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珊
雪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5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7-12-15 11:28)
标签:

感悟随笔

我是个注重现在和将来的人,在我眼里的更多的是现在和未来的安排。所以总是提前计划好现在,展望着将来。

 

晚上在东坡湖散步,特意在那三颗丁香花树下来回走了三趟,想这样找回点怀旧的感觉,却怎么也回不到过去的心境了。

 

静静的湖面上,对面高楼五光十色的倒影,纷乱了我的记忆和流年。过去的很多事情对我是模糊的,只留下了一点印记。我一直不明白,过去为何对我来说如此模糊,很多东西只有一个影子。我做过的所有的梦在第二天醒来时就忘得差不多了,只知道梦见过什么,至于具体做了什么就模糊的想不起来了。也许我天性中有一种东西,它让我回避排斥过去的一些不愉快的,就连一些愉快的记忆也一同排斥掉了。

 

这种天性也许是很遭别人鄙视的,一个忘记过去的人还能指望什么呢!也曾为此烦恼过,曾专门花过时间去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回忆,但都没能换回我对过去过多的留念。唯一让我留念的是和父母在一起度过的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1 23:30)
标签:

感悟随笔

 当幸福象绚丽的风筝一样飞舞的时候,吹来一阵风,风筝在飘荡摇曳中断线了。

       
 

  幸福总是那么神秘莫测。当你觉得他触手可及时,他却遥遥不肯露面;

       当你失望远去时,他却以无比的诱惑勾引你的魂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8 21:29)
标签:

亲情友情

昨晚梦见了三只天鹅在碧水里聊天,隐隐约约,一只是我,一只是科,还有一只很模糊。醒来后发呆,想那第三只天鹅到底是谁。(谢谢ken下面在威尼斯的照片)
 

白天重看ken发来的在意大利威尼斯的照片,仿若隔世。一生的同学友情,各着天涯。

 

朋友有好几种类型,普通的、亲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0 08:53)
标签:

约定

琴声

          

暑假很喜欢听小野莉沙的英文歌。从网上下载琴谱打印出来,在钢琴上摸索,痛苦奋斗挣扎了好几天,终于可以比较还算不太别扭的边弹边唱卖弄一番了,很喜欢那首《Country Road》。
 

公元07年8月的一天,早晨8点多就在琴盘上亲抚一番,自我陶醉还挺得意的,日子要是永远这样下去该多好!突然一声惊雷响,差点没从凳子上歪过去。电话正在那里哇啦哇啦叫。颤颤颠颠地拿起电话,就听见楼下的男低音在耳边熟悉的响起:“请不要在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弹琴好不好?”

 

差点没晕过去!也怪这琴太震撼鸟,要是电子钢琴能调低音量,那我宁愿把他调得跟蚊子叫似的!恍惚间前年的事浮现眼前。某天中午来了性致,胡乱弹着。一阵慌乱的敲门声。开门一看,楼下的正满脸微笑的站在眼前。

 

“对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4 15:24)
标签:

回信

日本

记下些值得回忆的东西,为了和中岛难忘的友谊。

收到中岛(Yasushi Nakajima的信,一直没回。信中他对海南的印象让我吃惊。他说:

As you said, you are from Hainan Island, but sorry to say, I did not know this island.

So I looked over it.

And I have been very sad to know that there was a very dark history with Japan on the very beautiful island.I suppose there are many people there who hate Japanese.

One day I met some Korean at the same room of a youth hostel in Berlin a few years ago. He was a very nice guy.We enjoyed talking very much, but when I asked him how he feels about Japan, he did nothing but smiling.

 

难道中国和日本就这样也在这种徘徊中,步履蹒跚地交流吗?那么多年了,“地球村”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但在我眼里,世界现在不是太小,而仍然是太大。外国人对中国了解仍然太少。

在犹豫中徘徊,一个月了始终仍然没有给他回信,内疚却不断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2 16:51)
标签:

悠闲

清真

足底

好久没来了,整日在悠闲和晃悠中恍惚时间。一直不怎么喜欢大城市的繁华,也厌倦了在外面跑来跑去的生活。听见别人议论在繁华的城市如何高薪和诱惑的机会,也只是附和着装出羡慕的眼光。一回到自己舒适的卧室,什么豪情壮志,什么繁华似景,都烟消云散了,手中的书香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迷人的味道。

 

也许人就是这样的,变换着不同的状态生活才能得以持久有活力。

 

喜欢在阴天或小雨的时候在开阔的路上开车,喜欢雨滴在玻璃窗上滴下时的痕迹。在动人的音乐旋律中,让时间流失在空旷和伤感中。最悠闲的两个月的暑假,就这样悄声无息地过去了。

 

昨晚和几个西北的朋友去西安老马家吃清真菜时,才发现这家清真在海口生意好得没有多的位子。清真的味道刺激我的口鼻,一下子想起了在印尼时,吃过无数遍的清真味道,那种感觉,不同的风味和气氛,让我犯傻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记得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去外面买印尼菜,站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1 14:22)
前两天就打听到早晨八点多有一躺去日惹的火车,考虑雅加达的严重塞车,早晨5点多就爬起来了,BoBo两人送我们匆忙赶到东区的火车分站去买到日惹的票。到卖票窗口那问,说有一趟车。于是慌忙买了票100千盾(¥80多),还特意问了窗口的那个印尼小姐,也说8点有一趟。于是“挥泪”(半真半假的)暂时告别,进到站台耐心等待。

 

想着还有两个小时的等待,就坐在站台边,买了一瓶水喝。喝水时,要珠珠把火车票拿给我看一下,正看着,一趟火车开了过来,然后听到广播里的印尼语正乌拉乌拉地说这趟火车是去日惹的。我正在纳闷,心想不是八点的吗?怎么6点多火车就来了?还没反映过来,火车只停了几分钟就呼啦呼啦地跑了。我看了看车票,上面的开车时间是6:45,心里咯噔一下。马上问站台边的一个工作人员,他说刚才跑掉的那趟火车就是我们要乘坐的。心一下沉得比印度洋还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7 23:30)
标签:

雅加达

温馨

豪情满怀地迈上Adam,准备好了迎接新一轮的挑战。我想,再怎么地一顿简单的饭总该有吧。几个空姐长得很像华裔,笑容可掬地发给每人一杯白水,然后就回闺房了。我们不停地朝闺房望眼欲穿,也不见送吃的来,饥肠辘辘开始发呆。偏偏那冷气超强,可能是怕我们这些赤道以北的变成热带鱼了。哎呀,那个冷啊,只哆嗦!幸亏已经有比较丰富的飞行经验,我裹在自己带的毛巾被里还只哆嗦。
 

在夜色朦胧中看到冯老师满目慈祥地等在机场的出口,赶忙跑上前去握手,就象两国领导人见面似的。以前虽见过面,但一年来一直是在电话里温习她坚定和蔼的关怀。她那种实干勇敢的性格,一直是我仰慕的。协调机构专门安排车接,一时不禁要热泪盈眶。在车上不断地被问这问那,还真有点不太习惯了。

 

车子七拐八转的才到BoBo那个城市里的“农庄小别墅”。这样说是因为他那栋房子是在雅加达东区,整日沐浴混迹在一片穆斯林高音喇叭的祷告歌声中。虽然深更半夜了,但三个好友在路口等待,一见面就打手拍肩,就跟昨天才见过似的。在行李和吆喝的一阵忙碌后,BoBo他们给我们烧了三个中国菜,饿了大半天,坐在地毯上狼吞虎咽不一会就扫荡干净了。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8 02:28)
标签:

流浪

爪哇

幸福

辛酸

分类: 旅行
因为本人一向懒散,回国后又回到了原来的舒服状态,每天早睡晚起,不到十天,竟然长了两斤肉。在印尼也没几个人好说中文,已经养成了少言寡语的习惯。回来后,无论出入豪华歌舞平升,还是在烈日中跑来跑去的忙碌,都暂时没能改变用眼睛和行动来表达的习惯。

一下子能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中,一个人在书房看书、发呆、写东西,那种久违的感觉让我幸福到家了。所以外面的世界多么热闹繁华,都不能打动心扉,没有了以前的兴趣。

在这样的夜晚,想起皮老头的那句话: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拍我心中最美的日出。一下子睡不着了,深更半夜爬起来,想写下那段流浪生活。

话说公元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和珠珠告别棉兰机场。之前,我们都说,告别它时决不流泪,要开心地笑它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3 14:58)
标签:

无题

打油歌

  

昨晚十点多还在黑暗中无光,打字就跟弹棉花似的停一下然后咯吱。这里的网下的歌都是断断续续一半一半的。在国内下了一百多首喜欢的歌,早已经听了无数遍了。很喜欢陈弈迅的《爱情转移》,听着听着就成了这样的了:

烦恼转移

 徘徊过多少街头住过多少旅馆

撕心裂肺的噪音喇叭心烦

飞机是用来坐的还是用来蹦极

感觉日子天天都上下翱翔

熬过了多久孤独湿了多少纸巾

才能知道叹息是没人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