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话语
I would live forever if Icould,but not like this.
博文
(2019-05-24 12:00)


谷雨

雨声从古代传来
摇动在麦子的光线和诗句里尤其密

雨声在月亮晒红的鹿耳听过的麦子坡上就是寂静

从古到今,我在明月打湿的一小块天空等你,它就要分裂成隔着雨夜的
两个村子,下雨的镜子内外的
两只罐子

窗外那叶江南,雨停时,叶尖滑落的星辰都改回古代的名字
带岸的星辰蓝叶纷纷,滴答和咕咚的乡土
麦子谷子各有日期

镜和罐,立夏之后就小满了,你的欢喜
和你的忧伤的欢喜
相邻美丽

有雨的梦三十六里相邻
果园水井相邻,前世和今生相邻美丽

烛火读完每封信弹出的谷粒,那温暖字词,静脉跳动的星,也都寄回古代的雨里
明月铺纸,三十六里坡上的寂静竖起鹿耳


镇西

老歌曲游动。
老歌曲在镇西下雨,颗粒状的雾蓝的旧时,剩余字句和雨滴。
朝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4 01:32)




4月13日,一个总是让人莫名感动的日期:苍老的星辰被遗弃在脑部结构的枝状宇宙一角,无谓地照着人类童年带条纹的梦境。
总要为它写几行字,安慰它的荒凉,在距远方一指遥的经验里留住这份荒凉。
每一年,思绪和笔画大体相似,因为记忆或落笔处就是地平线。
写到了雷声如木桶滚过,学堂的窗景那页黄昏牛栏又着火,九月棉花地的边缘河滩浮出沉船的骨架伴以朝代的遗漏,邻村几颗星碰翻果园和水罐,地方志涂改的荒寺外省人背负湿漉漉的药材逆着诗句往月亮深处走。
后来虚构了捣蛋分子乔晓阳,他拖带暴烈的阳光在乡村的暗影里游荡是个梦疯子,也跟着缤纷虚幻的马戏团翻过正午在无人的南方县城过夜,最后无法了结绝望的剧情。
一封信的背面,总有人在烛火的蓝叶子下回信,打字机打着有字的雨。
年份和地址的寂静筑在一处,形成空谷;这个小说先有目录再有构思,故事和情景就像回声的回声绵延扩散,仍是童年阴影的史诗式放大和辞典式铭刻:4月13日晴空万里荒凉到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14:30)


空 谷



1,豹子眠。

***
天还没有亮,他就被屋后杂树林的鸟鸣吵醒了。鸟鸣的声音夹带幽凉的颜色,就是那种需要反复度过的遥远和充满预兆的时光母亲对着镜子整理被扰乱的妆饰,镜子突然自己打碎了。其时他的意识是空谷的一小片天空打碎了,彩禽飞过,晚霞和羽毛落满屋顶。
他在碎镜的疼痛的感觉里翻了个身。这时,从寝溪对面飞过来一只斑鸠把带露的竹枝丢在他耳边,辛朴辛朴叫了几声,抖了抖翅飞走。他有点生气,想着等到几天前失去的气力重新升起来就把它找出来,绑住它的翅,冯家小子对付牧场发出怪叫的动物有很多办法所以牧场清静了不过从冯家烟囱冒出的黑夜裹着更多鸟被东南风刮过来了。要解决吵闹的天空,就得把屋后的杂树全砍完;这样做引出了另一个难题,就是必须面对他憎恶的北边浦上的庙,还有湖面发光的鳞片。惟有死亡能换取完美的宁静。
他坐直身体,晃动脑袋,人的头脑是月出时的部落喧嚣而又沉寂最后被黑暗占据了。他伸出右手去摸灯盏,摸到一件冰冷的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20:23)


空谷(目录)

豹子眠。
地平线的缭绕。
黄昏:教堂某侧的交谈。
微雨的鹿耳。
天空瓷。
典籍之蝶翅的破损。
意义从事物的表述消退就像那个夜晚。
记忆和空壳。
作为修辞的远方。
视觉搬空直到盲僧摸着一首诗重返。
雷声:河流上游的房子。
烛火翻找并吹熄的字句。
螺和空谷。
村落:星辰废弃的语言。
做梦的手指。
荒凉到暖。
每一条光线都等着作物般枯萎。


雨镇有雨

信封里有雨,
时针和花枝上有雨,
庭院有雨停下来了,就像天空的背面。
街上有雨,叫雨街,
店铺出售雨景,那年夏天有你的雨,
积在屋顶,诗句读出雨声。
晚餐时,乡村有雨,每种生长和遗忘有雨。
在荒寺避雨的人名字有雨。
打字机跳跃雨滴,
孤独是收集雨滴的蓝色星辰。
你看镜子搬剩的老屋下雨了,
月亮也在下雨,它的叶子摇曳古代的雨夜。
只是隔一场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3:47)


布谷

布谷布谷,是我在谁的梦里醒来
被栗子坡的雨打湿在城中

这城为谁虚设
依然公元前的名字,天空万物拼凑

春天那年旧颜,城南桃花狐狸嬉闹
酒馆醉了黄昏

总有人牵马重返趁我醒时
修好栅栏诗句

是否听见
布谷布谷,栗子坡

我在你的梦里醒来就回到故乡
檐边月沉入树丛叶片儿上轻雪


栗子坡

七棵栗子树,搭出公元前天空,
万物记起来;送信人夜宿坡上,被谁梦见,
笼罩时光微雨;从我的角度看,城中月斜过诗句沉入马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0 13:01)


拨开月亮的阔叶,
还有记忆里的每个雨天,
就看见一座城。
它陷在两个日期之间,
陷在词语和蔷薇之间,是月之新郡。
就叫它朝歌,
公元前的天空,鹿鸣的昼,狐狸拂过的灯火。
就把星辰附近的几个村子,归还有苏氏部落,忘了封神的事,只记住少女采露的模样,
她的手指上的清晨,还有蔓延到兰村的夜晚。
风吹过,就把坠露的声音听作晋,
寂静是时间的本质。
就把黄昏边缘汲水的瘦僧,叫作寒山,
请他维持某种姿势,
冬月如纸,有个诗人上山,问他讨一条路,蓝寺的阔叶就下雨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24 16:37)


镜子的一小块天空。
很多年,阳光滤出的沙子。一把琴蔓延的荒野上的紫花。

镜子爬上阴影,就要下雨。
每一场雨都能找到它的朝代和夜晚,找到低矮的屋顶,叶子,幽深的罐。
雨声使一首诗寂静,雨的反光把人类做过的梦摆在村庄四周。

很多年,回音是沙子。
一颗沙是古堡的时间,它的塔楼关闭永恒的秘密。
两颗沙是塔楼的星辰,用于航海的星夜最终用烛火照亮人类的窗户:两个玩纸牌的男人,两个削土豆的农妇,两个扑捉萤火虫的小孩。

琴状的荒野开满紫花。
风吹过,有人给它们取名,与你信中提到的一样。
你说马匹拖带紫色的天光穿过一片荒野,那是紫鸢星辰的蝶翅和雪落在了琴上。

镜子的一小块月亮。
很多年,损坏的天空也有乌檐对着远方,一念深陷。
木头上,手指上的沙子,寂静如永恒的秘密,随琴声呜咽和蔓延的是牧羊的诗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冬]
雪落在星辰以北,有火车通过的夜晚,烛火弹出一封信,写到想你的地方。
雪落在信内,穿过烛火,落在关于北方的叙事,羚羊过了山冈,荒凉的天空有人背着一袋盐返回村庄。
雪落在村庄,穿过烛火落在邮筒或尖顶的教堂,史诗开头依旧干涸的河床,马厩如一场梦空着也暖着,每种寂静是时间的花香。

[夏]
流沙淌过星辰以北,留下纹理,琴的弦和裙的褶子。
豹子在懒花下休眠,香气缭绕你的星辰:江南晴好的琴和裙,邮差的下午等在夏城西门,报出信封上的名字。

[春]
雪止于星辰以北,烛火也发芽:月亮庭院蓝叶子颤动,滑落的雨滴包含鱼,美妙读信时的呼吸。
而六边形书房的蔷薇开出人类忧伤模样,风一吹眼泪星星沾满手指,还好有五百对蝴蝶每年飞回带来神仙居所的消息。

[秋]
星辰以北霜叶红了,牵马的旅客徘徊纷乱朝代,到处黄昏景象。
星辰之秋,夜行火车经过和聆听的诗句,多少别离,多少悲凉,烛火终究找到它每一次熄灭的地址,亲爱的南方姑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30 21:35)



雪落在教堂的尖顶就像星辰内核漂亮的房子,写给你的信今天全部送到。
雪落在信末的日期,如果有几封信没有注明日期或许是表达永恒的思念,虽然内容寻常比如只讲到了雪落在城南树叶间垂挂的光辉。
雪落在城南,护城湖的枯荷还有城门微启对着的某朝黄昏,我写的雪景年年相似,有时候我们透过酒馆的窗就能看见,有时候要想一想才能在记忆里看见。
雪落在农事诗关于休眠的叙述,村庄读到晚炊的段落,灯火拂过的地方有一匹马大雪纷飞那是我从四座远方回到人类的故乡,你梦见的每种温暖都在餐桌上和泪眼里重新建好。
雪落在远方,落在颂歌歇止露出的神圣遗址,落在铺满海面的葡萄园西的天空,以及有轨电车驶离后那两行悠长寒冷的字句。
雪落在琴弦,落在寂静的从唇边移开的食指,落在灿烂和单薄的年华覆住了悲伤星辰书信体的诗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27 15:06)


(一)
树林尽头有一所房子,无人居住,鸟雀绕着烟囱取暖。
天很蓝,是很多年的蓝积在一起。

下雪了,村里很多人梦见这所房子了,梦见它的主人从隋朝迁徙而来。
树林的叶片阳光纷纷,垂落到恰切的位置,等着雪来。

村庄的冬日,很多人做同样的梦,只是没有人说出来。
直到有一天,房子里住下一个雪白的女人,她褪去古老的衣饰做梦的时候,那些人就像落叶惊醒在她的身边。


(二)
将要下雪的天空
挡住了朝我走来的那些人
挡住了唐朝的庙,月亮留在一首诗里的寒冷的指关节。

河的对岸长夜将尽
露出了村庄,今年冬天你们好吗
灯火拂照的地方和它的暗面有没有马匹经过,它大雪纷飞,是我的内心。


(三)
村西,某朝和残留的前朝热闹过年,灯笼里的一场雪。
村东寂静的一天,农妇井边洗衣,咬着冻红的指关节出神,扫完雪要去秀才家里认字儿,月亮高悬树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