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1-19 21:02)
树叶挂满了深秋的黄油漆  
红油漆和棕色油漆
这让我想起了印象中
沈从文弧线的色彩
沈从文曾画过一张边城的草图
笔直的陆路绷紧如弦
水路蜿蜒弯曲如弓
水陆衔接起来的通路
让我感到一种山川的紧张
在这张弓的底部
凤凰古镇璎珞一般散开
这张草图虽然是线描的
但我乍一看到  
便感觉身入其中
我的老家也是这样的
蟠河绕出一个大的弯子
分隔开湖北新店镇和湖南坦渡镇
在水陆相交的地方
古镇也沿着河道散了开去
这种同构  让我一直不能释怀
爷爷曾在长丰公社摇渡船  收钱一分
船上有粗茶水缸  竹筒放在木盖上
我有时在船上
有时在河滩上捉小螃蟹
四季的色彩  都在我身边不远的山上
现在  蟠河也是我心中的一根弧线
虽说我一直没有画下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3 00:02)
标签:

杂谈

废名的诗思
黄斌

各位大德高僧、各位嘉宾,上午好!
我简单地谈谈废名的诗思。今天上午来到五祖寺东山阁,来到当年弘忍大师、神秀大师参禅证悟的宝地,在东山阁这样一个综合了现代和传统的新建筑中,在头顶的波光潋滟之中,我感到一种莫大的福缘,感谢五祖寺提供的这次机会!昨天我还去看了看东山故道边的油朴树,青翠依然,根深叶茂,自然领受到一种活力和传承之感。我现在在想,东山阁给予我头顶的这片波光,它在月下是什么样子?不知是月印万川呢?还是水急不流月的那种景象。
谈废名的诗思,一方面是因为他成长于黄梅这片山川之中,另一方面是他在新文学初创之期的开拓,他的作品所呈现的样态和境界。
在废名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典型的环境,有城墙,有桥,有塔,有街道,出了城门,是河洲、竹林和树林,还有田野。城里城外,是活动的人,并且城门到了晚上是要关闭的。那些活动的人中,有的是亲戚,有的是儿时的玩伴,有的是碰到的乡亲,在一起相互走动,有一种自然的亲和。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种寥阔的诗意。废名的来源是多方面的,有西方文学的影响,也有家乡传统的印记。他既可以翻译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3 22:41)
虽然同为液体
但我拒绝把自己江湖化
我可以融入溪涧的轻吟小弦
正在蜕皮的河流  和高血脂的大江
但我更挂念黑着脸的土地
枯槁的草尖  和肌肉萎缩的木叶
我一一滑过它们甚至进入它们
我是这世间无数眼泪的癌症患者
惟情人的眼泪不可稀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7 23:45)
壶有千万种  我独爱秦权
我也曾喜欢竹节壶
那上面刻满了我童年在竹山上玩耍的视觉
和长大后在文字中读到的
对人的某种内在品性的推许
但我现在认为  自大不是善好
自我肯定不是必须
我也曾喜欢南瓜壶
线条柔和均匀  有在豆棚瓜架下的
乡野田园的气息
但我现在不大喜欢把自己的趣味
不由自主地向外投射
还有很多壶  我都喜欢过
它们本都来自泥土  不免感到亲切
并型塑了我们的某种怜爱或寄托
把人性的糯米捣碎  糅合烧制为
一种全新的可持有  可把玩的器具
我现在独爱的秦权壶也只是个性化的喜爱
在泡茶的时候有恰如其分的感觉
上面的秦诏版体的小篆
我觉得只有刻在泥上才刚刚好
它的形体  接近香梨  柠檬和黄金分割率
它让学我想起方言中说的
哑巴吃秤砣  铁了心
它个子不大  但本身就是斤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命运没有让我成为神农架的珍稀动物
虽然不出名  但我却很开心

我是这块土地的原住民或曰群众
群众的好处  在于来来往往的人事大多与己无关

我的身体很小  但神农架很大
足可以供我游玩  运动和健身

我的美食很多  每一棵松树都在为我劳动
并且把产品包装成一个个美式手雷

我高兴的时候  就摘下一个
敲开第一层包装的菠萝体像敲下世俗的爱

敲开第二层的包装  我手捧松子像在吹埙
那里面裸体的果仁  胜过所有鲜嫩的感性

我吃掉她们像吃掉人脑中虚妄的概念
我的双手和牙齿一边活动  一边提供给我生活的本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5 23:22)
崔颢在黄鹤楼上看到的汉阳树
我们坐公汽从钟家村经过的也是

每一株长在汉阳府的树 
都是更具体的地名的守望者和接引者

作为经过的旅人  我们并不懂得它
因为它仅属于一个独有的家的安稳和宁静

它是仅此一家的甜蜜的妻子
它的孩子们在树下嬉戏  但都不会离开它的树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4 21:56)
龟山  是近代中国的一块大铁
晚清湖广总督张之洞  曾穿着一品朝服
站在山上  俯瞰汉阳铁厂的
厂房和烟囱  在汉江和长江的交汇之地 
磨砺他心中的那块铁石
一块块成型的椎体  从汉阳铁厂  
搬运而出  从南至北
在大地上铺上支撑这个朝廷的督脉
但却像我们现在的骨科医生
向垂死的病人  推荐其三百年
不朽的人造钢骨  
恰好证实人力和人性的可笑和可怜之处
中体西用的汉阳造
生产出的枪炮和子弹的惯性  
以一种全然陌生的逻辑  
在民国  继续其在国土棋盘上的
玻璃珠游戏  杀人  抢地盘   娶姨太太
历史的吊诡  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吊诡
你纵有广厦百间   园林通幽
在数支来福枪弹道的旋转和硝烟之中
除了俯首帖耳  就是落荒而逃
以打包的形式被完整剥夺
多年以后  汉阳铁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2 21:15)
汉水已经改道  溪涧也已干涸
断裂的琴弦弹回习惯性改道的大河
而深秋  一直是樵夫的季节  
山向明晃晃的云天和斧头敞开了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1 20:35)
你是丘陵中最矮的那座丘陵
但这好像也僭越了地貌和自然的本义
生命原本就是一株弯曲的绿草
或岩体上凸起的一根折痕
不需要更高  也不需要更低
在它们之中  即为圆满
我们在恰当的地方获得自己
才是真实的实现和自足
此山此土  从来都是自己的
把山的手指砍下  就是柴火
把溪水捧在手中  即是琴音的女人体
汉水和长江  那是在远方的生命的乐器
是琴弦上的江河和月光
有如在手中的小溪  获得贴近的意象
像汗水和溪水的音符从身体和手间滴下
偶有所遇  他人
不过是清晰地站在眼前的自己
相对于人性的清晰和艺术的清晰
死亡不仅是最高的清晰
也是最高的肯定
我们念兹在兹的快乐和美都太过渺小
不高于泥土  也不高于草木
依稀在山风和月光之中
掠过曾经仿佛如此的质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1 00:20)
把一个普通的地点变身为
一种文化的第一推动的地方
是琴台  那聚合了偶然和相遇的
突然碰撞和相契的地方
是琴台  那把全然的陌生  
通过一曲聆听而骤然变成知己的地方  
是琴台  那挥手一拨  
消除了各种不可能性的地方
是琴台  那把情感中的高山和流水
呼唤成声音的地方  是琴台
那确证了人性的共通感的地方是琴台
那把听觉入乎心灵的路径
体验清晰的  是琴台
那把美可以毫不折损传递出去
并能全部接受和共鸣的地方是琴台
那把单个的人完全映照并纤毫不爽的镜子
是琴台  那克服了人身的皮肤和骨骼的壁垒的
是琴台  那莫逆于心的默会和刎颈相交的友谊
是琴台  那不远千里手捧着心走
只呈现出心的莹洁的地方  是琴台
从此  琴台或许是这样一些地方
不管是在哪里  不管是在什么年代
只要不少于两个人  他们不期而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