,但是炉长是王阳,有配料的,加料的负责投入焦碳,石灰石。有炉前工负责出铁,这是男同学才可以做,容易烫伤,必须要技术熟练,王阳知道掌握炉温,铁水冶炼程度,他下命令出铁了,大家都忙碌起来,打开了炉眼从土高炉的下面湧出来一股金红色的碗口粗的铁流,如一条金蛇注人铸槽,很快形成一块一块的铁坯,这就是他们的劳动成果,不过王阳的父亲私下里说:‘这些铁块的含琉量基本都是不达标准的,必须经过炼铁厂重新冶炼,只能说你们的劳动热情是好的。’半夜以后,朱萍的腹部突然剧烈疼痛,她身体冒冷汗,其实前几天已经感觉右下腹隐隐作痛,自己是小组长,不好意思请假,想不到今天发作了,叶露把她扶到芦席棚里躺下,朱萍的腹痛越来越厉害,王阳急了,吩咐两个炉前工细心操作,自己骑上自行车朝工学院父亲的宿舍赶过去,他父亲天亮就要去矿区,工业厅的越野车头晚上就过来了,司机就睡在父亲的宿舍,王阳上楼就惊醒了父亲,告诉王耀华,同学得急病了,请父亲麻烦司机送朱萍去医院。王耀华他们开了车到附中的土高炉那里接朱萍去医学院,王阳自己留在土高炉,王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58年的大跃进,农村为了大面积提高粮食产量,广泛地使用无机肥料,对于中国的农村土地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但是附中的领导却办起了有机肥料工厂,是一个难得的正确的决定。学生们到四乡收集用作绿肥的玉米桔杆,番薯藤,到岳麓山去割草,学校里建了一个大的沼气池,生产的沼气供食堂用,学生们又去乡下挖河泥,把绿肥伴进河泥再加入学校自己培养的微生物菌剂,制成为颗粒状的生物有机肥料,以比市场低的价格售往郊区人民公社。学校里的校办工厂,劳动力是几乎免费的,工厂的厂房是国家的,也是不要钱的,所以尽管有机肥料销售价格低,还是赢利了,校办工厂敲锣打鼓向学校党支部报喜。

       高二(2)班的学生们,体质比较瘦弱的分配在车间劳动,王阳他们成了运输队的劳动力,每天拉着板车运输原料,劳动委员把朱萍,叶露分到王阳一组,王阳在前面拉车子,朱萍,叶露在后面推,但是如果是平坦的马路,其实只是在后面跟着走,这样的劳动,两个姑娘的身体发育更加匀称,丰满!当然更加显示出来一种新时代的​健康美!而王阳呢?这年17岁了。由于劳动。个子中到1米74,胸部,肩膀,腿部的肌肉都很匀称结实,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焦莫林想挽回这段婚姻,他晚上去敲诸家的门,诸之赤出来对焦莫林说:‘芷兰不想见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吧。’焦莫林说:‘诸教授,本早该来看望你老人家的,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很好的珍惜爱护我和芷兰这个家庭,我对她照顾不够,一切的过错,请芷兰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诸芷赤并没有为焦莫林的这些话而感动,他对焦莫林说:‘有的东西,在的时侯你不珍惜它,一旦失去了它,你才知道它的不可或缺,你也是一个大学毕业的有文化的人,对于自己的妻子,在告诉你她已经怀孕的情况下,你还是无动于衷,叫她做所有的家务,在冰冷的水里给你洗衣服,还说你们焦家只要男孩,如果是女孩就去打胎,你不是爱护不够,你是没有一点点爱心啊,你们的婚姻是没有基础的,芷兰要我告诉你,你们准备离婚吧,将来如果芷兰生下来是男孩,你愿意就由你抚养,如果是女孩,你们焦家不要就有我们抚养了。’说完就请焦莫林早回。

      高二(2)班的学生知道班主任发生婚变以后分成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是诸芷兰不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是焦莫林收留了她,而当自己的父亲摘了右派分子帽子恢复工作就抛弃了患难与共的丈夫,诸芷兰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大跃进的日子里,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不但是一个口号,也是一个行动的要求,师范学院经过省委书记的提醒,发现生物系研究茶叶是一个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很好的抓手,院长和党委书记特地到宿舍区去拜访诸教授,诸之赤刚刚经过甄别,脱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几个月的监督劳动使人的精神遭受很大的打击,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像六十多,头发花白了,现在重回平静,心情刚刚安定下来,现在院长和党委书记一起上门,不免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书记说:’诸教授是一位学有专长的茶叶专家,前一个阶段在反右派斗争中受到波及,现在学校和上级经过复查给予纠正,我们希望诸教授能够和学院师生员工一起向前看,共同为了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作贡献。‘诸教授说:’那个自然,感谢学院领导关心,为我增配了房子,我一定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多为湖南的茶叶生产努力!‘院长说:’湖南是中国茶叶生产的重要生产地,学院经过研究,准备成立一个茶叶研究所,由诸先生出任第一任所长,你的女儿诸芷兰也是本校教师,如果她愿意就调到茶叶研究所做你的秘书,你看怎么样?‘诸之赤非常高兴,院方考虑诸先生的生活起居,索性把他的两间房子改配一套三居室,方便诸芷兰照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沙的冬天如果有冷空气南下,凜冽的北风吹得人们瑟瑟发抖,诸芷兰每天要去洗她和和焦莫林的衣服,附中的条件比大学差远了,公用的自来水平台和学生的洗碗槽在一起,只有等天黑以后学生都去上晚自习了才好去洗衣服,锅炉房的热水有限,基本只能够供应学生饮用,诸芷兰要考虑影响,只是和女生们一样,白天冲两热水瓶的开水,因此洗衣服基本都是冷水,每天浸在冰水里,白嫩的小手长满了冻疮而且溃烂了,上课只能戴着毛线手套,不了解的学生以为诸老师很娇气。

      焦莫林以为是自己救了诸芷兰,在诸芷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收留了她,完全把诸芷兰当作自己的附属品,完全不知道珍惜她,除了做爱叫她老婆,其他时间都​像娘姨一样使唤。焦莫林现在很满足了,自己从一个小地方来到了大城市,在省的重点中学担任高中教师,分配到了以前只有大学老师才有的两居室住房,现在又轻而易举的讨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幻想着以后当上附中的校长,每每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做校长梦的时侯,嘴巴上会漏出来一点点口水。诸芷兰告诉他,自己可能怀孕了,请他帮助做一些家务,焦莫林认为这是当然的事情,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并没有实际行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茵为了儿子受处分而心如刀绞,上班也是不能集中精力,被内科支部书记钱静看出来了,问黄茵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确实在整个反右派运动期间,钱静觉得自己的担子很重,既要贯彻上级的指示,又要维持医院正常的教学和医疗秩序,她在湘雅医学院的这些年,她觉得自己的同事都是很敬业的,对医术精益求精,对病人精心诊治,她觉得有的医生即使发牢骚闹情绪,也不能轻易就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真正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只是极个别的,像孙教授那样勤勤恳恳小心谨慎的医生,她是坚决不同意打成右派的,事实也证明了她的判断,上级很快纠正了对孙教授的右派处理决定,钱静觉得自己这个党支部书记是在大风大浪中逐渐成熟起来。黄茵告诉钱静:‘儿子王阳因为据说扩散了大学大鸣大放的言论到附中而受附中的团纪处分了。’钱静吃了一惊:‘王阳受处分了?不会吧,党中央不是有规定吗?不在中等学校的学生中搞反右斗争吗!’黄茵说:‘是啊,王阳也告诉我,他并没有散布什么政治性的言论。’钱静说:‘我去向学院党委反映一下,聂音和师范学院的组织部长很熟悉的,我相信聂音为了大姐你的事情,会亲自关心的,你只管安心工作,我相信师范学院党委会也是会关心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诸芷兰的父亲叫诸之赤,是师范学院生物系教授,茶叶专家,湖南桃江人,其之爱茶,不仅会品,而且识茶,不仅识茶,而且识茶树,看茶树像看一个人,这个就不是一般的专家了,他常年出入于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的茶叶生产地,这几个省的有名的大山如黄山,庐山,武当山,三清山都有他的足迹,他在山上看茶树,可以盯着一棵出好茶叶的树坐在那里好久,因此他在山上不下来也是经常有的事情,有一个传说,当年蒋介石在庐山,国民党的官员为了讨好蒋介石,说这里风水如何如何好,农科所培育出来一种本地的高山云雾茶,可以延年益寿,蒋介石品尝以后觉得果然不错,要认识这位专家,谁知道根本找不到他,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有仙骨的人物,解放以后被师范学院聘请为生物系教授,他上课不像一般老师那样循循善诱,而是提倡由外及内,由内及外的悟,心之所悟,譬如你要上武当山,我只是告诉你有几条路,你必须依靠自己慢慢的走上去,一路体会上山的路有什么感觉,沿途遇见什么人,那些人告诉你什么,遇到什么道士,道士又说什么,一路悟上去,你到了金顶,才会有收获。因为诸之赤在国民党的农业机构被任命为一个处级的官,解放以后被政府审查认为没有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反右派运动在高等学校如火如荼地开展,每个学校的领导要对教职员工和学生进行排队,所谓的左,中左,中,中右,右。排队是右的自然要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排队的标准是什么呢?当然是对党对社会主义的态度!左派的标准是坚决拥护党和社会主义,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积极参加反右派斗争。在逢美的眼睛中,王耀华是拥护党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但是对于这一次反右斗争,不能说他是积极的,所以逢美在党委会上建议把王耀华排在【中】的一类,刘同光持不同观点,他认为,王耀华当年参加国民党军队,后来到美国留学,王耀华接受的教育完全是资产阶级的,美帝国主义的教育,因此王耀华的世界观价值观完全是资产阶级的,王耀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他的内心不可能拥护党拥护社会主义,应该划作右派分子。党委会上相持不下,逢美说大家不要争论了,最近我们工学院接到军工单位的商调函,要求我们放王耀华到武汉的一个军事研究所去,我和李院长商量以后认为我们不能放王耀华走,如果王耀华走了,我院的化学系就没有台柱了,请大家想一想,王耀华抱着一颗爱国心回来,在学院的工作也是非常努力有成绩的,他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右派分子啊,最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萍跟着王阳学骑自行车的事情被同班同学在工学院看见了,很快就在班上传开来,‘情敌’们固然忿忿不平,更有好事的汇报到班主任那里,他们的班是高一2班,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焦莫林,焦老师由外省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分配来湖南,能够到师范学院附属中学工作,显然出身和成绩都是不错的,王阳听他上课,对中国古典文学还是有一定功底的,焦老师一米七十不到的中等身材,相貌平平,三角眼眯细着,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般女同学是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可是焦老师却喜欢请漂亮的女同学到他宿舍去个别谈话,更是喜欢叫朱萍去汇报团支部发展工作,焦老师的宿舍是一间白墙黑瓦的平房,里面布置一张三尺半的木床舖,长年挂着白帐子,一张小办公桌,一把藤椅,一个凳子,一个脸盆架,两个热水瓶。同学们走进他的绝对没有任何艺术性的宿舍,像进了审讯室一样,除了紧张没有别的感觉,今天朱萍又被召到焦老师宿舍个别谈话。

       其实焦老师自己就暗暗地喜欢上了朱萍,把朱萍作为自己追求的对象,只是碍于师生有别,不好明说,平时在和朱萍的个别谈话中已经有所暗示,朱萍装不懂罢了。朱萍在门口一声:‘报告!’焦老师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茵带着王阳王刚赶到绿荫丛中的长沙宾馆,大堂两边的墙壁上一边是巨幅毛主席词【沁园春长沙】,另外一边是巨幅山水画【层林尽染】,王阳看见就背诵起来:’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他们进了外公外婆住的房间,两个外孙亲热地叫了外公外婆,两年没有看见,黄湘澧说:’啊呀,两个崽都快要成大人了,你们想外公吗?‘王阳王刚齐声说:’想啊,特别想!'外婆张玉清拿出早就准备的红包给两个外孙,每人一千元,给女儿黄茵一个大的,一万元!黄茵说:‘爸爸妈妈,你们不要把孩子宠坏了啊,出手这么大!‘黄湘澧说:’可不是吗,这一次广交会,我们拿到大定单了!’原来自从朝鲜战争,美国对中国实行禁运,上海等地的纺织工业受到很大影响,现在黄湘澧在香港成立一家纺织品贸易公司,由儿子黄健再在美国成立一家公司,出口美国棉花到香港,黄湘澧再转口到内地,赚了大钱,黄湘澧再通过广交会把国内的纺织品销售到东南亚,又赚一笔!黄茵说:‘爸爸你真会做生意!’黄湘澧说:‘不是我会做生意,所谓的生意其实就是信息的掌握好不好,要不是我在回国的轮船上听说国内要在广州搞一个大的商品交易会,我会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兰亭先生
兰亭先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449
  • 关注人气: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