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心语心愿

 

   躺在夕阳下,不为看晚霞,只想用耳朵去寻找一种宁静的声音。透过缤纷的世界,穿越伪装的语言,用心去聆听,我们就会听见一个个或激荡或柔和的灵魂之音!

个人资料
清风
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18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历

   陈晓凤,80年代出生于云南省嵩明县一个小乡村。简朴内敛,自幼喜欢涂鸦,对文字的爱超越了一切。先后有诗歌、小说、散文见诸报刊、杂志;现为乡土诗人协会会员。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图片播放器
乡土气息

 

 

恬静的的小山村

是童年的摇篮

我把梦

种在青青的草地

被一夜山雾

酿成晶莹的露珠

 


 

山里人的爱情

就像篱笆守着菜园子

没有嫌弃、不会逃离

就算化作泥土

也要紧紧相依




 

这座大山

给了我挺直的脊梁

和宽阔的胸膛

同时,也让我的倔强

随着路边的野草

一起疯长


 

昨日黄花

孕育一身贞洁的刺

拒绝无理的索取

那一帧碧绿的背影

青嫩而饱满

曾醉了清风

也羡煞,天边的流云


 

土里生,土里长

风华正茂的时节

你把美丽青春

献给最原始的食欲

生命虽短暂

却把一个季节的激情

展现得淋漓尽致


 

小时候

我常常跑到屋外

藏匿在金黄的油菜花地里

让思绪爬上那片云朵

漫过烟雾缭绕的大山

去远方流浪


一朵诱惑的娇柔

向着太阳

绽放瞬间的美丽

在墙角,或在屋后

只要是花

无论藏匿多深

也会引来蜜蜂的青睐


 

水,是生命之

一条清粼粼的小河

承载着一代代大山儿女繁衍的使命

白天,我在这里清洗尘土

夜晚,我在这里浣洗灵魂


在滚滚红尘

我们就是一根藤上的两只苦瓜

被命运的的藤条紧紧捆绑

在夜阑人静的山村

互相依偎着

聆听生活的喘息


 

时代的车轱辘

把曾经有过的辉煌

压在历史的脚下

那条相依为命的河流

如今已去了远方

在怎么心有不甘

也只能成为路边的风景 

万历时钟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12-31 10:21)



在冬的皴裂处(组诗)

 

从一夜北风开始

 

西伯利亚的寒流大军

袭击了小山村

就在冬至的夜晚

和着九九歌的节拍

恣意地狂舞

把平静的日子搅得七零八落

 

田野的金黄

瞬间,被一层灰白取代

一帧苍凉的背影,那是秋

悄悄拐过山垭口

像战败的士兵

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一阵阵北风嚎叫着

宛如咆哮的狮子

疯狂地撕裂着血管的经纬

一路上,扬起的沙土告诉我

南方的冬天也是冬天

 

 

冻疮和破袜子

 

坚硬的塑料底

被冬天的冰霜冻了以后

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切开我脚底的冻疮

乌黑的瘀血,浸透了尼龙袜子

 

推门进屋,在火膛边坐下

抬起冻僵了的脚往火苗上伸去

母亲阻止的动作,慢了一拍

袜子的底部,一瞬间化为乌有

熔化的残留物和冻疮的裂口粘连在一起

我终于感觉到了撕裂的疼痛

 

母亲轻轻地剥下我的袜子

心疼的抱着我的脚,擦上一些药粉

她叹一口气,剪下洗干净的旧汗衫

一针一线,缝补着袜子上的破洞

 

 

火膛和烧洋芋

 

在土屋里挖一个地膛

架起天气晴朗时上山捡来的干柴

划一根火柴

照亮生活的阴暗

印象里的冬,就是围着火堆

听满脸皱纹的奶奶

重复着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火苗旺了,映红皴裂的脸庞

火炭吐着猩红的舌头

舔干被烟熏得流泪的眼睛

我们拿出一些洋芋放在火堆里烧

不一会,从炭灰里刨出来,一个个黑乎乎的

扒去皮,蘸了酱,这些黄生生冒着热气的东西

便是冬季里一天的口粮

慢慢的咀嚼、下咽,暖了身,也暖了胃

 

算不清这样的日子有多少天

我只知道,一火膛的烧洋芋

就填饱了一家人的肚子

一堆老树疙瘩,便是一冬的温暖

 

 

大伯和军大衣

 

大伯一生憨厚老实

清贫,把他勤俭节约的本性

打造得淋漓尽致

几件补丁落着补丁的衣裳

遮不住他上山下河劳苦奔忙的身影

 

冬天,他却拥有一份骄傲

一件军大衣——

据说是父亲外出做学徒时东家给的

就是那件大衣,几度把严寒挡在外面

给我留下一生难忘的奢侈的温暖

 

那时,大伯会在学校门口等我

一出校门,他就脱下厚厚的棉大衣

把我一整个裹住,高高的扛在肩头

我闻着衣服上淡淡的烟草味

咯咯地笑着,然而这笑声

却在我七岁的时候嘎然而止

那年冬天,大衣陪着大伯

永远的长眠在村子外面那片荒野中

 

 

邻居家的一条老狗

 

一条干瘦的老狗

蜷缩在墙角,偶尔哆嗦一下

凛冽的寒风,让它不得不起身

慢腾腾的走向屋里

 

他用前爪,轻轻地扒开一条门缝

用探寻的目光可怜巴巴的望着主人

围在火膛边的男人,起身飞起一脚

骂骂咧咧的关紧了大门

老狗踉踉跄跄的走向墙角

它腹部的肌瘤被冻裂了

滴着暗红的血

 

它太老了,像九十岁的老人

它患了疾病,命在旦夕

主人不需要它了,怕它的病会传染

它蜷缩在墙角,想起了以前

为主人看林护院不眠不休多少个日夜

眼里汪一眸干涩的泪

身体无力的卷缩在寒冬里

 

 

站在冬天的皴裂处

 

冰霜氤氲的寒气

深深地浸入,冬的骨髓

我像一个失去记忆的病人

冬天让我变得漠然且冷酷

心,却异常宁静

 

散落田野的稻草人

紧紧捂住镰刀划开的伤口

生活的痛,难以启齿

就像霜花爬上岁月的鬓角

像蝴蝶般飞舞的秋叶

最终逃也不过腐烂的命运

 

没有悲喜,没有欲望

没有烈酒,也没有诗歌

就这样,像脱光衣服的季节

赤裸裸的,站在冬天的皴裂处

我舔着干裂的嘴唇,仰望苍茫的四野

聆听早春拔节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31 20:31)
标签:

育儿

两年,七百三十天
对于一生来说,很短
对于煎熬中的日子
却很漫长
两年,不能让世物改变
却足以让我的心
从天真的稚童
沦为沧桑的老人

两年的时间
让孩子长高了十厘米
也让父亲原本挺拔的身躯
下弯了二十度
而我,仿佛经历了两个世纪
两年的光阴
把我的骄傲、我的幻想、我的自尊
统统捏碎,埋进尘埃里

或许,我不知道
在我失足迷路的那段时间里
父亲无奈的叹气唉声
和伴随他多年的咳嗽声
在多少个夜不能寐的夜晚
一次又一次
惊醒了天上的月亮星星

或许,我看不见
母亲巴巴的眼神和焦虑的心
站在山垭口,任凭岁月的刀子
在她的脸上刻满了皱纹
每日不断虔诚的祈祷
只为远方的女儿能一帆风顺

曾一度固执的以为
离开就能解脱、就会重生
却原来,该是自己的责任
不能逃避,自己的人生
再苦再累也要自己完成
在走了弯路,摔了跟头
碰得头破血流后,我终于明白
是我的偏执、拗拧和任性
再一次伤害了我的亲人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
我不会一错再错
如果还有机会选择
我不会再和命运抗衡
如果可以回到从前
我会陪在父母孩子身边
珍惜日出日落的每一天
可是,如果已经没有了如果

只是,如果一切都是注定
在生与死挣扎的边沿
我必须要紧紧抓牢
最后留下的四样东西
长在心底的善良
扬在脸上的自信
融进血里的骨气
刻进命里的坚强
用感恩的姿态
倾尽我的一生
向我的亲人,赎罪...

2015.7.30 红河 蒙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6 20:15)
我又怎么能忘记你

犹记年少时
初入繁华都市
辍学多年的我
偏偏爱上了文字
心酸的打工生涯
坚定了我学习的意志
对知识的渴求
已然超过了一切

我们的相遇源于文字
那时你满腹经纶
我不谙世事
于是,红尘中
添了一段美丽的际遇
阳光里、月光下
我努力汲取着命脉的养分
不分昼夜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捧你在手心、拥你在怀里
你的热情,毫无保留
你用文字的珠玑
浇灌我求知若渴的心灵
你用渊博的学识
加入丰富的人生阅历
酝酿成一坛芬芳的老酒
醉了我的今生、来世

桂花飘香的小木屋外
纯真的年代、总以为
友谊会地久天长
我们在时间之外的空间里对望
爱情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你有你的责任、你的使命
我不能自私的把你留下

只是,从此以后
我义无反顾的
爱上了写诗、爱上了你
我知道你的胸怀装着天下
而你却不知
我的心里,只有你
于是,我把满腹的相思
书写成美丽的诗篇
挂在记忆的枝头
开出一树繁花
孕育一世情缘

世事有因必果
无论是苦果还是甜果
只要是你给的
我都会欣然接受
今生,你、我钟爱的文字
已经深深植入我的骨髓
我又怎能忘记你
我又怎会不理你
就算如今
命运把我推到人生的谷底
我依然会努力往上爬
在每一个忙碌日子的间隙
趁着喘息的时机
想你、爱你

2015.7.26  红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1 21:39)
标签:

情感

活跃在脑海中的函数量值

终于在时间里安静下来

忙碌的一天又悄然流逝

才发现夜色已渐渐浓郁

 

手指轻点,不由自主的

又打开了你的家门

无需你的欢迎

也不会惊扰你的清净

只是想看看,我梦里的你

是否睡得安详恬静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

我在一缕清风的飘散中

浅浅吟唱,渐渐淡忘

当爱已成为一种习惯

不知道是该赞扬自己执着

还是感叹人生的无奈

或者应该狠狠的自我批评

为何该放下的

却一直无法释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提示

    友情提示:博客内所有文章均属本人原创,除少数注明名家文摘外。其它网站或个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纸质刊物若选用请与本人联系!欢迎广大文友们光临指导! 谢谢!

我的生活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清风诗歌欣赏

《篱笆守着菜园子》

小木屋外

有一畦菜园子

挖垄、整地、松土

我们在春天播下种子

在四周扎上竹篱笆

亲爱的,你看

我们有了菜园子的家

再也不用担心外人的践踏

 

白云悠悠

溪水潺潺

阳光下,我们浇水、

施肥、搭架

一阵春雷滚过天际

雨水洗去一身泥土

让我们的菜园子

一片葱绿

 

花儿般的蝴蝶

蕊儿般的蜜蜂

翠绿的蔓藤缠绕着篱笆

豆角、番茄、黄瓜

绽放着幸福的微笑

我们就像篱笆和菜园子

没有雍容华贵的姿态

没有飘满虚伪的浮华

用一颗纯良、质朴的心

静静的相爱着

 

清风吹过

草叶儿的幽香飘满山村小径

小木屋外

篱笆守着菜园子

没有嫌弃、不会逃离

默默地相偎相依

亲爱的,你说

我是一片菜叶子

你是叶子上的小青虫

我们的眼里、心里装的只有彼此

我们世界一片纯洁

 

头顶朴素的小花

根、深深扎进泥土

命运的蔓藤啊

把我们这两只苦瓜紧紧相连

抚摸,你额头的沧桑

那是我生命的钟摆

凝望,天边最亮那颗心

聆听,你也在夜的尽头咀嚼思念

 

我的爱人啊,今夜

你是我失眠里那棵疯长的野草

缠绕着篱笆漫向菜园子

清晨,一颗露珠

洗亮我们心底的秘密

 

亲爱的

在这茫茫人海

我的使命就是和你相遇

你的心跳就是我的呼吸

我们愿做那篱笆和菜园子

就算化作泥土

也要紧紧依偎在一起

 


自然物语

太阳

 

一个刚出炉的大火球

装上了时间的车轮

撞响破晓的钟声

由东至西滚滚而来

飞越沧海、穿过桑田

永不磨灭的光和热

烫熟了许许多多的日子

 

月亮

 

时而金钩、时而玉盘

夜凉如水、月白如霜

我醉梦里的女神啊

你把流韵的清辉

斟满古今诗人的杯盏

让唐诗宋词的隽永神韵

亘古流长

自然物语

星星

 

总以为,是一颗颗宝石

在我寻寻觅觅的日子

闪烁、却不是诱惑

你擎起一盏银色的灯

照亮,被阳光遗忘的角落

让萤火虫紫色的梦

盈满清冷的星空

 

蓝天

 

仰头,是一望无际的遥远

苍茫的旷野堆积着春天

一只雄鹰,划过蓝色的镜面

拉近,我和你的距离

我把青春的梦想

放逐在你辽阔的胸膛

心,是天水之间翱翔的云

自然物语

白云

 

轻轻的来,悄悄的去

你是放牧天边的小绵羊

还是软软的棉花糖

贪玩的孩子啊

你是否也忘了回家的方向

我多想,牵着你白白的小手

随着清风去流浪

 

山峦

 

苍松翠柏是你葱绿的外衣

岩石高崖是你裸露的胸膛

带着一股子你赐予我的倔强

我从你的怀抱里挣脱

迈着骄傲的步子,日夜奔走

在你不屈不弯的脊梁

丈量着生命的厚重

自然物语

大地

 

生命,奔走在春夏秋冬

我把血脉融入泥土

一睁眼,我看见人们

把那么多的苦难和肮脏

植入你疮痍的体内

面对这片我深爱的土地

我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树林

 

我把青葱的岁月

种植在山后的那片林子

用露珠的嘴唇歌唱梦想

用风的嗓门呼喊沧桑

当蚯蚓的头,穿透松软的泥土

我的小树林返青了

这时,我爱上了麦鸟的叫声

自然物语

小溪

 

你从山林间走来

宛若一个羞涩的少女

漾着或深或浅的笑窝

迎接春夏秋冬的洗礼

月亮给你带上银色的绸带

我在你清粼粼的波心

浣洗我结满尘埃的灵魂 

 

断章(组诗)

 

我的梦,是灰白色的

没有青绿的希望

也没有火红的绽放

我的梦,是个哑剧

没有告白、也没有台词

可是,我的梦

却是贞烈的化身

梦里,你扬长而去

我便纵身,跳了悬崖

 

眼泪

 

蘸一点眼泪在笔尖

写下我刻骨铭心的爱情

洒一滴眼泪在湖心

晕开我今生苍凉的结局

眼泪,是长久压抑的宣泄

如果,我把一生的心酸

和一世的伤痛相结合

那么,我的眼泪

就是一曲千古绝唱

能让八百里长城

瞬间决堤

断章

关于爱情

 

有一种爱情

就像不死的植物卷柏

可以自生自长

哪怕经历再大的挫折

再多的磨难

就算是折枝断骨

它依然能够

在一颗心的废墟里

枝繁叶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