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零一的星空
零一的星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6-19 19:32)
夏雨卷云雷
风轮藏光雾
高堂挥日落
一别阴阳暮
我举父亲节
乘骢踏天步
厚荫植草木
仙骨飞鸿骛
驾鹤回家园
儿孙庭前赋
补鞋一寸针
岁月缝如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4 17:02)
标签:

文学/原创

10、辙痕深深

 

野花

 

在那宁静的山野,我挽着你的臂,挽着我们初恋的激动,蹒跚地踏过那一片起伏的山岗。
我们纯如蓝天一样的心思,渴望着表达,却无法表达。蓦然,你的目光像一泓淙淙的小溪,流过一片碧绿的草叶,发出一声倾心的赞叹:“啊,多美的野花!”
顺着你的目光的领引,我才发现了那颀长细小的美丽,一片羞涩迷人的鲜艳,在明净如我们的遐思与憧憬的山风中摇曳多姿,散发着一阵阵爱的歌唱。那细幽幽的清芬,如你微醉的杏眼一瞥的韵味,瞬间扑入我的心房,沁开了我涌泉般的灵感和沉思——
山野,无名的小花,倔强地生长,开放,爱得多么艰辛而又执着,忠诚而不求报答……
你欢跳着跃过去,用两只春天般的手,合住了那嫩红的瓣蕊,你神往于那一支无言的抒情,而我却陶醉于你真诚地把感情对花的倾诉和表达。

 

红橡皮

 

没有故事编给孩子们听的时候,我想到了红橡皮,想到了你。
红橡皮瘦了,在那个过错被擦去时留下了一条痛苦的小路。你不知道,只有红橡皮清楚,红橡皮不说话,红橡皮被我珍视着。
那时的纸片比脸皮薄得多,我的马虎总磨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4 17:00)
标签:

文学/原创

9、深夜的笔

 

深夜的笔

 

深夜的笔,叫醒墙上的花朵和掉队的草。
痛苦的石头是一盏路灯下的影子。
这时候,看不见的下水道和阻塞的人生一样忍受着雨水、粪便、垃圾及杂物的阻梗而漫溢。
游戏的手缚于电脑。乡村逃避城市的蚊蝇,逃进一只鸡的夜半鸣叫。
水泥、沥青和铁钉与走路无关。
深夜的笔,一支兴奋而昂起的雄性。

 

睡着的茶

 

渴,打马跑过夜晚。
伏案的桌子发芽了泥土和岩石。村姑,向阳的坡地。
饮,我的欣赏和一种更深切的痛进入了茶的身体,进入了水,一种快感自脚底无垠的升腾起来。
一杯茶,草木一生的荣枯。
茶睡着了,我也没有醒,在文字的深处掩埋。


厌恶电话

 

装电话时,怎么没想到突然的厌恶电话呢。
蹲在那里一言不发,似有若无。
而一旦发出声响,就命令似的,不容选择。如果置之不理,瞧它一个劲地叫唤。
与许多朋友因此没有了距离。
倾诉的热情和渴望远离了我,我善于表达的笔和文字渐于荒废。如放在乡下破柴房里多年不用的锄头,已经生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4 16:57)
标签:

文学/原创

8、问候十二月

 

问候十二月

 

我知道这又是要与一年说声再见的时候。
我从没有过像今天这样想写一首诗或者想说几句话问候一下十二月。
三十年了。三十个这样的一年从我的身体里无声无息地滑落,如秋天的最后落叶。三十个这样的十二月以它渐寒的锐利痛楚地划过我的心尖。我总想拾起些什么,挽留住些什么,像挽留春天的那些嫩芽,像拾起盛夏的那些林荫……然而我看见的是匆匆穿过大街上的风和尘土,是我混杂在人流中的忙碌和无奈。那在街头巷角叫卖得欢畅的哥儿们,请不要把那些制作得精美的贺卡硬塞给我,让我慢慢地十分珍惜地踱过这十二月的时光。
我自从来到小城,真的,不曾有静静的一刻,好好地想想我自己,想想我这一生,想想诗歌和生存以外的东西。
问候十二月,就像我突然想起问候海子麦地里的光辉。
问候十二月,就像我曾经问候梵高和他那我不曾亲眼目睹的向日葵。
还有你,永在我心中的你的——皎洁容颜。

 

红叶之上

 

没有哪一场大火能如此不被扑灭蔓延进我多愁善感脆弱的心灵,送我红叶的人呵,手扶在哪一棵秋天的树上?红叶之上,我的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3 22:03)
标签:

文学/原创

7、自然与人生

春雨

 

第一声春雷把我惊到了外边。
啊,那透亮如茧丝般的春雨织过来了。像纯洁的少女披散的柔发。
甜甜的,软软的,莹莹的。搂住了大地,搂住了一切。
我撑把小伞,走进田野。
田野因她的缠绵而深情,因她的温柔而宁静。
我慢慢地迈着步子,她细丝丝地振响我的伞筝。潺潺的音流把我的灵魂带入晶天,拍打入梦。我的思绪清澈见底,纯净而深沉。
童年摇篮里的宝宝谣,夏夜芭蕉扇下的宝宝曲,山路独轮车上的宝宝韵……一道道记忆的涧溪倏地汇成一股热流,滚下我的眼睑,翻腾,激荡,乱溅。在它的恢宏悲壮里,复叠着一张皱折的慈祥的笑脸。
啊,春雨纷纷,春雨绵绵,春雨莹莹……
悄悄儿,枯草丛里,秃枝杆下,钻出了一只只毛绒绒的小鸭,带着它特有的鹅黄,初初的欣喜,张开小翅,跃跃欲飞……
大地蠕动着,我的心颤抖了。脚下的田畦小路渗出蒙蒙的绿意,小溪流快活地哼着小曲钻进花草油菜田里。眼前的一切都乐陶陶,醉醺醺的了。它们或瘦或孱的小手,那么真诚热烈地捧着春雨的馈赠。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她是爱之光,她是爱之丝,像孩子一下看到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3 21:59)
标签:

佛学

文学/原创

6、家园短章

 

家园

 

在春天,家园的生长是麦苗和诗歌的生长。
那棵绿了枯枯了又绿的老古槐是家园的象征,是家园的思想,它洒下的浓萌是我们饱吮的甘甜的乳汁。
家园的笑脸是我们开在牛背上的笑脸。
家园的喜悦是我们爬上枣树摘了大红枣子的喜悦。
家园的憧憬是我们背着书包看着蓝天白云的憧憬。
我们无意间赤裸着足走过水田都嵌印了一份热恋在家园的心里。
在家园,我们都是快乐的小鸟,我们在山峁上小河里种植的童稚和梦幻都是飞翔的愿望。当我们离开家园,我们才发现家园变成了一只名叫“乡愁”的东西巢在了心里。
而无论我们走在哪里,流浪何方,家园仍一如既往地为我们生长着粮食和爱情。

 

豆棚瓜架

 

树枝和竹枝,用挽手的团结,用复活的信念,搭起了菜园的骨架,撑开了土地的空间,牵来了绿的攀登,奏出了多声部的合唱。绿色的音符,在两个绿色的扇面上流淌,豆棚瓜架是部立体音箱。
雨露和阳光,用泪的清莹,用笑的明亮,鼓动着夏的心潮,滋润着那仰头的期待,柔声轻唤着向上的希望。绿色的生长欢呼了。它们找到自己的位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3 21:11)
标签:

文学/原创

5、如诗的江南

 

江南的红帆

 

(一)
一扇还没有设计还没有眉目却已惹我痴情惹我慕恋惹我发疯地欢呼的处女心。
清芬还含在苞里,颤绽时羞红的微笑却已染甜了我的梦。
那么多希望那么多想象那么多陶醉都在一夜间猝然而来,江畔风河畔风溪畔风吹我走出唐人的楼台烟雨,走出宋元明清的似曾相识。
燕子,我的春天我的可爱的嘉宾。牧童,我的同胞我的亲爱的小兄弟。
所有的眼光所有的手指所有的路碑都告诉我,应该走向她,走向她。
在江南腹地默默无闻的河床,以信念的柔情之水,抱她亲她吻她,如抱如亲如吻一个宝宝、一个爱子、一个娇妻。
以我厚实的右肩和背依靠她如依靠一座铜墙,用我广袤的情怀充实它,用我坚强的灵魂丰富它。
让历史深入我的黑色的瞳仁,挖出童年在梦中埋下的桅杆。
我毫不可惜地扔掉围腰的花花绿绿的安全带,锈蚀的古船缆桩,依附缠绕如蛇的缆绳。
我走向江南的红帆,走向自由欢乐实实在在的自我,江南的自我。我盼,四面八方来的光和色彩织成一面金辉的大纛,举起江南……
(二)
升起吧,江南的红帆。
我以迢遥的渴望,向你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1 19:48)

4、静坐的秋暮

 

推开门的时候

 

推开门的时候,太阳才升,阳光如雨迎面扑来。门前栽树,活了几棵?朝云暮雨,有些枝头为什么才绽新芽,有些树为啥落叶纷纷?推开门的时候,总有一种打量放出去收不回来。
推开门的时候,遥远的一些空气便雀跃奔来,挤走门边沉旧的空气。一种流动自推门人腰间滑过,带着颤抖的身躯作翔飞的姿势。
一些人推开门一无感觉,门便很保险地关着他们。
 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安全。门里的东西发霉发臭却从不肯搬出来见见阳光,他们总觉得一开门便身临万丈深渊,关着门才特别安稳。
我也是他们中的人,我也不得不常关着门,唯心却盛满着推开门的欲望。
推开门的时候,才心花怒放,风景才异常美丽,日月无比新奇。
我自小长在乡间,我的身骨垒在泥土上。我的门前栽着栀子花,我常把花儿摘来插于门楣,我常用目光求索那曲径嗅着门外的世界。我从小就爱把土地生长的果实和宝贵的东西搬到门里收藏,从小就爱敞着门睡觉、做梦。在奶奶朴素的童谣里,让月亮走进门来,让星星走进门来 ,巡视我的珍宝。
这种夜不闭户的宁谧让我享受了整个童年。
然而现在,推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5 12:53)
标签:

情感

文学/原创

3、静穆的焚烧

静穆的焚烧

独入山中,沿着那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向山深处走去。
只是无你同行。也许此刻你也正在另一处山谷中如我这般徜徉吧 。
我仰目于那如火如诗如少女春情的秋山枫叶——大自然用绝妙的红色洗濯过的枫叶。一棵棵艳丽的色彩,一棵棵超凡脱俗,仙姿绰约,入耳是纤尘不染的音韵,扑鼻是清醇甘洌的芳香。且不孤单,且棵棵相依紧偎,且负势竞上,擎起一张巨大的红伞,擎起一片红色的汪洋。我且行且观,真个进入“山已无我,我已无山”的禅定境界。渐渐地,我已被那迷人的山路牵进了山的深处,回头已看不见来处,看不见我出发的小城和那些人间的喧嚣,陷入红色的暖流的包围,世间的种种忧愁烦闷都一古脑儿的濯清荡净。我甘愿人生时时刻刻只陷入这心潮激荡的淹 没。
哦,瞧,那不是我们曾经千百次默祷,虽饱经风霜雪雨依然健在的守林人遗弃的小木屋吗?昔我往矣,枫林依依;今我来思,枫叶霏霏。
绕着小木屋,轻轻悄悄地走一圈,心中是一首暖暖的诗。无法知道那诗的内容,只相信它很美且早已产生,只相信它甜蜜得让人断肠苦涩得让人陶醉。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12:27)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散文
1、一 把油纸伞

一 把油纸伞

我永远记着那把油纸伞。
用竹篾做的骨架子,三、四十根撑条。上面蒙了油纸,再用桐油调拌油漆刷了,雨水渗不进来。伞以红色居多,鲜艳夺目,做工精细,撑开来有股淡淡的桐油香味。有时,在雨帘中,远远地瞧见,弯弯的山道上,时隐时现着那么一把油纸伞,简直就像一朵沐雾怒放的鲜花!
山凹里住的几家都很穷,我家也不例外,举家的雨具只一顶斗笠。一到下雨天,大人们要外出有事或下地做活便戴了去,我和弟弟上学只好用一块破塑料纸搭着头,接着一阵猛跑,可等赶到5里多外的小学校时,全身上下仍然已湿得不剩一根纱,腿肚和背上沾满泥巴。一坐下来,身上就像爬了上千条蚂蟥。那时,我们 多么希望能拥有一把伞啊!
那一年春上,雨水特多,三天下两头。我和弟弟淋了生雨回家就生病。有了痨病身子的妈,下着狠心说:“等积了卖鸡蛋的钱,买伞!”那时,奶奶刚过世,家里债台高筑 ,买把伞谈何容易。熬着油灯不点,空着盐罐油瓶,妈一连几个月没抓一副药,这样,到了立夏边,有一天,妈终于咳嗽着抱回了一把漆新的油纸伞。我和弟弟一见,一下子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