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01-12 17:50)
标签:

时尚

分类: 口袋涂涂。

 

 

       

     路过           臭美             摸            哭泣            寒你

 

点此下载表情包

 

 

 

一月十一日               下雨了

我的愿望清单上安安静静躺了几年之久的一项“制作属于自己的表情”。
终于变成了现实。
难产了很久,“口袋小妞”QQ表情今天终于出世啦。

 

烈感谢:
提供技术指点的大秀秀大人;哎呀星星大人;阿弟弟大人;无知大人。
帮我提出中肯意见的内测亲人们:王小笑大美人;恶毒的Zen校长;和善的沙子;大帅哥木影大叔。
还要特别特别鸣谢在我懒筋强烈发作的时刻,孜孜不倦的诅咒,刺激我的,大秀秀美人和zen校长。

 

事开头难,果然不假。
我会更加努力,勤奋出新。

 

后,今天是我家tee小妞的生日。
亲爱的,生日快乐。
生日礼物还在路上的话,先送一个特别加大版给你充数吧。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2 17: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分镜。

 

 

  

  
个人主站重新开张。
欢迎大家前来T馆。坐沙发。交换链接。
噢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1 14: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子。

 

 

 

 

 

 

 

四月八日       大朵大朵的云

 

 

回忆一下清明节都干了些什么。

 

假期开始前晚卖了2条阳朔旅游路线。
假期第一天和疤疤。小N去逛街。在理发店等这两孩子整造型傻等了一下午。
假期第二天3人一起来到了计划已久的小梅沙海边。景致还不错。毕竟这是个干净的城。
在我到过的海边里仅次于青岛。就是海滩活动区域小了些。
玩得不是很开心。因为我们是三个不带泳衣的傻瓜。若是去旁边店里又贵又丑的泳衣买了来可能会导致更不开心。
假期第三天一边煲着慰劳疤疤的汤。一边开始正式打开电脑干我的活。前BOSS交来的任务。

 

实无所谓假期不假期。
现在的我。
没有假期。亦天天都是假期。
妈妈在电话里说我不务正业。还是趁早找个靠谱工作为上。
小N也嘀嘀嘀的说应该有个目标。年有年目标。月有月目标。
貌似看起来我真的是个蛮没计划没头绪的人。

 

觉得不然。
其实我打心眼里觉得我是个有理想有目标的N好小青年。
心里的谱清楚着哩。
不过有时候弦松弦紧。你要掂量着帮我拉一拉。

 

恩。晒下这几天的PP。
做个阳光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4 1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子。

 

 

 

 

 

 

 

三月二日          一天没出门 外面什么天气呢

 

几岁的时候我总是想美好的童年怎么没得这么快。
现在发现。原来长大了的时间才是过得最快的。
我想时间变少了。
是因为我们事情变多了。
我们长大了。需要马不停蹄的忙于生计。
我们长大了。虽然不情愿也要笑脸强绽的做一些事情来维持社交。
我们长大了。必须按社会这个编导的剧本来演出一个叫做成人的角色。

因为我们是真真实实存在这个大容器里的鲜活个体。


期五的时候。
一个人去逛了华强北的女人世界。
天阴阴的。叫人爽不起来。
在一个卖银器的铺子流连了很久。
我一看见银饰就容易挪不动步子。
着迷于银子粗淡真实的质地以及似乎可以隐约感觉到的藏在它们背后关于悠久年岁的故事感。
若是一个女子将她珍戴一生的银器在某个时刻转赠给另一个人。
比如银镯子。
我会觉得这是件多么郑重与沉甸的交付。以及那个人对于她的重要非凡。
因为那个镯子上沾染的不仅仅是她长久以来的温度和气息。
更刻写着关于她的一生的喜悲起落及恩怨爱恨。


铺老板是个热情的女孩子。
拿出来很多款样式的镯子叫我挑选。
见我都没有特别喜欢的。又介绍我看她店里的藏银坠链。
我看上了一个雏菊形状的项链。
工艺精细。银亮花瓣之间的夹缝泛着藏银旧旧的黑色。
很是喜欢。
正想问价的时候旁边来了一个老太太。
笑眯眯的在翻看着我刚刚看过的那一堆镯子。不时的和老板询价讨论。
整个人看起来心情和气度都很好。
老太太把镯子几个几个的拿在手里不停的试戴。
突然之间。我看见她就像变魔术般利索的把一只镯子滑进了她靠我这边的裤兜里。
我整个人当时震住了。
因为我知道我没眼花。更因为她明明已经那么老了啊。
我看了一眼老板。这个女孩子正在为我翻找其他款式的项链忙得不可开交。
我又转过去看老太太。
她居然双眼眯成条弧线形。以和蔼万分的笑容对我迎了上来。

那一刹那。我就像被点了穴一样。被这个含义万千的笑容定住了。楞在那里。


子飞快的思索。该如何是好。
正面的直接去告诉那个女孩子显然不是好的方法。
一来没有办法肯定万一搜查起来的话镯子此刻还在老太太那个裤兜里。
二来岁数那么大的一老人家出来搞花样肯定不是孤身一个人来的。也许一事发还蹦出来几个彪形大汉。老太太哭着闹着说我栽赃都说不定。
三来万一这真的只是个生活无法维持的孤寡老太太。当场给揪出来让她这么大把年纪如何下台。
鉴于我初到深圳这个龙蛇混杂之宝地时。好心却被骗的惨痛经历。
其实我更担忧的是老太太和女孩子其实根本就是一伙的。合着演一出戏。

等到女孩子发现镯子少一个的时候。
两鬓斑白行为迟缓的发甲老人和物欲强烈动作麻利的年轻人比起来。
嫌疑人理所当然就变成我了。

 

到这里我不禁一阵颤栗。
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老太太这时却突然比我先一步离开了铺子。
女孩子走过去在收捡被挑得乱七八糟的那堆镯子。
似乎并没发现异常。
突然之间。觉得她看起来好无辜啊。

想了想于是便走过去对她说。
你看看你的镯子有没少。如果少了赶紧追出去问问刚才那老太太看看。真的。

 


完放下手里的雏菊项链。赶紧大步离开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5 16:2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子。
十二月二十五日       深圳的冬天温暖如秋
 
子忙碌起来总是一晃就过去。
这一年就这样眼见着从指缝间嗖的溜走。剩下稀廖的那么几日。
 
寂了好些时间。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不欲一一赘述。
用尽辞藻将它们载记如新不如把它们安放在心里最隐蔽最平淡的角落。
等到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力想不见的时候。
再回过头来看那些挣扎磕撞中的自己。
会发现。当初我有如天塌一般的心情如今也释然得云淡风清。
有种隔岸观火的超然。
这。便是成长。
 
个平安夜安然的度过。
满世界都在这片流光溢彩中欣喜开来。
感谢在我最悲不欲前的时候始终如一扶持包容着我的朋友们。
又及。此时此刻陪伴在我身边的你。
你们当然知道。我爱你们。
 
诞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30 19:20)
 
 
十月三十日     冷得穿了小棉袄
 
小学的妹妹每天放了学第一件事。
就是到我电脑上来加她白天在学校新交换到的同学QQ。
有模有样的在一个带锁的小本子上登记得工工整整。
先是真实姓名。
接下来是QQ号码和网名。

小孩子们的网名取得真是五花八门呐。
什么童心飞翔。静喽水灵。小琦琪。。。

见一个Q号的下面还赫然写着:动感大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4 21:35)
分类: 羊角辫。
 
十月二十四日      温暖阳光
 
几个月的日子一路就这么过了下来。逐渐显出单调陈乏。
我想我的确是闷了太久。
博客也快长出了草。上来几次。却实在是无话可说。
去深圳的事宜也不断因为林林总总的大事小事又或者有关无关的甲乙丙丁。
一拖再拖。
 
天一时兴起。又和海玲一起去了高中。
亚妮和徐国民在那里。已经是老师了。
进大门的时候门卫拦着问我来意。我连忙说我来找老师。哦。史老师。
一听是老师的朋友门卫的态度立刻转变了起来。堆着笑把铁门打开让我进来。
我想着呵呵自己做不了老师有当老师的朋友原来也是这么一件可以小自豪一下的事。
这个时候正是课间操的时间。学生们成着群结着队一拨拨的从教学楼大厅涌出来。
一会儿的功夫便站好了队形。做起操来。
我站在3层楼梯间的窗口。耳边是嗡嗡巨响的喇叭广播着体操音乐。
看着操场上千百条被朝阳拉得斜斜长长的影子与这些青葱稚气的孩子一起。跳跃。闪烁。
其中。亦有人无精打采的敷衍着只是在将身体晃来晃去。他们一定不知道这些每天像必经程序一样无聊透顶却不得不从的事情。我现在很羡慕。
注意到还有那么几个孩子边做着动作一边混在音乐声里聊天
我笑起来。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掏出手机给珍发短信。说。我在四中看做操。
其实我想说。我看见了当年的我们。不顾高矮差距的硬是把队站在一起。笑闹着聊到high。
 
曾经一过去就意味着与罚扫地有关的那个办公室。见到了亚妮和徐国民。
几年未见。小徐老师现在已经是标准帅哥一个。着实让我惊艳了一把。
他们的办公室早已改成了格子间。每个老师都给配了联想笔记本。齐齐的呈着新鲜的银色。
学校给亚妮和另一女老师分了三室二厅的宿舍。
不大的居室。被她收拾得干静灵巧。一如她的本人。
每个人都选择了属于自己的路认真的走下去。
当高中老师虽然不是太丰富多采。却安然平稳。福利待遇亦是好。
对于温婉而认真的亚妮来说。我想。是极适合的。
 
妮带我去画室见张老师。
画室已经从三楼搬下了一楼来。
亚妮从当初和我们一样的学生身份突然变成了张老师的同事。两人一起带着画室的这些孩子。
从亚妮身边经过的时候。学生们会乖巧的上来喊一声史老师。我笑起来喊她屎老师。
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商和她的小十七。
在门口就看见了张老师。我远远的喊他。却到跟前才认出我来。
把水果递给他的时候。他说我瘦了好多。脸也变得不那么圆了起来。
大家呵呵的笑着。聊从前的画画。聊从前的美术高考。聊工作。
籍着身份的转变。以前许多尴尬的违纪。不能让老师知道的秘密。也便这么坦然的聊了开来。
 
学校出来的时候。在桥的尽头看见有盲人算命。
出于好奇和好玩。我生平第一次坐到算命的凳子上把生辰八字报了上去。
老人家在经过掐指分析后喋喋不休的给我道了二十余分钟的我过去与未来几十年的上下运程。
太多的术语与浑浊的嗓音。让我听得不是太清楚我将来究竟究竟会怎么样。
却异常在意的听到了。关于我的姻缘。
大意是过去的情感纠结千万要痛定放开。那不属于我。
今年所剩的日子一直到明年的上半年。我的真命天子会踏踏实实的坚定出现。
 
家的路上我想着这几句话。释然的笑起来。
莫须有的迷信与阴阳我并不笃信。
如果真正的Mr。Right要出现。
那么。我等你的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3 00:07)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羊角辫。
 
 
十月一日    天气热得好比人气
 
月的某天走在路上的时候。
一阵奇特的甜香带着熟悉的记忆的味道。袭鼻而来。
寻着味道一直找过去。原来是桂花开了啊。
这才发现。一直在北方上学。我已经四年不知桂花香。
时至十月。桂花仍然在拼命的吐露着芬芳。
亲爱的刀疤娟。很想知道桂花香的你。如今。闻见了吗。
 
天。
在醉人的桂花树下。邂逅一只打盹的章鱼先生。
辛苦的章鱼先生。国庆快乐。
梦。是否也甜甜的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8 10:46)
分类: 日子。

 

 

 

 

 

 

 

 

 

 

九月二十七日     天气又热回来了

 

工有一个很特别的系,叫聋人工学院。
在路上,在教学楼,在食堂,总能看见那么一群群比划着手语的孩子。
亦喜欢用丰富的表情来配合表达无法言语的情绪。
时而大笑,时而皱眉。用力摇头点头,调皮眨眼抑或愤怒。
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很单纯明朗的写在脸上,用心的活在他们无声的世界里。

 

们在荟贤堂演出《千手观音》,那认真的执着劲头叫人感动。

水准比起春晚亦没有觉得相差很多。

他们做服装设计,在朝阳广场搭了T台表演服装秀。
我和刀疤娟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好在人山人海外面拍到一些模糊的镜像。
时装秀举办的很成功。
压轴作品是一套色彩艳丽造型夸张的大胆设计。
光影簇动里,明娆暗媚的裁剪赢得了满场掌声。
最后设计者被模特们牵引着从T台中间走出来,是一个文静丽质的黑发披肩的女孩子。
走到最前端给观众鞠躬的时候她的妈妈跑过去给她献花。
女孩从T台上弯下身子来跟妈妈拥抱在一起。
妈妈的激动之情无法抑制眼泪拼命的涌出来。女儿拍着妈妈的背哄着妈妈。

这个场景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动容,鼓励和赞扬的掌声如潮响起。
我们永远无法了解在鲜花和掌声背后,她的妈妈要付出平常妈妈多少倍的辛苦,才能培养出比平常孩子更要杰出的女儿。
那天,大抵是母亲节。

 

两天一直在陪妈妈去医院检查身体,复诊以及输液。
今天守护在病床边上的时候,看着在麻醉剂药效中熟睡的妈妈的脸。
近来积虑的她,神情在这个无知觉的时候完全放松开来。五官舒展。
有着淡紫色的黑眼圈及疏疏细细的斑色。一如它们在我的脸。

我来自于你,亦独立于你。

哪怕飞得再远,骨子里终究还是那样盛大的与你相连。
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不想让你知道只是尽量试图让你不难过不困扰。
却不想我的善意包瞒和带过作为一种隐形欺骗也伤了你的心。
我知道精明和算计始终不是你学得来的性情。
所以就真的真的在想。要以我的微薄之力,将你保护得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9 10:57)
分类: 日子。
 
上打着哈欠起床。
妈妈正要出门去买菜,慈爱的问我想吃什么菜吖。
我不假思索:“随便。”
妈妈神情瞬间幽怨:“你从小到大就一句拿手的随便,为难了我这么多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30 23:53)
分类: 落花遗地。
 
八月三十日     阴天了
 
[壹。]
昨天下午跟牛聊天的时候我还扯着淡说,哎呀嘴有点麻不知道是不是中毒。
一会儿的时间我便开始俞渐的头晕起来。
最后麻木至全身。
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哥哥第一时间开了车子来接我。
见到我后第一句话还哼唧着说,你比我想象的清醒多了嘛。
我在强装清醒,其实脑子已经开始逐渐的变晕。
靠在车窗上,眼皮沉沉的耷下来。
只听得见哥哥在急促的鸣叫喇叭和超车灯不断闪动着的滴答滴答。
那种温暖荡漾开来。
哪怕我们自小处得再紧张微妙。
此刻我对你还是这么依赖。给我一种亲近的好。

 

[贰。]
这个夜晚在医院度过。
清早在一个男子的哗然痛哭声中醒来,凄烈的哭声响彻整个医院上空。
我循声走到阳台上去。
日子开始入秋,这样的清晨天气已经有一丝丝微凉。
黑色的飞鸟在病院上空盘旋不去。无从辨认,只看得见它们身形孤寂,啼叫凄然。
一具裹着白布的僵直身体,被放在担架车上。

旁边是匆匆的医务人员以及在惨声哭喊着追随的年轻男子。
担架被迅速的推进我们所在的大楼的底层,从我的视野消失不见。
身旁的女孩告诉我,楼底下那个地方进去便是停尸房了。
她在这里工作,每天都听着看着那么多的生命,在亲人的嚎啕声中,就像一缕烟一般的灭去,迅速消散飞逝。

最巨大的失去,原来仅仅需要这么一眨眼的时间来发生。
不论半夜,不管清晨。
死亡无法选择,只有静默承受和巨痛哀伤。
突然就那么咫尺那么深刻的感读到生与死的真相。不遗余地,如此决绝。

 

[叁。]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
看见一个妇女跪在地上,前面摆放着她熟睡的孩子和她的求助书。
是每个城市都有的,已经被人们司空见惯并开始熟视无睹的乞讨者。
她的头发凌乱而邋遢,垂在前面挡住了眉目。
亦不抬脸看人,只是机械性的在一直不停鞠躬,不管前面马路是否有人经过。
觉得内心黯然,走过去将裤兜里的几个硬币放在她空冷的破瓷碗里。
生命如此青脆,如果我的微薄之力能够帮到她。
那么,我亦不在乎她的孩子是否真生病她是否只是惰于劳作求生而来行乞行骗。

 

[肆。]

虽然现在天气依然炎热,却还是极容易生病。

我的朋友们,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健康,千万不要感冒甚至像我这样食物中毒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