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刺
小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12-05 15:08)

 

 

 

 

 

好吧,我相信,此刻肯定有很多人发自肺腑地放声大笑了……(我不是指这个标题哦……)

——“丫不是一直神秘么?丫不是一直说不方便回应最近的新闻么?丫不是一直把电话转去经纪人那里么?现在该了吧,自己还不是得出来说!该!”

此刻,肯定也有无数的网络小强们纷纷抢占着沙发和板凳甚至地下室,最近的网络用语好像还多了露台啊,厕所啊,冥想室啊,瑜伽房啊,产房啊(……)之类的玩意儿,我只能说四爷我老了,看不懂这些专业术语。

——当然,这些网络小强们总是分分钟都挂在网上的,无论四爷我多久不更新博客,无论我是早晨七点,还是凌晨三点,他们总是能在三秒钟之内抢到沙发……你们不去做反间谍不去拍007真是可惜了呀!

 

话说,最近的两个新闻真是让我的手机时刻保持着滚烫的温度,一个电话挂下去,另一个电话就响了起来……记者们的慰问,让我觉得我并没有过气(……)。而我的经纪人柳柳小姐,每天面对着她面前两个同时震动着的手机,或者一下飞机开机后或者早晨醒来之后,手机上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十几条短信,而愁眉苦脸双手揉太阳穴的动作,和唐宛如非常地神似……当然,这里面也有我来电转接的功劳……

 

好了,说正经事了…………

第一个新闻,就是我即将签约天娱的事情,我在这里声明:这是真的。(……)

并且也将于128号在北京举行正式的发布会。

 

我和龙丹妮认识好多年了,所以这次签约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水到渠成。这么多年里,我们每一次相聚,都会聊很多很多关于事业和人生理想等沉重而充满建设性的话题,比如什么眼霜比较好啊,喝什么抗衰老啊,你的肚子赘肉能再多一点吗啊,比如喝醉了第二天上节目放空其实挺好玩的啊之类的……我们是灵魂伙伴。(……)

当然我们也时刻关注着娱乐圈的八卦,彼此热衷地交流着,比如公司未来的计划啊,明年需要整合的平台啊,美国编剧协会制度是否适合中国啊,中国未来的娱乐走向啊等等……(……)

这中间的几年,我们也合作了音乐小说《迷藏》,帮《快乐男声》写了主题歌……等等。

所以,某一个(钱柜里乌烟瘴气的)晚上,我和丹妮经过慎重的考虑,彼此决定了这个合作。

具体的过程是这样的:

龙丹妮:我靠,这酒谁兑的呀!一杯矿泉水加了两瓶芝华士是吧!小四,别喝这个,太浓了!对了,你要签天娱不咯?

郭敬明:好呀。

 

(……)

 

但是呢,外界的传闻实在是太OVER了。特别是那个关于流星花园的花泽类新闻,更是……我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谁放出来的消息,(天娱推广总监:……)要多不靠谱有多不靠谱,而且刚看新闻,看见采访龙丹妮,问她是否郭敬明要参演流星花园的时候,“龙总讳莫如深:你觉得呢?……”

……讳莫如深……算你赢……

当然,这个新闻发展到了最后,又变成了主演道明寺……

可能过几天,会变成“郭敬明有望主持明年湖南台的晚间新闻”……

或者“郭敬明加入天娱,主演绿巨人”……

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癫狂……

 

不过加入天娱,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自己本身爱闹腾,一会想干这个,一会想干那个,但是肯定写作,一直都会是我的核心。我最希望的,还是写出好的故事给大家。当然加盟天娱可以让我多跨界很多领域,把文字拓展到其它的领域,比如写歌词啊,比如把我的故事改成电视剧电影啊,甚至直接写电影剧本啊等等。凡是跟文字沾边的,应该都会玩儿吧。但是肯定也不是玩票性质了,既然真的是签了好的经纪公司,那么还是希望能够做出优秀的作品,无论这个作品是什么,我都会像对待自己的小说一样认真的。

(上面这段文字,我发誓真的是我自己写的……虽然看上去,仿佛出自推广部之手……我自己回过头看了下,都牙疼……)

 

 

第二个新闻,就是最近发布的中国作家财富排行榜那个,说我第一名,年收入1300万的新闻……

对于这个新闻……

我……还是住口吧。(……)

 

写这个博客的时候,我正好在和天娱的推广总监,也就是我亲爱的小梦梦大人聊天。因为最近我称呼周围的人都是什么爷,什么姨的,就像我叫四爷一样。所以我亲切地称呼她为梦姨。(……)

总监大人正好在和我说今天和我的助理沟通的时候被质问了的事情,我问她:“哪个助理?”梦梦说:“你竟然不只一个助理。”我说:“对呀,我有四个。”

小梦梦同学沉默了很久,她说:“天娱签了你,天娱会被搞垮棚的吧……”

我说:“哎呀,这句话好,可以做标题,《看四爷搞垮天娱》。”

总监:……

 

过了几秒钟,她就莫名其妙地断网了……至今没有联系上她……

 

 

 

  本文摘于小四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2 14:27)
今天早上我上班     看见公路旁有很多公路工人 在那打扫
   有五六十人的样子吧      都是统一服装
        那情形   真是一个壮观啊

    正走着呢    前面的一女孩楞了很久
      然后充满疑问的说:“魏晨的粉丝怎么捣弄树叶干吗,是魏晨新的宣传吗?”
  
     我幽幽的仔细看了看    原来那些人穿的都是鲜艳的橘色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2 13:13:28)

   

                  

(《新京报》,2008年10月22日刊载)

     “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太可怕了,这一代人都是看我的书长大的,我的书可能会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郭敬明说。这是事实,从《幻城》开始,他就是青少年阅读群体中最受欢迎的作家,而与此同时,他的身边也总伴随着质疑。日前,郭敬明出版了新书《小时代1.0折纸时代》,其中爱喝星巴克、对助理很严厉的老板形象,又被指抄袭《穿Prada的女魔头》,郭敬明接受专访时说,这些都是源自对他的偏见。

     ■郭敬明名片

    1983年出生于四川自贡,2001年、2002年两度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2002年进入上海大学念影视艺术工程专业,后退学肄业。著有长篇小说《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悲伤逆流成河》,散文集《爱与痛的边缘》、《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策划编辑书系《岛》、月刊《最小说》。2006年,《梦里花落知多少》被判抄袭庄羽小说《圈里圈外》。2007年11月,加入中国作协。

    

    新作不再写校园,也不抒情

    记者:《小时代1.0折纸时代》和你之前的书名似乎都不大一样,其中的“小”应该是相对“大时代”而言的,对你来讲,怎么理解这个“小”?

    郭敬明:“折纸时代”是第一季,我计划会一年写一季,其中的故事发展也伴随着我的成长。“折纸”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较童真,书中主人公刚刚开始实习,比较单纯,第二季“虚铜”时代他们就开始接触社会了,会不一样,想到铜臭、经济方面的东西。我写不了整个中国,因为我不了解,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有些是普通的大学生,有些是比较穷的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从中折射出这个时代。

    记者:你以前的作品基本都是在描写校园生活,《小时代》中有不少年轻人在工作中遇到的困惑和挫折,这个题材的转化是你有意识的吗?

    郭敬明:我自己已经不在学校了,《悲伤逆流成河》已经是我对校园写到一个极致了,我没办法再写了,因为我已经不在那个环境了。我已经在工作、接触这个社会,很想去写这个部分。我的读者大部分都是学生,我也没有把握他们会不会接受这部作品,但它确实是我现在最有感触、最想表达的东西,我也希望能够告诉我的读者他们可能马上要进入的这个社会是个什么样子。过去对我已经太遥远,我已经没有那种情怀了,未来我还没有经历过,你让我写婚姻、抚养下一代,我也没有经验,现在发生的事情对我是最容易写,也是我最能把握的。

    记者:之前你的文字风格是很悲情的,但这次在《小时代》中有不少的喜剧语言,比如你形容顾源、顾里结婚之后一家是“吉祥三宝”,还拿安妮宝贝和你自己的写作风格调侃,是不是在写作风格上你也有意识地做了些改变?

    郭敬明:《小时代》里面有很多反讽的东西,和我以前的风格确实很不一样,《悲伤逆流成河》是一个很压抑的作品,里面没有对话,大量都是情绪的流动,对我而言是内心的放大,我自己也觉得剥离掉那些之后它是苍白的。我这次刻意想回避掉这些情绪,大量的是情节,《小时代》的素材够我写三本《悲伤》。我希望尝试以故事取胜,小说家的核心还是讲故事,故事漂亮的话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比如我以前用100个字这次只用20个字,以前别人提到我就是会觉得我的文字很华丽,但读多了确实会“审美疲劳”。《小时代》是一个快节奏的东西,不适合去抒情,就是用白描的手法去表现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抄袭 大家可能对我有一种偏见

    记者:当时你在最红的时候经历了“抄袭”官司,从你现在的状态来看,似乎那件事并没有给你造成太大影响,你的承受力是不是很强?

    郭敬明:我并没有一开始就能承受,那个时候我很脆弱,遇见官司的时候我19岁,还很不成熟,会觉得委屈在网上写东西。

    记者:今天的你不脆弱了?

    郭敬明:如果你今天是真正在评价我的文字,那我很愿意接受,但如果你仅仅是攻击我,比如长得很难看,发型丑什么的,我不会在乎。

    记者:我也看到有人在讨论,《小时代》中有某些情节和《穿Prada的女魔头》相似,说你是抄的,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陷入了“信任危机”?

    郭敬明:我觉得持这样观念的人可能对我有一种偏见,或者说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我,说我的作品和什么什么很相似,我觉得这对我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就像我的书里说一个上司对他的下属很严厉,他爱喝星巴克……可是有什么办法?我也在喝星巴克。全世界在喝星巴克的上司有多少呢?是不是一个人写了这个,其他的上司就都不能这样写了?而且每个上司也都会有助理,对他的助理严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果这些都不能写,那算什么呢?如果这样就算抄袭,那你让我怎么解释呢?包括我在网上也看到,有人说我写的电梯门一打开,就是一个客厅,这个也是抄的,但其实上海就是有这样的房子,我就是看到过这样的情景。大家都追究这种细节,比如我书中一个人说“Neil is back”,他们就说某个电影里也有这样的情节。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就之前的事件道歉,大家的态度可能会有所转变?

    郭敬明:我比任何一个媒体、读者都太清楚这个案子是怎么判的。其中有很多我不能说的东西,所以我只能用不道歉来表明我的观点,这是我的底线。因为我压根就不觉得我是在抄,我不认同那个判决,我可以付给你法院判的钱,那个都OK,但是你要是让我道歉,这个我做不到!                   

    畅销 图书的基本属性就是商品

    记者:很多人肯定你畅销作家的身份,而不是你在文学上的实力,你是否满足?

    郭敬明: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颠倒的。我们以前开玩笑说,就算今天郭敬明出了一本谁也看不懂的白纸,它也照样会卖得很好。所以我可以不考虑写什么会畅销,只写自己喜欢的。我也不认为所谓的纯文学就应该不畅销,只卖一万册。好的东西就应该雅俗共赏。出版出来的就是商品,它的一个基本属性就是拿出来卖的。

    记者:也有人说过,郭敬明很像是一种宗教,你有一批相当忠实的粉丝,你的书是否主要是依靠他们?

    郭敬明: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如果他只是喜欢你这个人,那他只要去买你的照片,看你的电视节目就好了,他不需要去买你的书。我有那么多粉丝,就是因为我的作品都是很好的。我相信今年我出了一堆白纸他们会买,那明年呢,后年呢?

    记者:你怎么做到每一本书都抓住大众审美?

    郭敬明:真的是很奇怪,每一次我喜欢的东西最后都能被大众所喜欢,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大众的人吧。比如说今天大众的审美在60分,那我一定会做一个80分的东西出来,大家会觉得还不错又不会看不懂,我不会做99分的东西,那样他们会看不懂,就太偏了。比如说我们杂志做插图,有些图的idea真的是很棒,我也很喜欢,但我不觉得那是大众会喜欢的东西,我不会去选。你说我真的没有想过去写那些纯文学的东西吗?我也想写,但大众并不一定了解你在说什么。

    记者:你的读者多数都处在成长的关键时期,你希望传递给他们什么样的价值观?

    郭敬明:你的人生要有目标,并且有理想去实现它,包括亲情和友情,这些都是我一直在书写的东西。我还会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我也不会去写那些滥交、吸毒、暴力,这些我也可以写,因为我也看到过、听说过,但是我不想让他们觉得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责任太多了,没有一个作家手中是中国整个一代年轻人的阅读,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太可怕了,这一代人都是看我的书长大的,我的书可能会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所以对我而言,我绝对不会去写那些会对他们有负面影响的东西。

    记者:但是你之前的抄袭案件会不会给这些年轻人带来负面的影响?

    郭敬明:所以我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解释过这个事。你可以怀疑我,但你要看我这么多年下来的一步步的努力,再来判断我究竟有没有才华。如果你觉得五年不够,我可以用十年、二十年去证明它。

       

    作协入作协不会改变我

    记者:你之前已经是一位非常畅销的小说家了,其实不大需要加入作协来“镀金”,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加入作协的?

    郭敬明:我觉得加入作协对我是一种认可,因为作协里大部分都是老一辈的作家,可以算是中国作家的大本营,作为新生代作家,我觉得能加入其中是一件好事。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我的出版社问我,小四,你要不要加入作协,我说好啊。如果没能加入,我会有点遗憾,但它也不会改变我的生活,它仅仅是个程序。

    记者:你之前和推荐人王蒙熟吗?怎么找到王蒙的?

    郭敬明:我之前和他并不熟,就是在他当了我的推荐人之后,在一些活动上我们碰到,才会在一起聊上两句。找王蒙老师是因为我的出版社和他关系很好,出版社问王蒙老师愿意不愿意当我的推荐人,王蒙老师就说可以啊。我之前对他的印象就是来自书本上的,我只看过他的作品,觉得他是内心很丰富、很睿智的人。

    记者:加入作协之后,是否意味着你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位畅销作家,而多了很多责任?

    郭敬明:我还是照样在做自己的事,是大家把这件事想得太大了。我并没有觉得加入作协对我有多深重的影响,它只是代表着一种认可和鼓励,至少对于王蒙老师来说,是认可我的。说到要在这个团体中和别人交流什么的,那都是后面的事。加入作协至少不是件坏事。

    生活不享受,辛苦工作为了什么?

    记者:在《小时代》开篇就有大量关于各种名牌的描写,还有涉及到同性恋,这些都是你生活的环境吗?

    郭敬明:上海就是这样一个城市,有各种各样的生活,在中国而言可能都是最前沿的。《小时代》的后几季中我也会写到弄堂里的底层生活、大学生奋斗的故事。(你对上海底层生活熟悉吗?)我本身就是从底层过来的,我来上海时是一个最普通的大学生,因为我家是个小城市,刚来的时候发现上海和家乡完全不一样。

    记者:为什么你一直没有写自己那一段艰辛的日子?

    郭敬明:以前从功力、文笔上讲,我觉得还不够,你让我以前写,我会写得比较矫情、个人化,但现在我可以控制它了。

    记者:我看到这样的评价,说你是“从一个羞涩着描写青春的哀伤少年变成现在开名车穿名牌坐在巨大落地窗前编故事的人”,你认同这种评价吗?

    郭敬明:我觉得这是事实,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我自己对物质的要求很高,如果我已经这么辛苦地工作,这么累了,我还不能享受生活,那我是为了什么呢?我没有太远大的理想,我也没有说我就是要两袖清风地去传播真理。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去否认我的作品,而且你不能要求我到50岁还在写“高中空旷的操场上”怎么怎么样,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这也会影响到我的写作。

    记者:你的小说中经常写到轰轰烈烈的爱情,你现在有时间谈恋爱吗?

    郭敬明:最近我是没有在谈。也没有固定的类型,感觉对了就好。生活中不可能每一刻都像小说那么有戏剧性,而且我自己本身谈恋爱也不是很多。可能我自己现在心志还不很成熟,等年纪再大一些对于这些问题会更有感触吧。

    记者:在死亡、毁容、被爱人抛弃、没钱、平庸、被人误解里,你最害怕哪个?最不在乎哪个?

    郭敬明:最害怕死亡,最不在乎被人误解,因为已经次数太多,习惯了。

   

 

    记者(刘炜)手记

    之前对郭敬明的印象就是一个总是打扮得十分精致的小男孩,以至于我在等郭敬明的时候,看他推门进来,我还以为是他的小助理。没化妆的郭敬明戴着一顶棒球帽,穿着大一号的帽衫,看起来像个中学生。助理快速送上去一杯泡好的咖啡,让我很快回过神来,最起码,在办公室,郭敬明是个老板。采访中,郭敬明并没有拒绝回答我的任何一个问题。他几乎没有寒暄,直接说,“我们开始吧。”

    关于围绕着在郭敬明身边的各种质疑,他自有回答,而且自成体系。作为目前最畅销的作家,我倒是很想知道,再过一个七年,面对同样已经30岁的粉丝,他的书是否依然卖到第一。 

 

      
                                                                
郭敬明:一代人在看我的书长大 (2008-10-22 13:13:28)

   

                  

(《新京报》,2008年10月22日刊载)

     “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太可怕了,这一代人都是看我的书长大的,我的书可能会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郭敬明说。这是事实,从《幻城》开始,他就是青少年阅读群体中最受欢迎的作家,而与此同时,他的身边也总伴随着质疑。日前,郭敬明出版了新书《小时代1.0折纸时代》,其中爱喝星巴克、对助理很严厉的老板形象,又被指抄袭《穿Prada的女魔头》,郭敬明接受专访时说,这些都是源自对他的偏见。

     ■郭敬明名片

    1983年出生于四川自贡,2001年、2002年两度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2002年进入上海大学念影视艺术工程专业,后退学肄业。著有长篇小说《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悲伤逆流成河》,散文集《爱与痛的边缘》、《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策划编辑书系《岛》、月刊《最小说》。2006年,《梦里花落知多少》被判抄袭庄羽小说《圈里圈外》。2007年11月,加入中国作协。

    

    新作不再写校园,也不抒情

    记者:《小时代1.0折纸时代》和你之前的书名似乎都不大一样,其中的“小”应该是相对“大时代”而言的,对你来讲,怎么理解这个“小”?

    郭敬明:“折纸时代”是第一季,我计划会一年写一季,其中的故事发展也伴随着我的成长。“折纸”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较童真,书中主人公刚刚开始实习,比较单纯,第二季“虚铜”时代他们就开始接触社会了,会不一样,想到铜臭、经济方面的东西。我写不了整个中国,因为我不了解,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有些是普通的大学生,有些是比较穷的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从中折射出这个时代。

    记者:你以前的作品基本都是在描写校园生活,《小时代》中有不少年轻人在工作中遇到的困惑和挫折,这个题材的转化是你有意识的吗?

    郭敬明:我自己已经不在学校了,《悲伤逆流成河》已经是我对校园写到一个极致了,我没办法再写了,因为我已经不在那个环境了。我已经在工作、接触这个社会,很想去写这个部分。我的读者大部分都是学生,我也没有把握他们会不会接受这部作品,但它确实是我现在最有感触、最想表达的东西,我也希望能够告诉我的读者他们可能马上要进入的这个社会是个什么样子。过去对我已经太遥远,我已经没有那种情怀了,未来我还没有经历过,你让我写婚姻、抚养下一代,我也没有经验,现在发生的事情对我是最容易写,也是我最能把握的。

    记者:之前你的文字风格是很悲情的,但这次在《小时代》中有不少的喜剧语言,比如你形容顾源、顾里结婚之后一家是“吉祥三宝”,还拿安妮宝贝和你自己的写作风格调侃,是不是在写作风格上你也有意识地做了些改变?

    郭敬明:《小时代》里面有很多反讽的东西,和我以前的风格确实很不一样,《悲伤逆流成河》是一个很压抑的作品,里面没有对话,大量都是情绪的流动,对我而言是内心的放大,我自己也觉得剥离掉那些之后它是苍白的。我这次刻意想回避掉这些情绪,大量的是情节,《小时代》的素材够我写三本《悲伤》。我希望尝试以故事取胜,小说家的核心还是讲故事,故事漂亮的话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比如我以前用100个字这次只用20个字,以前别人提到我就是会觉得我的文字很华丽,但读多了确实会“审美疲劳”。《小时代》是一个快节奏的东西,不适合去抒情,就是用白描的手法去表现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抄袭 大家可能对我有一种偏见

    记者:当时你在最红的时候经历了“抄袭”官司,从你现在的状态来看,似乎那件事并没有给你造成太大影响,你的承受力是不是很强?

    郭敬明:我并没有一开始就能承受,那个时候我很脆弱,遇见官司的时候我19岁,还很不成熟,会觉得委屈在网上写东西。

    记者:今天的你不脆弱了?

    郭敬明:如果你今天是真正在评价我的文字,那我很愿意接受,但如果你仅仅是攻击我,比如长得很难看,发型丑什么的,我不会在乎。

    记者:我也看到有人在讨论,《小时代》中有某些情节和《穿Prada的女魔头》相似,说你是抄的,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陷入了“信任危机”?

    郭敬明:我觉得持这样观念的人可能对我有一种偏见,或者说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我,说我的作品和什么什么很相似,我觉得这对我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就像我的书里说一个上司对他的下属很严厉,他爱喝星巴克……可是有什么办法?我也在喝星巴克。全世界在喝星巴克的上司有多少呢?是不是一个人写了这个,其他的上司就都不能这样写了?而且每个上司也都会有助理,对他的助理严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果这些都不能写,那算什么呢?如果这样就算抄袭,那你让我怎么解释呢?包括我在网上也看到,有人说我写的电梯门一打开,就是一个客厅,这个也是抄的,但其实上海就是有这样的房子,我就是看到过这样的情景。大家都追究这种细节,比如我书中一个人说“Neil is back”,他们就说某个电影里也有这样的情节。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就之前的事件道歉,大家的态度可能会有所转变?

    郭敬明:我比任何一个媒体、读者都太清楚这个案子是怎么判的。其中有很多我不能说的东西,所以我只能用不道歉来表明我的观点,这是我的底线。因为我压根就不觉得我是在抄,我不认同那个判决,我可以付给你法院判的钱,那个都OK,但是你要是让我道歉,这个我做不到!                   

    畅销 图书的基本属性就是商品

    记者:很多人肯定你畅销作家的身份,而不是你在文学上的实力,你是否满足?

    郭敬明: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颠倒的。我们以前开玩笑说,就算今天郭敬明出了一本谁也看不懂的白纸,它也照样会卖得很好。所以我可以不考虑写什么会畅销,只写自己喜欢的。我也不认为所谓的纯文学就应该不畅销,只卖一万册。好的东西就应该雅俗共赏。出版出来的就是商品,它的一个基本属性就是拿出来卖的。

    记者:也有人说过,郭敬明很像是一种宗教,你有一批相当忠实的粉丝,你的书是否主要是依靠他们?

    郭敬明: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如果他只是喜欢你这个人,那他只要去买你的照片,看你的电视节目就好了,他不需要去买你的书。我有那么多粉丝,就是因为我的作品都是很好的。我相信今年我出了一堆白纸他们会买,那明年呢,后年呢?

    记者:你怎么做到每一本书都抓住大众审美?

    郭敬明:真的是很奇怪,每一次我喜欢的东西最后都能被大众所喜欢,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大众的人吧。比如说今天大众的审美在60分,那我一定会做一个80分的东西出来,大家会觉得还不错又不会看不懂,我不会做99分的东西,那样他们会看不懂,就太偏了。比如说我们杂志做插图,有些图的idea真的是很棒,我也很喜欢,但我不觉得那是大众会喜欢的东西,我不会去选。你说我真的没有想过去写那些纯文学的东西吗?我也想写,但大众并不一定了解你在说什么。

    记者:你的读者多数都处在成长的关键时期,你希望传递给他们什么样的价值观?

    郭敬明:你的人生要有目标,并且有理想去实现它,包括亲情和友情,这些都是我一直在书写的东西。我还会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我也不会去写那些滥交、吸毒、暴力,这些我也可以写,因为我也看到过、听说过,但是我不想让他们觉得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责任太多了,没有一个作家手中是中国整个一代年轻人的阅读,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太可怕了,这一代人都是看我的书长大的,我的书可能会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所以对我而言,我绝对不会去写那些会对他们有负面影响的东西。

    记者:但是你之前的抄袭案件会不会给这些年轻人带来负面的影响?

    郭敬明:所以我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解释过这个事。你可以怀疑我,但你要看我这么多年下来的一步步的努力,再来判断我究竟有没有才华。如果你觉得五年不够,我可以用十年、二十年去证明它。

       

    作协入作协不会改变我

    记者:你之前已经是一位非常畅销的小说家了,其实不大需要加入作协来“镀金”,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加入作协的?

    郭敬明:我觉得加入作协对我是一种认可,因为作协里大部分都是老一辈的作家,可以算是中国作家的大本营,作为新生代作家,我觉得能加入其中是一件好事。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我的出版社问我,小四,你要不要加入作协,我说好啊。如果没能加入,我会有点遗憾,但它也不会改变我的生活,它仅仅是个程序。

    记者:你之前和推荐人王蒙熟吗?怎么找到王蒙的?

    郭敬明:我之前和他并不熟,就是在他当了我的推荐人之后,在一些活动上我们碰到,才会在一起聊上两句。找王蒙老师是因为我的出版社和他关系很好,出版社问王蒙老师愿意不愿意当我的推荐人,王蒙老师就说可以啊。我之前对他的印象就是来自书本上的,我只看过他的作品,觉得他是内心很丰富、很睿智的人。

    记者:加入作协之后,是否意味着你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位畅销作家,而多了很多责任?

    郭敬明:我还是照样在做自己的事,是大家把这件事想得太大了。我并没有觉得加入作协对我有多深重的影响,它只是代表着一种认可和鼓励,至少对于王蒙老师来说,是认可我的。说到要在这个团体中和别人交流什么的,那都是后面的事。加入作协至少不是件坏事。

    生活不享受,辛苦工作为了什么?

    记者:在《小时代》开篇就有大量关于各种名牌的描写,还有涉及到同性恋,这些都是你生活的环境吗?

    郭敬明:上海就是这样一个城市,有各种各样的生活,在中国而言可能都是最前沿的。《小时代》的后几季中我也会写到弄堂里的底层生活、大学生奋斗的故事。(你对上海底层生活熟悉吗?)我本身就是从底层过来的,我来上海时是一个最普通的大学生,因为我家是个小城市,刚来的时候发现上海和家乡完全不一样。

    记者:为什么你一直没有写自己那一段艰辛的日子?

    郭敬明:以前从功力、文笔上讲,我觉得还不够,你让我以前写,我会写得比较矫情、个人化,但现在我可以控制它了。

    记者:我看到这样的评价,说你是“从一个羞涩着描写青春的哀伤少年变成现在开名车穿名牌坐在巨大落地窗前编故事的人”,你认同这种评价吗?

    郭敬明:我觉得这是事实,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我自己对物质的要求很高,如果我已经这么辛苦地工作,这么累了,我还不能享受生活,那我是为了什么呢?我没有太远大的理想,我也没有说我就是要两袖清风地去传播真理。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去否认我的作品,而且你不能要求我到50岁还在写“高中空旷的操场上”怎么怎么样,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这也会影响到我的写作。

    记者:你的小说中经常写到轰轰烈烈的爱情,你现在有时间谈恋爱吗?

    郭敬明:最近我是没有在谈。也没有固定的类型,感觉对了就好。生活中不可能每一刻都像小说那么有戏剧性,而且我自己本身谈恋爱也不是很多。可能我自己现在心志还不很成熟,等年纪再大一些对于这些问题会更有感触吧。

    记者:在死亡、毁容、被爱人抛弃、没钱、平庸、被人误解里,你最害怕哪个?最不在乎哪个?

    郭敬明:最害怕死亡,最不在乎被人误解,因为已经次数太多,习惯了。

   

 

    记者(刘炜)手记

    之前对郭敬明的印象就是一个总是打扮得十分精致的小男孩,以至于我在等郭敬明的时候,看他推门进来,我还以为是他的小助理。没化妆的郭敬明戴着一顶棒球帽,穿着大一号的帽衫,看起来像个中学生。助理快速送上去一杯泡好的咖啡,让我很快回过神来,最起码,在办公室,郭敬明是个老板。采访中,郭敬明并没有拒绝回答我的任何一个问题。他几乎没有寒暄,直接说,“我们开始吧。”

    关于围绕着在郭敬明身边的各种质疑,他自有回答,而且自成体系。作为目前最畅销的作家,我倒是很想知道,再过一个七年,面对同样已经30岁的粉丝,他的书是否依然卖到第一。 

 

 
 
                                                                出自  最小说  的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1 16:21)

 幻城。
   整本幻城已经不知道翻了多少次了。现在它看起来皱皱的,我买的是第一版的,那个封面现在看起来好象已经非常古老的样子了。
  我在书的第一页上写了一句话:绝望深沉而伟大的爱,也可以毁灭一个人
   看完书的时候我就是这样想的。
  
  为什么释是这么任性又强大的人呢?这样的方式去喜欢一个人,我们应该心疼他还是批评他呢?看到最后释的那个梦境的时候,我非常震撼,故事停在一个悲伤的高潮上面。想过很多后面的事情。释会不会也选择死亡呢?释会不会成为幻雪帝国的王呢?他会不会后悔呢,后悔自己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呢?
我终于知道原来爱会是这样的。看起来美好却容易走向毁灭。
整本幻城里我最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蝶澈。我记得她一箭杀死了她最喜欢的小哥哥,我记得她泪流满面,记得她是如何用力地喜欢一个人。面对喜欢的人,要如何强大的信念,才能下手解脱他。
  我曾经有个一样非常喜欢的哥哥。他只是我同学而已。我称呼他为哥哥。因为非常感激他曾经的鼓励和他所带来的感动,于是我努力记住与他相关的事情,虽然也仅仅只是短短的三年而已。而现在,我应该已经失去他了。他变的更加优秀也更厉害了,只是再也不是当初的他了。
  
  后记《不是后记的后记》我看过很多很多遍,于是我告诉自己要珍惜现在的朋友。所以我愿意原谅他们的伤害,虽然看起来像是折磨自己,但没有他们的话,会非常孤单和寂寞。
  
  释一开始死去时留下的信,我看了很多很多遍,所以我告诉自己要用力回报曾经对自己好的人。记得他们的好,忘记他们曾经做的那些让自己非常难过的事情。
我记得卡索最后选择解脱自己。于是我想,哪天我才可以一样率性的活着,不用在难过的时候微笑也不用承担起别人所谓的期望。

  事实上我所生活的城市很小很小,所以我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批评小四的文章抄袭什么的。但是,有一点。我愿意相信自己,也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人。
  我很清楚的记得当初幻城给我的感动,记得那个时候流过的眼泪受过的震撼。我不会相信也不可能相信,那个给了我无比的感动和巨大影响的人,会去抄袭别人的东西。
  我很清楚的知道,一个喜欢文字的人对自己文字的珍视。
  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有天告诉我她不喜欢小四的文章了,她说因为他是抄袭的,欺骗人。我只是对她说:你可以不喜欢,没有人会有意见。但我仍然是喜欢小四的文章的,你不可能改变我。我不能说服你,也不想说服你。只是,我仍然喜欢。
   后记里还有句话:even now there is still hope left.我初三的时候把这句话抄在房间的墙上,每天每天告诉自己不要放弃。

02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一开始看这本散文的时候已经是初中了。我看到里面的文章第一感觉同样也非常震动。因为我觉得小四写的,就是在描述我们的生活。
那个时候看的是黑色的封面红色的字,现在我到新华书店里去找不到了。只有“译文出版社”的版本了。封面上有个黄头发的男生,看起来很像《水果篮子》里面的草摩夹。但我还是更喜欢原来那个版本。
  自己买这本书回来看貌似是去年的事情了。高一期末考试的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做作业前我把书打开看一小段,或者轻声读自己喜欢的那几段话。感觉像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男生在不同城市的同样黑夜里,和自己一样的想着现在的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和自己一样在悲伤在期待。
  
  “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忽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个相似的背影就难过,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我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
  “那些曾经温暖的诺言和温和的笑容,那些明亮的眼神和善良的任性,一切成为我难以抚平的伤痕和无法忘却的纪念。”
  “一大群人手拉手快乐地向前走,一不小心弄丢了一个人,一不小心又弄丢了一个人,一恍神一刹那就发现旅途上就只有自己在东张西望了。”
  “我每天忙啊忙忙得快要死掉,恨不得一天工作36个小时,可是手里依然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握不住,像溺水的人抓不住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只有我自己才明白,我已经变得失去了所有的棱角,变得不再爱去计较一些什么事情,不再爱去争些什么事,以前那个倔强而任性,冲动而自负的孩子被我留在了逐渐向后奔跑的时光中,我听不到他的哭泣看不到他的脸,可是我的心为什么像刀割一样疼?”
  “人总是要走陌生的路,听陌生的哥,看陌生的书,才会在某一天猛然见发现,原本费尽心计想要忘记的事情原来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可是在每个笑容的背后,我却有着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疲惫,如同用很薄很薄的刀片在皮肤上划出很浅很浅的伤痕,那种隐约但细腻持久的疼痛,有时候会被忽略,有时候却排山倒海地奔涌到我的面前,哗-哗-哗,我听到还浪的声音,以及天空海鸟的破鸣。”
  “其实我将来想要过真正平静的生活,干一份平常稳定的工作,找一个好好地去爱,普普通通的结婚,住在一套普通的房子里。我想我总有一天要丢开写字的生活,丢开这种内心流离失所的生活。我只需要做一个好丈夫,当一个好爸爸。我想:紧握在手里的幸福应该是简单而透明的。”
  “一直以来我是个性格复杂的孩子,很多人说我很难了解。于是我对他们微笑,我是个经常笑的人,可是我不是经常的快乐,很多时候当我感到悲伤,……我对喜欢的人才会生气,不喜欢的人却对他们微笑。”
  “知道有天我发现写字给我带来的快感,于是我开始不挺的写字。就像蒙着眼睛不断追逐那黑色的幸福。”
   这些全部摘自《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是我非常喜欢的句子。
  我只能说,我恰巧有着同样的心情心境。
  很多个晚上我看着这些句子,可以感觉到有个男生也同样在感慨在思考。
  也许小四已经忘记自己写过这些文字了,我重新把它们打出来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个人的喜好。我喜欢一遍遍看曾经写过的文章唱过的歌有过的心境,看看自己是不是向着一条越来越成人化的道路走去,看看自己是否还是像曾经那样的真诚。我不喜欢虚伪。
  按小四说自己的双子座性格,应该是不会再回去看自己的东西了吧。
  只是我还是愿意一日日看着这些文字,然后每天每天努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尽管读到这些文字时感受到的男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了,我还是愿意喜欢这些文字。

   注:此文有时光论坛<鹰儿> 发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0 11:16)
标签:

型秀

唱响

ca

杂谈

真是好久没更新了啊   不是我懒  而是我真的很懒

最近在看唱响和型秀  真的很不错

俗话说的好:要跟着时代进步!
所以,每年都会有自己看好的人存在。
以下:型秀舞台上今年的闫肃;
唱响上的王艺;
 还有以前的张涛,高夏,等等;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邓宁。
  还有我一直喜欢和支持,向往的stokis,我一直都向往你们的道路,
也希望你们能有更好的舞台展示你们的实力,你们一定会越走越好的.
更希望你们永远都是这个完整的大家庭,不要分开,一直在一起。松松,希希,林林你们一要好好的,更希望松松永远开心快乐。
  当然还有我最最崇拜和尊敬的四四(郭敬明)啦!
  小四,你是最最厉害的,无人可比,你一定要幸福!
  还有,继续“小时代”,无敌!
  四崽,要好好的,好好的!

至以上我喜欢的所有人:勇敢的向前走   一切都会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7 15:45)
标签:

杂谈

   汇报一下我最近的情况:
   早上6点起床  然后刷牙洗脸  吃点东西  去干活
   早上7点接班   之后一直就很忙  忙到喝水都没空
    中午12:30 吃饭   接着再干活
    晚上7点回家   吃饭   睡觉
   晚班的话就是早上7点回家   吃饭   接着睡觉
   下午4点多起来收拾收拾东西   6:30去  晚上7点接班
   换班的话就是一天19小时  睡3小时  
    有时会带杯奶茶咖啡之类的提神   像今天这样大家都高兴了
   停电放假   可这样的能有几次啊
   私人情况:
   因为一直放不下你   所以没办法接受其他人
   即使他不介意  可我会介意  我不想对不住任何人
   所以我宁愿仍选择一个人的生活
   默默地等着你   你说过你会回来的   你会的
   死东西   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为什么这么坚决
   如果不是你  我现在会过的怎样?  现在不再去想这些了
   毕竟事情都这样了   想了也没用不是吗
   你会看到这些吗   谁能确定呢
   不去想以后   只想安静地等你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1 16:49)
标签:

小硕

我想你

杂谈

  我本以为我可以用这么久的时间来忘记你的,可没想到忘的都更想了。熟悉的人都拿我说事,我用能怎样?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真的爱一个人爱的那么深,为了你我做了很多事,愿意的,不愿意的,都做了,现在唯一没做的就是缠着你,你知道这是我唯一不会做的。也是我不愿做的。
 
 写了很多的东西来纪念以前的那些日子,包括你看到的那些长长的,还有我送你的那些,不知道它们还在不在。还有,我平生买的最值的一本书也被你弄的不知哪去了。那可是我的宝贝啊!!!本来应该很生气的,可因为是你,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生你的气。

  仍记得那个半夜的电话,看似承诺的玩笑还是看似玩笑的承诺我不知道,只知道那封信让我感动了很久,并仍记到现在的那些话语。
  今天看了你写在空间里的那些东西,虽然很感动,可是也很悲哀。那么久了,你还是习惯把我的名字打错,难道你就不能认真一次吗?

  一直一直都是那么地想真你,即使不知道这样可以换来什么样的结果,可还是忍不住去想。
  真的很想你,真的真的一直一直以来都那么爱你!即使为此受到了很多伤害,可仍上无法恨你。
  
  第一次这么公开写这些,很多朋友知道我是写给谁的。
  希望朋友都可以找到自己爱的人,并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希望我的朋友们都过的开开心心地,要快乐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9 13:48)
标签:

杂谈

   终于忙完了这一段时间,有时间休息一下了。
   好朋友也陆续回来了,高兴之余也有一点的感伤。
  
   最近在准备一部新的创作。有些困难,可我是不会放弃的。
 自己是希望这部创作可以让自己突破以前那些看起来总是说出口的伤痛,我要对未来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负责。所以我会努力做到最好,至少在我看来,以我的能力是最好的!
 我对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信心的。
  呵呵!
  我是最棒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21 14:56)
标签:

教育杂谈

 很久以前,虽然仍是喜欢看书,可我没有自己爱的作者。谁的书都去看,看过就过了,不会记得他或是她。
再往前推些日子,几年前吧,我见到了《幻城》。爱上了释,爱上了星轨和为爱而活的每一个人。然后去看他的《爱与痛的边缘》,他的第一本散文集。看到了那个年代的四,和他的那些朋友,小A,微微,小蓓,小许,小杰子等等。
标题:小四 内容: 上传日期:2007-11-20标题:小四 内容: 上传日期:2007-10-28
然后我就离不开了这些文字。我不敢也不想以自己的感触去分析这里面的种种伤心和快乐,无奈和悲哀,我知道这些心情是无法用文字能表达的。在小四的语句间,我好象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我看到一直以来自己不敢面队的另一个自己。
小四,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喜欢的作家,今年的《悲伤逆流成河》和这个月刚开始的《小时代》,我是众多四迷中的一个,小四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唯一的作家!
 
标题:小四 内容: 上传日期:2007-10-02标题:小四 内容: 上传日期:2007-10-11标题:小四 内容: 上传日期:2007-11-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天到了。

看到随风飞扬的落叶,心情再也不是以前的轻松,而是无比的沉重。

我不想再留给我的朋友们悲伤、颓废的影子,所以我想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我慢慢学会了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社会,我以前总说我没有理想,可我永远都相信,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两点的。

当我学会接受一切,当我可以慢慢地忘了以前的一切,我才知道,原来我之前的生活是那么的纯真和快乐。

我漫无目的地走到现在,抬头仰望时才发现,原来我还会这样看着45度的天空发呆。可以前那种天真无邪、与全世界为敌的眼神永远不会再出现。

某些时候,听到曾经熟悉的音乐还是会忍不住的伤心。可我还是回不去了,就好像我再也回不去的17岁一样。

曾经想着过了17岁就可以说自己张大了,可真正到了18岁,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地不想张大,不想别人把自己像大的人一样对待,仍想叫自己孩子。

我还是个孩子,我真的不想张大。

面对这么些的烦恼,我不会再像以前似的对别人诉说,我要学会自己去处理、解决,抑或是逃避。我想我会活得很坚强,在以后再看的天空的时候不会再有害怕的感觉。

时间没有等任何的人,只是我们自己把自己遗忘了。

我不会再把自己外漏,我会自己15岁之前那样,把自己伪装得好好的。

我曾经总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张大,可以永远用这种任性的方式去过以后的生活。可我发现我错了,我找不到曾经的感觉,我张大了,好可悲!

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转动,而我也不是活着那么的简单。

从悲伤中学会温柔,从颓废中学会坚强,从任性中学会坚持,从倔强中学会真理。

在那些听不懂的呓语音乐中我告诉自己要为自己的梦想而付出代价,不管成不成功,至少这是自己的梦想,至少我可以让自己有勇气起尝试!

站在6楼的时候,可以清楚地听见风的话语,它告诉我说:“不要悲伤,你会很好。”

不要悲伤,我会很好。

不能悲伤,我会过得很好,我会好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