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陈念祖
甘肃陈念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927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陈念祖 生于1976年,甘肃古浪人。现从事眼视光行业。甘肃省作协会员。古浪县作协副。作品发在《儿童文学》、《延河》、《北方作家》《参花》、《西凉文学》等刊物。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05 07:44)

    你若在,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仍将是一个有母亲疼爱的孩子。

    而我们,在你泱泱无边的慈爱里,所得到的幸福不知该怎么来形容。

    你曾说,听别人讲过,鱼在水里,不知道自己在水里;人在风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4 07:55)


世间许多游戏都是在非常不公的规则下进行的。正因如此,才有了挑战的难度,百折不挠的努力之后,有机会胜出,成就感便尤为珍贵。这与体育竞技不同,体育的规则是尽量追求公平的。

在我小时候,经常见村里的孩子玩一种叫“赶猡猡”的游戏,就看似非常不公平。以强凌弱,以多胜少的是这个游戏的常态,不足为奇。

这种游戏的最早发明者,肯定是放羊的孩子。他们如果在野外玩这个游戏,几乎不用多作准备。“做官凭印,放羊凭棍”,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根被称作“鞭杆”的木棍,只要再捡一块圆一些的鹅卵石就可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5:57)

山里人咒别人,常说:你是想吃热刀笆子了。意思是说别人不遵守法律,胡作妄为,会被法律惩罚,特指极刑。这是一种委婉而恶毒的诅咒——别以为委婉的话就都是好的,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才是不事张扬的凶狠。且抛开这个意思不说,单说这句话里提到的一种面食,那种叫刀笆子的馒头。刀笆子本来是个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也许是和砍头的刀把子谐音,人们才在诅咒中将它加了进去。

山里老家时,蒸刀笆子是有时间的,每逢五月端午节前才蒸,在节日里要供奉。也不知道是什么讲究,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反正是一种习俗,就这样流传下来了。西北边地,蒙汉回藏多民族杂处,奇风异俗,怕是连我们自己的老先人也说不清楚。比如端午那天采艾,在家中各道门首插上树枝,给小孩子的手脚上拴上花绳子,喝酒醅子,吃凉面,这一切活动,都与纪念屈原的关系不大,多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22:22)

                    

三年前,石门山下的两个小姑娘,在她们的妈妈的带领下结伴来明月店里配眼镜,当时为她们的远道而来的信任与支持很是感动了一番。今年秋天,其中一个孩子又来店里,她的父亲陪伴着,还给我带了些土特产,十斤青稞面。

青稞面于我而言,是个稀罕物,从来没吃过。因为我们老家和后来居住的海子滩黄河灌区都很少种青稞。但是,麦田野总是会长出一些青稞来。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08:08)
标签:

杂谈

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我就想过有一天要给他写祭文。产生这种看似怪异的念头,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他已经病重,行将就木,让人感觉到悼念与永诀已然近迫;其二是对他活着时就有的评价,用这种盖棺论定的方式表达,以示庄重。

这个人与我的关系,就是曾经共同承担过一些社会责任,与普遍的亲情、友谊之类有所区别。他是我最早步入社会的同事。那一年,我十七岁,正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村上新建的小学要招代课老师,于是就报了名去参加考试,却以一个名次之差落选(后来才知道,选上的人都是通过关系提前透露到考题的)。但是,尽管考试落选,却与那所小学校有了十几年的纠葛,此后将十多年的青春与精力抛洒在那里。那一天,与那双慈祥谦和的目光初识,并且同事十年,相处融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3 21:58)

乡音是连接乡情的纽带。

不离乡的时候,你觉不到它的存在;离了乡之后,你甚至以为将它遗忘。你漂泊四海,不知不觉中改了乡音,在毫无察觉的时光流逝里,你的话语里添了异乡的词汇与音节,模糊了故乡的方言中那特有的韵味。也许,阔别之后你淡漠了说什么语言,忘记曾经说话时掺进一两个外来的字眼与不同的腔调而招同伴的取笑。可是当你自认为学语时说的那种土得掉渣的话也陌生了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在另一片天地里,你又听见那熟悉的乡音。一时之间,强烈的亲切感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7 06:46)


有些事物平日里视而不见,几乎要忽略它的存在。某一天你发现了,自此之后就随处能够遇见,有泛滥成灾的感觉。

前些天在街上走,看到一家精品屋的门口上有两个人在踢毽子,等办完事回来时就顺路进去,想问一问他们的毽子是在哪里买的。谁知道那家店里就有卖的键子,摆在柜台上,花花绿绿的一大片,总共有近百个。看店的是个小姑娘,给我说有两种毽子,一种大的,一种小的,不论大小都是三块钱。我还没说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07:33)

十七岁那年,告别了生我养我的山里老家,跟随父母举家迁到了黄河灌区,安身在大漠之畔。自此与沙漠结缘,转眼二十多年。

那个时候的搬迁,农民的心思还完全放在土地之上,特别的单纯,惟一的考量标准就是对土地的依赖。山区大片的坡洼旱地全凭雨水的多寡而靠天吃饭,加之那些年气候连年干旱,收成好的年限不多。景泰川从五佛寺引来黄河水灌溉农田,那边的人日子过得好起来,我们乡与景泰搭界,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两地的差距。再后来景电二期工程把黄河水引到了古浪昌灵山以北的直滩、大墩摊、海子滩和鸡爪子滩,大片的荒漠旱地和沙漠被开发出来,变成了可浇水的耕地。由于这个诱惑,倍受干旱之苦的山里人多有盼望早日搬迁过去的。因此,政府在号召与组织搬迁的过程中很少遇到阻力。因为开发的土地有限,许多的村子都限定了名额,有些想报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些人,你只见过一面,就能记着他,并且有想和他作朋友的愿望。

正月十五那天,我早早的去青山寺上礼佛。拍了些照片回来,要在微信平台做一期本地民俗活动的内容。

正月里店里特别忙,元宵节那天比别的时候还忙。小小的店里顾客来来往往,多的时候店里都几乎挤不下了。这么多的人,我记性再好,也无法记不住十分之一。俗话说,记不下就写下,对他们的认真态度,就是做好视力档案的记录。

有一个人,我却记着了。他是带着孩子来配眼镜的,因为人多,就在一边耐心的等。等的时间够长,有点焦急,我看到他将头上戴的大棉帽子取下来,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在很早很早以前提出一项理论,预言科学技术与艺术创作之间关系的发展,有专著叫《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这本书中分析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从技术层面上满足了模仿与复制艺术品的需求,从而对各种艺术创作经不同的技术处理进行大量复制。

机械复制的好处是让艺术品有了更多的传播机会,让芸芸众生不去卢浮宫,也能看到蒙娜丽莎的微笑。不见到刘德华本人,也能看到他的演出,听到他的歌声,而且是免费的。甚至有一些新兴的艺术类型,更是藉复制技术而生。比如电影,发行好坏,以其拷贝出售的多少直接影响票房的成败。

我从小是一个极其狂热的书画爱好者,见个画片儿,眼睛里能喷出火来。爱吹牛的同学说他哥哥画了个画非常好,我就中午不回家吃饭,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