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游玩地点:阿克陶县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嘿嘿,50岁了,年过半百!往往最不好的东西,最不喜欢的,来的就是最快。年过半百的现实,一念之中挺让人发憷,也让人无奈,却又让人坦然。我也明白这就是生命的本来,是谁也不可回避掉的命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引言

当重叠在一起的犁、耕、耙、耘、播等环节,相互咬合着叠加着,没黑没白天一通忙乎之后,春耕结束了。连队干部、种田职工、职工家人和上级领导们,长长地吁出一声胸中的感叹,总算给今年的春耕画上了一个漂亮的句号。吼叫了十几天的笨重机车,排着并不整齐的行列,累得沉沉入睡、敛声歇息;跟着机车后面哗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界上所有称得上伟大的文字,总能以最近的距离里接受人类的灵魂,接受灵魂的哭泣和欢笑。文学需要以人为主,政治仍需要以人为主,只是针对的方向不同。各种意识形态的存在,无不与人濡沫相处。如果没有感受概念的人,没有你自己的存在体验,即使世界再美丽,仍是一种至高境界的荒凉。萨特的存在主义,虽然风行于二战后西方社会并影响后世,有着浓烈的沉浸颓废意识和过于高扬个性的负作用;然后,这种思潮最大的贡献不容忽略,是它发现了人类永远需要现实的存在,并在现实中拥有对自我感知的清醒意识

爱伦.坡的小说《夜归人》里戴着面罩夜归的丈夫被杀,天才诗人顾城的短诗《远和近》中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之前,我曾经说过,文字是最苍白的无力,文学只能是生活的追随者,因为生活远远大于和高于文学。现实中很多精彩的人和事,精彩程度上往往会数十倍地超过文学的描述。所以,生活不是你一个小人物自己的,更不是你能够自由左右了的;当然,在一些特定历史年代,大人物也有不是谁都可以控制自我的时候。生活有悲剧,悲剧就来自生活的荒诞,荒诞永远充斥着一个人的全部生活,只是我们没有看到、察觉和意识到,甚至习惯了这种胡乱无序的状态;所以,曾经力拒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反复说过:荒诞是人生的本来面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系网络下载,绝不商用)
     在乡下工作时,我住的宿舍靠近邮政所。每到傍晚,总能听到所长用尖锐的湖南普通话在骂人,而且人在老远就能听到,话骂得虽委婉却很难听。不是半路上丢了报纸杂志,就是把邮件送错了地方,人家把电话都打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坐在喀什市的夜市上,挤在满是人群的空隙里,慢慢地喝完了满满一杯格瓦斯,望着喝空的大杯子银光闪烁,我满心都是欢喜。这是一种用天然果汁加啤酒花发酵的饮料,甘甜微酸又有些谈谈的酒的度数,一脑袋浅浅的头晕,透过清凉的蜂蜜气味,这才是喀什古城唯一的味道。

幸福,就这样以蛇的状态进入了身体,有时一杯用不同味道组合调成的水,会让你的身体倍感满意。

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维吾尔族男人,看脸的长相样子像是中年人,可能也不是。一眼望去,坐在这儿的男人都显得老相,长得似乎急了些,往往超出他们实际的年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喀拉塔斯是哈萨克语“黑色石头”的意思,喀拉是黑色,塔斯是石头,合起来就是黑石头“。

       同样,它也是一个普通的地名,安静地坐落在阿尔泰山谷里,很少被山外人知道和探访过。这是一片面积不大的草原,我去过多次很喜欢这儿。地面上长满了分不清父子兄弟辈份一般齐高的牧草,平展展、绿油油、一马平川,微风吹过来,原本微弱的窸窸碎语顿时变得人声鼎沸起来,更像山下兵团人种过的广阔田野。远处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有些事情离你很远,你千万别信我说的,仅仅当成在看一篇写不好的文字。让你相信,这一次,又是我一场梦中的呓语,是专门说给自己听的,可能还是与你无关。也许,读到最后,你才会一直跟着我,一起完成针对生和死的一次回顾。针对活着的思考很重要,这是我们共同的话题,我不骗你。

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生与死,它会把人间划分得如此清晰,透亮深刻,就像人与人之间隔出来的一条银河系,你想走过去,却顿入其中而茫然不知所措。

终极,是人在无奈之中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年,额尔齐斯河水变得特别大,横冲直撞、遇神灭神、见佛杀佛的狠劲,如同一群愤怒的野马。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游玩地点:阿克陶县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嘿嘿,50岁了,年过半百!往往最不好的东西,最不喜欢的,来的就是最快。年过半百的现实,一念之中挺让人发憷,也让人无奈,却又让人坦然。我也明白这就是生命的本来,是谁也不可回避掉的命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引言

当重叠在一起的犁、耕、耙、耘、播等环节,相互咬合着叠加着,没黑没白天一通忙乎之后,春耕结束了。连队干部、种田职工、职工家人和上级领导们,长长地吁出一声胸中的感叹,总算给今年的春耕画上了一个漂亮的句号。吼叫了十几天的笨重机车,排着并不整齐的行列,累得沉沉入睡、敛声歇息;跟着机车后面哗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界上所有称得上伟大的文字,总能以最近的距离里接受人类的灵魂,接受灵魂的哭泣和欢笑。文学需要以人为主,政治仍需要以人为主,只是针对的方向不同。各种意识形态的存在,无不与人濡沫相处。如果没有感受概念的人,没有你自己的存在体验,即使世界再美丽,仍是一种至高境界的荒凉。萨特的存在主义,虽然风行于二战后西方社会并影响后世,有着浓烈的沉浸颓废意识和过于高扬个性的负作用;然后,这种思潮最大的贡献不容忽略,是它发现了人类永远需要现实的存在,并在现实中拥有对自我感知的清醒意识

爱伦.坡的小说《夜归人》里戴着面罩夜归的丈夫被杀,天才诗人顾城的短诗《远和近》中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之前,我曾经说过,文字是最苍白的无力,文学只能是生活的追随者,因为生活远远大于和高于文学。现实中很多精彩的人和事,精彩程度上往往会数十倍地超过文学的描述。所以,生活不是你一个小人物自己的,更不是你能够自由左右了的;当然,在一些特定历史年代,大人物也有不是谁都可以控制自我的时候。生活有悲剧,悲剧就来自生活的荒诞,荒诞永远充斥着一个人的全部生活,只是我们没有看到、察觉和意识到,甚至习惯了这种胡乱无序的状态;所以,曾经力拒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反复说过:荒诞是人生的本来面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系网络下载,绝不商用)
     在乡下工作时,我住的宿舍靠近邮政所。每到傍晚,总能听到所长用尖锐的湖南普通话在骂人,而且人在老远就能听到,话骂得虽委婉却很难听。不是半路上丢了报纸杂志,就是把邮件送错了地方,人家把电话都打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坐在喀什市的夜市上,挤在满是人群的空隙里,慢慢地喝完了满满一杯格瓦斯,望着喝空的大杯子银光闪烁,我满心都是欢喜。这是一种用天然果汁加啤酒花发酵的饮料,甘甜微酸又有些谈谈的酒的度数,一脑袋浅浅的头晕,透过清凉的蜂蜜气味,这才是喀什古城唯一的味道。

幸福,就这样以蛇的状态进入了身体,有时一杯用不同味道组合调成的水,会让你的身体倍感满意。

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维吾尔族男人,看脸的长相样子像是中年人,可能也不是。一眼望去,坐在这儿的男人都显得老相,长得似乎急了些,往往超出他们实际的年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喀拉塔斯是哈萨克语“黑色石头”的意思,喀拉是黑色,塔斯是石头,合起来就是黑石头“。

       同样,它也是一个普通的地名,安静地坐落在阿尔泰山谷里,很少被山外人知道和探访过。这是一片面积不大的草原,我去过多次很喜欢这儿。地面上长满了分不清父子兄弟辈份一般齐高的牧草,平展展、绿油油、一马平川,微风吹过来,原本微弱的窸窸碎语顿时变得人声鼎沸起来,更像山下兵团人种过的广阔田野。远处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有些事情离你很远,你千万别信我说的,仅仅当成在看一篇写不好的文字。让你相信,这一次,又是我一场梦中的呓语,是专门说给自己听的,可能还是与你无关。也许,读到最后,你才会一直跟着我,一起完成针对生和死的一次回顾。针对活着的思考很重要,这是我们共同的话题,我不骗你。

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生与死,它会把人间划分得如此清晰,透亮深刻,就像人与人之间隔出来的一条银河系,你想走过去,却顿入其中而茫然不知所措。

终极,是人在无奈之中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年,额尔齐斯河水变得特别大,横冲直撞、遇神灭神、见佛杀佛的狠劲,如同一群愤怒的野马。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大路白杨
大路白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393
  • 关注人气:27,9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访客
加载中…
如果

如果我还年轻,就不信任爱情;

如果春天来了,大地忘记了开花;

如果旅行的路上看不到阳光,

如果一生中的那一个人

能被我扬长而去的遗忘;

如果,还是情愿一个人

过完这个坐拥暖手的冬天;

那么,我就相信命运,

而且,永不开窗。


个人声明

   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路遥 

  作者声明    

   大路白杨的博客文章,除明确转载外,剩余的作品和图片多为个人原创。如有需要可以转载、发表引用,最好告知作者或留言也可。

  作者手中现有书稿,欲求正规出版:反映哈萨克人生活的长篇小说《卡德的村庄》、反映图瓦人生活的纪实散文《乡村记录:零距离接近图瓦人》、反映人生哲思的散文集《小思想:每天晚上一个梦》和《隔世的蝴蝶》,还有反映新疆兵团生活的系列文章等。如有需要可联系以下电子信箱及QQ号。

     391823513@qq.com

     zyj_alt@sina.com

    zyj_alt@126.com

      微信号:17797811792

    大路白杨@老张同学

   QQ:391823513  

一个人的世界文/

  
摘自: 文/海沫微微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收拾一下房间,可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如果依然不能掩埋心情的孤独落寞,那么忙乱只会让情绪变得烦躁,无法平静心情,就无法从容地继续做事。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走出家门,来到繁华热闹的街道,看看最近在流行什么样的服饰,什么样的大碟,可是身边人来人往,嬉笑交谈,只有自己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闲逛,车水马龙的大街,映着自己的身影分外孤单。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想想从前的日子、朋友和曾经旅行过的地方,可是这样回忆的时候,那些过往的幸福让人有些感怀唏嘘,曾经发生的伤怀和失望又被无限放大,于是甩甩头,不想了吧。

      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过?于是写下了以上文字后,记录着自己的声音。

新年快乐!

   
  祝福你:

         新年快乐!

================

      等待这一天的问候,期盼那一份情的温暖,春天来了!

      这是一缕人间的天籁之音;这是一蓬随风而舞的风信子。

     当西北的严寒一点点褪后,当阳光的距离越来越接近时,广阔的大地上现出了空旷的大地。肥沃的土壤上,让我们种植,让我们播洒,让我们耕耘,又让我们孕育了希望和梦想。

     春天之中,让自己完成久远的那份心愿:当一名净化心灵的农民,当一位幸福随春的花匠,当一个自由无拘的牧马人;还要以,静静地坐在宽阔的草地上,面对着水,面对着山,看云听风想心事,然后试着隔着时空,和你心爱一生的那个人,说着絮絮的情语。

     也许,这才是人生的快乐!

文字萨满

   
    进入这个世界后,以毛虫的尖锐,我用无牙的啮,噬咬着文字的角棱,津津有味。

    正是因为文字的清香,我的四季越加的芬芳;就是因为文字的力量,在孤独的巨石前我成为了一名变形的萨满。 

      我将注定,以巫的姿态出席这个世界的盛宴,扯着人们的手预言着不同的未来。

    我将注定,以神的形象完成一种生命的暗示,它会将无言的想法,洒落一地,让你拼凑一个你预想的世界。

    萨满,一个是未来的我,一个却是过去的我;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神人难掰。天地之间,冰火之间,我在无比痛苦中快乐!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