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咩爱吃鱼
王小咩爱吃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28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6月16号写了一篇文章,很长很长,几乎就是剖开心路历程字字是泪的那种。之后莫名其妙地丢了,发现丢失时已经是8月份,我费尽心思用了很多软件都找不到,又翻箱倒柜地找到两个U盘以为会有一份备稿幸存。结果这篇字字血泪的文章像是凭空消失了般,亦或是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有朋友劝说再写一遍,我想一来是时间久了,二来是日子苦,不想再回忆;于是索性安慰自己,丢了就是丢了,正好把各种复杂纠结的心情同那一篇文章一起处理掉,之后的生活都是新的开始。

可惜烦躁的心情没有一点好转,所以写这篇文凑凑数,聊以慰藉。 

1.过去的日子说苦倒是不苦,就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日本有罪,日货无罪作者:锦云端

    还好是身在校园,免受校外的混乱,即便这样,这几天每天都能接触到关于抗日游行和打砸抢的新闻和评论,还不算已经被和谐的,可算得上是铺天盖地了。

    可令笔者深深地不惑是,本来游行就罢,为什么还要外送打砸抢的业务呢?昨天是西安、青岛和长沙,本想着一直提倡理智和非暴力的广州能够安然无事,可是就是有些人愿意充当“搞屎棍”(粤语,意思见字面即可),今天,广州的一些人已经把持不住了,翻车,砸店什么都随之来了。笔者想问那些打砸抢者一句,你们的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9-22 18:43)
    曾以为锦年于孩童时期。婴孩的身体柔软而笨拙,性情纯真而幼稚,全然相信这世间的一切,对未知域率真而坦诚。只要一双手,他们便能用略带欣喜的语言勾勒出整个世界。于是爱着那些拥有微蓝的眼白、晶亮的珠仁、粉白的面颊、皮肤上的细小绒毛的孩童,因为他们拥有这世上所有成人均未拥有的珍藏品。

 

        少年时期,亦是锦年。习字,学画,弹琴,于是生活不仅仅局限于那一方天地。学着描字,亦知有行草,恋上簪花小楷;学着墨画,却总也静不下心,听着窗外的啾啾鸟鸣,后院的玉兰应是开了罢,孩童们嬉笑玩闹着,于是手一抖,便颠覆了整个意境;略通音律,看那些在五条横线上跳跃着的多变的美好——升调,颤音,piano,慢板,听着磁带中那个温柔的声音说着“小夜曲”。豆蔻年华么?枝头上的绚烂花朵,迎风展颜。

 

       倏忽间,已是成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光影人生
有一阵在考虑什么是真正的喜剧,思索许久都没有结果,或许,能逗人一乐的就是喜剧,不管它能否黑色幽默现实影射寓教于乐...

为了表示不是因为心虚删除的,特此恢复此篇博文。各位慢慢掐,我就不奉陪了。

 

 

放下究竟有多难,这句话其实不是说电影里的情节,而是说电影导演。

张艺谋大约是第一个“放下”的第五代导演。从他拍《英雄》开始,我就欣慰的觉得,老谋子终于放下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9 19:05)

首先,姑娘回家了。

其次,每天在努力地听NHK和VOA。

再次,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写了这篇文。

最后,不罗嗦了,进入正文。

 

妈妈问晚饭要吃什么。我说,嗯,不饿的。妈妈答,好的,饿了我们再做。

然后,然后,

我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吃。

 

书房外有一对母女,

小孩子有着肉乎乎的小脸,

下着雨,因为有他的笑,瞬间仿佛天晴。

然后,然后,

我突然怕了未来那张由婴儿肥变成精致的脸蛋,怕了曾经的小孩的模样。

 

偶然打开初中同学的群,一温姓同学遮遮掩掩地说自己要当爹了...然后一群隐的没隐的人哗啦啦地涌出来给小温的小女儿起名...我说叫温暖,温柔,温吞吞,然后小温的脸由红变白再变黑,然后小温怒吼叫瘟神...然后啊然后,干女儿别怪干娘太狠心,罪过罪过啊~关键是你亲爹不选那么好听的名儿~~

然后啊然后,时光流逝,

我们都老了。

 

曾经的目标是努力学习就好,努力,所有都有可能是你的,

然后,然后,

渐渐没了目标,渐渐忘了美好,渐渐忘了痛苦,渐渐,也没了快乐。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0 21:40)

我曾一度嗜甜如狂,也是处于怎么吃也吃不胖的年代,于是便像对待生活必需品一样天天食甜:到了一家店,必先关注这家的甜品,也常搜罗所有能找到的甜食资料,在那五彩斑斓的食乐世界里流连忘返。于是总想着,有朝一日如果我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我一定要去南方,去那个有着地道的富春小笼与枣泥拉糕的地方。

富春小笼吃起来酣畅,枣泥拉糕吃起来缠绵。也曾想象苏州的阿婆是如何做:枣泥,豆沙,白糖加油熬化,凉后再加上糯米粉,粳米粉,枣泥和匀,放笼屉里蒸熟,稍冷后便可看到呈褐色而不晶莹的枣泥拉糕。枣泥拉糕吃时香糯而不黏牙,正如人生中最天真无知的时代,有父母疼爱,无忧无虑,生活甜美,却也不腻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7 13:59)

成年了。

上大学了。

便觉得是一个被放逐的人了。

未来是什么,

我不敢奢望。

想简简单单的生活,

想感觉生活的温热与熨帖,

想吸收生命中的暖,

但是生活又是什么呢?

那些冷艳妖冶的高贵姿态,

什么时候能够拥有呢?

 

不敢去想象,

自己的双手能够创造什么,

不敢去想象,

曾经的梦想能够留下多少。

不敢去想象,

一个成年的人,

做着未成年的梦,

没有长大,不想长大,未曾长大。

 

和fox,丹一起吃饭,

饭桌上哈哈大笑,

心怎么是冷的呢?

曾经的快乐...

消失了...

于是有了掩饰,有了遮掩,有了隐瞒,有了各自的生活,各自的命运。

不再坦诚相见,

或者从来就没有推心置腹...

过客,匆匆...

 

最悲哀的不是平行线,

而是相交线...

相交过,却愈走愈远。

不是么?

 

安妮的《素年锦时》。

书上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3 10:54)

欢姐发短信提前祝情人节快乐,短信很有趣,转发。于是便有人回,赶紧找个白马王子吧? ­

我笑说不急不急。 ­

有陌生人加,看了看昵称,笑煞:白马王子。 ­

本无加陌生人的癖好,索性给自己一个机会,于是成为好友。 ­

聊天如下:—你是...?—朋友。—哪里人?—邢台。 ­

于是无语。 ­

­

遇到了从前的朋友,QQ号刚刚申请的时候,曾经疯狂的喜欢聊天。彼时我们都是话痨,曾经QQ上一见面便东扯西扯消磨时间。后来心态变了,上Q爱隐身了,话少了,觉得幼稚,便删了他。再后来,都上大学了,他再加我的时候,我想了想,便又加了。 ­

再次成为好友又能怎么样呢? ­

无话聊了。 ­

他说你是不是很厌世?我心想姑娘我跟你不熟,为什么要用我的私事来满足你的八卦...? ­

他说,别让自己给人感觉很高傲 也别说那是自己的个性,都是自欺欺人 越是伪装自己越是伤害自己。 ­

我暗想,不用你救世主的面孔来拯救我。 ­

都不小了,谁不知道对与错呢? ­

­

我很爱生活,很向往爱情,很珍惜友情,很尊敬长辈,很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7 14:51)
标签:

女孩

梁静茹

阿桑

情感

分类: 胡言乱语

喜欢在半夜无人打扰的时候写文。

最近不会熬到太晚了。

Yang某天8点发短信,我立即回了。然后她惊呆了...

 

喜欢上了梁静茹的歌。

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生,

说,

我喜欢,躺着看你喝汤,

你说的我都会相信,

分享热汤,

我们两支汤匙一个碗。

好像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孩子,被人宠,被人爱。

其实谁能保护谁呢...?

所以很爱她,

即使受伤了,仍然噙着泪甜甜的笑。

 

曾经是喜欢阿桑的歌的,她的歌与她的嗓音,可以把人内心中最苦痛的释放。

然而快乐地忘了伤痛,也不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有时候会做梦,梦到惹妈妈生气,哭的稀里哗啦,

梦到见到陌生男人,下意识的闪躲,

梦到不该梦到的,在梦中竟然能够暗暗地告诉自己,

这个,可以属于任何人,但是不属于我。

呵,就是一场梦。

 

会憎恶自己,

会可怜自己,

会想抛开束缚,

会在深夜写文。

 

表里不一的女孩。

外表单纯,内心恶毒的女孩。

不想让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越单纯越幸福

你说起那条回家的路
路上有开满鲜花的树
秋天里风吹花儿轻舞
阳光会 碎落成 一面湖

陌生的城市让人想哭
又一次爱情已经辜负
能不能把未来看清楚
寻着流星方向 可不可以找到幸福

越害怕 越孤单 谁的付出多一点
越躲藏 越相爱 越怕输
越长大 越怀念 少年时有多勇敢
骑单车 摔多痛也笑着哭

越单纯 越幸福 心像开满花的树
努力的 深爱过 就不苦
越单纯 越幸福 心像开满花的树
大雨中 期待着有彩虹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