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羊羊
张羊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115
  • 关注人气: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那吃草的,亦被草吃;
那吃羊的,亦进羊腹。
 

张羊羊,1979年生于江苏武进,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习作散见《钟山》《散文》《山花》《天涯》等。有诗集《从前》,《马兰谣》,散文集《庭院》、《嘉泽笔记》等出版。

 
通联:常州市武进文学研究所
邮编:213164
QQ:492487415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库存

《獾子》

         其实,我对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最初阅读是那本《金蔷薇》,但与其说记住了他的名字还不如说记住了他笔下那只因为试图偷吃他煎锅上的土豆而烫伤了鼻子的小獾子。那个事件里,他身边有个善于虚构的九岁的孩子,而大人们却极喜欢他的种种虚构,比如孩子一会说听见了鱼儿喁喁私语,一会又说看见了蚂蚁拿松鼠皮和蜘蛛网做成摆渡船用来过小溪。确实,换作我,我也喜欢这种虚构,也舍不得捅穿这种美妙而温情的虚构。无论在哪里,孩子们总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美好事物。

那个孩子在獾子烫伤了鼻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作品印象

从一开始,草木就是中国文学主要的书写对象。孔子“煽动”弟子们读诗,说诗可以兴观群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认识鸟兽草木的名字,竟是跟事父、事君一样重要的大事。久而久之,每个中国人的心中都深植着一株《论语》里的松柏:“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诗经》里的绿竹也在召唤着我们进行人格的自我砥砺和完成:“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屈原没有夫子的理论眼光,只是本能地、一根筋地沉迷于香花异草的海洋,真是沉迷啊,以至于人、花不辨,人原本就是花魂,花无非就是人魄。正是这一种人、花合一的“谵妄”,造就了一位高冷、艳异,好像自带烟熏效果的美大叔,他的命运也就只能像一朵最美好的花,怒放,接着就是枯萎。到了司马相如的“上林苑”,草木在各种闻所未闻的,生僻、繁复到高贵的名目之下向我们涌来。胡兰成说,这是汉代人为世界命名的冲动,他们的生命力真是旺啊;我却说,这是整个大汉王朝在咳金唾玉,每一株草木都是一枚惊艳如异星,对于王朝来说却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库存

《无垠》

 

大风里

我一直在寻找父亲

 

像一个错别字

被《辞源》丢来丢去

 

蜗牛和萤火虫

走在看望祖先的路上

 

它们梦醒时

还离秋天很远

 

我看见蒲公英的飞翔

充盈着祖屋的温和

 

那里孩子的眼睛

在收集世界最简洁的一切

 

他在苹果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库存

《收集》

 

一只军绿色的书包

缝上五角星,闪着我年少的敬仰

它不能太洁净

沾些泥巴,青草的汁,菜花的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表库存

《婆婆纳》

 

婆婆捏了根针线

在黄昏的头发上磨两下

穿过厚实的布鞋底

她戴上月光

这副老花眼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库存

《农历》

 

奶奶,每一次见你

总先看见将死的杨树

你在断码头边洗菜淘米

石磨般的双手伸入

大寒的针刺

跟随你咳嗽的,还有那两只

大个子的喜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库存

《绿手帕》

 

织这一块绿手帕

用了千万条田垄

它长着N32E120

东部中国的样子

绣上禾苗、桑树

以及所有活过的草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库存

《月亮饼》

 

剩下的最后一张“月亮饼”,我拿出来看几眼、想一会后,就再放回冷藏箱。这样反反复复的犹豫,是我依稀感觉到它被奶奶做出来的大半年里,越来越像一件遗物。奶奶八十一岁,又病了,人到晚年,病痛如芝麻般密集。我不晓得今年还能不能吃到奶奶做的“月亮饼”,所以这最后一张总也舍不得吃了,它也许就是一份用来纪念的东西,像小时候奶奶送给我的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库存

《狐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库存

《茨菰》

       汪曾祺回忆的那碗咸菜茨菰汤,读起来年代的清苦味十足,若把那两片茨菰撇掉,对我而言倒也是美味。我的饮食观,简单清爽即好。再说,咸菜和茨菰放一起,本来就有点不搭。要说相配的话,还是他师母张兆和炒的一盘茨菰肉片,因为搭了,沈从文先生一筷子下去,两片茨菰入嘴,才会说:“这个好!格比土豆高。”

那是什么年头啊,肉的“格”本身就比咸菜高,要是来碗咸菜土豆汤比较一下,茨菰的格也高不到哪去了。那时候的猪比现在生活得快乐,伙食里也没有加“瘦肉精”,该长膘的地方就长膘。茨菰外相胖笃笃的,性格极瘦,要脂膏厚重的东西来“喂”。所以搭得好,格就出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