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酷狗冬子
酷狗冬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316
  • 关注人气: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如果不是今年法国的一战纪念仪式,有华裔面孔的女孩朗读一封中文信;如果没有马友友现场演奏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中的《萨拉班德舞曲》——一首充满哀伤的曲子,一战给国人的感觉,还是有些淡远。在很多人看来,那是别人的战争,因为战争的烽火是在欧洲战场燃起并展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除了战后巴黎和会,中国作为战胜国一员,无缘分得胜利一杯羹的屈辱,事实上还有几十万华工,因为这场战争,被招募到异国他乡——那位华裔女孩所念的,或许就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家书。而这些人工作劳动的营地,距一战战场咫尺之遥。

  作为壮劳力被运输过去,华工的作用是填补欧洲因战争而造成的人力亏空。战后,他们大批归国,但也有一部分继续留在那里,参与战后欧洲的重建。在欧洲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的生命与足迹显得无足轻重,如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9 17:32)

      

                         十年去来》第二版 商务印书馆2018年8月版

              

      这本与林老师最早的访谈书得以再版,最初的推动者是如今已在美国做独立出版人的刘雁女士。而作为商务版“林谷芳文集”的其中一部最终面世,则因为种种原因,铁定已延宕成此系列之最末。这个时间前后的微妙联结,颇让我想到佛家所说的不可思议。或许也因为过程拉得过久,尽管此前向出版社交稿时,我和林老师都做了相应的修改,今年春天坐下来和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09:21)
标签:

清水

刀子

石舒清

稀缺

分类: 观剧


一部作品要过很多年,才能走近自己的视野?看完《清水里的刀子》,我不禁心中一叹。

 先看到的是电影。在马路边上,一家比旁边的酒楼餐厅大不了多少的影院。影院并非我的首选,却是刷淘票票过程中少有的选项。即使这样,走进那个只有五排座35个座位的影厅坐定,依然有个错觉,电影可能随时被取消。因为整个场上,加上我,只有5位观众。这或许就是《清水里的刀子》排片如此少如此偏的原因吧。

 说来这部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2 07:52)

    到许多城市,都习惯性地要在脑海中搜索,这地方有没有寺庙值得看。到广州,不用搜,第一反应就是六榕寺。不仅因为和六祖有关,它对我,还有一种宛如重逢的意义。十多年前,和林谷芳先生做《十年去来》的访谈,中心围绕他初踏大陆十年间的社会文化观察。这是他一开头就提到的寺。两岸开放之初,一个台湾人来大陆,自然会遭遇到些不如意,心绪难平时,就访到这里,六祖惠能的铜像,让他心境为之一转,接下去便直下承担。现在想,如果没有那次转折,也就没有后来他数百次的两岸往返、播洒生命的关怀给很多人,我与他两本《十年去来》(两本副题都是:一个台湾文化人眼中的大陆)的缘份就更无从说起。而更深的感激又在于,接近了他便有了叩问的方便,渐渐对禅也从一知半解外加好奇误读当中,脱身出来。返观自照,安顿身心。

所以提到六榕寺,莫名的,我会有一分打心眼里的感激。但如此念念不忘,我依旧没有刻意前去。水到渠成才自然,我在等合适的契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居京二十年,对很多地带仍然不问西东。三里屯就是其中之一。按说这里使馆、酒吧、商厦云集,怎么也不应该太生,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一去就晕。即使这样,某天站在那里,我也还得想出法儿来,给两位刚结识的外来人士介绍三里屯。而其中一位,是我一直喜欢的日本电影史学者四方田犬彦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稍稍往前回溯。

四月是我这样的影迷狂欢的月份,因为有北京国际电影节。那期间我基本上属于不在这个影院就在前往另一个影院的路上。只有一次,不是为看电影,而是为听一个讲座,讲座的主角是写过《日本电影110年》的四方田犬彦先生。作为影迷,尤其是日本电影的影迷,我对这位电影史家别有好感,总觉得他打开的电影视窗,有别于其它电影论者。尤其当你从他的《日本电影100年》读到《日本电影110年》,很多你看过的电影,都能稳稳地在这个进程里,找到它的座标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3 17:21)

湖上的海鸥

   一场雪后,被春天唤醒的阅读,是这一本。

湖上的海鸥

在龙潭湖,见到的第一枝迎春花,一并纪念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命是一列单向行驶的列车,每个人都会在中途下车。而每个人的离去,都会给他的挚友亲朋留下訇然关闭的门声。这刻骨的鸣响,日后会不时回旋于耳际,让生者觉得,有些事,是如此的难以释怀,甚至到达愧疚的程度,愧疚于,无法为离去的人减轻病痛;愧疚于,在他临终前,无法坦然与他沟通死亡这个事实。虽然这也是好意的“瞒”和“骗”,却可能让他失去为自己也为亲人做最后准备的机会。那个阶段,可能也是亲情、家庭关系饱受考验的时期,因为他会突然变得乖戾,诉求也语焉不详,这些都让人心生疲累。而这些,也都将汇入记忆的河流,在之后的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8:40)

    


宇治在京都到奈良的中间,这个印象格外清晰。因为我坐JR穿行过几次,都经过这个站。宇治离两边的城市,均只隔半小时路程。后来怎么想,都有一种特别寓意。仿佛宇治是一个时间的刻度,不偏不倚,卡在奈良时代与平安时代中间。

专门造访宇治,是去年秋天。住奈良,一早坐JR线出发,车缓缓启动,俨如时间的顺流,一点点褪去奈良时代特有的古朴。宇治其实也古,但绝对不朴,只要看看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雪夜

2017年年末,我们的知床林中小分队。同行摄影师拍照。

   

   2018年的新年,朋友圈一片雪意。故乡的朋友也在晒雪,我便发了一张美食图上去:切好的半颗柿子上,几颗鲜红欲滴的石榴籽,正好是我故乡两道果品名物的合成,我将它作为对故乡的致意,并以此纪念刚结束的北海道之行。美图就摄于札幌一个雪夜的餐桌,就餐中我们还相遇一个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一好

茶禅

笺谱

顾圣婴

巴赞

分类: 说书

虽不做书版了,也少写书评,但每年年底前后,总会有一份答卷从不知什么地方投来,让我对自己一年阅读做个回顾。当然设问题,总有编辑的指向与规定动作,比如,大部分题都严格规定了出版年限——必须是2017年所出之书,但也不得不尊重配合。在有限的问题中做出有限的答案,这里先做出一个界分,做过书评以及自己版面涉及过的书,就不在此提及了。它们当然是我认为的好书。


 12017年你想推荐给别人的是哪一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