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文化纵横杂志
文化纵横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168
  • 关注人气: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们

   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这样:繁荣却令人不安。所有人似乎都对自己的命运失去控制。在这个物质财富迅速增长的时代,人们却被越来越深刻的无奈感控制。

   在我们的历史上,也从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一样,如此鄙视文化、精神的价值。和国家一样,个人的财富在增加,力量在强大,但却没有人能有力量安顿自己的心灵,确立自己生命的意义。
   有鉴于此,我们创办了《文化纵横》,它关注以下两大时代命题:
   1、中华民族文化价值体系的重建工作;
   2、在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探讨可持续的发展道路与发展模式。
 《文化纵横》致力于:
1、探讨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意义;
2、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价值重建的重大议题;
3、对西方主流价值的再评价;
4、阐发中国对世界的看法与主张;
5、发掘当代生活中具有生命力的文化实践,将其总结和升华至文化建设的高度。

订阅信息

零售26元/期,全年订阅156元。

 

订阅方式:

1.邮局汇款:

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4#1704《文化纵横》杂志社(100022)

2.公司转账:

收款人:文华纵横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账号:110061083018010034304

开户行:交通银行东三环中路支行

3.个人汇款:

收款人:郭爽

账号:6222600910028327995

(后两种方式请汇款后电话联系:010-85597109)

4.淘宝店铺:

wenhuazongheng.taobao.com

基本信息

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4-4608

国内统一刊号:CN11-5722/GO

邮发代号:80-942

定价:26元/期 刊期:双月刊

全年折扣价:156元

编辑部热线:85597109-8020

发行部热线:85597107

广告部热线:85597109-8015

推广部热线:85597109-8018

(区号):010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巨变来临

新刊编辑手记


2017年注定是个转折时代的关键年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有令当代人困惑、惶恐、难以推测的新时代特征,都在2017年清晰地显示出来。


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信息革命、生物制药,乃至新能源,几乎所有领域的科技进步都明确地告知人们,重大的革命性变革即将发生,它们将根本性地影响和改变人类生活。


在经济领域,发达与新兴国家的边界正在重新划分,经济帝国的传统版图正发生剧烈分化,前30年统治中国的主导性产业和企业大量边缘化,而新兴的产业和企业正迅速跃上经济舞台中央,百年老店式的传奇已难以在当代上演。


在社会领域,全球范围的民粹主义大幅度兴起,新自由主义浪潮快速退潮。反精英、反全球化、反国际主义正成为令所有主流社会措手不及的普遍心态。


在政治领域,曾作为人类普世价值的代议制民主大幅度失灵,政党政治丧失代表性,快捷的现代媒体与广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巨变来临

新刊编辑手记


2017年注定是个转折时代的关键年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有令当代人困惑、惶恐、难以推测的新时代特征,都在2017年清晰地显示出来。


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信息革命、生物制药,乃至新能源,几乎所有领域的科技进步都明确地告知人们,重大的革命性变革即将发生,它们将根本性地影响和改变人类生活。


在经济领域,发达与新兴国家的边界正在重新划分,经济帝国的传统版图正发生剧烈分化,前30年统治中国的主导性产业和企业大量边缘化,而新兴的产业和企业正迅速跃上经济舞台中央,百年老店式的传奇已难以在当代上演。


在社会领域,全球范围的民粹主义大幅度兴起,新自由主义浪潮快速退潮。反精英、反全球化、反国际主义正成为令所有主流社会措手不及的普遍心态。


在政治领域,曾作为人类普世价值的代议制民主大幅度失灵,政党政治丧失代表性,快捷的现代媒体与广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巨变来临

新刊编辑手记


2017年注定是个转折时代的关键年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有令当代人困惑、惶恐、难以推测的新时代特征,都在2017年清晰地显示出来。


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信息革命、生物制药,乃至新能源,几乎所有领域的科技进步都明确地告知人们,重大的革命性变革即将发生,它们将根本性地影响和改变人类生活。


在经济领域,发达与新兴国家的边界正在重新划分,经济帝国的传统版图正发生剧烈分化,前30年统治中国的主导性产业和企业大量边缘化,而新兴的产业和企业正迅速跃上经济舞台中央,百年老店式的传奇已难以在当代上演。


在社会领域,全球范围的民粹主义大幅度兴起,新自由主义浪潮快速退潮。反精英、反全球化、反国际主义正成为令所有主流社会措手不及的普遍心态。


在政治领域,曾作为人类普世价值的代议制民主大幅度失灵,政党政治丧失代表性,快捷的现代媒体与广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6 11:17)
标签:

杂谈

《南都周刊》微信公号于411日转发原载于《文化纵横》杂志2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千多年前,汉立国七十载,年轻的汉武帝雄心勃勃,策命贤良文学,求问致太平之道。经过多年深思熟虑的董仲舒对策汉武帝曰:

 

夫万民之从利也,如水之走下,不以教化堤防之,不能止也。是故,教化立而奸邪皆止者,其堤防完也;教化废而奸邪并出,刑罚不能胜者,其堤防坏也。古之王者明于此,是故南面而治天下,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太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渐民以仁,摩民以谊,节民以礼。故其刑罚甚轻而禁不犯者,教化行而习俗美也。圣王之继乱世也,扫除其迹而悉去之,复修教化而崇起之。教化已明,习俗已成,子孙循之,行五六百岁尚未败也。

 

董子首先针对秦制败坏之惨痛教训,提出治国之基本原理:不可纯用刑治,而必须以教化为本,养成良风美俗,创造和维持健全的社会基础性秩序。

 

至周之末世,大为亡道,以失天下。秦继其后,独不能改,又益甚之:重禁文学,不得挟书,弃捐礼谊而恶闻之。其心欲尽灭先圣之道,而颛为自恣苟简之治。故立为天子十四岁,而国破亡矣。自古以来,未尝有以乱济乱,大败天下之民如秦者也。其遗毒余烈,至今未灭,使习俗薄恶,人民嚣顽,抵冒殊,孰烂如此之甚者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几年来,学术界围绕前后两个30年的问题,有许多讨论。从一般人的常识来说,这60年肯定存在着某种断裂或对立。前30年我们依靠带有乌托邦色彩的意识形态实现政治整合,也暂时缓和了国内族裔间与官民之间的紧张关系,但是总体上说,这条路后来是根本走不下去了。

 

后30年吸取了前30年的教训,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实是看到了政治并不是万能的,经济领域是另一个场域,自有另一套主导原则和规则、秩序,但是我们发展经济主要依靠的还是原来的那个科层官僚系统。当下中国,在经济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基础后,深层所暴露出的矛盾,其实就是经济领域要求进一步分化。在社会各阶层的关系上,由于贫富阶层不断分化,关系变得空前紧张,社会上要求进一步改革的呼声也高涨起来了。所谓改革,说到底,就是要求社会的各个领域,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实现进一步分化。

 

从社会理论看,社会是一个整体的大系统,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这些子系统共同组成。政治就是一个子系统,它并不能涵盖整个社会系统。但是在前30年,我们的体制导致政治子系统过于膨胀,这就挤压了社会、经济、文化这些领域,使其无法得到正常发展。国家占有全部资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一百年前,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上提出,辛亥革命之后,国人对立宪政体的追求,只是政治的觉悟,吾人如今需要伦理的觉悟,明晓共和立宪政体须以平等自由为原则,因此要打倒孔家店,用西方新学代替儒家的三纲伦理。他称之为“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知识界又重新出现了文化自觉的声音,此起彼伏,莫衷一是。然而,主流的看法与百年前的启蒙思潮,早已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如今被批为“政治不正确”,西化似乎在立场上也具有毋庸争辩的原罪,而21世纪的文化自觉,与百年前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相反,乃是一种“中国的”文化自觉,更确切地说,是以儒家文化为本位的文化重建。

 

面对文化自觉的各种声音,我以为有三个问题需要厘清:首先,文化自觉与制度自觉是什么样的关系?其次,是文化自觉,还是文明自觉?最后,我们要的是什么样文明,是“我们的”文明,还是“好的”文明?

 

张灏先生早就分析过,晚清以来中国所面临的危机,乃是政治秩序的危机与心灵秩序的危机。辛亥革命一百年过去了,中国依然处于历史的大转型时期,两个秩序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自由派关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由于欧元前景不明以及阿拉伯世界突然爆发的政治剧变,欧洲领导人均将民意调查和选举过程作为其治理的基础,并千方百计想要保住权力,即便这样做会毁灭投入如此多时间、做出如此大牺牲方得以建成的欧盟也在所不惜。

 

丹麦以控制犯罪这种民粹主义的借口,再次提出了边境控制措施。藉由这一措施,丹麦这个曾经在民主、宽容和社会正义方面堪称楷模的国家,充当了一个日益屈服于恐惧和仇外的欧洲的急先锋。与此同时,希腊一年多以来一直徘徊在悬崖边缘,其欧洲伙伴几乎没有哪国政府对希腊有可能放弃欧元表示沮丧——其中的一些国家甚至暗中支持反击希腊政府的市场措施。芬兰则毅然投入了仇外性民粹主义的怀抱,并且步斯洛伐克的后尘,拒绝对葡萄牙进行金融救助。由于大选迫在眉睫,法国和意大利以突尼斯起义为借口,对欧盟内部民众的自由移动实施限制。而德国,因对地区选举期间尚要分神应对欧元危机感到不满,在联合国安理会做出的对利比亚的决策中与法英两国分道扬镳,从而破坏了维持十年之久的欧洲安全政策。

 

欧洲计划(European project)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均未曾招致如此质疑,其耻辱也未曾如此昭然若揭。对今日的欧洲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这些年,不时听人谈到中国的文艺复兴。有人说中国需要一场文艺复兴,也有人认为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不过,到底什么是中国的文艺复兴,大家意见并不一致。有一点也许是清楚的,那就是,讲文艺复兴,必须回到中国的古典。但正是这一点让人觉得吊诡。

 

我们都知道,文艺复兴的观念,甚至文艺复兴这个词,是从西方传来的,而在西方,文艺复兴是在中世纪的神学背景下发生的,在当时,这意味着引入或者回到一种异教的文化,具体说就是古希腊、罗马的文化传统。后来,到了启蒙时期,西方社会内部又形成了一种与传统宗教相对立的、启蒙的、理性的传统。再往后,随着西方文明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这种对立又演变为西方与东方之间的对立:西方是文明的、现代的和进步的,东方则成了西方的“他者”,代表着野蛮、蒙昧与落后。而在中国,经历晚清的思想文化变迁,再到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这种对立又进一步被中国人内化了。中国的进步知识分子对自己的文化全盘否定,中国的古典传统被认为一无是处,甚至要为中国在近代的落后负全部的责任。这种看法后来发展成为一整套意识形态和日常话语,深入人心。就这一点可以说,源自西方的文艺复兴观念,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农村社会的衰变始于清末,百余年过去了,这一趋势并未得到遏止。那么,今日的衰败是否出现了新的特征呢?20世纪30年代,在乡土中国日益分崩之际,“最后的儒家”梁漱溟先生曾试图运用儒家文化拯救中国农村。那么,今天是否还存在儒学“下乡”的可能?

 

儒学既是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知识系统。作为生活方式的儒学本来就孕育于农业文明,那么,何来 “下乡”之说?应该说,儒学本来是“在乡”的,只是近代以来,诸多外部力量对中国农村不断介入与冲击,先是“革命下乡”,接着又是“法律下乡”、“科技下乡”、“文化下乡”、“资本下乡”,被驱逐的儒学不得不“背井离乡”。今天讨论儒学如何重新进驻乡村,本来应该以“返乡”一词来指称。之所以采用落入俗套的(儒学)“下乡”说法,目的是为了强调儒学与今天中国农村社会之间的某种外在性关系,以及在此外在性关系支配下,策略上需要作为知识系统的儒学“下乡”。

 

乡土儒学的百年浩劫

 

上个世纪之交,中国的乡土社会即已开始动摇,其根本原因是乡村经济受到资本主义的排挤致使民生凋敝,科举制的废止中断了乡土儒者的培养,破坏了农村的传统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特约作者
高全喜   刘海波
黄纪苏    张睿壮
大滨庆子  曹锦清
时殷弘    孙立平
Charles Grant
黄宗智    赵晓
丁耘  斯蒂格利茨
贺照田    吴增定
房宁     杨辰起
昝涛     康晓光
黄平     何怀宏
吴飞     牛可
刘苏里    夏晴
王小东    刘骥
王荣欣    卢晓蓉
刘作奎    王建
周子衡    刘柠
崔之元    王铭铭
王飞凌    刘净植
卢周来    韩德强
于杰     吕芳
韩毓海    刘骥
李金刚    夏晴
罗志田    许国健
辛旗     赵军
张文木    汪东亚
吴稼祥    郑振清
王跃生    冯克利
程存旺    汪庆华
刘思达    张慧瑜
石怀淼    王利
杜庆春    叶隽
孙向晨    姚洋
陈斯一    周方银
柴璠     曾庆瑞
潘屹     杨东平
刘苏里    张彦武
王珏     陈丹丹
王海平    祝东力
白龙     王晓明
应星     张天蔚
杨早     张汝伦
姚中秋    刘苏里
张彦武    孙歌
翟韬     俞江
段德峰    张健
岳永逸    文佳筠
卢周来    胡鞍钢
吕学都    吴强
卢思骋    徐再荣
刘东国    林凯龙
陈泳超    祝东力
张翔     张晓晶
姚中秋    张彦武
沈茂华    戴嘉琦
白龙     吴建斌
吴增定    杨早
郑重声明

   本博客为《文化纵横》在新浪网的唯一官方博客。希望这个平台的建立能够使我们和读者产生更多的互动与沟通。本博客刊载图文版权归《文化纵横》所有,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发表。如需转载请根据博客里的联络方式,联系本刊推广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