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但薇
但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767
  • 关注人气:6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亲爱的陌生人。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 三毛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夜晚的事》

风吹起一个黑袋子,那么鼓。

像塑料袋一样呼啦呼啦地响个不停

 

 

 

《失踪》

她从火车头跳到树梢。擦过月亮的鼻尖

如果发现星星散落,月亮散落,也不一定会用尽力气将它们扫起来

有那么多扇门没关,可不可以不要找到我。

 

《街头》

从今年开始,她有点儿想念长发的样子

长发盖过耳朵,肩膀,后背。应该能挡住那么多冷

就像有人从后肩抱着我

 

 

《红绿灯》

我不等红绿灯,人多的时候就一起挤过斑马线

人少的时候,就等车不来的间隙

匆忙的样子,就像戴着口罩与你擦身而过 

 

 

《一个人可不可以平稳地过完这一生》

我已经习惯了

热闹

从一个小城到另一堵沉默的墙

你教我像植物一样,不想再说多余的话

 

 

 

《心应该可以慢慢静下来》

听说海上有人不分昼夜地晃动海浪,

让浪花跳上来,让鱼儿跳上来,让波光跳跃

让一颗心皈依于一颗贝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爸爸

妈妈

礼物

你们

夜晚

分类: 随笔

我曾经看到过一颗松果的内心

 

 

 

   冬至,白天很短,夜晚很长。我在床上躺了将近24个小时。一丁点也没有浪费这样的白天和夜晚。

   冬至之后的第一天,我还是躺着,维持这样的姿势不变,好像很安心。从北方到南方,扑面而来的风并不那么冷。以前老威总说夜晚风凉,办公室多放一件厚外套。这样的关怀总让人觉得窝心。暖暖地有点类似于南方的白天和风。

    我执迷于每一个未睡去也不用醒来的夜晚。

    从北方回来,开始盖两床被子,依然缩成一团面对所有的倔强和冬天的风。天气更冷了。很容易饿,吃很多都觉得饿。在十二点以前,爬到厨房给自己煮了6颗汤圆。

    甜甜,软软的。在此之前的很多年我都不爱甜食。现在开始有些改变。没有那么多不喜欢。开始尝试酸,苦和甜。好像也不错。甚至开始迷恋某一种舌尖甜腻的味道。

    她们说,冬至之后就又添了一岁。我好像记不清楚自己的年龄。有衰老和幼稚混杂在其中,我总是想不清楚。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生日了。我很想他。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1 18:01)
标签:

乱七八糟

分类: 故事里的事

一棵很瘦很瘦的树

               文/但薇



海边有一棵很瘦很瘦的树。她在夜晚才是一棵树。她不需要风,就往北方靠。

她有轻微的胃下垂。她枝桠清瘦,微微往下轻垂。

月光下,青色的血管会从树干粗粗的皮肤里透出来。

她总是感觉不到饿。她暂居海边。

浪花带着沙子来回。一遍又一遍,足以清洗一些类似疲惫的落叶和落叶上堆积的细纹。

这都是说不清的疲惫。

 

 

换一些日子。

比如从四月到九月,都需要足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浪花

分类: 我的自言自语

做一朵浪花,让它也爱笑

                     文/但薇

 

八月的第三天,天暗得很晚。

她只是打了一个盹,也许她总是在打盹。

姿势娴熟,呆在一个地方,双目专注,一动不动,偶尔突然低头,然后惊醒。

问她要去哪,天都要黑了。

很多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而这也应该是一件不容易说出口的故事,它与时差和距离有关,

我的夜晚刚好是她的白天。每次她醒来,我都不会在。

那时我应该稳稳地沉在黑夜里,连翻个身都难,更不可能遇到她。

 

我在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渐寒

渐冷

地衣

蕨类

分类: 诗歌

1,花很短的时间去一个想了20几年的地方。这前面的很多年,我都在思考。放弃,思考。放弃。就像火车持久不变的况且声一样。

2,前几天,看到微信,微博上,有诗人去世。素未蒙面,亦觉得心惊。我看了她部分的诗。她说“

贴着蕨类的耳朵,我有地衣的心跳。如果我不能比植物更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5 16:18)
《卡比巴拉的海》





之一:
我从海边回来。此刻是2014年的十月。
我遇见一个海边睡意茂盛如我。
它在晨间睡去,夜间也不曾醒来。
夕阳滚落海面,饼干侠骑着风车,坐在她自行车的后座上,
短发也会被风吹乱。

 

之二:
海面的第325条皱纹一起被打乱。沙滩上有寄居蟹和沙子。故事也刚好散去。
它翻来覆去,呼吸急促。它也许正在经历一场如故。如梦魇。
我对远方说,如果遇到难过,我就带你们去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镜子

空镜子

地下铁

海面

分类: 诗歌



 

 

《地下铁》(外一首)

 

但薇

 

 

我总是梦见火车在奔跑,云朵有时候很傻

总是慢吞吞,总也赶不上我。火车有时候 

停在夜晚的海面,月亮依偎着我们。

我们走,好不好? 

当然这总是梦。

 

 

 

好多次,我一个人从海边回来

地下铁的玻璃窗上,她有眼神迷茫

锁骨相对淡漠绝情。 

 

 

《空镜子》

 

越来越习惯与一面镜子交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4 21:34)



                                            斑马,斑马

      此刻夜有点黑,人群还是有点拥挤。但这并影响她此刻的喝过一点酒后的疲惫。

      应该并没有醉。也不曾脚步摇摆。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自由。她可以想哭就哭,想不理你就不理你。包括可以喝一杯用透明的高脚玻璃杯装的摩卡。耳朵边流淌一些类似爵士的声音。此刻并不想跳一些并不协调的舞。

      微苦,再加一点冰。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毛线

小镇

水壶

分类: 故事里的事

 

        《毛衣小镇》

                    送给她。小镇二姑娘。

 

   她听说一棵树穿着毛线。

   她在想是不是有一个小镇都穿着毛衣。

   我也只是应和。也许每一朵云都穿着毛衣。

   嗯。也可能是有一个人有很多毛线,所以每一所房子都是毛线。烟囱也是。

   夜晚也是黑色的毛线,略微有一点冷冷的卷曲。

   风也是。风的毛线柔软。有时候潮湿,就像一个人在哭。

   雨当然也是毛线。剪都剪不断,还擅长落地而隐身。我很少在一捧水里抓出毛线。只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解药》

《解药》

有光透过的晚上或者白天。你在你的影子里
看到我的自己。北纬34.6℃ ,东经118.8℃
有一棵朴素的水晶

这也许是我

但薇,80后,湖北人,爱童话,写诗歌。作品散见于《文学》《诗刊》《诗歌》等刊。出版诗集《绿逗号》,童话《星期三不下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