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萃英子
萃英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42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恋着乡土的城市新绿

张洪皓的博客

似沙鸥

龙的博客

行走在风中

77级中文系老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成长的快乐
淡然的回忆
在时光的流溢中
一点一滴的见证
 
春天的一角
日影在脱落……
只为获取
生活的本色
 
萃英子甘肃白银人,1983年生。毕业于兰州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在某城混迹。发表诗文多首(篇)。
QQ: 79568757
 
博文
分类: 诗意生活

1.游三号湖

正是白露时节。一场雨后

湖面寂静而凝重

湖水晶莹剔透,碧绿如洗

 

这时候想象有风吹来

有风。湖水就生动了,湖面更像

一副水墨丹青。风多像

一个灵动的孩子。

风知道——

怎样让湖妩媚荡漾起来

 

这样的情景,似乎在哪见过

又或是梦到过?却久久不能想起

我是在回望什么,还是期待些什么

 

明镜的湖,深情的湖

你可愿意告诉我答案?

 

2.观鸟塔俯瞰

天空藏不尽天蓝

白云遮不住鹰影

 

湿地水声潺潺,公园湖光粼粼

站在观鸟塔,你才真正体验到

脚踩大地,仰俯自如的感觉。

 

是山总有峰顶

是鹰总要飞翔

飞翔。连同你的思想,你的意念

在时间空间的交错相融中

不断沸腾,上升——

 

牛羊咀嚼神的草

秋天读懂我的心

 

噗啦!一只苍鹰从芦苇荡

飞起。继而,另一只

又一只飞起……

 

苍鹰兀自飞过天空

观鸟塔空旷而寂寥

 

3.红柳记

红柳。别名柽柳。灌木或小乔木。

根系发达。喜低湿和盐碱土壤。

耐旱。耐热。 耐风蚀。耐沙埋。

嫩叶可做饲料,枝条可编筐簸,

寿命可达百年以上。主要用于农田防护林和固沙林。

在我国新疆、甘肃、内蒙古等地广泛分布。

 

这是教科书中对红柳最普通的定义。

 

而当站在湿地公园

站在这条以红柳命名的大道上时

它们密布成硕大逶迤的树墙

令我为之震撼,深深地

这是怎样的一种植物啊!

 

它们褐红皲裂的枝干,如大手般坚实

它们遒劲蜿蜒的根须,紧扎大地深处

它们筋骨相连,像血浓于水的兄弟

它们刚柔相济,像深谙道行的长者

 

而在这水草丰沛的季节

那涤荡在风中的千丝万缕

也不忘奉献一树一树的红柳花

它们火焰般热烈,少女般温婉

这生命之花,这苦难之花啊!

 

此时,站在红柳大道

亲眼看到一树一树的红柳

让我想起这片土地之上

秦王川湿地公园的发掘者,建设者,保护者

他们岂非这一树一树的红柳?

——红柳一样的筋骨,

——红柳一样的风度。

 

想到这里,我的脚步轻缓且敬畏。









(图片来自参加秦王川湿地公园采风活动文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8月15日下午,绿洲文化沙龙兰州分沙龙在兰州组织亲子读书活动,并进行晒书交流

 绿洲文化沙龙藏书及阅读指导老师纳兰风清和焦淑珍老师
绿洲文化沙龙兰州分沙龙负责人王利、绿洲诗社兰州分社社长张玉双、绿洲文化沙龙总负责人高宇峰
晒书活动现场
妈妈们在亲切交流
孩子们在聚精会神地阅读
亲子阅读,温馨时刻,在此刻定格
快乐阅读,从娃娃抓起
作家、绿洲文化沙龙阅读及写作指导老师金福中和绿洲文友们亲切交流


​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5-26 09:14)
分类: 诗意生活
 挂   钟

“老了,不中用了。”
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厢房里的那座挂钟
突然没有了声息。像一位在风霜中历练的行者
我实在忍不住要看一看,它是怎样突然有了想法
然后停止了走动,把自己停靠在十八点零五分的一瞬
 
我的担心毫无理由。恰如某个十八点零五分的向晚
爷爷对自己说:“老了,不中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6 08:49)
分类: 诗意生活
   好人是个啥

晌午还在碾场上的陈武娘
说不行就一口气没上来。
捏在手里的玉米棒子,
不多不少52粒。
 
人们说,好人咋尽遭罪。
我也总问自己
好人到底是个啥。

   冬

放下你的鞭子,扬起头颅
一把冰冷的尖刀和着霜冻
碾碎我的骨头,连同肉屑
正是收获的季节,
正是骡马撒欢的草原。
 
冬已来临,赤裸着膏肓的草原。
这无声喧嚣的季节,冬呀
已是牧羊人的归期。
一些曝列的骸骨,皮毛
以及骡马集市上的恐惧一并写在他
衰老的背影。
 
扬起搁置已久的鞭子吧,静候风声
谁是暮色中的牧羊人,谁为
这悠长的夜点亮烟枪,
把碾碎的骨头,连同肉屑
化作一丝冬日里的温情和暧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意生活
 写在寒衣节
   十月一,送寒衣。
      ——古谚语

这一天,象往年一样
外婆又去给先人送寒衣
画好了马,围了四个圈
我明显看见,有一个圈格外得大
我知道那是给死鬼舅舅的。
 
冥钞在一片火光和抽泣中渐次燃尽
悄然的黑暗中,我微微感觉到
外婆的全身在发颤:
活着受穷,死了你享福去吧。
 
白发人送黑发人呀。
回来的路上,搀扶着外婆
我一句话也没说。

   发裕堡

大风掠过十月的发裕堡,
一些果实在歌唱,一些生命在哀号
一些人停走在村落的黄昏和黎明
守望,徘徊
这十月中熟透的发裕堡
 
生我养我的发裕堡,
这来了又去的风
吹老了父辈,掩埋了祖辈
这盘亘在荒塬上的古堡
吹过历史,吹开未来
吹抚着腾格里之南的游子
 
多么美好的名字啊,发裕堡
这刻印在心上的地方
牵动生世的轮回
曳掣着无数异乡的魂
千里路上,一杯乡愁的酒啊
把你祭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意生活

     

(网络配图)

弃我而去的城,我的王

兰州,无意吟咏的流宿

这一片死寂的黎明

正是离雁在秋的形容词

忧郁之间的十月时光如逝

或许,沙响的槐葵是季节的

恋歌。

 

十月,间或初见的晴

生命畅想的离魂曲

三五迷落的过客

轻轻掠过城市深处

层楼和高架桥是流离的讽刺诗

而这一切

我无意吟咏。

 

兰州

收藏着生活,收容了污垢

收留不了我的魂。

千里之外的奔赴

不是梦想的归宿     

我的心尽力表白却无意吟咏 

 

这流宿的城啊,我的心

我的王庭在哪里?

                                            (于2006年12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意生活


神造的石林(组诗)

 

每一颗沙石砾岩

都诉说着百万年前的自然圭臬

 

每一处层峦叠嶂

都记载着时光沉浮的隐言暗语

 

这里是一个人的狂欢

这里是一干人的群舞

风雪剔刻着岁月,雨水冲蚀着沙石

像一位大智若愚的长者,石林

让时间和空间交错相融

 

亲近,亲近。每一次亲近石林

都是一次叩石问路的内心独白

 

这神造的石林,让我们在时间面前

突然觉得自己:渺小如蚁。

关于龙湾的学说

地质学家用铁质小锤和精准显微镜

科学验证和回溯着发生在

400万年前因地壳运动形成石林奇观的龙湾地貌

 

影视导演架着长枪短炮

假以现代色彩和光影技术

演绎和丰富了《神话》《天下粮仓》《大敦煌》中的龙湾

 

雕塑大师和民间艺人发挥极致想象

在砂石砾岩和峰回路转中勾勒出

饮马沟大峡谷的《屈原问天》《观音打坐》和《天桥古道》……

 

神学家或者民间传说赋予自然以神力

不论是老龙沟,盘龙洞还是清凉寺

都再现了人类对真美善的向往和追求

 

自然的龙湾,人类的龙湾,

用勤劳的双手和聪明的才智

缔造出旅游开发、农家乐、生态农业下的现代新龙湾

 

文化的龙湾,神性的龙湾,

在一个小小诗人的眼里:

——你是我的龙湾

——你是诗的龙湾

夜听石林

古村的夜,像被驯化的小兽

一改白日的喧嚣和粗砺

寂静、空寥——

而又带些神秘和魔幻色彩

 

在长河岸边,在这月色氤氲的晚上

脚步轻些,轻些,再轻一些

你须细听风吹麦浪和黄河拍岸中的小诗意

 

最妙的,却是一个如月女子

像千年神话中美丽的白狐

在我尚未辨清现实与梦幻的空当儿

从迟暮中的捣衣人家,传出

一曲轻柔却略带些幽怨的夜吟小调

 

别惊扰这水乡暂短的静

别惊扰如月女子和她歌声中的情思


夜踞河岸,忽觉时空穿越

譬如李唐酒仙,我乘一叶皮筏

在经历世间暗礁和岁月激流后 

在这深长的夜色中,体验一番

“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酣畅和和惬意



(图片选自网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议论小巢
谢谢颜老师!谢谢惠老师!

惠永臣品读张玉双、贺永粹诗歌

 

 

傍晚经过一片玉米地(外一首)
     
作者:张玉双

你信不信
一片被剥离过的玉米地
就是一幕活现的古战场

在深秋的原野上里
每一株凌烈挺立的秸秆
都是针锋相对的刀剑弓弩
那相邻着最纤细的和最粗粝的一株
在瞬间相撞中
交换着神秘而狡黠的风语

而此刻  一片玉米地
更像一张老朽斑驳的旧唱机
延续着岁月轮回  吱呀做响
并被无序的风放大
被冲蚀的思想放大
放大  不断地放大——

傍晚经过一片玉米地
我的心空旷近似虚无


阿卡久美

2007
年,和朋友慕名去塔尔寺
我们想法单纯也曾求佛诉愿
期间偶遇阿卡久美。当说起一个青海的偏远小镇
说起远在新疆打工的兄弟姐妹时,我们的心里都空空如也

注:阿卡,一般为对藏族僧人的尊称。

惠永臣品读

张玉双是一位年轻帅气很有才华的诗人。他为人诚恳谦和,言行时时体现出真诚令人温暖的感觉。我为什么要说他的为人呢?因为文如其人,做文先做人,这一句话体现在张玉双身上,真是有说服力。

他的诗我读过几首,每首诗对我的触动都很大。一位这么年轻的诗人,他的诗作却显得成熟老道,给人一种温文雅尔的感觉。具体到这两首诗,我想也从中能反映出我的看法。

第一首的第一节就出手不凡,把玉米地比作古战场,新颖别致。我认为诗人不同于别人的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看某件事物,往往有着不同寻常的奇特的甚至怪异的想法,如果和常人看到的一样,想到的一样,那就不成为诗人。玉米地里,在风的吹拂下,枝叶交叉、相撞,多像“针锋相对的刀剑弓弩”,这样的比喻形象生动。“在瞬间相撞中/交换着神秘而狡黠的风语”,这是多么富有弹性的诗句,可见张玉双已经能够成熟地驾驭诗歌的语言。诗人的想象并不停留在此,第三节拓开一笔,把玉米地比作“一张老朽斑驳的旧唱机”,更是形象生动,玉米的枝叶在风中,传出错杂繁复的音律,与旧唱机多么契合。

诗人做了两个形象的比喻,并不到此为止,这仅仅是铺垫,为“人物”的情感出场埋下伏笔,或者是起到“牵引”的作用,为第四节服务。“延续着岁月轮回/吱呀做响/并被无序的风放大/被冲蚀的思想放大/放大/不断地放大——”,诗人更进一步为“人物”的出场做足铺垫。诗人面对古战场、旧唱机,并没有使自己的心情愉悦起来,或者说紧张起来、激动起来,尽管玉米地这么“热闹”,而诗人仍旧是“我的心空旷近似虚无”。事实上古战场、旧唱机是不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虚无,是诗人的想象,正是这种的想象,衍生了一种虚无的存在。

这首诗铺张有序,比喻形象生动,语言张力十足。从结尾的几句就可以看出诗人的语言功底。

整体对这首诗而言,我觉得张玉双写得诚实、真诚,没有佶屈聱牙之嫌,说它诚实、真诚,是因为诗句字里行间都是实在的场景,虽为比喻,但这种比喻很有实在感,如果按照诗人的提示,我想每个人经过玉米地,都会有这种感觉。当然这种感觉是在诗人的提示下才有的,如果没有诗人的提示,平常人只能是经过玉米地,听见枝叶的声响,不会有古战场、旧唱机的感觉的,这就是诗人的不寻常之处。

总之,这首诗是成功的。要说不足,虽然做足了铺垫,但第四节还显有点突兀。

第二首,诗意很简单,也很短小。第一句有点白描的口语诗的味道,交代了这首诗的来由,妙就妙在第二句,“我们想法单纯也曾求佛诉愿”,这就是寻常人去寺院的最本真的情感归宿,我们寻常人去寺院无非就是求佛祈愿,想法往往都很简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构想。第三句和第四句前半段诗人还是回归到白描的写法,记述了在青海边远小镇遇到了阿卡久美,这个人物才慢慢出场,拉着家常,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为“我们的心里都空空如也”这一句做足了功课。我们是一群无聊的人、无所事事的人,想法简单,心里空空如也,但其实质是不是空空如也,值得思考。我认为,“我们”虽然像无所事事的流浪者,随意拉着家常,随意想起远在新疆打工的兄弟姐妹,但就在这随意间,有一种实实在在的忧伤。所以空空如也的心里盛满了诗人复杂的情感,有一种欲说无能的感觉,所以,这首诗很有力度。

当然,我还要说道实在、诚实。这首诗总体来看也有这种味道,没有一个深奥的诗句,全都是在诚实的书写,但在这种诚实的表面下,有一种暗流涌动的情感在内心,这就是诗歌与其他文体不同之处。

张玉双是很有潜力可挖的青年诗人,需要他继续坚持,坚持就是胜利。希望他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多琢磨一些优秀诗人的诗作,借鉴他们优秀的文本再现。诗人毕竟年轻,诗意在拓展延伸上还需努力,不能仅仅停留在个人情感的抒发上,要有大视野,大境界。

 


菊花开了

贺永粹


今天,我盛装而来
在这个清凉的秋后
别说我迟到的脚步延误了韶华
你可知道,为你
我错过了三季的繁花


陶公在南山羽化成仙
我的娇颜寂寂地隐在东篱下
九月的风
将思念的弦奏向天涯
我遣散多愁的薄雾
等你回家

 

惠永臣品读:

贺永粹是一位写古体诗词的诗人。她的古体诗词意境开阔,用词精到,很有一定的水准。

我一直以为,年轻人不应该或者少写古体诗词。我这样认为的原因是古体诗词需要深厚的古文化知识,需要经过多年的潜心阅读和修炼才能写出好的古体诗词。年轻人大都阅读量不足,阅历浅薄,修养还在积淀过程中,所以过于年轻,写古体诗词有点拔苗助长的感觉,当然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发表古体诗词的刊物实在太少,年轻人要有所建树,绝非易事。但自从读了贺永粹的古体诗词,我的这个想法有所动摇。贺永粹年轻,但古体诗词写得厚重到位。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质是为品读她的这首现代诗服务的。

这首诗是写菊花的。诗人采用拟人的手法,把菊花比作人来书写,在清凉的午后,我盛装而来,但诗人突然拓开思路,我迟到了,延误了韶华,错过了三季的韶华。大家都知道菊花是在秋天盛开,这么一句话、这么一层意思,就被诗人拓展的这么开阔,实属不易。更难能可贵的是诗人却用“别说”一词,是诗意更加开阔起来。很有味道。

第二节,诗人用典,把陶渊明那首写菊的诗联系了起来。用典是古体诗词常用的手法,(我的看法不一定准确,但确实有许多古体诗常常不厌其烦地用典)诗人用到现代诗中,顿感活跃起来。特别是“我的娇颜寂寂地隐在东篱下”这句,有点古诗词的精炼和韵味。最后,“我遣散多愁的薄雾/等你回家”,这两句是全诗的升华,有画龙点睛的作用。这个“你”是谁?诗人没有告诉我们,这就需要我们去思考。

诗人自始至终将菊花与人相互交织,是写菊花,也是在写人,人与菊花合二为一,互为你我。而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人,或许是几个人,这就是这首诗的繁复所在。

当然,要从贺永粹一首诗中读到她的风格是很难的。但就这首诗我突然想再说些题外话,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是针对一种现象,我觉得作为我们初学者,往往容易跟风,今天看这个诗人的这种写法很新颖,就学着模仿着写;明天又看见另外一个诗人的写法好像很好,又跟着学习人家的写法,当然这无可厚非,我也是这样的过程,但我认为,作为一个成熟的诗人,应该坚持自己的写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议论小巢
苏震亚老师对白银新诗发展的一次系统梳理!

时间筛选,作品作证

——甘肃白银诗群部落的兴衰与存在

苏震亚

 

20世纪19858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正式批准回复成立甘肃省白银市建制。与其它行业一样,白银地区的文学艺术事业在市管县的新型体制下别开生面,显现方兴未艾的春荣生机。随之,在轄域初建、才人集聚的新格局下,白银诗歌群体自然形成在新的环境土壤里的成长壮大。在迅速开展的全市性文艺人才统计及写作、发表作品现况下,诗作者主要有孔祥文、温首明、王正廉、梁恩锡、芮执敏、丛海、姚新顺、倪虎宝、张普、张克让、王鹏羽、刘玉衡、谢言、武志元、路新荣、苏震亚、魏金桥、孙会宁、吴尚河、林野、牛春寿、宋志刚、石流、乔忠良、郑天明、张发武、魏其功、魏其荣、罗晓平、王生国、郭小莉、徐垦、张晓莲、刘敏菲、李江、李恭、雷骞国、李周梦等。不久,在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广播电视局联合举办的以“白银市恢复成立的意义为主题”全市首届诗歌创作大奖赛上,残疾女作者杨兰巧的歌词《奋进歌》获特等奖;苏震亚的抒情长诗《我第一次来到这里》获一等奖;王正廉的《白银在崛起》,芮执敏的《铜城,一颗崛起的明星》,孔祥文的《种子之歌》获二等奖;梁恩锡的《彩色的河》,姚新顺的《我塑》等获三等奖。产生的好诗和比较好的诗作有石流的《西番窑的女人》,徐垦的《街道上我拾到秋天》,路新荣的《呵,黄土地》,樊孝贤的《乡野,力的发源地》,温首明的《白银礼赞》,雷骞国的《目镜中,我看见》,张晓莲的《一个架子工的心声》,凌斗的《绿花姑娘》,孙会宁的《青龙河哟,我的河》,宋志刚的《沙枣树》等。

这些诗由市文广局、群艺馆于198681日建市一周年之际以《白银诗选》(第一辑)编辑出版行世,初步展示了白银市的诗作者队伍。接着在白银饭店由省群艺馆、市文广局举办的“《陇苗》短文笔会”和第二届全市诗歌大奖赛评奖为基础,选发《陇苗》白银市专栏、编辑出版《白银诗选》第二辑,和共青团甘肃省委举办的“军人·少女·太阳”征文并结集出版后(白银只有苏震亚的《审视》入选其中),基本确立了新时期以来的白银诗歌群体阵容:

石流、苏震亚、孔祥文、温首明、路新荣、雷骞国、王正廉、梁恩锡、姚新顺、熊江彬、朱正军、王鹏羽、焦清、张发武、林野、何智龙、梁维友、刘斌、张百鸣、魏其功、魏其荣、郭永明、罗晓平、刘敏菲、张晓莲、吴春芳、孙会宁、牟沛清、宋志刚、熊江彬、徐垦、郭小莉、马晋毅等。这阶段的白银诗群,势众显好,但大都以《白银报》《白银有色报》为主的几家报纸为发表园地,能在《陇苗》《飞天》《甘报》《星星》《金城》《兰州青年》等省内外有名的报刊不断发表和发表过诗作的作者并不太多。发表最多的是石流、苏震亚、孔祥文、路新荣、温首明等。在《飞天》《陇苗》《金城》《兰州青年》《甘肃日报》《山西青年》等公开报刊上发表过的诗作者主要还有:熊江彬、林野、徐垦、牟沛清、张百鸣、龚真吉、马晋毅、刘斌、何智龙等。

大约到了80年代末期诗歌群体明显发生变化,原来有名当时坚持写作并不断在省级报刊上发表诗作的主要有苏震亚、孙守南、何智龙、路新荣、温首明等不到10名,但新生代的诗作者已表现出发展向上的勃勃生机而活力无限。主要有张启业、芮培文、牛庆国、张效林、陈尚敏、李云飞、高振茂、梅墟、樊永炜、武承明、宋军等。这些诗作者,或通过相关刊物函授,或硬凭耐力写作,先后都在《飞天》《金城》上发表过诗作,有的还在《星星》《甘肃日报》《阳光》等报刊上发表了诗作,从而让白银诗群从整体上提升了一个台阶。

进入90年代至新世纪2000年止,白银的诗歌群体虽然在不断地发生着个体变化,但群体显示了前所未有的阵容和实力。随着一批较有质量的诗歌作品在省内外报刊的发表,乃至诗人诗集的相继问世,完全能和其他地州市相媲美。最早出版的个人诗集是苏震亚的《望远方》(19913月敦煌文艺出版社),据悉该诗集不仅是白银怀复建市以来的第一本,还是共和国白银市的第一本公开出版的诗集;三年以后的19946月,苏震亚又出版了他的第二本诗集《抒情方式》(19946月,山东文艺出版社)后,其他诗人们也相继出版了各自的诗集:《另一种情歌》(梅墟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6月);《敦煌飞天》(武承明19957月);《独处》(温首明1997年);《心天畅游》(孟令刚1997年);《内心的水域》(张效林北京图书出版社19975月);《影子是根》(陶耀文19998月)等。《野雨》(范昌义199912月,华夏出版社)等。这期间,诗歌发表的数量大大增加,档次也在提升,主要有苏震亚的组诗《农事》《乡下来信》(《星星》199111期);《荷锄的父亲》(《人民文学》副刊19922期);《感情触角·二首》(《星星》19933期)、《信》(《星星》19942期)、《麦地将军》《镰刀之声》(《绿风》19954期)、《跟随农历·二首》(《青年文学》19939期);《羊们》、《那年夏天》,组诗《进城之初》等60余首分别在《飞天》《甘肃日报》《绿洲》《绿风》《金城》《青年诗人》《诗刊》发表,乃至《六盘神韵》《粗读一粒麦子》《握住镰柄》等诗作分别入选国家级诗选本;何智龙的组诗《海与歌者》(6)在《飞天》发表后,得到中国作协理论研究室主任张同吾在全国年度好诗水平线内的点评;孙守南发表在《飞天》上的《我们回乡青年》(198710期),《兰姐》等20余首诗作先后在《飞天》《甘肃日报》《星星》上发表;梅墟在《诗歌报月刊》发表了组诗《雨的七种姿态》和《雪》。另外,孙守南、范昌义、苏震亚、梅墟等四人的诗作《即使没有鞋子》《那一豆焰火》《今年的秋天》《草莓》先后在《诗刊》发表,揭去了白银诗坛多年来无人在全国诗人所看重的《诗刊》上没能发表过诗作的落后一页。90年代中后期,白银最有成就的青年诗人是箫音、何智龙、牛庆国、孙守南、苏震亚和梅墟等。箫音大学毕业回到故乡景泰二中的当时,除《诗刊》上没有发表诗作外,几乎在全国所有的诗歌刊物上发表过诗。何智龙在《飞天》发表了组诗《海与歌者》(组诗6首)、《风火河流》(组诗5首)、《老虎》《苹果》及《诗人》《诗神》上的《琴声》《静音》《一个名人和他的朋友》等;梅墟的五首诗被北京的某画家诗人盗用发表在《诗刊》栏目头条位置上;牛庆国参加了《诗刊》社青春诗会,一个时段,诗歌作品满天飞,显然成为了白银诗歌群体的佼佼者,与箫音、何智龙、苏震亚、梅墟等成为了白银诗群的领军人物。遗憾的是,箫音在《白银文艺》上才与何智龙、梅墟、孙守南、陶耀文、孙英钧、宋军、樊永炜、孟令刚、董瑞霞等重点介绍后,基本辍笔而淡出诗群,牛庆国调走省城,走向全国,何智龙也于上世纪末成为文论写手而写诗渐少。但何智龙每有出手的新作都颇有质量,因此依然保持了他的诗歌名分。梅墟在新世纪初调走陕西。武承明、温首明等也在《星星》《飞天》上开始发表诗作,可惜先后均被疾病夺去了宝贵的生命,而使白银诗坛受损不少。这阶段,以写评论出名的水尘,先在《白银文艺》上发表了《心脏》(外一首)后,相继也在《诗歌报》《星星》等刊上发表了一定数量的诗歌评论,成为白银诗群的重要一员,后来调银川工作。

这阶段甘肃省发生过重大文学活动,即:省文联、省作家协会在庆祝建国50周年编辑出版了五卷本《甘肃文学作品选萃》及《甘肃当代文艺五十年》。诗歌卷中,白银市苏震亚、牛庆国、何智龙三位诗人的诗作入选其中,分别是:《进城之初》(二首·苏震亚),《古城墙》(外二首·牛庆国),《海与歌者》(四首·何智龙),苏震亚的诗歌创作还在《甘肃当代文艺五十年》中得到提名点评。

这阶段,对诗歌创作一直坚持得比较好有耐力的是苏震亚、蓝冰、梅墟、李云飞、张效林、陶耀文、范昌义、孙英钧等,其表志是经常有诗作发表各类报刊。到世纪末,补充的新生力量有:惠永琛、李明、冯焱鑫、王春海、金祥孔、刘永生、康建权、周志权、邓铭祥、王永成等。所以,到新世纪开始,白银诗群的阵容(以在省级报刊发表作品多少为评判标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其主要代表人物为:苏震亚、蓝冰、何智龙、惠永琛、冯焱鑫、李云飞、王瑜、颜小鲁、李明、周志权、孙英钧、王春海、孟令刚等。

大概是身处文联机关又担任《白银文艺》主编或者对诗有生命意识的热爱之原因,苏震亚一直在坚持写在发表,而且表现出比较旺盛的活力与纯情的诗美来,他不光在世纪末的门槛上出版了他的第三本诗集——《20世纪苏震亚抒情长诗选》,在《诗刊》上发表诗作的数量当时一直在全市诗作者中为最。他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母亲之后》,还在《中国作家》发表了组诗《我的天空》(7首),在《中国诗歌报》《中国诗人》《朔方》《绿风》《绿洲》等报刊发表了《陇中的水》等诗.在《飞天》杂志每年都有诗作发表。蓝冰的组诗《不慌不忙地雀跃》等在《飞天》《朔方》发表后,还入选全国年度诗歌选本;新世纪以来冯焱鑫的诗歌创作势头很是看好,不仅在《飞天》上开始亮相,还在省外多家刊物多有发表,也在《诗刊》上先后发表了6首诗作;王瑜的组诗《一目十行》、《景泰诗笺》等3首诗作先后在《飞天》发表;在《飞天》上发表诗歌的还有吕晓春、周志权、李明等。这时段上,在时任文联主席李升的重视下,与《飞天》联合出了白银作者专栏,从而让白银诗作者沾光不少。通过这次《飞天》白银专栏,发表了诗作的作者有王春海、王兴宁、李晓、何流、陈川。孙英钧、王春海分别还在《星星》上发表了诗;后来者颜小鲁发表诗作的面比较广泛,《诗歌报月刊》《星星》《青海湖》《飞天》《诗潮》《诗选刊》等多家文艺刊物上都有其诗名,同时还在美国的《新大陆》《多维时报》上发表了诗作,主要有:《一本书》(200311期《星星》),《好人》(200311期《诗选刊》),《一首诗》(20059·10期《诗潮》),《小尼姑》等6首在《诗歌报月刊》20059期“天下好诗栏”刊出,《骨头》等6首在《青海湖》20062期刊出;《农民》《朋友从拉萨来》见《飞天》20064期。李云飞发表诗作的主要园地是《飞天》《甘肃日报》等,在这里我们几乎每年都能读到他的诗,其最高成就是有诗作入选《诗选刊》和年度全国诗选本。

新世纪伊始,白银诗人出版的诗集有:《诗歌的故乡》(张发武200011月,华夏文学艺术图书中心);《冷峻的野火》(孙英钧20048月,中国文联出版社);《抒情与摇滚》(王春海200412月,重庆出版社);《走进朴橹》(孟令刚),《飘香的怀念》(王瑜20032月,中国文联出版社)《景泰诗笺》(王瑜200712月,作家出版社);《刻的方式》(周志全20094月大众文艺出版社),《伊始的美好》(苏新明20086月光明日报出版社)等。值得一体的是,这阶段,白银诗群已有80后诗作者加入,而且显示了良好的势头,代表人物有苏黎明、苏新明姊妹。苏黎明2002年读高中时就有诗作《春娃娃》在《飞天》发表,之后分别在《飞天》《黄河文学》《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甘肃文艺》等省级报刊发表诗作50余首,主要有《卖火柴的小女孩》(《飞天》048期),《惜别》(《飞天》055期大学生诗苑),《致五柳先生》(《飞天)082期》,组诗《当年去北京》(《飞天》132期),《蝴碟》(《甘肃日报》2010712日百花副刊),组诗《吹箫人(4首)》(《黄河文学》20108期),组诗《那年冬天(6首)》(《甘肃文艺》(20102期),《仓促(7首)》(《甘肃经济日报》20111119日文学版“阅读周刊”),《苏黎明的短诗(7首)》(《天水文学》20124期),《一个农民的脚步(外一首)》(《吐鲁番》20104期)。以在省级刊物上发表诗作为界限,苏新明进入白银诗群到了2006年,这年她在《黄河文学》上发表了组诗《停不了的爱》(三首),在《飞天》(4期)上发表了长诗《忧郁中惦记的哈姆雷特》,接着在《甘肃日报》发表了《生活》(20073月),《北斗》上分别发表了组诗《古老的梦幻》(20093期);20086月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伊始的美好》;2011年在《飞天》8期发表《梦里巴黎》《伊始的美好》《扇》《外公的爱》《童话》等5首,诗作《长安之外》《梦里巴黎》入选《甘肃的诗》和《新时期甘肃文学作品选粹》诗歌卷。在这个重要节点,入选《甘肃的诗》《新时期甘肃文学作品选》诗歌卷的白银诗人还有苏震亚、李云飞、王瑜、颜小鲁。

这时期,既是白银诗群水平显好的时期,也是诗群数量锐减的时期。这时期坚持能在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作品的诗人们仅有10余人,他们是:苏震亚、颜小鲁、李云飞、苏黎明、苏新明、惠永臣、冯焱鑫、王瑜、何智龙、康建权、周志权、吕晓春等。时至2010年后,髯子与刘进的出现,为白银诗群增色不少。刘进仅在2011年在《飞天》《星星》《甘肃日报》上发表现代诗10余首,加上在各地州市刊物的大量发表,显示了厚积博发的势头。髯子则显得更为实力雄劲,不同凡响,《星星》《飞天》《绿风》每年都有组诗发表,尤其2012年在《诗刊》压卷刊发组诗后,已被多家诗刊看好,成为好多刊物约稿诗人。2012年有诗作选入《2012中国年度诗选》《2012中国优秀诗歌》等五个国家级选本,其势头在全市很少有见,在省上引起关注,是继何智龙、牛庆国、蓝冰之后,目前白银诗群最为活跃的走向全国的诗人之一。70后的颜小鲁,是在辍笔两年后,于2011年一次性被《诗歌报月刊》推出《红衣喇嘛》《书》等9首诗作,比我们担任作协职务的相关领导十多年在省级名刊上发表的诗作都多时,实在堪称白银诗群的后起之秀。不过目前势头最为看好的还是长期生活工作在矿区的实力派70后诗人惠永臣。他写诗较早,但多年囿于乡土民歌体而不得突破,在一位行家高人的指点下,开始自由体写作,果然开了一方洞天,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几年,发表过诗作的刊物是《星星》《飞天》《中国诗歌》《青海湖》《草原》《青春》《飞天》《西南军事文学》《西北军事文学》《阳光》《文学港》《福建文学》等20余家,今年,他的诗作除在《诗刊》上发表以外,还在大型刊物《中国作家》上一次性发表12首,充分展示了他的诗歌水准。单从发表的数量上讲,还略胜髯子一筹。

白银诗群90后的亮点曾经集中在张玉学与王强两个人的诗作上。张玉学在读中学时就开始了诗文写作,并多有发表。但无论中学还是大学,他的才情主要表现在散文上,曾获第四届冰心作文二等奖和第二届“语文报杯”全国原创文学大赛“十佳文学少年”。相比较而言,王强的文学创作成就更接近诗群本质,这位白银籍“五点半诗群成员”,不但已自印了诗集《生活像在别处》,主要在《特区文学》《人民文学》《诗潮》,民刊《自编诗年选》等文学期刊上发表了数量可观的诗作,并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可惜这两位年轻诗人,现已分别远距浙江宁波等地,以后的诗歌亮点应当归属于赖以薪水的当地诗坛。

根据当前文坛趋势,重发表,轻自费出书的现实,要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影响,必须得经常不断地在各级各类文学刊物上有作品发表,不然,就会被圈内人忘记,再不要说读者了。在这种现实面前,目前白银诗群的现状应当是:50后的似乎只有苏震亚一人还在蜻蜓点水地写,在断断续续地发,似乎在求新求变中有些新势头,但还是没有突破;60后的为;髯子、何智龙、冯焱鑫、刘进、山鸟、蓝冰、孙英钧等。70后的是:惠永臣、颜小鲁、李云飞、王瑜等。80后的是:张双玉、苏黎明、苏新明、许承燕等。90后的是:王强、张玉学等。

    近两三年来,随着年轻诗人的成长和一些中老诗人的重返诗坛(孙守南出版以前发表诗歌集《赶路的人》、女诗人董瑞霞、魏继莲的实力写作,山鸟由河西调入白银,张斌、刘疆在白银诗坛的活跃,90后王强、张玉学在甘肃乃至更大地域内文坛的显山露水,目前白银诗群依年龄大小、已取得的诗歌成就及建树排列,大概是:苏震亚、何智龙、髯子、孙守南、山鸟、蓝冰、刘进、董瑞霞、魏继莲、孙英钧、周志权、冯焱鑫、惠永琛、颜小鲁、李云飞、王瑜、沈雁楠、张斌、刘疆、张双玉、苏黎明、苏新明、许承燕、王强、张玉学等。

如果按创作发表的势头,现行的白银诗群阵容排列,我以为应是惠永臣、髯子、冯焱鑫、李云飞、颜小鲁、张、蓝冰、刘进、王瑜、孙守南、苏震亚、苏黎明、刘疆等。

 

时间筛选,作品作证。白银诗群在甘肃诗坛乃至西部的显山露水,靠的是一批诗人的诗作。诗人们的起伏变化,飘忽不停,及其兴衰,决定着诗群的阵容变化,孰名熟谙。这演变的过程,当然与时代社会风气有关,更与诗人们处世的心态与诗才实力有关。但目前白银诗群的人气正旺。旺盛的人气中,若常能诗海泛舟,诗苑采撷,是我们保证诗飞全国,诗群不衰的基础特质。尽管,有人认为写诗不必吃苦,要灵性即可,但我依然相信元代杨载《诗法家数》对于诗学的一段精辟论述:

“诗要苦思,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以为?古人苦心终身,日炼月锻,不曰‘语不惊人死不休’,则曰‘一生精力尽于诗’,往往便称能诗,诗其不学而能哉?”但愿白银诗群都能像古人所言而为诗,写出大量好诗,以走向全省走向全国。

(此稿由于信息资源有限,可能有所遗漏,尤其近三四年内,我不太关注。有意者可提供详实资料信息与我或漠风先生联系,再做补充,续写后生。以上没有提到名的,有的是没有联系上的,有的是大多是目前为止在省级刊物上很少发表或没有发表只在市级报刊上露面的)

                      2013年8月3日~15日于陇上景泰白银

                             2013年8月20·30日二稿于会宁与兰州白银途次

                             2013年9月上旬三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1-06 13:22)
分类: 散文之家

平常俚语话家风


    家风由来已久。高祖、曾祖父辈是清末期靖远县北部区发裕堡一带的名门望族,有张氏祠堂中清朝府衙赐授的“孝廉方正”匾额和现如今巍然屹立在村落中心的“清代四合院”为凭。世事变迁,到了父辈这一代,家风家承依然像生养繁衍祖祖辈辈的那脉黄河水一样,源远流长,世世相传

父母亲是典型的西北农民,他们文化水平不高,但在不刻意间,总是用自己的言行举止在品性德行上影响、熏陶和引导着我们。许多俚语俗话看似稀松平常,细细咂吧起来,总能得出一些让我们受用的道理。这些平常俚语,总结起来也许就是我的家风吧。

一、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

父母亲一生操劳持家,勤俭节约。受家庭成份和经济条件所限,父亲被迫没能上学,从十二岁就开始帮家里干活挣工分,又遇上六十年代国家困难时期,家里连温饱也解决不了,但饥饿和贫穷并没有把一家人难倒。父亲作为长子,带着兄弟姐妹们跟着长辈长途跋涉、风餐露宿去外地淘金子、下煤窝、换盐巴,在生活最艰辛的日子里始终不等不靠、辛勤劳作,养活着一大家口人。自那时起,家里三代人十几口人,日子虽然紧巴巴的,但再也没有断过顿、挨过饿。

八十年代随着我们兄弟的出生,农村家庭因教返贫的社会现象也在我家出现。随着我们年级的升高,家里的负担变得更加沉重。但父母亲从不气馁,精打细算,量入为出,辛辛苦苦在庄稼地里操持着一家人的温饱。上学期间,不管家里多困难,父亲总是在开学前将学费筹备得妥妥当当,从来不让我们觉得为难。父亲虽没进过学堂,但他勤俭朴实、聪明好学,账目算得麻溜清楚,还种得一手好庄稼,在社里当过记工员、会计,他还带头在自留地里栽种苹果、枣树等经济作物,到秋熟的时候换成家用补贴。冬闲时候,便和母亲在煤油灯下计算着什么时候买化肥,什么时候购种子,农事家什都未雨绸缪,提前作着准备。

父亲一辈子言语较少,我们上学还是工作期间,基本没有讲过大道理,他能说的,就是拿他的庄稼打比方。“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这是父亲经常对自己更是对我们说的。他说,念书就好比种地,你勤勤恳恳的,还得看天成;但如果偷奸耍滑不准备流汗付出,决然不会有好收成。父亲也用他勤勉的大半辈子,为我们立了一个好榜样,让我们从小就养成勤俭淳朴的好习性。

二、吃亏是福

吃亏是美德,是境界。吃亏的背后,实质上更是父母亲为人处事中包容、谦和与睿智的心态。母亲性子温润柔弱,一辈子不喜欢争争抢抢,不爱贪占便宜,她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吃亏是福。九十年代,社里将新开荒的河滩地修整分配,我家分到的地大多在沟梁石坎,我们兄弟都气不过,说这还应了“软处好取土,硬处好打墙”的老话,欺负我们老实人,要父亲找社长讨说法。但母亲并不以为然,还反过来安慰说,“总得有人种这些地吧。再说,你父亲是社里会计,还参与着分地的事呢。尽分好地,人家不戳我们脊梁骨啊”。这事便就此作罢,但凭着父母亲的勤劳和汗水,沤肥垫地、土壤改良,还把这些孬地周边的边边角角开垦出来,经过两年多的整修捯饬,家里的粮食收成比别人家还好呢。

2008年我参加工作,随后爱人怀孕生育,我便把母亲接到省城一起生活。期间租房换房几次搬家,每到一处,母亲总能用她特有的带着乡土气息的热情、憨实、谦和与乐助,打动并感染着街坊邻居们,也让我从此消除了一度对这个原本感觉冷漠、割裂的城市产生的误解和厌倦。在随后的工作中,遇到吃亏占便宜或者情长理短的人和事,每每心情不爽的时候,母亲总会用她平实、简单的话语开导我,“走上社会了,就要学会和人好好相处,接人待物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行言举止。别人不理解你的时候,要学会耐心和忍让,就是吃些亏也不打紧,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母亲用她的言传身教让我在工作、生活中不断成长成熟。吃亏是福,让朋友和同事感受到了我的真诚。问心无愧,让我的心态变得平和,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就会游刃有余。

三、不怕慢,端怕站

在那些贫困的年月里,母亲总是坚守着骨子里的那种韧劲,帮撑着父亲一起挑起家庭的重担。八十年代国家经济政策放开,父亲便跟随同乡外出务工搞副业,家里农活就全压在了母亲的身上。母亲总是一个人起早贪黑,忙完田地里的农事,还得照顾我们兄弟的生活。她本来体质弱、性子柔,虽然活干得慢,但育苗插秧、施肥浇水、收割打场,样样农事从来没有耽搁。农事上,她从不让我们兄弟俩帮忙,但对我们学习盯得很紧。

母亲虽大字不识,却认着一个死理:一定不要让孩子们成为睁眼瞎。那年,哥哥高考失利落榜,而我中考进入重点中学。几个亲戚没少泼冷水,“兄弟两个都上学,花销得多大,还不如扯下一个在家务农,将来在你们身边养老”。哥哥听到后,便偷偷离家到青海打工,母亲苦口婆心地几番托人让回来复读,未能成果。第二年,正好村部小学招校聘教师,母亲跟前撵后把哥哥找回来,并求情说通学区校长,哥哥从此走上教师之路。之后的普通话考试、教师资格考试、成人高考、专升本,最后通过县聘教师考试,哥哥每个学习阶段的进步,都跟母亲跟着趟地督促分不开。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攒够哥哥每年的书费学费考试费,她自己舍得不买一件新衣服,家里吃喝用度总是节约了又节约。那年,突发的阑尾炎让她疼得在炕上动不了,但她一直瞒着我们没说,为省钱也不去医院做手术。这事后来街坊邻居告诉我时,我的眼泪禁不住得直往下淌。

母亲常说,人一辈子的路,不怕慢,端怕站。一旦认准的路,就要往前走。这些年,哥哥通过自己的努力,先后取得了县优秀教师、园丁奖,还被学区选聘为所在小学校长呢。如今,每每谈起母亲,我们兄弟总会被她认着死理永不放弃的坚持和韧劲所感动。作为子女,我们只有不辜负他们的期望,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回报。

通过三条平常俚语,简要总结,我的家风应该是:勤劳简朴、包容谦和与坚韧不屈。而这三条,也折射出一个西北地区耕读家庭中最基本的家风家貌。

有人说,家风是无形的、潜在的,却又根植于每个家庭的微小细节,也影响和折射着每个家庭成员的心灵深处。而我说,好的家风,是一种养成,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文化,它让人如沐春风,并催人砥砺前行。

我愿意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践行我的家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