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当银河里增加了一颗星星时,世界上就多了一个人。从小到大,我都相信这个故事是一份真实。今年,女儿当了妈妈,我就当上了姥爷。生活过得这么快,不知不觉间我已是人过半百,成了我少年时代一眼看去显出败落沧桑的那些人。

当我的星光开始变得黯淡时,世界上又多了一颗闪烁的小星星;明亮、诗意、游走,活泼地悬挂在地球的夜空。我知道,世界上总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小星星们,他们既不安又不甘,总会躲在一群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多年没有回过连队的老家了。

这一次,乘兴而去的路上,居然把车带错了路,跑到了另一个我根本就不熟悉的连队。最后,远远看到少年的家时,才发现它居然变成了一排孤单的房子,退守在准噶尔盆地的最北边缘,背后是残暴的戈壁和死亡的沙漠,已经无退路可走了。认识不认识的野草、有一把没一把的黄沙,早把我曾记着的路,悄悄地一层层的掩埋起来。我严肃地告诉司机,千万别说这事,我妈要伤心。司机用奇怪的眼神定定地看我一会,默不作声地转过头,一脚踩大了油门飞奔而去。

这一路,我们再未说话,而是望着窗外的远处,各想着各自心里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闲着无事,随手翻起了佛书。

佛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世界万物之间是互为因果的,人是世界的因,也是世界的果;黑暗是光明的因,光明是黑暗的果。一个个黑暗的果,孕育着又一片光明的因。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想当神仙,在中国更是这样。

中国的皇帝谁都最想去当,中国的道士想,中国的官员也想,中国的有钱人更想,甚至中国的叫花子、驿足和师范学生们都想当。然而,受体制限制和违规惩罚的机制、文化道德层面及统治者保位守权等各种因素制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30 23:05)

 

站在西大桥上,四周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下面是连滚带爬的车,前方有一垛耸立的剪影,我的影子也被阳光的笔尖拖出老长老长,像一条跟着我四处游荡的灰色带子。

就是这份凝望红山,沐浴于夕阳一双眼神的疑虑,我想起时间的手。

城市总是把一个人消灭得不成样子。从青春、从梦想,从生活、从麻木,无数的方式过去以后,把你弄得面目全非,乌鲁木齐就这样把我整整留了五年。五年里努力了许多,多次失意和无奈的经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门,充满了人类生活的关隘。它会依据主人公的完美资格,凭借着门的开合之机和把关优势,穿过生活优渥的状态,永恒不断地成为赖以坚守的一道屏障。从国门、城门、府门、院门开始,到城市街巷的阍、阊、阖、闾,再到民间百姓的楼门、房门、木栅门、柴木和抽屉门。大大小小的门,制式各异的门,构成并代替着人们的意愿,守护或圈养着多样的人类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窗外,又传来一阵洪亮的喊声,悠扬、激昂而且持久,这是清真寺的大毛拉在招唤他身旁的众多信徒。

我早早就起床了,不是去做礼拜,而是去吃饭,我不是穆斯林。这一天早震的阳光特别充沛,好像急于把因阴霾浪费掉的几天阳光全部弥补回来似的。

车上的年轻人特别多,一团一簇地挤成一片,看样子他们是一个单位的,是参加同一个活动的,他们随着车子摇来晃去。一片叽叽喳喳的哗声中,男孩子帅气,女孩子漂亮,一个个显得精神提劲,真像过节日似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突然间,想念起那一棵沙枣树了。

这是一棵极显苍老和委屈、浑身布满着老人皮肤般的树。树干低弯扭曲毫无伟岸之气,树皮更是皱纹、褶裂、布满了黑色的疙瘩,这种树在过去,盖不成房、做不成家俱,天生就是当柴禾去烧的命运。它就是我家楼旁窗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淘旧书,成了我空闲时的业余爱好。站也不累,饥而不饿,阅而不乏。即便手酸脚疼,一身历史的尘土,照旧是满心的乐趣和生活的充实。总是比打牌、搓麻将、喝酒聊天晒太阳等死的日子更有意义。

每到一个新地方,我总会习惯地去书店转转。新华书店自然是国营大牌店,一进门排山倒海的书架,堆积如山的书册,果然汪洋大海、气势非凡;几层楼走下去,书多,书新,严肃的书,大人物的书,时髦流行的书比比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论对他多好,我爸从未表扬过我妈。次数多了,我们就会因为这样的不公平,群而起之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我妈总是压住我们,一个劲替我爸说情,让我爸总显得有道理。尤其外面来人时,我妈也总是给我爸做面子。即便如此,我爸也很少表扬我妈。

谁让她比我爸大一岁,是他姐。当姐姐让着弟弟就是天理,好像外公生前就这么总结过。

平时,都是我爸主动生我妈的气,这也不对,那也不好,总出差错。我妈呵呵笑着答应着,马上就改,却总也不改。接下去,没好几天,我爸又开始下一轮的数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当银河里增加了一颗星星时,世界上就多了一个人。从小到大,我都相信这个故事是一份真实。今年,女儿当了妈妈,我就当上了姥爷。生活过得这么快,不知不觉间我已是人过半百,成了我少年时代一眼看去显出败落沧桑的那些人。

当我的星光开始变得黯淡时,世界上又多了一颗闪烁的小星星;明亮、诗意、游走,活泼地悬挂在地球的夜空。我知道,世界上总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小星星们,他们既不安又不甘,总会躲在一群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多年没有回过连队的老家了。

这一次,乘兴而去的路上,居然把车带错了路,跑到了另一个我根本就不熟悉的连队。最后,远远看到少年的家时,才发现它居然变成了一排孤单的房子,退守在准噶尔盆地的最北边缘,背后是残暴的戈壁和死亡的沙漠,已经无退路可走了。认识不认识的野草、有一把没一把的黄沙,早把我曾记着的路,悄悄地一层层的掩埋起来。我严肃地告诉司机,千万别说这事,我妈要伤心。司机用奇怪的眼神定定地看我一会,默不作声地转过头,一脚踩大了油门飞奔而去。

这一路,我们再未说话,而是望着窗外的远处,各想着各自心里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闲着无事,随手翻起了佛书。

佛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世界万物之间是互为因果的,人是世界的因,也是世界的果;黑暗是光明的因,光明是黑暗的果。一个个黑暗的果,孕育着又一片光明的因。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想当神仙,在中国更是这样。

中国的皇帝谁都最想去当,中国的道士想,中国的官员也想,中国的有钱人更想,甚至中国的叫花子、驿足和师范学生们都想当。然而,受体制限制和违规惩罚的机制、文化道德层面及统治者保位守权等各种因素制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30 23:05)

 

站在西大桥上,四周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下面是连滚带爬的车,前方有一垛耸立的剪影,我的影子也被阳光的笔尖拖出老长老长,像一条跟着我四处游荡的灰色带子。

就是这份凝望红山,沐浴于夕阳一双眼神的疑虑,我想起时间的手。

城市总是把一个人消灭得不成样子。从青春、从梦想,从生活、从麻木,无数的方式过去以后,把你弄得面目全非,乌鲁木齐就这样把我整整留了五年。五年里努力了许多,多次失意和无奈的经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门,充满了人类生活的关隘。它会依据主人公的完美资格,凭借着门的开合之机和把关优势,穿过生活优渥的状态,永恒不断地成为赖以坚守的一道屏障。从国门、城门、府门、院门开始,到城市街巷的阍、阊、阖、闾,再到民间百姓的楼门、房门、木栅门、柴木和抽屉门。大大小小的门,制式各异的门,构成并代替着人们的意愿,守护或圈养着多样的人类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窗外,又传来一阵洪亮的喊声,悠扬、激昂而且持久,这是清真寺的大毛拉在招唤他身旁的众多信徒。

我早早就起床了,不是去做礼拜,而是去吃饭,我不是穆斯林。这一天早震的阳光特别充沛,好像急于把因阴霾浪费掉的几天阳光全部弥补回来似的。

车上的年轻人特别多,一团一簇地挤成一片,看样子他们是一个单位的,是参加同一个活动的,他们随着车子摇来晃去。一片叽叽喳喳的哗声中,男孩子帅气,女孩子漂亮,一个个显得精神提劲,真像过节日似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突然间,想念起那一棵沙枣树了。

这是一棵极显苍老和委屈、浑身布满着老人皮肤般的树。树干低弯扭曲毫无伟岸之气,树皮更是皱纹、褶裂、布满了黑色的疙瘩,这种树在过去,盖不成房、做不成家俱,天生就是当柴禾去烧的命运。它就是我家楼旁窗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淘旧书,成了我空闲时的业余爱好。站也不累,饥而不饿,阅而不乏。即便手酸脚疼,一身历史的尘土,照旧是满心的乐趣和生活的充实。总是比打牌、搓麻将、喝酒聊天晒太阳等死的日子更有意义。

每到一个新地方,我总会习惯地去书店转转。新华书店自然是国营大牌店,一进门排山倒海的书架,堆积如山的书册,果然汪洋大海、气势非凡;几层楼走下去,书多,书新,严肃的书,大人物的书,时髦流行的书比比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论对他多好,我爸从未表扬过我妈。次数多了,我们就会因为这样的不公平,群而起之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我妈总是压住我们,一个劲替我爸说情,让我爸总显得有道理。尤其外面来人时,我妈也总是给我爸做面子。即便如此,我爸也很少表扬我妈。

谁让她比我爸大一岁,是他姐。当姐姐让着弟弟就是天理,好像外公生前就这么总结过。

平时,都是我爸主动生我妈的气,这也不对,那也不好,总出差错。我妈呵呵笑着答应着,马上就改,却总也不改。接下去,没好几天,我爸又开始下一轮的数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大路白杨
大路白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785
  • 关注人气:27,9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访客
加载中…
如果

如果我还年轻,就不信任爱情;

如果春天来了,大地忘记了开花;

如果旅行的路上看不到阳光,

如果一生中的那一个人

能被我扬长而去的遗忘;

如果,还是情愿一个人

过完这个坐拥暖手的冬天;

那么,我就相信命运,

而且,永不开窗。


个人声明

   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路遥 

  作者声明    

   大路白杨的博客文章,除明确转载外,剩余的作品和图片多为个人原创。如有需要可以转载、发表引用,最好告知作者或留言也可。

  作者手中现有书稿,欲求正规出版:反映哈萨克人生活的长篇小说《卡德的村庄》、反映图瓦人生活的纪实散文《乡村记录:零距离接近图瓦人》、反映人生哲思的散文集《小思想:每天晚上一个梦》和《隔世的蝴蝶》,还有反映新疆兵团生活的系列文章等。如有需要可联系以下电子信箱及QQ号。

     391823513@qq.com

     zyj_alt@sina.com

    zyj_alt@126.com

      微信号:17797811792

    大路白杨@老张同学

   QQ:391823513  

一个人的世界文/

  
摘自: 文/海沫微微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收拾一下房间,可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如果依然不能掩埋心情的孤独落寞,那么忙乱只会让情绪变得烦躁,无法平静心情,就无法从容地继续做事。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走出家门,来到繁华热闹的街道,看看最近在流行什么样的服饰,什么样的大碟,可是身边人来人往,嬉笑交谈,只有自己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闲逛,车水马龙的大街,映着自己的身影分外孤单。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想想从前的日子、朋友和曾经旅行过的地方,可是这样回忆的时候,那些过往的幸福让人有些感怀唏嘘,曾经发生的伤怀和失望又被无限放大,于是甩甩头,不想了吧。

      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过?于是写下了以上文字后,记录着自己的声音。

新年快乐!

   
  祝福你:

         新年快乐!

================

      等待这一天的问候,期盼那一份情的温暖,春天来了!

      这是一缕人间的天籁之音;这是一蓬随风而舞的风信子。

     当西北的严寒一点点褪后,当阳光的距离越来越接近时,广阔的大地上现出了空旷的大地。肥沃的土壤上,让我们种植,让我们播洒,让我们耕耘,又让我们孕育了希望和梦想。

     春天之中,让自己完成久远的那份心愿:当一名净化心灵的农民,当一位幸福随春的花匠,当一个自由无拘的牧马人;还要以,静静地坐在宽阔的草地上,面对着水,面对着山,看云听风想心事,然后试着隔着时空,和你心爱一生的那个人,说着絮絮的情语。

     也许,这才是人生的快乐!

文字萨满

   
    进入这个世界后,以毛虫的尖锐,我用无牙的啮,噬咬着文字的角棱,津津有味。

    正是因为文字的清香,我的四季越加的芬芳;就是因为文字的力量,在孤独的巨石前我成为了一名变形的萨满。 

      我将注定,以巫的姿态出席这个世界的盛宴,扯着人们的手预言着不同的未来。

    我将注定,以神的形象完成一种生命的暗示,它会将无言的想法,洒落一地,让你拼凑一个你预想的世界。

    萨满,一个是未来的我,一个却是过去的我;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神人难掰。天地之间,冰火之间,我在无比痛苦中快乐!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