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乌合之子何所以
乌合之子何所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273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相册专辑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中国有术而无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缺乏逻辑学。中国的文化的源头没有出过亚里斯多德式的人物。中国第一个真正的逻辑学家是当代学者金岳霖先生(1895-1984),而且他也是从美国的大学里学得的逻辑学,他的逻辑学著作《逻辑》、《知识论》的问世,中国才算是有了真正的逻辑学。一个缺乏逻辑思维能力的民族,什么混帐逻辑,混帐思维都会横行天下。中国数千年来的一治一乱,每个政权都出自枪杆子。 正是因为缺乏了逻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中国有术而无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缺乏逻辑学。中国的文化的源头没有出过亚里斯多德式的人物。中国第一个真正的逻辑学家是当代学者金岳霖先生(1895-1984),而且他也是从美国的大学里学得的逻辑学,他的逻辑学著作《逻辑》、《知识论》的问世,中国才算是有了真正的逻辑学。一个缺乏逻辑思维能力的民族,什么混帐逻辑,混帐思维都会横行天下。中国数千年来的一治一乱,每个政权都出自枪杆子。 正是因为缺乏了逻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辩论

辩论赛

双重思想

分类: 每日说
这是一篇转发文,链接见:https://2xiangzi.blogspot.com/2015/10/debating-contest-and-doublethink.html
(你点开看不了不是我的错)

许多参加辩论赛的同学,都有个想要提到批判性思维能的初衷,但实际上,辩论赛是非但不能帮助这些同学培养的批判性思维能,反会削弱甚毒害他们的思维。如果你觉得这个结论很新奇那么请看下文。

先需要指出,辩论与辩论赛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事物。对于这点,翔在位友的博文中找到了段非常精辟的话来区别其者(粗体部分是翔标注的)。另外说句,这篇文对于辩论赛本质的洞悉可谓是入三分,其整篇文章都非常值得读。古以来,辩论就是们交流思想与观念的种重要式。思想旦发碰撞,就会溅出曼妙的火花。古希腊的哲学家们,便经常以这种式与他交换对世界对的看法,并从中获得认识上的启发和提升。但是这种辩论不是以输赢为的,不是辩论赛的形式,是出于追求真理、探索世界的类好奇进的真诚的交流。渴望获得真理,了解世界的从不会使诡辩术,也不会在乎输赢,他们只会虚地聆听对的讲话,思考对的话是否有道理,再将的所有疑问都提出来,在相互真诚的对话中获
得进步和启发。辩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第一次给人补课是什么体验?》
近日在某培训机构兼职补课,从幼年开始,一直到最近几日,漫长廿八年里,从未给人补过课。
是给初三欲中考语文的小朋友,是给高三欲高考语文的小朋友补课。眼见得考试还有百余天的模样,罹患中年危机与中产焦虑的父母们,携着自己的下一代们前来,妄念通过教育培训机构的方式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最后的冲刺。这些孩子们携着他们的基因,重复着数十年前附表们的路径。
若是依着我素日的秉性,我会建议这些父母没必要花费这笔财帛,世间若有一劳永逸之法,此人早就拿了诺贝尔奖,又何必会根植于人的脑海之中呢?但我不能这么说,毕竟头上的达摩之剑驱使着这些尚在幼态持续的孩子们端坐于此,扑棱于题海之中。
我不能对孩童有太高的要求,就连成人许久的,也多这般扑棱其中,浮沉世绘。
年前还喧嚣一时的抨击知识付费社群的文章,现已销声匿迹,并非是知识付费圈有所改良,亦并非是韭菜们从此长大,我以为大家都学会了佛系学习。我不能教会你知识,只能解决你焦虑,你心中亦知晓此事,故而大部分人其热血澎湃时间,也不过在社群里打卡呐喊,于其他未见的时间里,若醍醐灌顶,当然灌的不是那迷惑的顶,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青创赛制的辩论赛——掀起新辩论的革命

在青创俱乐部呆了许多时日,终于在百忙之际打了一场青创赛制的比赛,打后的观感看来,这几乎是我见到过的最奇异的辩论赛制,也是我认为,如果把这种赛制推广下去,一定可以掀起新辩论的革命浪潮。

我来简单数一下青创赛制到底有多奇怪: 1 在比赛开始之前,智囊团必须开启庭前会议,集中讨论出该场辩论赛涉及的3个核心议题是什么,并且只在辩论过程中讨论这3个核心议题。

这一条几乎保证了所有逃避战场的可能性,所有人必须而且只能讨论在辩题下涉及到的可能划分,这样的讨论方式才能更好的聚焦辩题本身,以及为辩论这个问题做出足够的贡献。

所有参赛队伍在比赛之前,必须把它的立论核心框架公示给所有参赛队伍。

光是这一条,就十分吓人。知乎经常有问题说【辩论过程出现立论抄袭应该怎么办?】,在青创赛制面前完全不是问题,你敢出【简单的立论框架】吗?你敢出抄袭来的立论框架吗?都不敢出了。你不是相信自己的立论吗,就要用尽全力把自己的核心框架搭配好。

公示之后,每组队员必须选择自己要挑战(即当攻方)的对手,而每组被选择挑战(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如果可以穿越到二次元世界但永远回不到现实世界,你穿不穿?》by但愿


乌托邦似乎要比我们原先所相信的更加容易实现。现在我们意识到自己正面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如何去阻止乌托邦实现......乌托邦是可能的,生活正朝乌托邦奔去。或许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开始,在这个时代里,知识分子和文化阶层在想方设法逃避乌托邦,希望回归到不那么“完美”但更加“自由”的非乌托邦社会。——尼古拉.别尔嘉耶夫


二次元世界原本就是不存在的。并不是你相信存在,所以它存在。
异世界却是可以存在的,不管你相不相信。它都存在。
在我很小时候,特别痴迷《数码宝贝》系列作品,特别想成为其中的一员,就算成不了被选召的孩子,能成为第二部里被选召其他孩子也好。在我逐渐长大之后,我知道了,二次元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当我幼年时期,无比向往穿越到二次元世界?
我想,大约是对现世生活的不满,大约是对自己能力不足的怨怼,大约是对生活平凡的反感。
第一季数码宝贝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最后一集的最后十分钟。
作为一个热血向冒险向作品,罕见地没有给出大团圆式的解决,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压缩时空的一代人4之朋友圈
by但愿
这种无意义的文章写得多了,我就赋予他们一个系列的标题,题目就是压缩时空的一代人。
我想描述的东西是我们所谓的几代人,其实都是一代人,在某个平台或某个地方相遇,然后各奔东西,无问西东。
今天准备写的,就是朋友圈。
(1)
我每次发朋友圈的感想,多会祈求这段文字赶紧被后来者刷屏盖过去,这样别人在ta自己的时间线上就会看不见我的思想。宛若南郭先生一般,混迹于碎片化信息、晒娃、成功学鸡汤、刷屏的各种课程、转发的各种文章之中,不希望被人发现。
但这似乎对父母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他们的朋友圈关注得非常少,每天起来看我的近况,就像看我的日记一般,而这日记恰好又是公开阅读。
某位北大毕业生曾说,他对父母拉黑已经6年,但父母对他的控制业已达到30年。如果他代表了某种父母对子女的控制欲望,我们会看到,大多50-60年代中产阶级的父母都有控制子女的毛病,他们在那个时代成长,他们那个时代的环境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子女如此怨恨自己的父母呢?
想必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豆瓣小组【父母皆祸害】里,多批判的也是50-60年代成长起来的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压缩时空的一代人》3
by但愿(前两个谈的是 茶馆 和 KTV ,这一次谈 按摩店)
据说按摩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它到底神奇在何处。我只在网络里听说过某某人在按摩店接受了特别的服务,他自己也成为了特别的例子,然后湮没在茫茫网浪之中,守在海边的渔人盯着,渔网越发地紧密了,一网下去,又打捞起来一大批的关键词。渔人乐着,他知道自己虽然游荡在虚拟海洋,却认为自己可以和现实海洋里的中国渔民试比一高。
友人家住在一条小巷里,这条小巷有好几处按摩店,我一般揣测着,这或许就是神奇的地方了吧,毕竟按摩者,从目测望去,看不出何等年岁,风尘红妆掩盖了她们的容颜几何。
这样的店,我从来没有去过,或许这是我还是处男的另一个缘由。
看过徐童导演的作品《麦收》,让我对所有按摩店都感觉出一种淡淡的恶心,或许那就是在为游人捏脚的女子心中所感那般。这种感觉,萨特在小说《恶心》里是这么形容的:他们逃避着身上的疾病,但同时他们又带着疾病,他们张着嘴,舌头像昆虫一样拍打着翅膀。
如果为了求得一个安全,那索性便去往盲人按摩店吧。
可是盲人是怎样和按摩这个词结合为一体的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男人穿黑白格子衣服》

这是透明 穿这样衣服的男人

永远走在我的前面 他摊开自己的五脏六腑

他摊开自己的思想心绪 拾掇拾掇

暴晒在白昼 因为他是透明

所以全世界的 都可以看见,不得不看见

24小时被封成便利店里的罐头 也能看见

我穿上男子的

头顶着他的盲肠,披上他的脾脏

再用他的只言片语制成

抹在我的唇上

我也穿黑白格子衣服

我不透明


一个男人穿黑白格子衣服(二)

by但愿(做完核磁共振之后)

人的瞳孔不是黑白相间,是黑白交错

从他的准心向外视线,他看不见

然而事实是,他隐匿了,隐匿在有各色角度反光的

楼宇大厦之中

一枚卫星,张开它黑白格子的双翼,以和磁核共振高度吻合的轰鸣

从遥远的天际,窥视着所有

我在马路牙子的正中间走着,双脚并拢,踩着

黑白格子相间的斑马线,一步一步跳着走

每个人很小时,在地上用粉笔画上格子,画上房子

以纯良的姿态,希望走完几步,顺利的成家、立业、天伦

我的脚没有闲着,手也没有闲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好,疯子!》是否真的存在?

最近正在认真看各色书影,为的是方便了解自己。很久以前看过《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以为是一本精神病人的研究记录手册,直到又过了许久,才发现它和《水知道答案》一样,都是基于幻想。

《你好,疯子!》也是给我带来类似的感受,这部电影究竟描述的“精神分裂症”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不知道。

在我的现实阅历中(包括看过的确凿是真实的新闻),不认识一个人,ta确实是以诸多人格交替出现的模样而出现的。而这种模样,大多出自影像之中,譬如《24个比利》《第13种人格的恐怖》《柒个我》《致命ID》之类;也有一部分出自牛鬼蛇神的以讹传讹,譬如天父附身的杨秀清。当然《海猫鸣泣之时》把以上两种可能,都归结为一起。

在《你好,疯子!》中,前半部分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被困于医院的诸多人员,他们使出浑身解数,采取了诸如【反抗】【控制】【暴力】【歌唱】【舞蹈】【接受】【民主】等形式,虽然观者觉得异常不适,这么做似乎反而更像【不是正常人】,但这些别扭的做法,只是因为放置于精神病院里,才变成了【非正常】的举动,而如果把这些行为放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