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酷狗冬子
酷狗冬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802
  • 关注人气:3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10月,一则消息中断了我国庆长假的悠闲心情。突兀的噩耗,连着央珍这个名字,确认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央珍后,心顿时被狠狠地揪了一把。返身到书架上找到一个像框,在一张饭局合影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樽,这种随处可见的旧仓库改造的食堂,给这座小城平添了更多浪漫。


同样是大雪,降到网走,就有从天而降的暴烈。而落到小樽,无论如何都觉得温柔。一部《情书》电影,为这座小城定了调,以致于看街上的男男女女,都觉得他们是《情书》中的人,或者怀着一个情愫,来寻找藤井树。

玻璃工房、八音盒、小樽梅子酒、乐陶甜品店……小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坦率讲,我对酒一直说不上喜欢。惟一能喝一些的是黄酒,也只因为,它能很好地助我睡眠而已。简短捷说,我是那种喝了酒非但不兴奋,还会昏昏欲睡的人。但是酒经由旅行与回忆,又有所不同。所以总是自不量力地提笔起来,想写我遇到喝过的酒。 


冬日的札幌啤酒博物馆,两次都是在年末到达那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知床

流冰

阿寒湖

阿依努

分类: 走读




我对知床及周边地区有无限的好感,却一直没有写过它们。十三年前没有,这次想写,也觉得不那么容易。首先知床就是北海道最奇幻的地方,地名的爱依努语是“大地的尽头”。宣传短片称它为白色的幻想之地。白色主要指的是冬天的知床,事实上别的季节它都色彩绚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禅家如何解四僧


              采访人:孙小宁

          受访者:林谷芳

   

历史上的清四僧,包括渐江、髡残、八大、石涛四位,他们活动于明末清初,其绘画,各有师承,又独出机杼,影响后世,都是绘画史上一说再说的人物。但对他们的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日是好日

                              ——望向那片树木希林

                                                      孙小宁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袭蓝衣的树木希林走到化妆间,落座。发型师为她打理着头发。一位男士走进来。树木希林侧身转向他:“应该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不是今年法国的一战纪念仪式,有华裔面孔的女孩朗读一封中文信;如果没有马友友现场演奏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中的《萨拉班德舞曲》——一首充满哀伤的曲子,一战给国人的感觉,还是有些淡远。在很多人看来,那是别人的战争,因为战争的烽火是在欧洲战场燃起并展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除了战后巴黎和会,中国作为战胜国一员,无缘分得胜利一杯羹的屈辱,事实上还有几十万华工,因为这场战争,被招募到异国他乡——那位华裔女孩所念的,或许就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家书。而这些人工作劳动的营地,距一战战场咫尺之遥。

  作为壮劳力被运输过去,华工的作用是填补欧洲因战争而造成的人力亏空。战后,他们大批归国,但也有一部分继续留在那里,参与战后欧洲的重建。在欧洲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的生命与足迹显得无足轻重,如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9 17:32)

      

                         十年去来》第二版 商务印书馆2018年8月版

              

      这本与林老师最早的访谈书得以再版,最初的推动者是如今已在美国做独立出版人的刘雁女士。而作为商务版“林谷芳文集”的其中一部最终面世,则因为种种原因,铁定已延宕成此系列之最末。这个时间前后的微妙联结,颇让我想到佛家所说的不可思议。或许也因为过程拉得过久,尽管此前向出版社交稿时,我和林老师都做了相应的修改,今年春天坐下来和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09:21)
标签:

清水

刀子

石舒清

稀缺

分类: 观剧


一部作品要过很多年,才能走近自己的视野?看完《清水里的刀子》,我不禁心中一叹。

 先看到的是电影。在马路边上,一家比旁边的酒楼餐厅大不了多少的影院。影院并非我的首选,却是刷淘票票过程中少有的选项。即使这样,走进那个只有五排座35个座位的影厅坐定,依然有个错觉,电影可能随时被取消。因为整个场上,加上我,只有5位观众。这或许就是《清水里的刀子》排片如此少如此偏的原因吧。

 说来这部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2 07:52)

    到许多城市,都习惯性地要在脑海中搜索,这地方有没有寺庙值得看。到广州,不用搜,第一反应就是六榕寺。不仅因为和六祖有关,它对我,还有一种宛如重逢的意义。十多年前,和林谷芳先生做《十年去来》的访谈,中心围绕他初踏大陆十年间的社会文化观察。这是他一开头就提到的寺。两岸开放之初,一个台湾人来大陆,自然会遭遇到些不如意,心绪难平时,就访到这里,六祖惠能的铜像,让他心境为之一转,接下去便直下承担。现在想,如果没有那次转折,也就没有后来他数百次的两岸往返、播洒生命的关怀给很多人,我与他两本《十年去来》(两本副题都是:一个台湾文化人眼中的大陆)的缘份就更无从说起。而更深的感激又在于,接近了他便有了叩问的方便,渐渐对禅也从一知半解外加好奇误读当中,脱身出来。返观自照,安顿身心。

所以提到六榕寺,莫名的,我会有一分打心眼里的感激。但如此念念不忘,我依旧没有刻意前去。水到渠成才自然,我在等合适的契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