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7-08 11:17)

 



这是我爸爸吗?

不敢相信!全身显出病态衰老和干瘪的小老头,躯干微缩、皮肤皴裂、说话声喘、眼神飘移的白发人,显得神情涣散、弥漫着疲惫气息的老男人,就是我的爸爸。

那段日子里,我努力地走进、贴近他,然后守在他身旁;经过担心的几天几夜,才最终明白,他真老啦!这个以微缩式体形,吸毒般用力吸着氧气,蜷缩在白色被褥里的老人,真的就是我爸爸啦。时间在窗口交替的阳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推开10层单元楼的自家房门,刘高的视野里一亮,这是他进门直视的第一眼。猫,凸显着两只荧光闪闪的眼睛,共同冲着他,闪亮而出。

直接面临恐惧的深渊,还有仇敌带来的压迫,甚至骤然间夏天里才有的阵阵寒意,迅速地聚焦在刘高全身的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很多博友在网上发言,打开后,才发现自己也一样被私密了很多文章。

要知道,我一直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的中国人,而且,没有写什么对不起党和政府的文字,其中被私密的一些文章也曾经报刊上发表过,真不知为什么这样对待博客?

现在正考虑,是否将自己的博客内容,转移到别的网络平台上。

 

新浪博客,你是否有意识抛弃自己的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很多博友在网上发言,打开后,才发现自己也一样被私密了很多文章。
要知道,我一直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的中国人,而且,没有写什么对不起党和政府的文字,其中被私密的一些文章也曾经报刊上发表过,真不知为什么这样对待博客?
现在正考虑,是否将自己的博客内容,转移到别的网络平台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连续几天,我都在为着一个主题不停地做梦:房子!

找空地、搬砖瓦,锯木料,然后动手和泥巴垒土盖建,像少年时代那样快乐地在整个梦里忙得不亦乐乎。真不知道这一份急切的念头里最终意味着什么。醒来后,便怀着一份忐忑之心,打开手机去查周公解梦。尽管并不太相信这种不着边际的民间“科学”,但是,查过之后心中倒升起了一份欣喜,毕竟这种梦预示着发财、健康、爱情、一切顺利、有名得利之类的解释,还是让人心里挺舒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13:38)

 

安全带,警戒线,哨兵,门卫,锁等等,所有防御的职能,构成了院子的组合。院子看是附属,不是直接的住宅,却从中心的辐射上,构成住宅的核心权利。它的本身就是遮蔽,是故意的掩盖,轻易不会对外开放之处;无论有无形状,都是一道刻意防范他人眼神的墙。

自小,我们就生活在这种防范的中心,成为院子的附属和敏感的器官。

从百姓小屋的私居,村落邻里的相处,到国家政权的集中地,包括中国权力中心的中南海,都处在重重包裹之中,中国早就成为由大大小小组成的四合院国家,成为一种被包围的国家,从而成为一个院子的国家。这是一种具有极不安全感的国民,莫名其妙才有的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漫长的农业时代后期,工业时代尚未降临,这是人类生活的最好一个时期。

未及开发的大自然,总是以时间的手段,创造出各类的植物、矿物和水、光、热等物品。这些农业时代的产品,外形粗朴刚劲,借着温度、质感、形态、品味和混杂的情调,杰作一般地表达在结晶、汽化、凝固、渗透的状态上。这种状态并不停歇,而是浸入食品、建筑、家用、服装和玩具的里,供以温暖、助以甘醇、炫以魅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同在新疆北部大地上,与偏远的阿勒泰、塔城、伊犁等边境区域相比,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异。除春秋两季偶尔下几场雪,即使冬天里,乌鲁木齐的雪也来得不多,更不会来一场纷飞梨花的大雪,让人有模有样地过个冬天。雪好像早就有规定好的次数,该来时肯定来,从不犹豫迟疑;不该来时,倔犟坚守谁说也不来,再冷再阴、整个冬天再漫长也一样,不来!挺有个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中亚地区最大的城市是乌鲁木齐,二道桥就在市区的南部,算得上新疆最为古老的城区之一。

据资料显示,100多年前,它就开埠为买卖货物的集市,成为以维吾尔族特色产品为主体、汇聚中亚各国货物的国际性大巴扎,老早就显出它国际性的一面。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繁荣,它逐渐成为新疆给全国、给全世界打开的另一道彩门,类似于法国的凯旋门或是埃菲尔铁塔,让人有一种不去不看就会对新疆之行极不尽兴的意味。

缘于工作单位离它很近,有空时就独自跑去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喀什,始终是一座催着我想去住下和生活的地方,让我亢奋地流淌着一份为它而活,也愿意为它而死的激情。

走进这一座城市,浮动在田野、树木、街巷空气,显出一份时深时浅埋于泥土深处的美,更像一罐打开的尘封,金光四射耀人眼目,让人流泪,像是在上个世纪或更早的轮回里,一次次地活过或死过的纯粹。流动在身体的各种触觉里,时浓时淡会流溢和弥漫出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9-07-08 11:17)

 



这是我爸爸吗?

不敢相信!全身显出病态衰老和干瘪的小老头,躯干微缩、皮肤皴裂、说话声喘、眼神飘移的白发人,显得神情涣散、弥漫着疲惫气息的老男人,就是我的爸爸。

那段日子里,我努力地走进、贴近他,然后守在他身旁;经过担心的几天几夜,才最终明白,他真老啦!这个以微缩式体形,吸毒般用力吸着氧气,蜷缩在白色被褥里的老人,真的就是我爸爸啦。时间在窗口交替的阳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推开10层单元楼的自家房门,刘高的视野里一亮,这是他进门直视的第一眼。猫,凸显着两只荧光闪闪的眼睛,共同冲着他,闪亮而出。

直接面临恐惧的深渊,还有仇敌带来的压迫,甚至骤然间夏天里才有的阵阵寒意,迅速地聚焦在刘高全身的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很多博友在网上发言,打开后,才发现自己也一样被私密了很多文章。

要知道,我一直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的中国人,而且,没有写什么对不起党和政府的文字,其中被私密的一些文章也曾经报刊上发表过,真不知为什么这样对待博客?

现在正考虑,是否将自己的博客内容,转移到别的网络平台上。

 

新浪博客,你是否有意识抛弃自己的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很多博友在网上发言,打开后,才发现自己也一样被私密了很多文章。
要知道,我一直是爱党爱社会主义的中国人,而且,没有写什么对不起党和政府的文字,其中被私密的一些文章也曾经报刊上发表过,真不知为什么这样对待博客?
现在正考虑,是否将自己的博客内容,转移到别的网络平台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连续几天,我都在为着一个主题不停地做梦:房子!

找空地、搬砖瓦,锯木料,然后动手和泥巴垒土盖建,像少年时代那样快乐地在整个梦里忙得不亦乐乎。真不知道这一份急切的念头里最终意味着什么。醒来后,便怀着一份忐忑之心,打开手机去查周公解梦。尽管并不太相信这种不着边际的民间“科学”,但是,查过之后心中倒升起了一份欣喜,毕竟这种梦预示着发财、健康、爱情、一切顺利、有名得利之类的解释,还是让人心里挺舒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13:38)

 

安全带,警戒线,哨兵,门卫,锁等等,所有防御的职能,构成了院子的组合。院子看是附属,不是直接的住宅,却从中心的辐射上,构成住宅的核心权利。它的本身就是遮蔽,是故意的掩盖,轻易不会对外开放之处;无论有无形状,都是一道刻意防范他人眼神的墙。

自小,我们就生活在这种防范的中心,成为院子的附属和敏感的器官。

从百姓小屋的私居,村落邻里的相处,到国家政权的集中地,包括中国权力中心的中南海,都处在重重包裹之中,中国早就成为由大大小小组成的四合院国家,成为一种被包围的国家,从而成为一个院子的国家。这是一种具有极不安全感的国民,莫名其妙才有的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漫长的农业时代后期,工业时代尚未降临,这是人类生活的最好一个时期。

未及开发的大自然,总是以时间的手段,创造出各类的植物、矿物和水、光、热等物品。这些农业时代的产品,外形粗朴刚劲,借着温度、质感、形态、品味和混杂的情调,杰作一般地表达在结晶、汽化、凝固、渗透的状态上。这种状态并不停歇,而是浸入食品、建筑、家用、服装和玩具的里,供以温暖、助以甘醇、炫以魅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同在新疆北部大地上,与偏远的阿勒泰、塔城、伊犁等边境区域相比,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异。除春秋两季偶尔下几场雪,即使冬天里,乌鲁木齐的雪也来得不多,更不会来一场纷飞梨花的大雪,让人有模有样地过个冬天。雪好像早就有规定好的次数,该来时肯定来,从不犹豫迟疑;不该来时,倔犟坚守谁说也不来,再冷再阴、整个冬天再漫长也一样,不来!挺有个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中亚地区最大的城市是乌鲁木齐,二道桥就在市区的南部,算得上新疆最为古老的城区之一。

据资料显示,100多年前,它就开埠为买卖货物的集市,成为以维吾尔族特色产品为主体、汇聚中亚各国货物的国际性大巴扎,老早就显出它国际性的一面。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繁荣,它逐渐成为新疆给全国、给全世界打开的另一道彩门,类似于法国的凯旋门或是埃菲尔铁塔,让人有一种不去不看就会对新疆之行极不尽兴的意味。

缘于工作单位离它很近,有空时就独自跑去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喀什,始终是一座催着我想去住下和生活的地方,让我亢奋地流淌着一份为它而活,也愿意为它而死的激情。

走进这一座城市,浮动在田野、树木、街巷空气,显出一份时深时浅埋于泥土深处的美,更像一罐打开的尘封,金光四射耀人眼目,让人流泪,像是在上个世纪或更早的轮回里,一次次地活过或死过的纯粹。流动在身体的各种触觉里,时浓时淡会流溢和弥漫出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大路白杨
大路白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6,762
  • 关注人气:28,0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访客
加载中…
如果

如果我还年轻,就不信任爱情;

如果春天来了,大地忘记开花;

如果旅行的路上没有阳光,

如果一生中我有那一个人

不能被我扬长而去地遗忘;

如果,过完坐拥暖手的冬天,

那么,我就相信命运,

而且,情愿一个人,

永不开窗。


个人声明

    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路遥 


      作者声明    

     大路白杨的博客文章,除明确转载外,剩余的作品和图片多为个人原创。如有需要可以转载、发表引用,最好告知作者或留言也可。

       目前,完成了以兵团连队生活为内容的《穿过戈壁是我家》、以新疆风土人情为主题的《有个地方叫新疆》,以哈萨克人生活为内容的长篇小说《卡德的村庄》,以深入禾木喀纳斯乡工作生活为内容的记实散文《零距离接近图瓦人》,以思考生活和体悟世界为对象的散文集《我有一个很大的世界》《隔世的蝴蝶》,中短篇小说集《嫁给可汗》,剧本《妈妈,开门》等书稿。


  391823513@qq.com

   zyj_alt@sina.com

    zyj_alt@126.com

      微信号:zyj19641127

    大路白杨@老张同学

   QQ:391823513  

灵魂的格言


            

   每天,我都会有一种细致的感情,在匆忙的时间里穿梭。

   每天,我都会有一种新的心情,等待黑夜里温暖的灯光。

   每天,都会有认识或陌生的朋友,那些手慢慢地伸向我。

  每天,都被许多情感的东西打动着,向他们慢慢地靠近。

             

  生命如同复制

  和谁在一起  你就是谁

  比如和风   你成为了风

  比如兰花  你成就了兰花

  点燃了青春

  装饰了梦

            

 你的幸福我是看不到

 但我在走向幸福的路途上

 却天天带着你

 相逢之后 才明白

 许多缘份  是因为

 相互的理解

 许多的理解 都是因为 

 平等地并排而立

 如同绽开的

 蔷薇 花灿如海

 浪漫如你 

            

   想像着,让自己完成一次叛逆的潜逃,如同一条蛇盘旋着飞逸而去;

   那是毒性的高扬,电脑的屏幕上闪烁着深夜的时光,注目着那躲藏在黑色中的那个女人;

    又是谁的手,耸起森林般独特的孤独?

   我在你的窗口,完成了你的梦想,消费着贮存中我的激情。

   药,这仅仅是能用药,治疗的失眠吗?

           

   以前,以前......

   当我听到或说到“以前”这个词句时,我知道,我开始真正地老了。

   于是,我留意身边人们的话语,留意有意或无意说出“以前”一词的人们和他们的身后的生活状况。

   人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衰老,就像人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贫困、男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一样。我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过早地衰老,尽管这是一个催人早衰的时代,也是一个令人无法逃脱命运惩罚的朝代。

   尽管如此,我还是注意到,在每个人的身后,有一条“以前”的影子,拖地而行,蜿如一条盘旋的山路。

    不知,将生命的情绪比喻为盘旋着的山路,是否恰当。

            

   让贪官外逃可能是走向世界的一种方式。

    当《潜伏》成为一种时尚时,这些外逃的贪官是否也为了利益,而潜伏在资本主义的“战斗者”?

   如果真是这样,我将大声地向贪官们致敬:

   你们为了破坏资本主义,为了阻止更多的坏人做坏事,为了让少受到损失,煞费苦心。

  你们,辛苦了!

 

         

    一个合理的社会应当是其中每一个成员都受到最小的压抑的社会(完全没有压抑是不可能的),是其中每一个人都最大限度地获得快乐和自我实现的社会。

 

         

    我们的工作道德已经把工作变成了目的,而不是生活的手段。

    其实,除了少数艺术家和学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工作应当被定位为人生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在于享受人生。

   退休生活正好是告别手段,达到目的,开始真正享受人生的时候。

 

当我们以一种闲暇、一种随意而不是着意或挑剔,进入一篇散文,说服我们全部看下去的理由,总是贯穿于或者说是隐含于全文的那种耐嚼的语言味道、机敏的思维方式、幽默的表达手法、独特的思想内涵。即所谓个性。当然,上述即使仅有一种,也同样构成个人的独特性。如此,人们才会记住作品直至作家。这是一部作品及一个作家走入广众的自然理由。  

      ——王剑冰

 

没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一个苦者找到一个和尚倾诉他的心事。他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和尚让他拿着一个茶杯,然后就往里面倒热水,一直倒到水溢出来。苦者被烫到马上松开了手。和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

------(放逐天际)

   关于当今的社会状况的描叙:

:希望进去,绝望出来;

医疗:小病进去,大病出来;

房产:蜗居进去,房奴出来;

演艺:玉女进去,小姐出来;

:窦娥进去,疯子出来;

官场:海瑞进去,和绅出来;

煤窑:蹲着进去,躺着出来;

大学:校花进去,残花出来!

股市:杨百万进去,杨百劳出来,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

总结(八个大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个人的世界文/

  
摘自: 文/海沫微微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收拾一下房间,可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如果依然不能掩埋心情的孤独落寞,那么忙乱只会让情绪变得烦躁,无法平静心情,就无法从容地继续做事。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走出家门,来到繁华热闹的街道,看看最近在流行什么样的服饰,什么样的大碟,可是身边人来人往,嬉笑交谈,只有自己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闲逛,车水马龙的大街,映着自己的身影分外孤单。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想想从前的日子、朋友和曾经旅行过的地方,可是这样回忆的时候,那些过往的幸福让人有些感怀唏嘘,曾经发生的伤怀和失望又被无限放大,于是甩甩头,不想了吧。

      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过?于是写下了以上文字后,记录着自己的声音。

文字萨满

   
    进入这个世界后,以毛虫的尖锐,我用无牙的啮,噬咬着文字的角棱,津津有味。

    正是因为文字的清香,我的四季越加的芬芳;就是因为文字的力量,在孤独的巨石前我成为了一名变形的萨满。 

      我将注定,以巫的姿态出席这个世界的盛宴,扯着人们的手预言着不同的未来。

    我将注定,以神的形象完成一种生命的暗示,它会将无言的想法,洒落一地,让你拼凑一个你预想的世界。

    萨满,一个是未来的我,一个却是过去的我;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神人难掰。天地之间,冰火之间,我在无比痛苦中快乐!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