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博文
(2016-08-28 18:01)
标签:

情感

    早秋美好。白天可以看云,夜晚抬头看星。
    夜深归家,小区里清凉静谧。一个人走着,看天高星浅,也不觉怕。
    灌木丛里传来猫发情的凄厉叫声。
    以前只知“叫春”的说法,并不曾留意秋天是另一个发情季。春天时,万物蠢蠢,猫叫声也让人觉着躁,是周身浮动着热气的欲念。秋夜清凉,这叫声里就听出一些哀伤。
    也许每一个转世为猫的灵魂前世都因淫而丧,所以才会被情欲折磨发出痛苦的号哭。
    家养的宠物很多会被带去做节育手术,如此也好,绝了这一项欲望,修行的路上也少了些障碍。愿它们的下一世可生得安宁些。
    性欲是天赋的欲望。圈养与自然本是矛盾的,若要选择被圈养的安逸,就要以文明和教化对天性加以约束。当然,每一个生命都可以在两种生活中做出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2 16:24)
标签:

游记

游玩地点:日本

每年春天,都会有一场又一场盛大花事值得期待。看罢梅杏桃梨,正惆怅于春残花渐落,恰好得到机会,可以随嘉华旅行社到东瀛赴一场樱花之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是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了,在我的印象中,距离第一次读到总也有近二十年了。
        一位老富翁年轻貌美的妻子怀孕了,富翁有些不敢相信,就去找他的医生咨询。医生是这样回答他的:一位猎人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只熊,他慌忙举起枪来向熊开了一枪,熊应声倒地,被射杀了。这时猎人才发现自己手里举着的是一把伞,而不是枪。那么,熊是怎么被打死的?富翁说,那是被别人射杀的呗。医生说,尊夫人的身孕大概也是这么回事。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这是个典型的西方幽默,含蓄、机智,让人不禁莞尔。
        可是就在前几天,在微信群里又看到这个故事,已经被人改造过了,且冠以“年度最佳小小说”这样的名头。这个毫无文采和技巧可言的所谓“小小说”将故事里的老富翁替换成某知名华裔科学家的名字——那位老科学家自从娶了年轻的太太后就经常成为各种段子的主角,被很多人肆意取笑,似乎他的婚姻是一桩丑闻,而他毕生所学获得的成就皆被这“丑闻”掩盖,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举世皆为小李终于捧得小金人而欢呼的那天,邂逅了另一部好看的电影——《龙虾》。

       之所以喜欢得接连看了好几遍,除了电影本身品质上乘,更是因为片中的主人公与个人的处境相似——身处一个“不允许”单身的环境里。观影者似乎更幸运些,毕竟,还可以置周遭那些苦口婆心的劝说于不顾,毕竟,没有什么法律条文真的不允许单身。而在影片中,男主人公身处一个有着独特规则的虚构社会:失去婚姻的人将被送往以配对为目的郊野酒店里居住,为时45天。找到伴侣则可以重返城里生活,而若期限内不能找到新的伴侣,就将被变成某种动物。

       听起来荒唐?可除了不会被变成动物之外,现实生活中的情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8 12:53)
        近几年家风、家教成热词,确乎,一个人在世上接受到最早的教育便是来自家庭。除继承来的基因之外,家庭环境、父母的行为习惯都对人的性格养成有至深的影响,有时,刻意的培养教育反而不若春风化雨般的滋润。比如我,每每想起在母亲的开示下才领悟的三个道理,都觉受益无穷。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是开智较早的孩子,三两岁即时可背诵多首易上口的诗词,《悯农》即其一。然而,幼时的背诵只是鹦鹉学舌般,依着大人教的发音排序重新说上一遍,便能换来他人的喝采声,并不能真正懂得字词内隐含的深意。但幼时机械的背诵也是有益的,毕竟那时大脑空间容量大,存放进去的东西深刻又持久,当时不能懂得的,日后随着学问和经验的积累,也会逐渐懂得,转化为真正自己的东西。
        五岁时,一次吃饭,剩下几口不想吃,便推开碗。妈妈没有把我的剩饭倒掉或者吃掉,而是念起了那首《悯农》: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塞佩·托纳多雷的电影,总是能让人回味良久,感慨颇多,却又难以把所思所想整理出来付诸笔端。这就是真正的“好”吧,不可复制,不能重塑,看了,懂了,心曲暗通,却弥散无形,而你试图要做的每一次解读都是画蛇添足。

或许每一件优秀的艺术品都是如此。不仅电影,音乐、绘画、诗歌、摄影皆如是。艺术是性灵的产物,一切有形之物都只是载体,而非本质。这一特性决定了所有对艺术的明码标价都是相对的——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报价,却永远没有最正确的价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每年的顶级拍卖会上,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4 20:15)
        去内蒙,带了当地特产回来送亲朋。其中有种咸味奶茶,没想到,之前喝过此种奶茶的朋友皆连连摆手拒绝:不好喝呢。
        不好喝?我好奇心大炽,先冲一杯尝尝。沸水注入,奶香四溢,润厚的液体看起来与平日惯喝的奶茶并无不同。入口方惊觉,咸咸的味道实在出乎意料,像某种佐餐的汤,而非休闲饮料。
        咸奶茶因此被随手丢进厨房。有一天发现,妈妈居然一直在喝。我以为她是出于节俭怕浪费了东西,便劝她:“那咸奶茶不好喝,丢了就是。”
        妈妈却说:“我觉着味道挺好呀。”
       “咸咸的,不是很怪吗?”
      “你认为它不应该是咸的,所以才觉得怪。如果不抱有这种成见,再喝,自然会觉得好喝了。”
        细细一琢磨,或许真的是这样呢。因为没有在牧区生活过,所以之前喝的奶茶,都是在咖啡厅或饮品店里常见的,可以有玫瑰啊柠檬啊香芋啊等多种口味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仿佛是家里那只爱缠人的小狗在绕着腿不停咬我鞋带,不许我离开。在我第十八次蹲下身子系鞋带时,天已经黑下去了。
        山路寂静,唯有风声。不禁心慌:在寒冷的夜降临前,我该怎么走出这大山?
        小心摸索着前行,忽然听到身后响起细微的脚步声。登时汗毛倒竖:是人?兽?深山之中,野物时有出没。临行之前,朋友的叮嘱清晰入耳。
        不敢扭头不敢呼吸:罢了,既然选择任性地来,也只好认命吧……
        脚步声渐近,至身畔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不期响起:你是迷路了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2 12:47)
标签:

杂谈

站在楼顶,脚下有许许多多个白色的小圆点。
一百多米的距离,他听不清那些小圆点在呼喊些什么。
其实他们呼喊些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他眼里,没有那些仰望的面孔,只有手机屏幕上一片碧绿的数字。
跳吧。天堂里没有股涨股跌。

纵身跃下,耳畔呼呼风响,过往在脑中闪现。
经过二十楼时。周一,跌停。
十五楼时。周二,跌停。
十楼。周三,跌停。
今天周四,两点半,继续跌停……

那些小圆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渐成清晰的面孔、人形。
“触底反弹了!”
他似乎听到有人说。
他举起还在手里握着的手机,看了一眼:
居然,红了!
真的触底反弹了……
一念闪过,他已触底。

(致中国股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1 20:28)

    居于高层,临街,每每站到阳台上俯视,都会觉得又吵又堵:商铺的音乐声从早放到晚,公交车的报站声隔几分钟就会响起一次,急脾气的司机不停地摁响喇叭,路两侧密密麻麻地停满了私家车。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城市,我们所拥有的生活。让人厌倦又无可奈何。
    于是我把视线上移,越过高楼的顶端,看远处,看天。
    当然,也没有多好的景致。大部分时间城市上空是灰蒙蒙的,虽然烈日当空,却罕有透澈明净的时候。偶尔,极其偶尔的清晨、傍晚和静夜,能看到被染得橙红的朝霞,能看到东边远远的山的轮廓,能看到大朵或薄片的流云,能看到几颗寂寞的星子。
    这些时刻让我莫明其妙地振奋,仿佛一切也没有那么糟。
    年幼时走路经常会跌倒,家长便不厌其烦地交待:看路,要低头看路啊。于是渐渐养成低头走路的习惯。低下头,固然不会再被台阶绊倒,可眼里却不复再有墙头探出的花朵,树枝间跳跃的鸟雀。或许这也是一个关于成长的隐喻吧:为了脚下安稳,人们将视线收窄,直收到只能顾及自己眼前的那一片,原本新奇又广阔的世界因之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花千树
花千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069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