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19 14:32)

(图片来自云水的博客。致谢。)

母亲
就像是一幅画:病中的母亲。
我睁着眼睛,
也能忆起你的面容:
浮肿、苍白,双眼无神。
即便这样,
我还是希望你活在这混沌的人世,
像一个符号,
镶嵌在我人生的句子中间。
岁月流逝,我亦醒悟:
不管多大,
其实都需要一个母亲。
这么多年,我低头、沉默,
悄悄埋掉一些东西。
但被我埋掉的东西好像一直在心脏里,
像血管,生出了强大的根系。
有时候我觉得母亲其实就是一把过早衰败的青草,
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5 09:54)

(图片来自云水的博客。致谢。)

秋:短句
寂静的秋声,是六弦琴上唱着的流年;
想起夏日出水的清荷,被雨水浸润得氤氲了;
落在夜里的秋雨,也是醒着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10:14)


叙事:虚构
住在坚壁的房子里
兴高采烈,不知所以
筑屋的工匠拒绝开窗
理由冠冕堂皇
更多的时候,匠人的工作
是给屋子打马赛克
一遍一遍,要让我们变得安全
就是这样。打马赛克的人
是心里跑着装甲车的人
巨大的轰鸣,说那是天上打雷
要我们等着,雨的滋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09:54)
分类: 诗歌


贞子,贞子
海洋般阔远地燃烧的
是蓝色丝绸的魂魄
那无人察觉的镜面背后
是时间走过了夜晚的钢丝
平衡木有时是滚烫的
空山明月。总有一些事物在独立
鸟儿也被日子背后
厚厚的缄默惊心,突然翻飞
贞子——
如果我活着,是一种惯性
然而我活着,是怀抱着庸常以外的太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1-13 16:46)
分类: 诗歌


传说
  北有国,名子虚,地大物博。国王又无,善治。又姓,查之古书,不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授权以吏,以换阿堵。吏鬻之贾。贾遂以薄薪招民以筑巢,大卖。贾喜,吏喜,王喜。相约饮,大醉,乃呼:“治子虚者,如烹虾米耳!”
  王土之上,巢如雨后春笋。数岁之后,乃剩。贾挟吏,吏禀于王。
  王召群臣议。翰林曰:“巢多,因民筑之。民,鱼也。投之以饵,以买巢,阿堵自回,危可解矣。”王曰:“然!”
  乃布告天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1-07 16:18)
分类: 诗歌


志怪
  思想“先锋”的人,费了吃奶的劲,是准备创造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比如把自己弄得头疼、失眠、神经兮兮,是为了写下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诗歌、散文、小说,或者其它一些什么。也还有人急着为这些东西赋予意义,写下长达一万零二十三个字的论文。
  文字垃圾是世界上最可恶的垃圾。它污染的不是人们的肌体,而是人们的精神。当我们像猪一样,在这样的垃圾中翻拱的时候,早已经忘记了祖先写下的文字,或者一直闭着眼,不愿意碰它们。因为那样,就显得“落伍”了,就没有了“新意”。
  “古有神人,因技招祸。市捕之,人皆同形而不辨。复于山头逐之,入羊群,群羊百亦为一羝,终莫知所取,乃安。”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2-23 10:41)
分类: 诗歌



非虚构

  很久以前,我们只知道“小说”这个词。虽然我们也在它之前加上各种修饰和限制,但重点总归在“小说”这个词上。
  但是现在,我们在“小说”前面加上“非虚构”一词,以便和“小说”进行区别。那意思就是说,“小说”都是虚构的,“非虚构小说”才是真实的。如果就“真实”而言,乔治·奥威尔的《1984》,是“小说”,还是“非虚构小说”?
  我们把人分为白人、黑人,分为胖人、瘦人,分为正常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09:26)
分类: 诗歌



死亡
  死是毫无疑问的,但确定要发生的事,最容易被忽略。
  街上拥挤的人群行色匆匆,穿着各式各样的鞋子和衣服,是为了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上,走得潇洒,走得和别人不一样。有一部分人嫌速度太慢,就为一只脚装上了油门,为两只手装上了喇叭,呼啸着、吼叫着,被屁股后面刺鼻的尾气推着奔跑。
  相对而言,白雪以海拔,草木以春天抗拒死亡,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但也不必过分悲观。死亡是对快乐的结束,但却是对痛苦的胜利。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1-30 16:28)
分类: 诗歌



麦克风
  一旦我们长大,就成了某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我们的前面,始终有一个麦克风;麦克风的后面,始终有一把扳手。
  我们对着麦克风说话,其实就是对着麦克风后面的扳手说话。一旦说了麦克风不想听的话,它后面的扳手就会砸下来,而完全不顾我们的感受。
  事实上,人生的绝大多数时候,为了让麦克风后面的扳手高兴,我们一直说着不明所以的话,甚至罔顾常识。我们背叛灵魂,是为了更紧地旋在某架机器上面,以便在它巨大的轰鸣声中,被机器冒出的黑烟包裹,而觉得无比安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1-25 09:59)
分类: 诗歌


失去
    当纸上出现“失去”,草原上的羊群,再也无法以木讷的表情,面对雪山。有一刹那,头羊看见雪山顶上的白雾,犹如鼎镬里冒出的热气。
    这不过是一种文学手段。你可以说它不知所云,可以说它根本不是羊的现实。当你这样说的时候,或许你正和朋友吆五喝六,谈论诗歌;更多的时候,是在谈论女人。贪婪的嘴唇里,羊肋骨上的肉纤丝不剩。
    要明白这一点,需要变成群体的敌人。这种危险,只有变过一回并且没有死掉的人,才知道它的可怕。因为这里没有对错,只有多数和少数。
    当纸上出现“失去”,一些事情早已无法挽回。就像流水出现,是因为雨滴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荞麦花开
荞麦花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655
  • 关注人气:3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荞麦花开,纸媒编辑。

偶尔读书,随性写字。

本博文字,均属原创。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