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迪诗
王迪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644
  • 关注人气: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09-11-11 13:55)
标签:

旅游

Joyce和我在摩洛哥的城市Fès,坐了足足七个钟头车到沙漠城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8 20:06)
标签:

杂谈

三个男人的东西,拍卖得出三个天壤之别的价钱。

 

《吸血新世纪》型男罗拔柏迪臣,为慈善拍卖自己的香吻。这一吻值43万港元。伤愈复出的「中国栏王」刘翔,在全运会夺金后脱下长裤,抛上看台。粉丝们热血沸腾,争相抢夺,多人扯着裤子僵持不放,继而动武,「翔裤子」最终被撕成9片。

 

一个网民声称手持布碎中最大的一块,开价3 万元。他解释,刘翔的裤子扔上来的时候,一个裤脚刚好落在他妈的身上。妈妈立即抓住裤脚,母子成功抢到最大的一块。另也有人在网上拍卖裤子的「九分之一片」,Jesus Christ,开价竟达500万人民币!当然是无人问津。

 

海峡对岸,也有人把一个男人吃剩的鸡骨在网上拍卖。2007年,还未当上总统的马英九造访台东,在一个养鸡场吃了自家制的桶仔鸡。事后,农场主人的儿子竟keep住那副鸡骸骨足足两年!鸡骨以一元新台币起标拍卖,无人竞价也很正常吧。

 

为安全计,美国总统奥巴马用过的所有餐具和吃剩的食物,都会由特工销毁,以免总统的DNA外泄,不知是否怕有人复制奥巴马!如今马英九吃剩的鸡骨竟任人竞投,对美国人来说,分分钟引发一场国防危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9 11:30)
标签:

时尚

在办公室里,经常都会遇到令人尴尬的事。当这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你会捧腹大笑;当发生在自己身上,你却欲哭无泪。现随手记下数则,以供娱乐:

 

个案一

遇见男同事与女伴把臂同游,你热情地过去招呼。「Hi Kelvin,跟太太行逛街吗?真是模范夫妻呀!羡慕死人。」说罢,你还拍拍Kelvin的肩膀,以显示你是真心羡慕。对方不答,匆匆离开,你才发现自己太过多嘴。有时候,打招呼不等于有礼貌。

 

个案二

星期一早上,你上班例牌迟到。裙拉裤甩的赶到公司大堂.「等等!」你冲过去按住升降机门,刚好来得及!进入升降机,迎面站着你的老板。

 

个案三

「你知道 Lisa 被炒了吗?我好心凉!」你致电行家Tommy,热心地跟他分享行内裁员的消息。那天晚上,你在Facebook看见Tommy和Lisa一起在巴里岛拍下的亲密照。

 

个案四

不少外国公司都以创办人的姓氏命名,例如 Marks & Spencer、Disney、McDonald's。有些霸道的客人爱抛浪头,常向小职员恐吓道:「你们最好尽心办事,我跟你们的老板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9 11:26)
标签:

杂谈

谁跟谁发展出「超友谊关系」,在香港一般称为某人跟某人「有一手」。这三个字,总让我想起咏春。除欠了一点叶问的爱国情怀,两个「有一手」的人基本上就是透过身体接触,进行一场感情上的较量。

 

在内地,「有一手」通常称为「有一腿」。我认为后者的确能把台底下面的情况形容得绘影绘声,尤其当你看着一男一女在会议桌上眉来眼去,相信阁下不难想象台底下「有一腿」的画面吧。当然也有好些男人,一边跟一个「港女」有一手,同时跟一个「北方佳丽」有一腿,倒也忙得不亦乐乎。

 

两个人在公司朝夕相对,渐生情愫往往变成宿命似的一回事。两个单身男女,在办公室邂逅、认识、恋爱,最终分手又好,结婚又好,旁人哪有资格插嘴?只是,因工作而日久生情的关系,不知为何总牵涉一个有妇之夫,难道注定这样才够凄美?这种「有一腿」的故事真要命。

 

莎士比亚说「Love is blind」。所以那种情场上的勾搭,只会被称为「有一手」或「有一腿」,而不会唤作「有一眼」。即使「有眼」,也是「无珠」。无论「有一手」还是「有一腿」,都不过是一场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认识娜拉达,是在一棵树上。

 

中三那年暑假,我到伦敦郊区探望祖母。我忘了那天会骑马,竟然穿了短裤波鞋。马儿一边往树林走去,我的大腿一边被马毛擦得很痒。来到树林中央一片圆形的空地,我把马儿栓在树上,然后大字形躺在空地看天上的云。

 

那是七月。阳光洒在我身上,像一缕温暖的蜜糖。我瞇起眼睛看天空,一个背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头上。

 

「你躺在地上干吗?」黑影说。是我的表哥,比我大一年,人长得很笨。我没理他,继续看天上的云。然后,我留意到那棵树,在丛林中唐突地一枝独秀,冷傲又孤独。

 

「我要爬上去。」我指着那棵树说。

 

「什么?别开玩笑了,那么高,你办不到的。」表哥泼着冷水。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把马儿栓到冷傲的树下,站在牠的背往树上攀。我前生是一只树熊,这种事根本难不倒我。我一直攀,同时拨开树叶,一团白光突然闪现于眼前,我以为是只白色的鸟,再看,原来是个女孩,背向着我坐在树干上,阳光把她的白背心裙照得发亮。

 

「Hello!」我从后面向她喊道。

 

女孩转过头来,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6 18:55)
标签:

健康

为了环保,荷李活女星金美仑戴雅丝小便不冲水。究竟因此而散播了多少病菌?《时代》杂志选她为2009年全球环保英雄的时候,大概没有考虑个人卫生问题。

 

所谓「环保」,从来都是一种取舍。譬如说,如果你隔天才倒一次垃圾,那么,你便少用了一倍垃圾袋。但你家会因此而滋生蚊虫,最终得用上杀虫剂,又沦为「不环保」了。

 

英国皇储查尔斯王子是环保先锋,养养牛,种种有机菜,总好过开口埋口「卡米拉」。他于1990 年成立了有机食品公司Duchy Originals,出售自家有机农场生产的燕麦饼干,今天已发展出200多种食物和有机产品。但有机是否一定健康?当我翻去某些有机食品的到期日,一看,2011年!那究竟加了多少防腐剂?你宁愿受农药之害,还是受防腐剂之苦?又是一次取舍。

 

生产商看准高档有机产品市场潜力庞大,向海外大量输出有机产品。货物由地球的一端「飞」到另一端,就得加入更多防腐剂,飞机燃油也造成污染,请问有几环保?Well,我就觉得吃新鲜食物永远都是最幸福的,是否有机还是其次。但香港以地产为贵,还有谁养鱼耕田?于是,我们努力赚钱,挤在花毕生积蓄买来的房子,心满意足地吃着防腐剂和农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6 18:54)
标签:

文化

村上春树曾说,小说家是「职业谎言制造者」(professional spinner)。

 

继《达文西密码》( Da Vinci Code)之后,美国小说家丹布朗( Dan Brown)蛰伏五年创作的《失落的符号》( The Lost Symbol)最近面世。有传媒率先披露他新作的部份情节,指故事继续大玩解谜和颠覆历史,甚至指美国立国总统华盛顿是「叛徒」!

 

日本大师级创作人北野武和所乔治,是两位极品「职业谎言制造者」。他俩连手推出的恶搞杂志《FAMOSO》,内容完全是虚构出来的,大字标题写着「佐玛洪(北野武的高徒)就任美国总统!」、「北野武发生电单车事故、当时的现场照片!?」等等,是两位大师用来讽刺出版界不绝于耳的伪造新闻信息。香港号称自由开放,但这种离经叛道的幽默,香港容得下吗?

 

再谈村上春树。他认为不只小说家会说谎,政客、将军、屠夫和建筑师也不例外,但小说家的谎言跟其他人不同。他说:「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几乎无法掌握真相,也无法精准的描绘真相。因此,必须把真相从藏匿处挖掘出来,转化到另一个虚构的时空,用虚构的形式来表达。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们心中的某处。这是小说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3 11:03)
标签:

文化

十岁女童的裸照将登入顶级美术馆。我见识少,不知原来这叫「艺术」。

 

英国泰德现代美术馆,展出荷李活女星波姬小丝十岁拍下的裸照。1975年,她的星妈为钱迫女儿拍下照片。后来,自称「艺术家」的Richard Prince以拍摄别人照片的方式,重新制作这张裸照,命名为《灵性美国》。如果女童裸照就是美国的「灵性」,这个国家大概气数已尽。

 

我最怕跟人辩论「艺术」的定义。我会尖叫。以香港为例,大部分的所谓「艺评」,不过是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公开表演的精神自渎。他们会用火星话来跟你大谈「艺术」,而我则一心渴望尽快返回地球。

 

很多人打着「艺术」的旗号,去践踏别人的生命,换取自己的名利。他们把咸片唤作「唯美艺术电影」,把娈童称为艺术,把禽兽等同人类。那打劫是否「理财艺术」?嫖妓是否「合并艺术」?「斗」又算不算「沟通艺术」?

 

《钢琴战曲》导演波兰斯基,当年被控强奸13岁模特儿,潜逃31年后应邀到瑞士领奖被捕。我觉得创作就是不断探索自己,认识自己的限制,寻找自己的「缺憾」。最后──接受自己。连自己做过的事也不敢面对,波兰斯基离真正的「艺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遇到一个奇人。

有天早上,我几经挣扎才终于爬了起床。Shit,已经九点三!十点的会议不能迟到。赶快换上那条 Miu Miu 裙子,因为只有这条新裙不用熨。我架上墨镜,在兰开夏道跳上的士,走红隧的话恐怕塞到出年都未返到公司,没办法,惟有去九龙塘地铁站转乘地铁。

已经很久没搭过地铁上班。我Daisy 的高跟鞋对对三吋以上,搭地铁上上落落好易抽筋。幸好车厢已比最繁忙的时段稍为松动,我从手袋里拿出书本来看,期间又用blackberry 覆了几个emails。奇人就在这时出现了!

一个手持马经的中坑,竟然眼金金盯我手上的书超过十分钟(我再说一次,是盯我手上的书,不是盯我)。他的手机响起,是六合彩的铃声,似乎是同事的来电,从对话里可知他是三行工人。他在电话里问候了对方的娘亲,然后挂了线,继续热切地盯我的书。从他眼球的活动情况,可知他的确是在一行一行地「阅读」,而且读得津津有味。

Well,如果他看来像个banker,那好明显就是生滋猫入眼!但他做三行的,我倾向相信他为人真诚。一个三行佬,绝对比一个银行家看来信得过,这就叫「以貌取人」。不同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们终于在夏威夷碰面。莉莉和我。

这本是一场不必要的重逢。我不喜欢莉莉,而莉莉也不喜欢我。要说我们之间有什么「连系」的话,就是血缘。假定我是我父母亲生的,那莉莉就是我的堂姊,比我早一天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哭声震动了整座法国医院,她在我旁边的婴儿床好梦正酣,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儿。

「莉莉真漂亮!」亲戚们都这样说。我赞成。同时深信「漂亮」与「吸引」是两回事。莉莉的弱质纤纤,让她看来像个患有骨质疏松的芭比公仔。

本来河水不犯井水。但现实却是莉莉的存在,不断为我带来种种麻烦。她勤奋用功,于是更显我懒惰散慢;她听话温驯,于是更显我刁蛮任性。她是天使,我是魔女。而这天使在我心目中只可用一个字来形容──boring。

早阵子,香港总是天阴阴的。我致电旅行社订机票,电话那边问:「王小姐,请问你要到哪里去?」我望着那没精打采的维多利亚港,很自然地吐出了「夏威夷」三个字。

去夏威夷,事前没通知莉莉,免她误会我是专程去探望她。我们一家都是天主教徒。莉莉是热心教友,我是内心教友。我上网一查,最就近莉莉家的应该是 Sacred Heart Parish。我在一个星期日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