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那么多人闪亮的牙齿对着你


朱必圣


你打扮自己吗?像王一样?

哪里牢固,你安放帽子在哪里,

不能有风吹,不能有猫跃过。

要有卫队保护,有侍女挡灰。


你创造词语,对着大殿朗读,

谁的发丝飘扬,谁就领受你的旨意,

谁在铁锅里煎饼,谁就献香。

你拥有光芒,那么多人闪亮的牙齿对着你。


2018.5.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疯子捉蝴蝶,扑到一只又送走一只


朱必圣


疯子捉蝴蝶,扑到一只又送走一只,

他叫它们花女。

花女飞上树,疯子以为它要脱花衣穿树叶,

所以遮住自己双眼。


疯子洗衣裳,

总是在河水里寻找纽扣。

有时找到一粒纽扣,另一粒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所以他躺入水里。


疯子追松鼠,鞋子掉入树洞,

从此,他就睡在树洞外面。

越看,他越觉得树梢高入云端,

所以他认为树长在天上。


2018.4.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哪种灵魂栖息在树梢

朱必圣

哪种灵魂栖息在树梢?接近蜂蜜。

你遇见野兽,

它只是与你同路,

你们一起邀请灵魂,或者唱曲或者扔橡果下来。

你跟灵魂接近,

只要做梦你就上升,每个树梢你都送一件棉衣。

谁冷,谁都会想起树上的灵魂。

你请他同住,两个同穿一件棉衣。

你们不吵架,你们诵诗采橡果,

总是给路人惊奇。

你们把橡果扔得很远,

总有很多人从很远的地方捡橡果回来,听见灵魂与你诵诗。

2018.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让荆棘开花,那是不安的


朱必圣


生我嘴,用来闭上,

闭上,就没有海水涌入,

闭上,也没有黑羽毛掉入,

闭上,谁要是扔来鱼刺,

它也不能飞进我嘴巴。


我闭上嘴巴,海水在外面,

倒塌的窗户,那飞越而来的玻璃碎片在外面。

你在外面喊我,我听见了,

你飞奔而来扬起的河沙坠落下来,也在外面。

我在里面,嘴里含着碎饼。


你不能诱我开口,

捧着花站在门锁旁边,我不能激动,

不能让嘴里的水喷出来,

不能让水溅湿那一丛荆棘,让荆棘开花

那是不安的。


2018.3..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一个锋利,一个细小而坚硬


朱必圣


直到苦生长起来,谁沾上一口,他必然哑口无言。

他根埋在河沙里,要睡只能跟沙子挤在一起,

那些都是无言的沙子,做噩梦也不翻身。

这样,你过了一夜又一夜。


直到苦生长起来,镰刀都在飞翔,

它比任何一只鸟都要饥渴,

任何苦它都吃,即使掺入河沙它也吃。

这样,你又过了一夜又一夜。


每一夜,都是镰刀跟河沙咬在一起发出声响,

你分不开镰刀,也分不开河沙。

你看它们飞翔,

一个锋利,一个细小而坚硬。


2018.3.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你只要想,就有主与你同在


朱必圣


时常想,谁为我打井?

不仅挖出水,还挖出银杯金盏。

自己什么都不用动,只要想,

其他人在忙碌,

打井、浇水、修农具、修补漏水的屋顶。


你只要想,水顺着你想的路子流,

你想到哪里,水就流到哪里。

其他人早起购买木料、金属,

他们建屋、植树,

你想树上挂果,夜里它们像一个个灯笼那样闪亮。


你思想不停顿不睡觉,

任何人走路不怕黑,不怕野兽,

端起每个水罐,里面都有煮沸过的水。

你给摩西系鞋带,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


路途遥远,你骑在倦乏的马背上,

只要继续想,就提早到达流奶与蜜的国度,

比约书亚还早。

约书亚叫人绕城吹号,耶利哥城墙倒塌。

你只要想,就有主与你同在。


2018.3.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它们的存在是浓稠的


朱必圣


你在夜里淘洗大米,使白变得更白,

你在夜里翻书,让纸发出说话的声音。

冷是一位来客,

暗是另一位来客。

它们不请自来,坐你床脚。


两位来客不寒暄,不说出远道而来的消息,

它们围绕床的四个脚,

既不抬起放肩上,也不放下让床脚落入缝隙。

你熟知它们,还知道两位来客玩弄把戏,

故意在四个床脚都撒了白米。


白的更白,从淘米水里你捞它们起来,

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

它们堆成白米围子,你从任何地方都看得见它们。

它们的存在是浓稠的,

两个来客喝它们,一个变暖,一个变白。


2018.3.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裹住他声音,裹住他舞步


朱必圣


好了,有人午夜唱歌、舞蹈,

不被人听,不被人看。

他裹在布里,不睡觉,只唱歌跳舞。

人们只能看到一片黑布起舞,

它升起,落下,一个人喘息,努力遏制胸腔里的声音。


好了,这个人必须活在布里,

他是缝起来的那种人。

用很长的线,花很长的时间,

把他跟一片黑布缝在一起 。

于是,午夜出现了一片活起来的布。


它是不能使用的,不能挂起来遮光挡视线,

不能做成衣裳,新娘出嫁的时候送给她穿,

不能拿来包鱼,让一只猫闻到鱼腥却看不见鱼。

它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一直裹住那个人,

裹住他声音,裹住他舞步。


2018.3.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谁赢,谁忍受碎片伤害


朱必圣


如若故事精彩,你叙述的时候如遇野兽下山,

它很久没有下山,毛茸茸的脚爪拍打黄土。

你站在野兽面前,它不咬你,

它向你摇晃兽身,一把黄尘扑到你脸上。


你没有受伤,你和野兽都需要水,

需要洗喉咙和嘴巴。

你继续讲故事,叙述狼和兔子,

一个强者,一个弱者,它们如何搏斗,如何争夺一只水罐。


谁赢了?谁最后取得水罐?

都说:“鹿死谁手?”,你不说出结果,

只是起风。让大树摇晃,谁不会飞,谁就跌落。

有骨折的,都是因为听你讲故事。


任何故事都需要勇者,你一边叙述,

一边摇晃水罐。无论谁,渴了也不能喝水。

水罐用于破碎,它的碎片必须飘飞,

谁赢,谁忍受碎片伤害。


2018.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6 00:54)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把爱人养在树上


朱必圣


把爱人养在树上,

给她编织树叶,给她的脚绕上花冠。

她脚不沾地,就靠近蜜蜂。

她无需洗地、洗布,缝红色鞋面。


你养她,让她四季与花相伴,

拿花做灯,天天照耀自己。

这样,有人写信,告诉她谁遭遇痛苦,谁迷路,

她收不到信。她天天高兴,在树上打扮自己。


黑暗来了,你养的爱人不懂躲藏,

货郎挑着镜子买她,

你养在树上的爱人,她不要镜子,

她要镜中人做她姐妹。


你的爱人,她没有姐妹,没有其他亲人,

她天天攀上树梢,用树枝梳头,梳出很多寄居的光线,

她的头发有多长,光线就有多长。

她天天唤你抓住光线的另一端,等着她下来跟你约会。


2018.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