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染双木
墨染双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1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瞧你瞧我。不识人间烟火。街头街尾。找想要的结果。看天看地。望苍穹之轮廓。似幻似真。回首潮起冷漠。再聚再别。刻骨亦将飘落。你说我说,转身无需难过。

 
图片播放器

豆瓣

玩玩而已

静静

很多东西此生只可给你,别人如何明白透

月月

甜美笑颜

小乔

淋漓尽致

茕荼

彼岸盛宴

白白

艺术达人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7-08 13:43)
        几年前我还在做记者的时候,跑的是艺术和演出口,采访了许多艺术家,策展人还有戏剧导演,写了不少字,还在网上学习了朱青山老师的艺术史课程。有一次,去东莞参加了一个艺术展的开幕,两位女艺术家和她们的合伙人,一位博伊斯的徒弟,策展人,做了一个装置艺术,叫“真实虚构的电影院”。概念特别简单,就是在城市选择一个角落,做一个有设计感的简易建筑,人们走进去,在黑乎乎的空间里戴上耳机,透过空荡荡的“屏幕”,看外面的风景,好像看电影一样。
        “就是一个玩体验的所谓概念嘛”,一开始走进影厅的时候,我想。但是在里面坐了一会,我看着稀稀拉拉的行人来来往往,偶尔有好奇的人把头“伸进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听着音乐,突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是震撼吗?好像也不完全是,“啊,原来如此啊”,那是我对当代艺术开窍的一个瞬间,无法用语言去清晰解释,就是“一下子有点明白了”的那种感觉,艺术家所设计的情境氛围,所想要传达的内容,我领悟到了,而且不是一开始那种概念理解的领悟,而是真的身心都体验到了。
        开幕式结束后的第二天,我采访了那两位女艺术家,一个是纽约回来的,说话非常直接,对于国内很多画廊做的“垃圾”展览和艺术混子们,直言不讳。另一位是宜兴画紫砂壶,一位名人后代,很会用资源,说服了东莞的一个民营企业家,在混乱的服装市场,落地了一个价值几千万的比利时艺术家的雕塑。她们的合伙人,那位德国策展人,是很早年就把中国的艺术介绍到欧洲的人,做装置艺术也是一把好手。他批判巴塞尔以及全球的艺术市场越发趋同而没有自己的特色,也说起艺术与人的互动,以及小便池能成为艺术的理念。几场对话,完全改变了我对当代艺术“形式大于内容”的偏见,对于“艺术是什么?”“艺术家又是什么?”也和我以前的理解不同了。
         接触音乐的时候,我学的是古典钢琴,接触舞蹈的时候,我学的是芭蕾舞,曾经就是这么一板一眼的人,标准当然是一定的,审美也有高下之分,但是相比脱离的上下文的“情感”与“技巧”的讨论,艺术是给人的冲击与体验,是综合性的。甚至有点哲学性的意味在,人人都是艺术家,就好像人人都能成为食神,是一个意思。
        说回到最近看的综艺 《乐队的夏天》,对于新裤子和Cindy做的那首歌和演出,我真是非常喜欢,恨不得跟着一起跳起来,突然有点感谢做记者的那几年,没有那些经历我大概不会有这么深的体验。在不懂的人眼里,小便池当然不是艺术啊,摆上一个牌子,小便池还是小便池,但是一旦懂得了,就会发现,真牛,这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8 17:31)
前段时间状态不好,遇人不淑,愤而感叹,为何每收到生命送给我的一块巧克力,都是和屎放在一起,默默吃下以后,才意识到,从此要面对摆脱不了的心理阴影和只有自己知道的屎味。吐槽过后,觉得这话熟悉,翻了一下之前的文字,果然,多年前,我也写下了类似的话:每一份你以为装着巧克力的盒子,打开之后都是一泡屎。这么一想居然释怀了,毕竟,几年以前,盒子里只有屎,连巧克力都没有呢,不是吗?

我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脑海里有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的呢,大概是儿童的时期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我会被真善美的人吸引,很敏锐都察觉到别人的好,希望自己是那样的人,同时也会轻易发现一些没有显露出来的丑恶嘴脸,在被激怒的时候,有难以压抑的暴力和自毁倾向。天使和魔鬼不是电影里那样同时都在,而是一个上班,一个就在休息。当不喜欢的人出现,预警机制开启,恶魔跑出来,我就恨不得踩着尸体往上爬,拥有一切权利,用我最看不上的那种逻辑,摧毁试图以这种逻辑说服我的人。而这10年间,我身边出现了一个摆脱不了的讨厌的人,我就愈发感觉到天使和恶魔的交替。

一度,我甚至想,就让恶魔当家,彻底放出来好了,谁怕谁啊,小恶魔虽然能力不强,但是能“捅两刀”也好。可是只要一跟我老妈聊天,恶魔就乖乖回屋睡觉去了,天使又跑出来,我又想做善良的,不计较,不撕扯的人。在被喜爱,天性驱使的生本能和被焦虑,恐惧牵引的死本能之间,我扪心自问,还是想选择前者。也许,这对于别人根本不存在的内部斗争,仍然是我的功课,乖乖积攒能量石,管好自己的魔鬼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4 15:46)
每天睡觉前,我的休闲娱乐就是躺在床上刷微博小号,看看美妆博主搭配博主,时尚杂志号。最近觉得年纪大了脸实在是垮得不行,又开始翻翻新氧,想着年后要不要试试医美。哥们儿在一旁打完王者荣耀,凑过来问,干嘛呢?我说,看整容呢。他说,蛇精病啊!我说,我人生不就两件大事吗?赚钱和变美!他笑话我。

有时候想,我嫁给了一个务实踏实的人,过上了安稳的,被保护地很好的生活,所以追求世俗享乐,希望家庭幸福,事业有成,美丽年轻。但同时,每当周围人跟我贩卖焦虑,我就会躲开,不喜欢混圈子,讨厌被束缚。而真正能吸引我的人,还是那些愿意在非洲保护野生动物,花几年时间拍南极纪录片,或者在NGO工作,帮助弱势群体的人。

我想我大概一直会带着这种矛盾在吧,一方面有强大的欲望,恨不得爬得越高越好,另一方面,还在无比向往最纯粹的真善美的东西。额,脸皮真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7 13:51)
年会,兄弟公司们聚集在一起,蒙古大营里热热闹闹。小秋也来了,趁着敬酒混乱,我溜到她们那桌闲聊。小秋指着台上表演的姑娘们问道:睡哪个?一轮结束,上来跳舞和拉琴的男人,小秋又问,这次呢?就这么看完了几出表演,小秋说,你现在已经睡了四个人。我!什么鬼啦?!

玩笑归玩笑,在今年年初的几个星期,不仅是和小秋的见面次数多了,陆陆续续也见了不少人,都是我欣赏的,甚至有十几年前就在网上就默默关注的人,好像的确有好事发生的节奏,让我误以为“走大运”的年份真的要来了。可是一转身项目还是停滞不前,为什么那么难?早上起床我走到客厅,趴在餐桌上发呆,好累,没有进展的一天又要开始,可是2019听起来是有希望的一个数字呀,再让我试一试吧。就这么鼓励着自己,出门上班。

朋友圈里发起了10 year challenge,大伙po出了10年前的照片。我也趁机回想了一下2009年,吓一跳,前半生好多的大事都发生在那一年,大概是我人生最疯最浪的一年,交到了大学时代最好的一批挚友,背着一个30块钱的包,说走就走,在旅途上遇到喜欢的人,无论男女都可以大胆表态,去了印度,去了美国,差点和一个普通朋友谈起远距离恋爱(谢天谢地,幸好没有),总之,那是一个有很多个第一次的一年。现在,我只能在和小秋的对话里与陌生人“睡”,也只能按部就班,做中年人该做的一切的一切。做大人的感觉,真的不比当年吗?也未必,一种困境跳入另一种困境是常态,拍拍屁股,继续走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3 14:17)
昨天开了一个大会。一群兄弟团队聚在一起讨论行业寒冬期如何抱团取暖的事。这么个吐槽大会上,却被一位业内大哥的话打动了。哥们是韩国人,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技术型公司老板,项目开得少,乙方最艰难,要么改行,要么裁员,要么压低价格去接一些烂活糊弄。大哥说,韩国经历过一模一样的过程。因为乙方收入降低,主创拿的多,所以一股脑的改行,剪辑,摄影,副导演都没准备好就去当导演,出了一堆烂片。恶性循环,市场不好,甲方再逼迫乙方压低价格,没有工会,东亚文化就是怎么着都有愿意便宜接项目的人,可是做到行业领头羊了,多少得有点行业责任感吧,这个领域做的最好的公司降价了,那后面的就得降得更低,以一种不可能成本接受任务,只能找一个实习生糊弄过去,那做这个又有什么意义?而一旦价格降低,寒冬期过后呢,价格也不会回升,最后一个项目的费用又归拢给演员和导演,制作水准上不去,循环再来一次。所以哪怕裁员,扛也得扛过去。

后来我和哥们聊起来,某导演如何批评某制片人不爱电影。哥们儿说,爱不爱电影怎么评价啊?我想了想,大概,韩国大哥就是我心里真正爱电影的人吧。不仅仅是考虑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而是考虑作品,甚至一个产业的发展,这大概是国内企业家最缺乏的一种品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0 14:28)
参加一个剧本会,我和导演,编剧,三个人聊起各自的青春,家庭。编剧小秋是个大神,据说因为是他们村八字最硬的小孩,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拜师,打坐冥想,跟着师傅去劝鬼捉鬼。小秋给我们讲了好多的故事,听得我傻眼,原来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原来对大部分人来说,靠想象力外加电影电视拼凑出来的世界,有的人是真的见识过。听小秋讲故事,让我心头一震,那种感觉本质上并不是关于信不信鬼这件事,与其说我被小秋的故事震撼,不如说是我被她的那股自信和那套看似自圆其说,实则无比坚固的人生信念所打动。人的感受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值一提。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无比矛盾的人,我向往天真的纯粹的真善美,同时又被世俗所困,有巨大的欲望,在二者之间找不到平衡。13岁时我羡慕那些理智干脆的女孩,对着自己的各种情绪只能心里大骂:去你妈的,没用的东西,快滚蛋。可是挣扎之后反反复复,到了30岁,还依靠着自我催眠来处理一些屁用都没有的所谓“体验”。小秋分享了她处理情绪的方式,6年的冥想训练,从原来一个师傅不让干什么偏要干的小孩,变成了成熟的创作者。并不容易呀,对于我们这样易燃易爆又感秋伤怀的人,即使是她也是一趟不断的旅程,但升级过后,一切都不同。

我对小秋讲起我那些恐怖的梦境。我梦到过被骗去和小孩结冥婚,也梦到过被鬼附身,各种奇奇怪怪的魔幻世界,对我这么个想象力很差的人,那些梦简直就是折磨,每次都吓得我好几天缓不过来。问她有没有办法解决,小秋表示,再走进去看看呗,我还想再做些噩梦呢。小秋说师傅曾经在她背上写了“不见鬼”的咒,为了让她不要怕,所以跟鬼打交道这么多年,并未亲眼见识过。而师傅去世之后的某一天,她看到了,她知道,师傅的咒已经失效了,新的挑战又开始了。

我永远都成为不了我羡慕的那些人,不管是理智干脆的,才华横溢的,大胸长腿的,肤白貌美的,还是小秋这样,古怪伶俐的,没天赋我学也学不来。我只能成为我自己,但至少可以一关关,走一个升级程序,恩,胆子大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静静8年前的本科毕业作品终于要上映。看剧本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故事很快被拍出来,看过一次粗剪,当时觉得虽然好,可是相比剧本还是少了一丝丝细腻的感觉。几天前首映礼,再看了一次电影,回去的路上,坐在副驾驶眼泪又忍不住了。我和静静都迈入了三字头的年岁,生活安稳,不缺烦恼,好像青春期那些躁动,孤独,拧巴都慢慢退去了。十几岁就明白了中年人的烦恼,并不是什么好事,消化不了就这么被裹挟着过了十几年,然后终于跟上了自己的步伐,心智与年纪匹配了。可是一看到电影里,那些熟悉的伪善,谎言,脆弱和自私,就像又被人戳了一下,如梦初醒:嘿,角落里那个,还在呢吧,继续藏藏好哦。80后贫瘠的一代人,能展现的是现实残酷的冰山一角,很多事要解释起来太容易,不过,要自己建一只诺亚方舟,抵抗风暴越过去,一个又一个的人生高浪,我靠,只能靠祈祷了。



 英文名还是爱因斯坦与爱因斯坦,中文名改掉了,《狗十三》,希望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2:27)

那天看到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临死前,可以任意找到一个人,说一番话,你会找谁?对ta说什么?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没有这个人,我也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孤独是常态,变化是常态,我们的生命在宇宙中不过匆匆一瞥,所有的知识,情感都是当下一击,活着的时候体验一下,走的时候,也不用和谁告别。能够问心无愧地说一句,感谢让我上场,已经足够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6 13:51)

圣诞节是我最喜欢的节日。大概是因为,圣诞节被商业化的氛围和风格是我喜欢的。到处都是那种又俗气的又可爱的装饰品,雪人,彩条袜子,红色圣诞帽,小雪花,看到他们我就开心。

回想对圣诞节的记忆,大概就是满满的想出去玩的心情,小学时期和朋友们跑到教堂看人家受洗,回家太晚被老爹痛揍一番。中学时期和朋友去看电影,嫌弃闺蜜搭配给我的男同学太傻太贫。也有甜蜜的时刻,初恋,和男朋友在南大街压马路,他背着我在人群里走了很长一段。大学时期某一年,和朋友们吃完饭走出门,已经是凌晨,好像飘雪了,我们几个人各自哼着歌,一路走,平静又欣喜。后来关于圣诞节,想得最多的情绪,就是那个夜晚,路灯下的影子。

喜欢去迪士尼,喜欢过圣诞,年纪越大越显出幼稚的一面,大概是因为幸福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6 23:06)

如果不是懒惰地瘫在床上,我大概就在紧张地焦虑地担心着发生和没发生的每一件事。

如果不是在二到大脑空空口无遮拦,我大概就在抑郁得想自残或者愤青得想打人。

就是没什么正常的中间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