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陶大伯
陶大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435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购买我的小说

 





也就他们能看看

马未都

有文化真可怕

韩寒

80后都知道

陈漫

摄影北京妞儿

五岳散人

文化流氓!

庄雅婷

真能装!

柴静

神秘正义知性

金亨彦

Enterbay首席雕刻师

狐朋狗友

小苏

乱插画

老杜

老实的画画儿的

郝云

“好运”北京

张小白

纹身女and插画儿师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08-22 2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东拉西扯

    今儿晚上我们家老太太出去打麻将,来个电话让我自己出去找饭辙。一想到父亲也没的吃,随即打电话让他过来跟我一起。他问我还有谁,我说就我一人儿。但他犹豫了一下说还是不来了,家里有剩饭,让我自己吃吧。

 

    挂了电话,心里酸酸的。我在想,如果父亲来了,确实尴尬。我们聊什么呢?我又不胜酒量,无法跟他推杯换盏。我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和我妈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但跟我父亲还是不行。我们爷儿俩很多年都没好好聊过天了,我记得最近一次长时间对话是在我初中的时候,那天我跟他吵得很凶。他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我现在的脾气很像他年轻的时候。那天吵完后,我妈告诫我父亲,以后教育孩子的事情不用他操心,因为他根本不会教育,除了骂还是骂。那天的事儿看来我爸是往心里去了,自打那天开始老爷子就从没骂过我一次。即使我在外面捅了天大的娄子,他也不再说我一句,直到现在。

 

    如今的我,说话就奔三张儿了,已然没了年少轻狂,也不再惹祸。在我父亲那边儿的亲戚看来,我算是光宗耀祖了。但这么多年过去,我跟我父亲还是没话可说,一年到头说的话估计都没有和某些朋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