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杂志
《生活》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894
  • 关注人气:2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8-12 16: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2 16: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04 14:25)
(文:覃里雯,《生活》高级记者)
 
长安又高又帅,但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比25岁大好多。他自己经受的折磨,他从来不知道,都是别人告诉他的。他只知道,如果觉得脑仁儿疼,浑身累,那就是发作过了。

癫痫是诸多脑病中的一种,生病的大脑发出错误的信号,身体失去控制——帕金森、脑瘫、自动症、疼痛。疾病让人没有尊严,失去对自己的信心。进入这个科室诊所的病人,多少都带着歉意的微笑,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得帕金森症的老人使劲儿握住自己擅抖的左手,假装在抚摸它;面部痉挛的小伙子用手使劲儿捏住肌肉,假装自己很自然地在撑着脸。但这是徒劳,别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里面不对劲。长安的发作就是愣神,瞪眼。发作厉害的时候就会抽搐,仿佛浑身肌肉在奋力地抗拒一只看不见的大手,这只手无情地把他的脸掰向左边,捉弄他。

爸爸身体也不好,长安从小都是妈妈照顾,妈妈带着他上了各地医院,直到在央视上看到李勇杰大夫接受采访,知道这个病还可能根治。家里经济很紧张,长安月工资就500块。妈妈借了5万块钱来的,背着薄薄的一个牛仔布袋子,里面仔细收着长安3岁儿子的漂亮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02 12:04)

 
我的左拇指印

张克荣在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会让人因为想说点什么而难为情。
在大多数时间他都穿一件黑色的中式袄褂,看久了,也就成了沉默的一部分。
不抽烟的时候,他的双手停留在双膝上,落在上面的眼神儿,像天黑后回巢的鸽子。
沉默的背后,是明亮得如同白昼一样的骄傲。这种骄傲让他在孤独里越陷越深。
他把一幅世界地图,按在自己左手的大拇指印里。The World Is Not Enough 。以这样的神态,他让自己成为现实的敌人。
现实原本无辜。它每时每刻都在拿人们的处境开玩笑,相比起他人,他受到的嘲弄并不特别过分。
更接近可能的可能是,强劲的想象在一个近乎饱和状态的自我中,已经忍无可忍。如同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活》月度演讲之四
主题:疯狂的石头,“疯狂”的年轻人
嘉宾:宁浩(《疯狂的石头》导演)
     史航(著名编剧)
时间:2006年8月5日-15日(具体时间待定)
地点:单向街图书馆·西海店
报名电话:65615550-265 海鸥
(本演讲为开放式沙龙活动,不收取门票,欢迎报名参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7:19)
(文:郭玉洁,《生活》杂志资深编辑)

中午吃的蒙餐,和两个蒙古人。一个假蒙古人,《蒙古往事》的作者冉平,一个真蒙古人,长调大师阿拉坦其其格。名字太长,我管她叫阿老师。(其实阿姨更好吧。)
 
阿老师是典型的蒙古族长相,面部辽阔,细眉大眼,胖乎乎的,在脚部收住--她的脚很小,颠颠的。
 
阿老师问我,你是哪儿人?答:甘肃民勤。阿老师立刻用一口民勤话问:浪你臧不说民勤话(那你怎么不说民勤话)?原来阿老师是阿拉善右旗人,和我家乡相邻,两个小城,都倚着巴丹吉林沙漠。阿老师说,阿右旗民勤人可多了,所以阿老师最开始学的汉语就是民勤话。
 
这次聊天的主题是蒙古长调。冉平把长调定义为“寂寞之声”,我特别喜欢。在沙漠、草原上的人们,最能体会这个感觉。阿老师家里三代都是长调民歌手,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6:00)
 
 
《拿破仑》
 
《晴朗》
 
《雪茄和法式面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3 21:23)

(文:海鸥,《生活》杂志编辑)

说起芙蓉姐姐,好像是有点过时了,不过这时候说也好,起码不会招到太多的轰炸。

想起芙蓉姐姐来,是因为最近看的一个电影剧本:《傀儡人生》(另译作《做约翰。马尔科维奇》),
剧作家查理。霍夫曼被称作电影编剧奇才。而情节离奇、创意独特的《傀儡人生》是他的成名作,在这我并不时想讲这部奇思妙想的电影,而是这个叫查理的剧作者的一个自序,他的自序思绪混乱,毫无章法,一个自序写了三段,第一段篇幅较长,主题是自己一团糟的生活,至于怎么写出的不朽之作,他只是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1 23:36)

(高远 《生活》杂志图片编辑)

我们的小晏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也就是被跳蚤咬了一百多个包的第二天,沉沉地躺在从普格县城开往西昌的公共汽车上。总结:再强的汉子也有顶不住的时候。

http://s14.sinaimg.cn/orignal/49a337bf86c61fedc48ed

下面的照片是在南充市嘉陵区乡间的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拍摄的,当时觉得这里的孩子很不容易,但后来去到了凉山,回来后再看看,真是还有更苦的地方。

http://s10.sinaimg.cn/orignal/49a337bf69a5f20671bc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海鸥,《生活》杂志编辑)

 

昨天, 办公室的阿姨拿来了一个牛皮纸信封,破旧的程度让我怀疑邮寄经过了数年的时间,上面用圆珠笔写着《生活》杂志的地址,信封甚至没有封口,若不是下面还有一行重要的小字,我肯定会马上把它扔掉:丁三的票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