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丛虫
丛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5,311
  • 关注人气:17,7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丛虫
 
小说集《食色》,现代出版社。
 
小说集《清洁》,珠海出版社。
 
 
 
    
    
   
 
博文
标签:

杂谈

下午还会有两份工要做,一个是两个合租的女白领,一个是单身女老板,反正在萧明云眼里都是好吃懒做,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本来么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点活还能累死了谁,喘口气的功夫不就做完了,这些人非要贪图享受,花钱买别人给她们干活,萧明云是这行里最好的小时工,经她打扫过的房间,谁也挑不出毛病,连床底下灰尘都给吸了,她一小时收费三十五,一天下来平均跑三个地方,挣140-180块钱。一个月她的收入超过4000,而且每一处工作地点之间不算远,她过得是差不多跟上班族一样的生活。

萧明云非常满意,陈萧雪不定期会给她打六万,五万块钱,她会熟练地抱怨女儿:

挣钱多容易啊你,显摆什么,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别以为你现在能挣点钱就了不起,你没个正经单位到底不行,谁给你交养老保险谁给你退休金?你爸妈下岗那是没办法的事,要不单位还不管你一辈子么,你现在能挣着钱你像个人样,等你挣不着钱了谁搭理你,你呀就这么没有心眼,为你操心都要操心死了……

陈萧雪一般会把手机拿开,看着上面的图标,让妈妈那些熟极而流的教训远离自己的耳朵,然后再喃喃自语说:我爱你,我爱你,我最爱的就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章 暴风雪

人望高处走,水向低处流。人不一样,水不一样,高低不一样。

时装周的头排和后面的数十排椅子是一样的,都是硬硬的毫不舒服,但是上面坐的人不一样。坐在头排的是品牌请来的贵宾,要么是明星,名人,要么就是时尚媒体的主编和总监们,有资格对这个行业贡献评论并且能让这些评论被更多人听见的人。陈萧雪小心翼翼地坐在右侧的位置,引起了轻微的骚动,这一排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虽然其中的一些假装互不相识,那种冷漠的态度不过是来自陈年的江湖恩怨,也得是混久了才能进到江湖里面,还要混得更久才配有恩怨。陈萧雪这样半新不旧的面孔,冷不丁一看似乎相熟,但毕竟是个新人,在这一排里是注定要被集体漠视的,这一刻他们结成心照不宣的同盟,对一个新的外来者表示出谨慎的矜持和苛刻的打量。

陈萧雪能够接收到那种涌动在空气中的嫌弃,虽然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就转移到即将开秀的T台上,她仍然像一个靶子一样收集了所有向自己射来的明箭暗箭,小时候她经常为这种事发狂,心里喊着我要报复我要报复,而长大后的她早已学会了不动声色,以更冷漠的脸回应这一切,便是最好选择。为了坐这个座位,她送了公关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午饭有鸡有鱼,杜巩去买,冷鸿做的,他山居已久,就手在菜园旁边的荒地中拔了些野生草药调和滋味,鸡鱼香美异常,还有股淡淡的药味。孟老和杜巩都赞他手艺出色,冷鸿勉强敷衍几句,也不想多说。小玲原本炒了几个素菜,见有了大荤,把自己偷偷存下的黄酒也拿出来了,本来想留到过年给爷爷喝的。三个男人干了一杯,各怀心事。只有小虎开怀尽兴,吃的满腮流油,快乐无比。

冷鸿表面沉默,心里却翻江倒海,把杜巩刚才说给他的话过了又过。杜巩说天下大势貌似太平,其实暗潮汹涌,乌孙国国力衰颓,被旁边的突厥吞并许多领土,突厥因此崛起,突厥内部又有卡拉吉和处月两大部落对峙,王室空悬无权,两大部落的王公明争暗斗,都想争取安国的支持。安国这几年国富民强,风气已开,百姓安居乐业,渐忘前朝,但原来离国的一些遗老和贵族,心里还有复国之念。只是现在的国君季白,实在胸怀如海,不但不禁结社讲学,反而悬赏激励,人人以读书为荣,文武双全为进身之阶,兴办女学,让女子也能出门读书做工,开天下风气之先。

说到激昂处,杜巩忽地站起来:冷兄,你想报仇也好,想复兴你的门派,总得有人扶持,有人为你效力,有名有利,才能谈到其他,不然的话,你就算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黎明即起,孟老洒扫庭院,却发现都已经被扫过收拾过了,冷鸿还从菜园摘了些菜,差不多够一天的食用。他做完了杂务就继续脱土坯,天气不错,等到中午暴晒一番也就该干透了,砌完了院墙还能再加高些。睡过的房间,已被他收拾得一尘不染,井井有条。

孟老转来转去,见竟无下手处,只得去泡壶粗茶,倒一杯双手给端上。冷鸿手上有泥,还了礼让孟老把茶杯放在院墙砖块上。

太阳升起时,一院子的土坯已经摆得整整齐齐,中间留出走人的小道,冷眼一看,正好是院子的中线,严谨无比。

杜学生早起出门,一看这土坯做得光洁平滑,摆得行距统一,留出的中线笔直,吃了一惊,对冷鸿肃然起敬,做了个揖说:学以致用,方显大才。兄台你一定是学过算学。冷鸿忙躬身回礼:不敢当,小时候跟家师略学一二,见孟老伯砌墙就搭把手,见笑了。说罢交换姓名,杜学生单名一个巩字。

杜巩见冷鸿衣着普通,丰神如玉,双目如暗夜星,灿然有光,便知他多半身有武功,愈发有意结交起来。冷鸿见这杜巩白面长身,唇红齿白,算得上英俊潇洒,心说也难怪这些姑娘们为他着迷,只是人家对你一往情深,你却三心二意浪荡胡来,这实在不像话。他心里有褒贬,脸上难免淡淡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城中食物不算贵,住处不便宜,悦来老店有好几处分店,冷鸿打听了一下,一晚上就要一两银子,包月也要二十六两,确实有功夫的人也可以白住镇镇场子,冷鸿看到有个高个子小伙子,浓眉大眼,穿着鲜明,背着把剑,到店前停车马的空地演武,举了石锁,又舞大刀,看得出练过,不过到底功夫太浅,最后还是被一个中等个子的武师给扔出来了。一片哄笑声,他也不在乎,拍拍身上的灰,再去下一家试。

路过冷鸿身边时,冷鸿听见他说:老子就是要做侠客,当世第一大侠,怎么着,老子就是要做侠客……

不知怎地,冷鸿对他有几分同情,五两银子刚找开钱,他摸出一个二两的银锭子,对着那小伙子一扔,他正埋头赶路,竟遇到天上掉银子,忙伸手抓过,转头看见了冷鸿,咧嘴一笑:大哥,谢了,我正愁没盘缠呢。

冷鸿倒不想多说什么,也笑了笑。没想到他几步赶过来,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兄弟我叫黄纵横,纵横天下,纵横四海那个纵横啦,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本朝大将军黄辟疆是我本家。我刚来名都没几天,要不进武馆,要不就去从军。大哥你呢,看你也不像名都本地人……

冷鸿打断他:我叫冷鸿。 那个,我也要去找住处了。

黄纵横高兴了:一起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古道漫漫,却不寂寞,时有三五行人结伴而行。冷鸿下山后也跟几个旅伴一起走过一段路,听他们满口除了钱就是钱,没有别的好谈。

有一位中年男子说起几年前看到一把好剑,当时只需三百两就能买下,他没舍得出这个钱,上个月在渝州又看到这把剑,旁边人插嘴:定是要三千两了。中年男撇嘴:三千两?足价四万两!还是起拍价,最后,卖了六万五千两!

周遭一片赞叹声,冷鸿忍不住问:那这把剑的铸剑师能赚到多少?

中年男看怪物似地扫了他一眼:铸剑师怎么可能赚到多少钱,赚钱的是商人,铸剑不赚钱,卖剑才赚钱呢。现在街上走的哪个侠客不是用银子堆起来的。

另一个旅伴艳羡地说:我要是侠客就好了,现在就数侠客最风光了。

这些话题冷鸿插不上话,只能默默地听着,他发现果然江湖已经不同了,现在的世界是在朝廷里做事最稳妥,做了侠客最风光,而最牛最受人羡慕的,当然就是有钱人了。

从前刀头舔血快意恩仇的事现在行不通,捕快随时出现就把你抓走问罪,不过也不不一定就定罪,因为你有钱的话可以找个好的讼师脱罪。要说讼师这行当以前被人看不起,现在也是不错的出路了。

侠客也并不是像从前那样在民间比武,战胜了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冷鸿听得骇然:你是说,这两个人……是一个人?

阿山沉吟道:也许天下奇人太多,只是这种文武艺都冠绝一时的,实在难找出第二个。不对,还有第三个,藏书门的藏书老祖,也是如此,藏书门的镇山之宝有武学典籍五百卷,全部是他默写出来的,因有他才有了藏书门。只是这位老祖么,嘿嘿,居然连名字都没有了。

冷鸿紧接上他的话:你是在告诉我,离国王子离安,国君原来封的安乐王季平,还有藏书门开宗立派的祖师藏书老祖,这三个人,其实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人有了三种身份,都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这,这怎么可能?

阿山冷笑:如果如我们这样资质平常,略有点天分,当然不能,可是人世本大,人才本多,不可能的事,可还多着,也只好慢慢走着瞧吧。我告诉你的这件事,也不算江湖里的大秘密,许多人都知道的,只是藏书门把这事特别当一回事,你出去了如果不幸被藏书门的人抓去了,你只需神神秘秘地把这三个人连在一起说说,对方必定会把你转交给他们如今的掌门,魏通自己是状元之才,以读书人自居,绝对不会为难你,发现你所知有限,也就把你放了,还会赠送点盘缠请你吃个叉烧面。

冷鸿心下感动,说:多谢大哥,你给我讲这些,都是为了我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冷鸿心想,不是东海派的,那么你就是藏书门的,藏书门人才济济,从来没听说有叫某某山的。既然不是性命相扑,还要跟我过招,莫非是想教我?他正想发问,阿山抬头看天,说天色晚上,该走了。说罢轻轻跃起,真如一阵风似地就刮走了。剩下冷鸿在原地,把那二十招练了一遍,果然领悟到许多窍门。

气随意转,神在气先,阿山的秋风剑跟自己的白猿剑有隐隐相通的感觉.冷鸿在瀑布中呼吸吐纳一个小周天,感觉气劲流转竟跟刚刚学到的秋风剑有类似。但具体是什么地方相似,却又说不出来,这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重,冷鸿把两套剑法放慢了速度练了一遍,似有所悟又似乎更加迷惑了。

他看看了炉子里炼的矿石,已经过了三十天才融了一半,他继续添火,铸剑的第一步炼钢最不能着急,慢慢来才能炼出好钢,钢火好,剑就成了一半,不过一半也毕竟就只是一半,像三师兄,原本他炼出的剑体最好,却没有细细打磨,虽然一眼看上去属他的剑最惹眼,但师傅直接给取名“未成”,也难为他不在乎,笑嘻嘻地似乎不当一回事似的。只有冷鸿见过他半夜里默默哭泣,到底还是在乎,师傅在他们心中是神,一褒一贬都能左右他们的悲喜。后来三师兄悄悄搜集矿石,想重新铸剑,大家知道了也都悄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山夫妻见过世面,珍珠虽贵他们也没有半点吃惊的神色,拿给女儿玩只怕她别一口吞了。隔了一年梅姐便养蚕抽丝织布,最初的布质略粗,用来缝制被褥,后来益发细腻光润,华彩倍增,就开始给男人们做衣服裤子,冷鸿虽然也穿过丝绸衣服,一般是出门做客或者门派里有什么大事庆典,才穿绸着缎,平时就一身棉布伏贴随身,有时穿了粗葛布去铸剑,也没什么不好的。眼看到了荒山老林中,他倒换上一身丝绸衣裤,虽说夏天里十分凉快,可是轻飘飘滑腻腻,口袋里还盛不住太多东西,他谢过梅姐好意,将上衣两头缝了,里面塞满棉花,变成一只大靠垫,专门等小晨来了,把她放上去躺着靠着玩耍。

小晨本来叫冷鸿“猪猪”,后来口齿渐清,改叫“叔叔”。冷鸿心中,却觉得叫他“猪猪”更觉得亲切。因为从前,他若做错了什么,大师姐一定会说他是猪。后来,他若做好了什么事,大师姐开心,也会说他是猪。同阶弟子八个人,大师姐似乎只对他一个人这样叫过。

这是她对他唯一的与众不同之处,冷鸿谨记在心,回忆起来,从前丝丝缕缕的甜蜜不见了,只剩下酸苦。师傅死了,大师兄叛了,师兄弟们下落不明,大师姐……他知道大师姐一定也是死了。因为以师姐那样的脾气,绝对是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次碰到师傅的时候还是冷鸿刚上山不久,他敲断了一个来犯者的左臂骨将他踢下山去,谁知师傅正巧路过那人身边,按了一下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的骨头被接上了,并不耽误他继续翻滚。冷鸿大惊,心知这是位高手,自己多半不敌。

那时师傅的头发还只是花白,脸却并没有太多皱纹,他扫了一眼冷鸿的手就猜到了他的来历:铸剑派的?嗯那件事你最好还是忘了吧。

铸剑派入门功夫是铁手功,练到高阶双手雪白光滑隐隐发青,目的也简单,不过是希望铸剑时能捏住高温的火钳,不致被烫到脱手。练到顶级,据说能徒手进到炉中拿出剑坯毫无伤损,这也只是传说了,在同阶弟子中,要以冷鸿和大师姐这门功夫练得最深,但他们两个也从不敢把手直接伸进火焰熊熊的熔炉中。非但如此,大师姐还为同门都缝制了厚厚的手套,铸剑师双手是宝,决不能有丝毫伤损。冷鸿原本人白如玉,这双手从来没被人看破过。不知为何这个落魄半老之人不但看到这一点,还一口道破了他心里的事。如同天雷轰顶,他呆呆地站在山顶,泥塑一般。

第二天他踏遍全山,也没找到师傅的踪迹,倒是被打断手的那个带了帮手来寻仇,他这回吸取了教训,不断人臂骨,只是让他们吃了些皮肉亏,发了誓绝不再来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