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30 01:22)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这是两种水


朱必圣


只要你放下,水立刻就找到它的方向,

向下,一直向下。

你要在自己铸造的银器里注入水,

令它住下。

在银器外面,你一直可以听见水的声音,

水睡着了的声音和它睡醒的声音。


这是两种水,它们声音不同。

住在银器里的水,

已经习惯你总是将它抛向空中,

飞啊,一直向上飞升。

只要你放下,

它相信银器也可以飞翔。


2018.9.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6 00:50)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你们不是牧羊人


朱必圣


你们把汤煮沸,

你们使夜晚变热,

你们在汤的四周歇息、擦拭身上的金属。


有一只高尚的羊牺牲在热汤里,

洁白的羊毛总是围绕你们脖子飘飞。

擦拭完身上的金属,你们不停抓羊毛。


你们不是牧羊人,

行路的时候,既带食物又带银子,

袋子里有两件褂子,现在都沾满羊毛。


你们不是牧羊人,

走到哪里,你们把脚上的尘土带到哪里,

你们围在汤的四周,身上发出金属响声。


你们既不医病,也不赶鬼,

你们不是牧羊人,

五千人坐下,你们没有喂饱任何人。


饥饿的仍然饥饿,羊仍然在热汤里脱羊毛。

“我在你们这里,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

“将你的儿子带到这里来吧!”


2018.9.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2 01:39)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追鸽子

朱必圣

每天,每天,你追鸽子,

你都要叉一件衣服到天上,

哪件潮湿,哪件就去追鸽子。

你一睁眼,看到水和脱落的银扣

掉落回你脚前,

你一伸手,水已经隐身,那颗银扣就跑,

看起来它像老人,

跑的时候,身后还拖一根拐杖。

你追鸽子,总想轻触它的羽毛,

在它不知觉的时候,

你已经升到飞翔的高度。

凡是水,凡是银器,你可全数归还,

凡是羽毛,凡是盼望,全归飞翔。

“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

你每天每天举起一切贵重的东西,

练习追鸽子,逃避朽坏和躲在窟窿里的贼。

2018.9.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0 20:57)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抒情诗

巴别以东一贯多雨


朱必圣


他们互相交换,在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有时找一棵树,很难


朱必圣


有时找一棵树,很难,

跟你躺在一起午睡。

你们谁也不说话,

像两颗豆,互相碰在一起。


午睡,是你们一起狩猎,

谁路过村口大杨树,

你就在水里朝他露出锁骨,

水、锁骨,在你们一起午睡的时候就是说话。


2018.9.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摘粮食,你需要梯子


朱必圣


摘粮食,你需要梯子?

巴别以东没有梯子。

搜过别院,没有,

法老卫队,也找不到那么长的梯子。

只看得见窗户,

看不见皇后今天梳什么样发髻。

那么多人,涌入城门,

他们一路呼喊:饿了。

那么多人,发现没有梯子,

巴别以东,到处找不到那么长的梯子,

他们上了院墙,

没有人摘到粮食。

他们更饿了,呼喊声如同河水说话。

法老卫队,个个手执长戈制止河水说话,

他们挑起衣裳,

说话人的牙齿,颗颗保持洁白,颗颗掉落在去往巴别以东的路上。


你摘的粮食,很高,

他们看见装谷子的簸箕,没看见粮食。

巴别以东,有许多这样的空簸箕,

没人捡,没人愿意听它们发出声音。

美人也饿了,法老卫队心爱的美人啊!

“你们唱首歌吧。”

歌声要高过河水说话,

歌声要传到一切藏有梯子的地方,

特别是提比哩亚海的那边,

五饼二鱼山上,需要听见你们的歌声。

哪里有梯子?哪里?

那么多人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3 07:33)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那就是诱惑啊


朱必圣


长着犄角的羊总是撒米,

夜里,它也撒米。

你制止不了,威胁、呵斥、哄骗、从它嘴里夺米

仍然制止不了它。

你看见米在村庄绵延,

等于就是那只长着犄角的羊在奔跑。


只要掀开蓝色窗帘,

她就能看见窗下一行白米。

村庄多么美丽!

人人都把窗户推得哗哗响,

那么多蓝色窗帘在风里拂动,

撒米的羊再次路过她窗下,那就是诱惑啊!


2018.8.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你在这世界寻找什么


朱必圣


你在这世界寻找什么?

黑着灯你也找,

到处都在下雪,你还在找。

那条长街,所有的人都在追赶飞起来的一根鹅毛,

你盯着那些人的脚印找。

你在贩羊角的小贩那里, 歇脚,

其实你还是在寻找。

小贩穿的围裙褐色,手面褐色,他手里抓的钱币褐色,

你盯着这些褐色暗自寻找。


你在这世界寻找什么?

诺大的大厅多么平整的石头啊,

他们总是丢下声音,他们互相呼喊。

所有木制柜子外面都有一把锁,

里面没有别人,没有你要找的那个东西,没有。

你观看世界的外表,还观看世界的内部,

众声喧哗,你也没停止寻找。

开仓放粮的时候,你没要过一颗粮食,

只是站在称重员身边,再次发现褐色落入麻袋。


2018.8.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一夜之间她失去果子失去你


朱必圣


那是一棵树,总是在你身边站立。

一天,你摘光她的果子,

她发髻散乱,你从她的指尖逃亡。

你带走她的果子,一出门就下水,

乘风而去。

你回头也看不见那棵树,

她仍旧发髻散乱,

 一夜之间她失去果子失去你。


果味充盈的河水,那里银色闪现,

那里门开了,后来风把它关上。

猛然回首,你再看不到挂果的树木。

眼前一片凌乱,

不仅你摘果子的手,还有军士的胸章,牧羊人的手杖,

它们都穿过发髻,

你摘果子的手、军士的胸章、牧羊人的手杖沾满盐粒,

任何一条河也洗不净你摘果子的手、军士的胸章、牧羊人的手杖。


2018.7.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抒情诗
每次都要跌落,在水里受伤


朱必圣


你丢失目标,虽然举剑

一切鲜红果实,从眼前飞过

你也无法伤害她。

她衣衫鲜艳,那么多人在水里造梯子

为了举起梯子攀上树梢,

为了受她照耀,手指染上她的色彩。


你在空中寻找,

谁每次夜晚里起身都可以捡到彩衣?

夜兽出行,总是踩到断剑,

它一路撒下兽毛。

你丢失目标,虽然登梯,

每次都要跌落,在水里受伤。


2018.5.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