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和大伙去乘凉
和大伙去乘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48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青年
  博主介绍:博客肯定有主人。但主人却不一定是博客。所以,正如我所说,切勿由博推人,这样有失误。相册有照片,也是一时捕捉,所以,勿要以貌观人。那样会走眼。浑浑然天地间,生出一石猴,我们称子为孙悟空。漠漠然青山下,有一石,我们称之为贾宝玉。现在有超女,超女有歌唱,其中有一首,叫唱的响亮。所以,不论如何,管他真假。唱的高兴就行。博的高兴,或者说活的高兴即可。 
  博客乳名:八里台的广播.曾用名:走街串巷,现用名:和大伙去乘凉。博主现混迹于济南府,无事走街串巷而已。
博文
(2012-05-06 10:52)
标签:

文化

分类: 晒太阳

             “别抱怨”,这或许是目前最为流行的肺腑式劝阻和教导良言。抱怨已经成了当前大陆最为普遍的现象,几乎人人都在抱怨,不仅是一时的抱怨,而且是一种持久的抱怨。

       我们身边有诸多抱怨:抱怨房价高,抱怨就医难,抱怨物价高,抱怨食品不安全,抱怨空气质量差,抱怨晋升难,抱怨司法不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6 21: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晒雨晒风
    好久没有一场这么痛快的雨了,从晚上下到早上,从早上下到中午,而且一直在继续。拉上窗帘,美美地睡了一觉。忽然醒来,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想想,我在济南已整整四年了。一年前,二年前,三年前,四年前,我都遇见了哪些人?走过哪些地方?做了哪些快乐的事情?还有那美梦,醒了多少,还有多少在继续?

    今天这个样子,记起了在昆明的那个雨季。当时,至少还有幻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6 02:24)
标签:

杂谈

   重新把博客写起来。总得让郁闷有个释放的地方,让高兴有个分享的地方,让理想有个自言自语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9 15:00)
标签:

杂谈

    充满希望啊!

    哈哈哈哈哈!

    看到这好几亿的年轻人的数量统计;看到那么弱智的春晚和各种节目、会议、文件;看到那么多的有知之士活跃在民间。真是好现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4 01:52)
标签:

杂谈

最近状态更新不勤,日志基本没写.

  要问最近干什么,最近我在买彩票。

  彩票没中过,只总结了三句歪话出来:穷人买彩票,中产买股票,富人买选票
  穷人是没有多少凭借的,像我这样的,不仅没凭借,还经常写错别字,虽然如此,但发财梦总是有的,所以只能选择由2元人民币通往600万这样的旅途,买彩票似乎成了唯一正当的选择。

  中产多少是有些凭借的,有稳定的收入,车子和房子也是有的,但中产们也是想发财的,虽然要发财,但必须是上次“档次”的,得占了流行的色彩,也得有些消磨时间的功用。于是股票买卖成了个不错的选择。

  富人自然是不缺钱的,但缺少持钱的安全感和源源不断金钱信心,于是人大代表的牌子和政协委员的身份需求越来越强(我用选票的字眼来代表这二者的概念)。于是一切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0 14:47)
标签:

杂谈

大风吹倒了自行车

 

华表在长安街头开始疯长
白天的路灯下满是春天的人儿
小学生们已经开始歌唱
路边的自行车
被大风吹倒


我的眼已不能睁开
尽管那太阳升起很高很高
城市里的春天太吵
油菜花肆意怒放却没了芳香
春天的童年它已经旧了
大风吹倒了自行车

那陈旧的座垫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评,正在成为一种脑残文体

            文/叶匡政

 

    黑夜给了时评家一双黑色的眼睛,他们只用它来翻翻白眼。低头写作是需要勇气的,抬头呐喊也要有底气。读者面前堆满了文字,却依然找不到任何思想的出路

    不知猴年马月,报纸不约而同地开始青睐上了时评。不论芝麻点大的新闻,还是荒诞不经的话题,只要被时评盯上了,立马起了蝴蝶效应,一传十,十传百,下个时辰可能就成了所谓的社会热点。比如前些日子关于老师送礼、宋丹丹上不上春晚等这些争论,都属于这类不靠谱的时评惹出的风流韵事,把一个鸡毛蒜皮的小事愣是给拔高到某个无聊的境界,弄得媒体上到处都在唠叨,似乎不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它们绝不善罢甘休。

    这类时评来得快,去得也快,等你勉为其难刚想瞅它两眼时,它们却像海潮般退得无影无踪了。于是日子就变成了一个热点,接着一个热点,除了留给读者满头的雾水,和一两声百无聊赖的叹息,其实啥也未曾剩下。只是浪费了那些印新闻的好纸,白白地被这类面目可憎的文字糟蹋了一回。好在读者们对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3 12:47)
标签:

杂谈

郎咸平的爸爸

 

      郎咸平的爸爸就是老郎,老郎原籍潍坊,为国民党官员一名。国民党败退大陆之际,老郎从青岛出发,乘船“逃往”台湾。只是不知此时有没有小郎。

     临上船时,老郎搞了整整一箱青岛啤酒带在身上,前往台湾。小郎事后感叹:“妈的,别人都是带一箱子金子去,他带了一箱子青岛啤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武林外传-上头有人》篇

 

      唐四明

 

   佟香玉的亲爹,响当当,呼啦啦,龙门镖局大当家的佟伯达。相当政协委员类黑社会。

   佟香玉的亡夫,响当当,呼啦啦,衡山派继任掌门莫小宝。赤裸裸的黑社会。

   郭芙蓉的亲爹,响当当,呼啦啦,六扇门总管。属于公检法系列。

   李大嘴的亲娘,响当当,呼啦啦,断指轩辕赌神。属个人表现突出的黑社会人物。

   李大嘴亲姑父,响当当,呼啦啦,七侠镇当家县令,属实权派正面高深莫测系列。

   吕秀才亲祖长,响当当,呼啦啦,知府,明代其官正四品,相当于现在的副部级。

   白展堂的亲娘,响当当,呼啦啦,黑白通吃,江湖人称白三娘,黑道精英,白道顾问。

   莫小贝的亲爹,响当当,呼啦啦,衡山派掌门。性质同上。

   莫小贝的亲哥,响当当,呼啦啦,衡山派掌门。性质同上。

   莫小贝亲嫂嫂,响当当,呼啦啦,性质复杂的佟香玉。

  

   只可怜那老邢、小六和小米,上头没人。

   如老罗言,混社会,白道黑道总得沾一样吧!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