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丛菊
丛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81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古老的歌谣

图瓦女歌手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3-22 20:32)

不要轻信春天的风和花粉

一个膨胀的季节

动物的食欲被无限放大

加工后的血汗和分泌物

作为赏赐 回流到食管

 

余生 我们将在巨大的垃圾场上匍匐

那养育过祖先的土壤再也无法

让最小的誓言开花

 

作为一位试毒者

你还有一个悲哀的身份

——母亲

有地上遍流的污水

为你的婴儿受洗

请把双手放在乌云上起誓:

 

你们都将是谎言的儿子

和污秽的子孙

你们的肺部将连接

这地下管道

你们的血液

将和祖国的江河一起

逆向循环

由你们麻痹的神经系统作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致那些年的男神

 

撕开记忆的白色抱枕

羽片纷飞,粉尘氤氲

在茶盏之上,你我之上

在低头拨弄手机的众生之上

灯光微弱,无力检索债券和誓言

你泯了一口茶,潜水的诸神

盘旋,升腾,腿毛依稀可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6 20:47)

是蜜蜂受伤的肚腹紧贴湿润的泥土

车前菊被扯碎的花瓣在树枝上匍匐

 

我用一根探针找到你

在尖锐疼痛的缝隙

 

你向我指出故乡坍塌的河床

在时间的黑穹顶里摸出纤细的光

 

这一片片腐叶下会有哀嚎的灵魂

在我们经过时拽住衣襟

 

此刻,我的心也在抓紧

仿佛看到神殿前抽泣的肩膀

 

而她们垂落的枯发下没有脸庞

一个时代在失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6 20:02)

在微光中,轻轻拨开女儿搭在身上柔软的小腿

我起身,掏出贴身口袋中温热的硬币,放入罐底

 

几十里外,两位老人在朦胧的鸡舍掏出滚圆沉甸的欣喜

为他们的小孙女,甜蜜的积累

 

对面,四楼阳台承托一家人的呼吸

防盗窗上金属的“福”字在晨雾中悬起

 

一枚苹果,在清水的冲洗中发光

它给了我口腔里的甜和站满一上午的能量

 

(尽管我曾怀疑过它的土壤------

 

清洁完鞋子和牙齿

给干裂的嘴唇一点修饰

 

一个女人做完她的功课,在晨曦中出门

慢慢长出把一首坏诗写完的耐心

 

我爱

从未想过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3 11:37)

一点光斑足以让我活下去

一声蛙鸣

或者一滴水也可以

那是从贫瘠花朵中提炼的一滴蜜

从淬火的刀尖直接送入我干渴喉咙的

一滴蜜

 

你给予我的这一切

粗粝的沙子,扬起碎屑的龙卷风

那些坚硬被碾碎成为撒入我早餐中的

几粒粉末,你给予我戈壁滩上奇异的极光

我眼中之烛

我年轮里的日蚀和月晕

 

深夜突然袭来的痉挛

和与之对峙的

黎明前青黛而静默的群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8 21:17)

在别处

 

第一次见到大海,在夜里,他们都脱了鞋子

我不敢,因为他们雷同的欢呼声,海立刻变成

他们的了,我没有海

 

精英班的孩子,站在他们要离去的老师的院子里

一场集体的哭诉与挽留,那里面没有我

我没有离别,没资格哭

 

我不能跟人一起旅行

只适合在黑得不能再黑的夜里

向着遥远的你,展开蜷缩多年的身体

 

或是在稀疏的星星的注视下,在我窄小的院落里

铺开我的坐席,我方寸间的自在

没人知道这一刻,除了变冷的露水

 

哭泣

 

那一年,我独自一人在南方过除夕

炮竹的红色碎屑溅落在我的鞋尖

我哭泣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哭泣

失去了从未拥有的东西,我哭泣

群山再高,晚风再冷,我也要哭泣

墙壁再硬,窗子再小,我也要哭泣

 

更多时候,你不能倒出喉咙里的烈酒

和火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30 23:03)


要我弯下腰吗?

要我垂下头颅?

我们这个高颧骨的家族

生不出像你这样冷淡的孩子

你看

 

秋天,到处有人在田野里喝醉

高粱地掩盖了他眼里的红

嘴唇的灰

当我头带蓝巾

和拽着裙角的晨风一起出门

那摔碎碗走上来迎接的

都是我的兄弟

马鞭溅起酒滴

 

我被允许

背着整座山脉沉重的雾霭

与你相会

你看不出这一切

你这个异乡人

你看不出我们背后这道河谷

鲁莽温热的线条

和我村庄黄昏令人心碎的暗紫

我在黎明前沾着露水的呓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9 20:42)

 

2015-08-29

 

 

我的声音已暗哑

犹如锐器划过

准备在一根磁针里飞行

在它缓慢而持久的碾压中

长出黑骨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7 08:14)

每一天,阳光穿过卧室

照到我的书架和水杯

清晨,如此轻盈地开始

为此,我要不断地

笨拙地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19:30)

失去了一切,已使我不再感到​

那些微小的损失。​

如果没有什么比得上世界​

从一个链环上脱落,​

或是太阳从凝望中永远消逝,

也就不再有什么能使我

好奇地将前额

从工作中仰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