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藤
草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8-11-15 23:34)
标签:

读书

杂谈

最近希望读到的书:

 

1 顾城的诗集——童话般的诗人,希望他紧紧托住我等心中尚存的童话,在越来越复杂的世界里,不要泯灭。

 

2 马雅可夫斯基的诗集——他的诗集非常不好找,从来没有在哪家书店找到过,网上书店也缺货,那天在重庆市图书馆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诗人已经自己解决了,可能他的那些参差不齐的句子也渐渐被冷落了,他那革命者的激情被平淡的日常生活所消解。第一次看见马雅可夫斯基是在一部叫《像鸡毛一样飞》的电影上,电影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光头,镜头慢慢拉近,他眼睛里燃烧着的光芒不可抑止,突然一个番茄打过去,在他的光头上炸开,红色的果酱在脸上慢慢流淌···一位激情万丈的诗人,一位革命斗士,一位用枪打爆自己脑袋的狠角。我希望用他的诗歌来点燃我逐渐丧失的激情。

 

3 《肖申克的救赎》,斯蒂芬·金——只看名字,我就认为是我想读的书,救赎,救赎自己救赎她人,这个世界没有错,但是它有罪。听说同名电影拍的也不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9 15:46)
标签:

杂谈

 

    早晨我被窗外孩子们的吵闹声搞醒,这是周末,那群身体里

长满喇叭的麻雀并不赖床,早早就起来了。我醒来,看见房间里

充满了阳光,这是重庆近十天阴雨后的阳光。打开电脑,视频里

的姑娘可望而不可即,我还是决定起床独自出去走走,阳光太美

好了,不能辜负。
    我准备随便上一辆公交车随便去某个地方。等来了大概10辆

车,每车都被塞得满满的,而在这样的天气里并不适合把自己塞

进人缝。我渴望的那辆空空荡荡的汽车并没有来,于是我决定就

在附近找一座山爬爬。这是郊区,但是城市化的进程太快,山上

都长出了楼房,要找一座名副其实的山并不容易。我想到了那天

晚上沿着一条僻静的公路经过的那座长满杂草的小山包,公路通

往的是还没完工的楼盘。姑且把它当做一座山吧,毕竟人群暂时

还没有在这里聚集。
    顺着一堆乱石头爬上一个平台,眼前一下开阔了,堆满了更

多的乱石头和杂草。穿过这个平台原来还可以继续往上爬,只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21:48)
标签:

文化

分类: ONLY 诗歌

窗外开满了一树黄花

你叫不出名字

你在铁栏杆后面

看着这个秋天的东西越来越少

一群孩子像麻雀飞到后院

你心中有一个童年坐在跷跷板一端

另一端空着

隔壁的老人在轮椅上

没有缘由的号哭

 

一切都是虚幻

 

秋天的某个午后像极了

无数个午后的秋天

你端坐在房间里

落满灰尘

身后的那扇门其实一直虚掩着

你等待着敲门声

或者有人直接推门进来

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你为此放弃了所有的道具

你已经准备好了一次蓄谋已久的惊讶

你把台词默默练习了无数遍

----啊,是你!请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ONLY 诗歌

一只蚂蚁就这么出现了

没有任何缘由

我那黄绿相间的大床单

一个黑点独自在路上

这是一片秋天的风景

左边的我,右边的她

我们已经收割完对方

田野空空荡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21:28)
标签:

文化

分类: ONLY 诗歌

只有这时候

才能逃离一只耗子的气味

你不知道我对那帮在下水道里

厮混的家伙已经厌恶了多久

月亮独自盛开  秋风乍起

灌木丛的呼吸

窗帘后有一双眼睛

你必须用一种非人类的语言把我叫住

我就是你要寻找的那个

最熟悉的陌生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21:18)
标签:

文化

分类: ONLY 诗歌

我要这样一直沉默多久

我房间里断弦的吉他

落满灰尘的诗歌

窗户上依旧潮湿的夏装

 

把声音交给草丛里的蟋蟀保管

梧桐树上长满发黄的旧唱片

被谁的手指弄响

半夜里痉挛的肠胃

一个梦从左边翻到右边

一支烟从左手换到右手

 

空山松子落

你的笑声来自深黑的井底

戛然而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7 16:00)
标签:

杂谈

分类: ONLY 诗歌

仿佛已经闻到了血的气味

平原上林立的枪管

半空中盘旋的乌鸦

仿佛所有人都已经撤退

只剩下烟囱落满灰尘

旧报子在街角升起

又落下

一座空城  两个狙击手

一颗锈迹斑斑的子弹

在废墟中寻找你那相依为命的敌人

那个戴绿色钢盔

满脸血污的家伙

眼睛里塞满了与你同样的孤独

 

但是结局早已注定

要么你干掉他,要么

他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7 15:41)
标签:

杂谈

分类: ONLY 诗歌

这辆破铁皮车已经多少年没人擦过了

那么的人,从工厂里带着灰尘蜂拥而上

你能听见铁锈零落的声音

一场雨下过了,两场

雨下过了,第三场雨即将来临

无济于事

人民不需要伟大的清洁工

 

那个戴眼睛的家伙一定是个贼

他那只正在擦拭额头的左手

暴露出多少秘密

远离他  隔绝他

让他成为一个孤独的赶路人

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

并不是每个在窗台上撒尿的人

都是流氓

并不是每个在深夜喝酒的

人都是混蛋,并不是

每个戴眼镜的人都是敌人

 

车窗外行走着的

是活得太久的爷爷

有幸嫁给患前列腺疾病的富翁的姑娘

以及牵着她们不断向前的狗

被撵下车的贼

一句“吃了吗”

让我们达成和解

让我们更贴近一个城市的黄昏

让我们有机会围住一张麻将桌

赢取彼此脆弱的信任

 

下一站市殡仪馆

人们突然沉默不语

铁门轰然打开

竞猜游戏已经开始

谁会是在那块黑色站牌下下车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7 15:30)
标签:

杂谈

分类: ONLY 诗歌

在一场雨中,我发现

我的身上长满了缝隙

黑暗从里面长出来

热闹渐行渐远

最终进入一只耗子的喉咙

我也终将抵达一支烟的沉默

火焰冰凉  被一口口吞进肚子里

双人床铺开秋天的辽阔

田野上长着患病的水稻和我

镰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此时

我已经不再惊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30 01:59)
标签:

文化

分类: ONLY 诗歌

目光越过城市

我看见荡秋千的人和他的秋千

一起坐在颗粒无收的田野上

静得像镶在天空的云

一个弧行的念头一闪而过

那只会跳舞的手藏哪去了

要是有风就好了

头发就会飘起来

那两根看不见的绳子

就会勒住你那没心没肺的尖叫

高高抛向虚无的天空

 

选择吧,哥们

是做落叶呢,还是风筝

荡在季节的伤口上

你已经丧失了成为苹果的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