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民进城
农民进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8,350
  • 关注人气: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昨晚最后一趟地铁回到学校。

湖南大学绝大部分实验室、办公楼都是晚上11点落锁,因此校园内的绝大部分共用建筑此时都是黑灯瞎火”的,但图书馆依旧灯火通明。

走到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门口,已经晚上11:35了,但见有研究生从灯火辉煌的环工院大门口出来,联想到我每天晚上11点过后途径环工学院门口但从未见过他们锁了门、关了灯,显然环工学院晚上大门落锁的时间比其他学院迟!

于是决定走到该院北侧(靠学校办公楼和生物学院)的实验室看下行情”——果然不出意外,很多实验室灯火依旧通明!静静地仰视了两三分钟,未见亮灯窗口有关灯现象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白

失而复得

小白是只猫。

大约2017年国庆后,隔壁阿姨从友人家拿回一只白猫,放楼顶养着。这只猫,我们叫它“小白”。

或许是从小牛养鸭牧鹅惯了,C和我一直是很有动物缘的人,我们自然地很快就成了小白最亲近的“伙计”。小白温和、谨慎,很怕人,但很喜欢在我们面前撒娇。每天清早上班、中午下班、深夜回家,我们都会给小白喂猫粮,它便常常接、送我们下班上班。

隔壁阿姨和我们“三管齐下”喂食的次数、总量多了,小白很快长成了胖子。

胖子小白每天夜里在宿舍外的路边等我们下班,也习惯了我们在回家上楼过程中一路对它的抚摸。有时候忘了抚摸它,它会在楼梯上躺下来对着我们撒娇、呼叫提示。

人和动物,就这样结下了跨越物种、语言的“阶级感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18:31)

427日,2016级学术型硕士信同学、曾同学,工程硕士王同学、李同学四位同学顺利完成毕业答辩;实验室硕士生陈同学、刘同学27日上午顺利通过答辩。428日,学硕万同学顺利完成答辩。2018年研究生毕业答辩较往年提前半个月大功告成。

信同学同学从南昌大学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保研而来,她本科学姐吕同学引荐的?忘了;曾同学、万同学从湖南师大电子信息工程专业保研而来,是在师大从教的弟子林教授推荐的。三位同学均已签约深圳信息类名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3 22:35)
起风了,气温骤降,还下起了小雨。
老化工楼东侧路口,那位身材稍胖的中年男人,孤独地站在卖货推车旁,跺着脚。
晚上十点多了,天气不好,没有顾客,尽管推车上热气腾腾的五香花生香气袭人,裹挟着烤红薯的香,在这条路飘荡。
汉子晚间在这条路上坚持经营半年了。这个冷雨时间极长的冬季,我从没见汉子自己吃点他卖的零食。
也没见他穿过新衣。
很显然,他是一位为家庭尽心操劳的男人。
一条真正的汉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7:57)
临近年三十了,像往常这个时节一样,院楼进出的人很少很少了。

平常,电气院人气极旺,晚上11点前灯火通明。而这几天,亮灯的窗口寥若晨星,整个三楼,只有我的办公室和隔壁实验室晚上开着灯——弟子王永,正在隔壁奋力敲键盘——他即将答辩、毕业、工作。
后面的十三舍,还有些许“战友”在奋战“本子”,更多的“战友”是在家或老家奋战“本子”的——每年这个时候,是高校老师撰写国家自科申报书的“决战期”。我的本子去年上了会但没过,今年继续“决战”。

从大学毕业进工厂工作开始,我就习惯于把不出差的日子尽多地打发在实验室。没什么功利色彩,没什么奋斗目标,只是一种习惯,一种喜欢。
如今,习惯了在办公室赶材料,习惯了在办公室改研究生论文、跟研究生交流,习惯了在办公室用麓山清泉煮一壶清茶,或冲一杯咖啡,龙饮鲸吞,有梁山好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感觉。有朋来访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午合作单位来校交流,中午4位客人、9名师生一起在两棵树午餐(餐后客人自驾车返程)。餐馆是怀化老乡开的,服务员都是我老家隔壁县的山村老乡,因为我常在那招待亲友,所以跟她们都很熟。
午餐刚开始,服务员老乡就送来了柴火大锅饭特有的锅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服务员老乡还有没有锅巴,大伙见状都说“吃不下了”,我解释道“老母亲喜欢吃锅巴,带点给老人家。”
很快,服务员老乡用塑料袋装好了厨房里所有的热锅巴……

搭林海军的便车,下午3点前赶到妹妹家。
母亲听说有热锅巴,主动要了一大块。
细嚼慢咽着锅巴,母亲问我:“你每回一带就是这么多锅巴,饭馆每回要收你多少钱?”
我忙说“不收钱不收钱!她们知道我给妈带锅巴,从不收钱!”

妈听了很开心,很自然都说起了水车坪村里旧事——
当年,村里有一位叫“家发老”的老小伙,跟母亲相依为命。有天,家发老随村里一群男女去附近的浦市赶场,大家在卖出买进后,一起到浦市万寿宫门口那家当地最著名的油糍粑摊子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的苏迪曼杯,中国羽毛球队在众所周知的关键时期谋求“七连冠”失败。望着黄雅琼、鲁凯伤心离场,我忍不住老眼湿润了。
关于这次输球:

(1)个人不认为输球有多么的糟糕——盛极必衰,这是自然规律。你始终霸着老大的位子唱独角戏,时间久了,也没意思!
(2)韩国、日本、丹麦、印度、泰国、印尼、大马、台北……这些个国家和地区羽毛球的先进性、创新性,以及这回澳大利亚主办苏杯比赛,都很好!说明了羽球普及得到了提高,有了更广泛的认同,是好事!
(3)苏杯输了球,是为了世锦赛、奥运会赢球。哀兵必胜!
(4)体育就是体育,别跟政治挂钩太多;名次重要,但别太在意,重要的是参与和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1月22日下午3:15左右,东方红广场,一名个矮、肤黑、貌丑的嗲嗲从广场南端人行道走进广场马路,快步走向自卑亭。
走到广场前马路中央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卑亭西南边,有一位拾荒老娭毑正弯腰捡起散落在马路上的几片瓦楞纸板。
接着,嗲嗲注意到了那块散落在离人行道最远的纸板,小跑过去,要帮娭毑捡起这块纸板。
但,跑近纸板的时候,嗲嗲停住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看着拾荒老人匆匆捡起纸板……
等到拾荒老人捡完纸板、走向人行道,嗲嗲才对着被他拦住的小车,歉疚地笑笑,疾步走向院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7 11:06)
标签:

拾荒老人

母亲

常常在酷暑的校园里看到您驼背的身形,常常在寒冬的马路边遇见您忙碌的身影。
我不知道您的名和姓,但我知道你们都有一个名字叫“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3 18:09)

七、八岁的时候,公社在坪里大队(那时的公社所在地)汇演,驻村工作队小胡专门教C学唱了《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并去那里演唱了。我那时候年纪小,不敢晚上擅自跑到十多里外的坪里大队去看我心中女神的演唱,但那首歌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响——


我站在海岸上

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