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柏祥
常柏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91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6-06-15 08:11)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天马,在乐府歌辞中指的是大宛马,即所谓汗血马。汉武帝时,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王,获汗血马来。命做“西极天马之歌”。《史记》称:“武帝伐大宛,得千里马,名蒲梢。做歌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

    汉武帝开边扩土,征伐不断,可想而知,得到良马不仅重要,更是吉事。因作歌赞美,谱曲吟唱,且祭祀马神,祈祷良马多多。汉“郊庙歌辞”是司马相如奉汉武帝之命主持制作,因而这些歌词,名为说事,事为赞美。“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天马徕,龙之媒,游阊阖,观玉台”,用词华丽,也特别像司马相如的口吻。

    利用乐府旧题写新诗,在唐代十分盛行。像《天马》这样的祭祀用歌,也被李白拿来写成了新诗。诗篇开头描述天马的雄姿,后面笔锋一转,写出了悲壮之气:“盐车上峻坂,倒行逆施畏日晚。伯乐翦拂中道遗,少尽其力老弃之。愿逢田子方,恻然为我思。”

    千里马拉盐车,伯乐见而哭泣。这故事最早见于《战国策》。让千里马拉着沉重的盐车爬行在太行山上,把马累得汗流如注,脚折膝弯,一副困苦之相。伯乐见了,心疼泣涕,脱下衣服盖在马身上。天马遇到了知音,仰头长嘶,声达于天,有金石之声。

    田子方是战国时代有名的贤者,是魏文侯的老师。一天,他看见有人牵着一匹马在卖。那马喟然有不平之色,于是问这是什么马。卖马的说,这是主人家的良马,老了不能用了,所以要卖掉。田子方听了非常难过。少壮时贪用其力,老了便抛弃它。这马的主人实在缺德,于是出束帛把老马赎了回来。

    不遇知音和老而被弃,被李白用《天马》一诗透彻地揭露出来,以至于引起世代多少人的共鸣。所谓“良有以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2 12:29)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各有其宝

    彜器称为宝。是青铜所铸的器,如钟鼎之类这些宝器在如今价值已经不可估量。除了青铜器,玉石子也是宝物。玉石,以和氏璧最为珍贵,楚国人卞和为了献上这块美玉,被楚王砍掉了两只脚。蔺相如“完璧归赵”又使此玉多了一层传奇色彩。若是存到今天,就不知该值多少钱了。珠宝则是以典籍里经常提到的“随珠”最出名。《论衡》写道:“以隋侯之珠,必不弹千仞之鸟。”是说谁也不会拿这颗宝珠当弹丸去打鸟。因为所用者重,所得者太轻了。有趣儿的是,随珠,所以在当时贵重,因它是用药炼成的,是化学品,人造之物。以此看来,宝物,与时代的认知有密切的关联。乌龟也可称“宝”,因为古人要用卜筮决策难题,因此才有了“大宝蔡”。蔡,就是一只巨大的乌龟。

对宝的理解也因人而异。齐威王是战国时著名的贤明之君,他在边境“郊”地狩猎时,和魏惠王会面。魏惠王问齐威王,您有宝吗?齐威王说:“没有。”魏惠王不免有些矜夸:“怎么可能?像我们这样的小国,还有一寸大小的夜明珠十颗。这珠子在夜里可以照亮十二辆战车呢。您这么大的国家,怎么连点宝物都没有?”齐威王说:“我的宝,和您的不一样。我有个大臣名叫檀子,给我守卫南城,楚国不敢为寇东取;有大臣叫盼子,让他驻守高唐,赵国人不敢过黄河;我有官员黔夫驻守徐州,则燕赵边境民众归顺;我还有个大臣種首,让他管理治安,则齐国路不拾遗。这四个大臣,事业辉煌,光照千里,岂是仅仅照亮十二辆车子?”

魏惠王赧然无对。在齐威王面前,他分量太轻,就像个小孩儿。

子罕是春秋时人,宋国大夫。有人得了一块儿宝玉,献给子罕。子罕不要。那人说:“这是宝啊。”子罕说:“我以不贪为宝,你以玉为宝。你要是把玉给了我,我们两人就都把宝丢了。不若你拿着它,我们各有其宝。”

子罕的睿智使人难忘,原其初心则是清廉不贪。而贪婪是人的本性之一,为此丧命的人不少。古语有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说,一个老百姓本来无罪,因怀里有块美玉,这就成了罪。怀璧之罪,可以原宥,而贪财丧命则不免让人耻笑。“假道灭虢”是晋国大夫荀息构思出来的妙计。为了让虞国同意借道,荀息劝晋献公拿出晋国的两件宝物去贿赂虞公。这两件宝物,一件是北屈生产的良马,另一件则是垂棘之地所出的一块玉璧。晋献公舍不得。荀息说,将来连虞国都是你的,你把宝物给了虞公,就等于放在仓库里一样,不还是你的吗?

虞公收了宝物,借道给晋国,结果晋国灭了虢国之后顺手牵羊把虞国也被灭了。晋献公收纳虞国时,看到了自己的两件宝贝,笑着对荀息说:“玉璧还是原样,只是马匹老了几岁。”不知虞君听到此番嘲讽会作何感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8 12:26)



金错刀
金光闪闪的钱币之四


“王莽居摄二年五月,更造货,错刀,一直五千;契刀,一直五百;大钱,一直五十。与五铢钱并行。民多盗铸者。禁列侯以下不可挟黄金。”这是《后汉书》的记载,说王莽摄政的第二年,就铸造新了的货币。这货币的名字叫“错刀”“契刀”和“大钱”。一枚错刀价值五千枚“五铢钱”;契刀值五百;大钱值五十。这些钱和“五铢钱”并行。王莽还下令禁止列侯以下的官员和民众私藏黄金。要使用黄金,就必须先拿到“御府”去兑换。因为新铸的钱值大于价,民间多私自盗铸。

王莽想当尧舜的远大理想使他不能安稳。他改官称,改税制,复井田,改币制。乱改一气,结果乱了国家,乱了政治,最终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且看《汉书》对这一段的描写:“六月癸丑,李松、邓晔入长安,将军赵萌、申屠建亦至,传莽首诣更始,悬宛市,百姓共提击之,或切食其舌。”《资治通鉴》更言曰:“商人杜吴杀莽,校尉东海公宾就斩莽首,军人分其身,节解脔分,争相杀者数十人。传莽首诣宛,悬于市,百姓或提击之,或切食其舌。”甚矣,王莽之死也。

以王莽的所作所为,不至于死的如此之惨。他出身于后族贵戚之家,却没沾上奢侈时髦、声色狗马的恶习。他是个谦逊恭俭的儒生,冠带飘逸,手不释卷。反复三读他的传记,可以确定他开始时并没有篡夺帝位的野心。他的理想,是做伊尹和周公,也就是说做个贤相。38岁被封为新都侯,官至大司马,这时他仍然是谨饬自省的。汉哀帝登基,让他离开朝廷回封国,他老老实实辞官,回到了新野。哀帝在位六年,他在家待了三年,只因“吏民上书”,哀帝才把他召回朝廷,让他去侍奉他的姑母王太后。哀帝死后,王莽再次被王太后起用。他外举不避仇,抑制同族王氏。破格提拔新人。因此有刘歆、扬雄这样的文化巨擘的支持。他要求公卿大臣推举敦厚能直言的人进入朝廷。一旦天下有灾,王莽首先出钱献地救助灾民,连肉也不吃了。他非常俭省,正妻穿用如同佣女,且亲自操持家务。他修建明堂,“为学者筑舍万区”。这样大规模的尊重文人士子的举动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大思想家扬雄在他的巨著《法言》中赞美王莽:“周公以来,未有汉公之懿也。勤劳则过于阿衡。”

汉公,即王莽;阿衡,则是伊尹。“懿”,美也。

细看王莽的作为,绝非像个恶徒。西汉末年,政府腐败,财富积于少数人之手,百姓穷困。在位者无所作为,富家子弟炫富挥霍,民众苦不堪言。王莽起而振之,政治上复古,经济上变革。起码有个好的用意。他改币制,“一刀平五千”,两刀便可换黄金一斤,并强制兑换,其目的就是使货币贬值,以此达到消除贫富差距的目的。这情景让人想起几年前某邻国的一次货币改革。异曲同工,同样愚蠢。他实行所谓的“井田制”,恢复“什一税”,就是说让农民收入的十分之一用来交税。而当时虽然名义上是“十五税一”,其实则是“十税五”,也就是说,农民收入的一半都交税了。王莽还要求大地主必须把地分给农民。农民没有生产资料可以向政府申请贷款,利息是千分之三——狠狠地打击了高利贷者对农民的盘剥。

王莽,被他加惠的民众吃掉,岂不冤哉!

王莽的失败,在于他变革的不彻底。他制止私藏黄金,却给“列侯”以特权,留下了一块腐败之地。致使朝政加速腐朽。王莽迷信。他的“一刀平五千”只在他摄政之后推行了两年,便宣布终止了。原因是有人给他玩了个文字游戏,把“刘(劉)”拆开,结果成了“卯金刀”。汉家姓刘,王莽厌恶,便废止了“金错刀”,因此“金错刀”发行量极小,成了当今收藏家的宝贝。

“金错刀”有柄,在方孔上下,刻着“一刀”两个字,并且镶金。它就像一把大钥匙,开启着人们对历史的想象,引人思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1 21:11)
标签:

文化

邓氏钱

金光闪闪的钱币之三

司马迁在《佞幸列传》中提到了邓氏钱。是汉文帝的佞臣邓通所铸。邓通,蜀郡南安人,以棹(濯)船为黄头郎。所谓“黄头郎”,是为皇家苑囿撑船者也。因为偶然机遇而得宠,成了汉文帝的近臣,官封为上大夫。只因有算命的说邓通“当贫饿死”,文帝不服,说,“能富通者在我,何贫?”于是赐邓通严道铜山,让他铸钱,以至于“邓氏钱”满天下。

邓通所铸钱没有特殊标记,这是个不小的遗憾。

邓通之所以富甲天下,是佞于文帝。文帝病痈,邓通常为帝吸吮之。痈,恶疮也。邓通用嘴给帝吸吮,此举也甚壮勇。其后人们又把这故事升华为“舔痔”,增加了恶心程度。如今人们把溜须到极致,即用“吮痈舔痔”来表达。然而吮痈吮出了一座金山,对某些人来说似乎不算太赔。

文帝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邓通答:“是太子啊。”太子来问病,文帝让他吮痈。太子面有难色。之后太子知道了邓通经常为文帝吮,于是怨邓通。太史公记载之,一事两用,既不漏声色地讥刺了邓通,又为邓通后来被饿死打下了伏笔。文帝崩,太子继位,是为景帝。他上台之后便免了邓通的官职,并下吏查办他私自铸钱。没收了他的家产,并罚钱数万。家产被没收,他用什么还钱?《史记》载,大长公主(馆陶公主,景帝姐)听说邓通的惨状,心里不忍,就赐给他钱物,但官吏随即就把财物没收。无奈,馆陶公主只好赐他衣食,使他不至于冻饿。然而邓通最终还是客死于别人家,兜里一分钱也没有。

命不可违。即便皇帝也是一样。邓通的下场让人耻笑,但为此警醒的人却不多。邓通,一个摆船的黄头郎,竟能有座铜山自铸钱币,完全是因为谗佞到位。馆陶公主能够关照他,说明邓通与皇家关系非常亲密。他虽有上大夫的官职,身份不啻于是皇室的家奴。邓通是个愿悫之人,谨慎自持,不交官吏,不玩权术,不干政事,只能算佞,不能算奸。因此他的下场也不是太惨。他头脑清醒,深知履冰之惧。其智虽不高,却也胜过许多贪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21:27)


文信币

——金光闪闪的钱币之二

 

春秋时,铸钱完全脱离了海贝的形状。取而代之的是“刀”和“布”。流行于东周洛邑和三晋地区的是布币。个头较大,价值应该和它的重量相当。布,是镈()的假借,当时两字同音。镈,是农具,类似现在的平锹。布币最早是“空首布”,所谓“空首”,就是在小铲子的上面,有一个可以安装木柄的圆孔。后来因其无用,便取消了这个圆孔,而变成了“平首布”。由于春秋战国时期各个诸侯国独立铸币,所以形状并不完全相同。有尖足、桥足、方足、圆足数种。但我觉得这些种类的货币都可以在诸侯国流通。

刀币主要的铸造地区是齐国。管仲是使齐国强大起来的伟大人物。铸造重量较大,样式精美,并且制定法化的刀币,未必不是从管仲开始。“法化”的“化”,即是“货”字。“法货”,就是货币的标准。把货币统一标准,只有管仲能够想到,并设计出来,使之实施。可见齐国的经济,有一度确在诸侯国中处于主导地位。齐桓公小白能够称霸,也是必然。

燕国也铸造刀币,而且极其精美,称为“燕明刀”。

当时使用的标准,有“齐之法化”“节墨之法化”和“安阳之法化”三种。齐之法化,显然是在齐国国都临淄铸造;“节墨”即是“即墨”,由此可知即墨是齐国的大城。战国初期,齐国有六座大城,除了临淄之外,即墨和莒可以推断为最大。燕国的大将乐毅,攻取齐国七十余城,只有即墨和莒没有攻下。即墨独自坚持了三年之久,可见其城大而且富。田单后来纵火牛阵,以即墨之兵杀骑劫,复齐国,表明其有相当雄厚的物质基础。而这基础,没准就与能够铸币有关。

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立即实行“秦半两”。是一种圆形的钱币,实际重量为四铢。“秦半两”圆形,是从战国末期的“圜钱”发展而来。圜钱的形状又来自玉器中的环和璧。中孔开始为圆,后来为方。钱币上铸有“半两”的字样。从秦到汉,半两钱越铸越小,最小的已如衬衣的纽扣那么大,重量连一铢都不到了。

有一枚钱币引人注目。这是一枚个头中等的圆钱,并不十分出色,但上面刻铸的两个字却极其引人注目。这两个字就是“文信”。把国家首脑或者开国元勋的头像铸在钱币上,就是文信侯吕不韦开头。吕不韦虽可称为政治家,然而却是商人出身,把封号铸在钱上,符合情理。他运用财货让秦庄襄王子楚登上了王位,庄襄王以吕不韦为丞相。其后十年里,吕不韦一直掌握着秦国大权。庄襄王死后,秦嬴政才十三岁。这期间吕不韦成了秦国最有权势的人物。这枚“文信钱”即是那时所铸。此钱发掘于河南洛阳附近,正是吕不韦的封地所在。他把钱币铸上“文信”二字,表明其富达到了拥有国家的程度。

吕不韦其人功过,历史自有评说。然而他用其财力组织起一个庞大的文士集团,并由此写成了一部二十余万字的《吕览》,功绩是可以大书一笔的。两千年来,凡是伟大的政治家,其敛财之后,都要为中华文化做些什么。不可以简单地归于“盗名”。比如康熙时代的《康熙字典》,比如乾隆时代的《四库全书》。不在于谁来铸钱,而在于这钱怎么用。


齐之法化(齐国标准刀币)


文信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8 11:26)

金光闪闪的钱币

 

 

贝货

 

贝货是一种小而精致的贝壳,形状如豆,两边回卷,中间有横纹。海贝当做钱币来使用,是在商代以前。因为在妇好墓中,发现了6800枚货贝和两枚红螺。妇好,是商代中兴帝王武丁的妻子。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女将。妇好墓被发现,是上个世纪的一个重大事件。

被当做货币使用的海贝,是从哪里找到的呢?如今那种形状的贝壳已经不存在了,它的来去之谜让人遐想。然而,作为货币使用,它的数量还是太小了。于是人们尝试用石头和骨头来打磨刻制仿贝。石头刻制的仿贝,往往只是简单的菱形,非常粗糙,表明使用的时代相当久远。石头仿贝易碎而且不好打磨,后来便有聪明人用兽骨刻制仿贝。骨仿贝就很精美了,表面光滑,不知经历了多少人手的摩挲。

青铜贝的出现标志着人类文明的一大跃进。青铜被冶炼出来,制成海贝的形状用以交换产品,它的性质才真正变成了“钱”。那时,青铜是贵重的金属,它的主要用途是制造“重器”和武器。所谓“重器”就是钟鼎鐏簋等,这些器物多用于祭祀,称之为“宝”。而把这难得的青铜铸成贝状当钱用,才真正体现了这种贵金属的真正价值。那时候,青铜被称为“金”,其贵重也真的相同于现在的金子。

在辽宁省博物馆馆藏的青铜币中,有一枚是金币。这枚“鎏金铜仿贝”出现的年代大约在周代。周代就有了先进的镀金技术,让人惊叹。先民努力把这小小的铜币镀上闪闪发光的金色,以显示它的尊贵和王者风范。这枚金币被放置在了青铜仿贝中间显眼的位置上,标号恰好是“第十三枚”。

钱,在当代左右着人的身家性命。人们为了得到它,完全可以出卖身体。倘若灵魂可卖,也就一股脑儿卖掉了。小民为它辛苦忙碌,只为了挣得一两个小钱;贪官则不择手段,多多益善。为了它,兄弟可以反目,父子成为仇雠。人们把眼睛擦得雪亮,只想着如何把钱弄到手。想当初,第一个渔民从海滩上把贝壳拿在手里的时候,怎能想到它会把人搅扰得如此不堪——它仅仅是一枚贝壳而已嘛。

这枚耀眼的金币引人深思。它本质上是好东西。我们所崇敬的、爱戴的先祖大禹,也曾在历山发矿铸币。《吕氏春秋》记载,大禹铸造了许多精美的金币。然而他并没有拿这些金币去建造豪华的宫室,去过那种奢侈糜烂的日子,而是把铸造的金币无偿地送给了穷人,让他们把贝货付给奴隶主,以赎回他们卖掉为奴的儿子!也就是说,大禹帝用国家财富去抹平社会的贫富差距。那是在四千年以前的事儿,其伟大的民本思想和利用财富的智慧,就达到了如此高度,真让人钦佩。

妇好墓中有两枚红螺,因知美丽的红螺也可以当货币使用。贝,是以“朋”为计量单位的,十枚为一朋。在商周青铜器的铭文中,有“王商(赏)戍嗣子贝廿朋”。嗣子即太子。戍,是太子的名。王赏赐太子一次才给二十朋,足见当时货贝的价值不低。东周时,货贝已被青铜刀、布所取代。而贝则当为珍贵的宝物所收藏。考古挖掘证实了这一点。在临淄的“车马坑”中,发现了大量的货贝,完全被用作了装饰。这装饰甚至用到了殉葬的马匹身上。《春秋》记载“天王来归赗”“天王来归赙”,这“赗”和“赙”中,就应该有这种东西。以显示死者身份高贵。

汉字中,所有以“贝”为部首的字,都与钱财有关。比如赋(税)、赐(钱)、赒(济)、货(款)、(商)贾等等,而沾污了这美丽贝壳的两个字,则是“贿赂”。


青铜贝货——第十三枚是镀金仿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5 10:01)

读《吕览》九则

 

 

《吕览》又称《吕氏春秋》,是吕不韦门人所作。其书杂道家与儒家之内,议题甚广而且深入。一读既有得,二读得更多。随手记下感想,贴于此处。【轻重】【贫富】【重己】【鲍叔牙】【识人】【楚人失弓】【发不中的,反观自身】【子列子】【用其所已得】

 


    一、轻重

《吕览·孟春纪》写道,“不知轻重,则重者为轻,轻者为重。”

又说:“水之性清,土者抇之,故不得清。人之性寿,物者抇之,故不得寿。”

后一句说的是,水的本性是清澈的,用土搅浑,所以不清;人的本性是长寿的,用物欲搅浑,所以人不能长寿。抇(gu古),搅乱之意。如今物欲无限膨胀,如此立论,必然为人所笑。人所崇尚者,是“做鬼也风流”“过把瘾就死”,似乎对长寿并不那么看重。贪图富贵享乐本身就是人的本性,人最多能够节制而不能清除。所以“物者抇之,故不得寿”也是无奈。

然“不知轻重”却不是本性问题,而是智力问题。不以重者为轻,不以轻者为重,道理一看就懂,但若想做到,并不容易。4月15日


    二、贫富

嵇康有诗《胡秋行》,首句为“富贵忧患多”。退之诗“富贵自拘执,贫贱也煎焦”,正是为嵇康的这句诗而发。《吕览·孟春纪》也写到:“富贵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不如贫贱。贫贱之致物也难,虽欲过之,悉由?”

司马氏篡魏,嵇康作为曹氏贵族宗亲,自然会感到冷风嗖嗖,忧患满腹。而韩愈,未达之前必深知穷困的煎熬。《吕氏春秋》这段话的意思是,富贵之人若是不知“道”,就会有灾难降临。就不如贫贱了。贫贱之人要发财很难,因此想有富贵人的祸患也不能。道理讲得笨拙却颇可爱。当今那些落马的大官,想要过清贫的百姓日子,“悉由?”

先是“富贵忧患多”,其次为“贫贱也煎焦”,再次为“富贵无道,不如贫贱”,意已三折。“折意”,是随笔写手常用的技巧之一。知此,随笔就不再难写了。4月16日

 

三、重己

《论衡》:“弦者欲折伯牙之指,御者欲摧王良之手。”甚矣王充!不在于他把话说的狠,而在于他把人的阴暗心理揭露的准。《吕氏春秋·重己》篇写道:“倕至巧也。人不爱倕之指,而爱己之指,有利故也。”说的比王充柔和。倕是古代的能工巧匠。但他手指头巧,那是他的;我的笨,那是我的。想让我爱你的不爱我的,那你就错了。又说:“人不爱昆山之玉、汉江之珠,而爱已之一苍璧小玑,有利故也。”

昆山美玉多,江汉珍珠大,但我够不着。我有一枚玉珠子,虽小,那是我的。我当然要爱我的。这是显而易见之事。吕氏喋喋不休说这个,是因为人们总在这儿犯糊涂。“文人相轻”,出自曹丕的《典论》,讽刺写家不自知,提醒人们不要轻信他人的赞美。可人人照样喜欢别人赞美。只有韩退之“闻誉则惧”,见识独出人上。4月17日

 

四、鲍叔牙 

管仲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因为有了鲍叔牙,才有了管仲赫赫功业。《吕氏春秋·贵公篇》写道,管仲病,齐桓公打算让鲍叔牙为相,管仲却不同意。管仲说:“鲍叔牙为人,视不己若者不比与人,一闻人之过,终身不忘。”

“比”在此处指“交往”。管仲的意思是,鲍叔牙不和不如自己的人交往,闻人之过终身不谅。他不适合当相国。

《论语》中也有“无友不如己者”一句。对这句话争议纷纭。其实孔子专指学习而言之。和不如自己的人交往,提高就难。然而以我目测,许多人并不愿意和超过自己的人来往。换句话说,正和鲍叔牙相反,愿意和不如己者来往,以满足“为人师”之好,在圈子里活得滋润。

凡人凡相。不仅不能当相国,也当不了好的学者。录此自警焉。4月18日

 

五、识人

《吕氏春秋·季冬纪》记载,齐国有士叫北郭骚,家贫,为母亲向晏婴请粮。晏婴不仅给了他粮还给了钱。北郭骚收了粮食退了钱。后来,晏婴得罪了齐君出逃,路过北郭骚的家,告诉了他出逃的情况。北郭骚只说了一句:“夫子免之”,就拉倒了。晏婴于是叹曰:“婴之亡不也宜哉?也不知士甚矣。”

晏婴逃出之后,北郭骚去见齐君,为晏婴说服君主,且自杀以明志。齐君于是亲自乘轻车把晏婴追了回来。晏婴听说是北郭骚救了他。于是叹曰:“婴之亡不也宜哉?也愈不知士甚矣。”

晏婴智慧超绝,仍然不能知士;我等平凡之人,更不敢大言识人了。4月19日

 

    六、楚人失弓

“楚人失弓”的故事见于许多典籍。寓意佳美。说的是楚人丢了一把宝弓。楚庄王说:“楚人失之,楚人得之,又何索焉?”(索,寻找。)

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

“荆”同“楚”,都是荆条、荆柴之意。因此楚国也称荆。孔子的意思是,如果楚庄王把“楚”子去掉,这话说得就比较好了。

其他古书所载,就到此为止。可《吕氏春秋》往下续了一句:

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

    老聃,老子。老子圣哲,必不说这样的话。弓,为人所造,为人所用。若是去其人,造弓干嘛?据说吕不韦成书之后,挂在城门处悬赏,能改动一字者赏千金。然绝非句句金玉之言。4月20日

 

七、发不中的,反观自

《吕氏春秋·仲春纪》:“善钩者,出鱼乎十仞之下,饵香也;善弋者,下鸟乎百仞以上,良弓也。”译文:钓鱼高手能把鱼从十仞之深的水中钓出来,是因为鱼饵香。射箭神手能把鸟从百仞之高的天上射下来,是因为弓箭好。仞,高诱注释为七尺。如果不能出鱼,是因为鱼饵不行,钓者只有回去制作鱼饵;如果不能下鸟,是因为弓箭不行,射手只有回去修弓。

孟子说:发不中的,反观自身。“的”,靶子。如果你不能射中靶子,就应该从你自身找原因。

吕氏说:“发不中的,而去修的,无益也。”这句话很显然是从《孟子》中化出来的。意思是,如果你射箭没有射中靶子,而去修理靶子,毫无意义。听说90后有这样一句顺口溜:“点背别去怨社会”,意思与此相仿佛,也不能说就是孩童之语。4月21日

 

 八、子列子

 《吕氏春秋·审己篇》记载列子故事如下:列子学习射箭,射的已经很准了,就去请教关尹子是不是可以了。关尹子问:“你知道为什么能射中了吗?”列子答:“不知道。”关尹子说:“未可。”列子退,学习了三年之后,又来请教关尹子。关尹子问:“子知子所以中乎?”子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

故事精妙,全是虚写,而最重要的一句,也就是列子的心得,却被略去。我们并不知道列子究竟悟到了什么。列子没说,关尹子也没问。理在“守而勿失”。

让人担心的是,如果悟错了可如何是好?子列子御寇,可以御风而行,是个神人,自然不会悟错。但吾等平凡人也,太有可能悟错。严羽在《沧浪诗话》中写道:“路头一错,越鹜越远。”倘若南辕北辙,一生努力将付之东流。以此观之,还是把自己所悟说出来为好。若有知者正之,乃为幸事。4月22日

 

九、用其所已得

标题所言,读之不快;却是人之常情,让人无奈。这句话载于《吕氏春秋·有始览》,其辞曰:“故论人无以其所未得,而用其所已得。可以知其所未得矣。”

说的是论人,不要以他还没有做出的成绩而论;而是要看他已经取得的成就;看他已经取得的成就,就能知道将来他还会有什么出息了。典型的“吕氏”行文风格。简单比喻:选拔官员要看他以前有过的业绩;挑选艺人要先看他演过什么戏,评价作家要看他发表过的作品。以前就是这样做的,现在也在这样做。然而贪腐之官未必以前没有业绩,艺人并不是哪首歌都唱得那么好,而作家有海明威为证,《老人与海》之后写出了让人伤心的《伤心的玛丽》。“用其所已得”风险也大。

但我们不能凭空取信于人。取信于人必以其所得。别人根据你所得,推测你所能得。这个程序并没有错,只是“得”的含义应该更丰富。子皮,是郑国上卿,想任用一个叫尹何的人管理自己的封地。征求子产的意见。子产认为他不懂理政,不能用。子皮说,让他一边干一边学嘛。子产说:“侨闻学而后入政。”(侨,子产名)意思是说先学习而后从政。其思想远超吕氏。用其学习之“得”,而不是用其已得的成绩,去掉了以资历论人,新人才能脱颖而出。4月2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8 10:59)
标签:

人物

左传

分类: 文化随笔

子产多事

 

子产是春秋时代的大思想家之一。郑国人。公元前522年去世。孔子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出涕曰:“古之遗爱也。”赞美他是个有仁爱遗风的人。子产没有留下著述,他的故事记载于《左传》。郑国是小国,夹在强大的晋国和楚国之间,总是受气挨打。子产当了相国之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他的思想不仅在春秋时代有影响,对后世也有启发意义。

不过,就是这样伟大的人物也难免多事。

故事说——这天早晨,子产出行,路过东匠的家门,听到里面有女人在哭死去的丈夫。子产让仆人停车,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之后,子产派官吏去东匠家里,抓了那个女人并加以审讯。结果审出了那女人就是杀害丈夫的凶手。仆人惊讶,忙问夫子是怎么知道的。子产说:“哭声不恸”而又“不哀而惧”。所以“知其有奸也。”

听到哭声便能准确断案,让人感到神奇,对子产的智慧不免钦佩。然而还是有人对此进行了讽刺。讽刺他的人是韩非子。韩非议论道:“子产不也多事乎!”如果犯罪必须耳听目见才能断,那郑国的罪犯才能抓几个?不申明法令,不把破案的事交给执法的人来做,而是用聪明,劳智虑,不也太无术了吗?

故事记于《论衡》,一看便知是王充的思辨模式,让人欣然。虽是虚构,却也道出了中国的法律意识很早便存在的。

 

子产聪明没的说,但也照样上当。《孟子》载:有人给子产送了一条鱼,子产让小官吏把鱼放生。这小官吏倒是把鱼给煎着吃了,然后对子产说,我把鱼放到水里了,那鱼开始时还是半死不活的,过了一会儿便精神了,然后嗖地一下就游走了。

子产高兴地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这小吏偷着乐,对别人说:“谁说子产聪明?我把鱼煎着吃了,他却说那鱼儿得到好的去处了。”

孟子说:君子其实很容易被骗,只要骗子把谎话编的圆一些。

我想,在大事上聪明,才容易在小事上被骗,这似乎也是一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8 10:52)
标签:

子贡

分类: 文化随笔

特立独行

 

司马迁作传,首篇就是《伯夷列传》。伯夷是孤竹君的长子,他知道父亲想让弟弟叔齐继承君位,于是父亲死后,伯夷就离开了孤竹国出走了。没想到叔齐也不是个贪图享乐之人,追着他的哥哥也离开了孤竹国。

孤竹,是商汤所封授的诸侯国,按照《地理志》的说法,它的位置在辽西;按谭其骧先生在历史地图上的标注,应该是在卢龙县附近,总之,离我们现在生活的地方不远。

伯夷、叔齐一直在海边生活,年纪大了,听说西伯昌(周文王)善待老人,便西行去见。没想来到酆都时周文王已死,武王正想起兵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不让武王以暴易暴。武王不听,灭了商纣,建立了大周。伯夷、叔齐宁死不食周粟,上山挖野菜吃,最终饿死在首阳山上。

这两个耿介的老头儿就这样成了典型,人们经常拿他们来说事说理。孟子曰:“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顽,是贪婪之意,是说伯夷的气节足以使贪婪之人变得廉洁,懦弱之人变得坚强。

韩愈对孟子的观点进行了深入的阐发。在《伯夷颂》中,韩愈写道:“当今所谓士者,一凡人誉之,则以为有余;一凡人沮之,则以为不足……若伯夷者,特立独行,穷天地、亘万世而不顾也。”

韩愈之言让人警醒,它抓住了“当今之士”性格中的弱点。试想,我们的所作所为,受制于一两个凡人的毁誉,不也太可怜了吗?

 

当然,从伯夷、叔齐故事中发掘的思想,还是孔子最为深刻。

子贡问孔子:伯夷、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呢?

孔子说:古之贤人。

子贡问:他们(宁死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有怨悔吗?

孔子说:求仁得仁,又何怨!

孔子的话经常在我心中回响,它过滤了我们灵魂深处的世俗杂念。回顾往事,我们多有不如意之慨叹。然而,你得到了你追求的东西,道路也是你自己选择的,又怎么可以有怨有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3 09:59)

塞翁失马

 

“甘露之变”,唐文宗的宰辅及朝廷许多大臣被杀。其中就有王涯和舒元舆。在《资治通鉴》中,司马光说完了此事之后,顺手带出了一个别有意味的小故事。

他说,王涯有个叔伯弟弟叫王沐,又老又穷,听说王涯当了宰相,便骑头瘦驴千里迢迢来拜谒王涯。王涯不愿意搭理他,王沐溜须讨好相府的嬖奴,整整等了两年,才得到王涯的接见。王沐所求只是个县簿、县尉什么的,王涯给他安排这么个小位置还不难。就让他留下等个机会。机会没来,厄运先到。宦官所掌握的神策军清洗相府时,王沐正好在场。一起被抓,同时被腰斩。

舒元舆有个宗族子名叫守谦。此人诚实而且办事利索,很受舒元舆的喜爱,留他在身边十多年。也没什么具体原因,舒元舆忽然不喜欢守谦了,经常无故跟他发脾气,呵斥他,家里的奴婢也给他使白眼,守谦不自安,要求回江南家乡,舒元舆也不留。守谦悲伤而去,当天晚上,就听说神策军抄了舒元舆的家。舒家被灭族,只有守谦躲过了杀身之祸。

不论故事写得多逼真,我们也不大相信它的真实性,因为太巧了。司马光当然也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只想说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不应该为得失所累。至于故事本身,读者愿信不信吧。

 

五代时期,有个出名的大将叫符彦卿。他除了能征善战之外,还生了三个女儿,这三个女儿都做了皇后。符彦卿先是把女儿嫁给了大将李守贞的儿子李崇训。有相面的说,“此女当贵为天下之母”,李守贞大喜,说,“吾妇(儿媳妇)犹母天下,况我乎!”于是造反。大败。李崇训自杀前找符氏女,此女藏到了床底下,躲过一难。周太祖郭威平叛后把此女还给了符彦卿,后来又为世宗柴荣娶了她。世宗继位,立了此女为皇后。应了一句话:该谁的就是谁的。别人想沾光,沾不上。

我一点都不相信李守贞父子造反是因为相面者说了符氏女什么话。但我却不愿意怀疑这个事件的真实性。它智慧有趣,蓄意特别。至于命定之说,还在其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