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9-28 19:05)
坐在小公园里看书,一个小姑娘,拽个软绒河马,含着奶嘴,蹒跚跟在推车的爸爸身后。路还走的不稳,踉踉跄跄,东倒西歪。歪到我跟前,放慢了脚步,好奇无畏的凑近观看,还嘬了两下奶嘴,然后又歪走了。
过了大半小时,小姑娘跟着爸爸又原路返回了。又是那迷糊踉跄的行路节奏,歪到我面前,凑近,还带好奇的摸摸我膝盖,嘬两下奶嘴,走了。。路过一个小岔道,什么也不想就歪了进去,高兴的歪了好几米,突然发觉失去了爸爸的踪迹,连忙像小鸡似的兜回来找爸爸。推小车的爸爸,行进都很缓,不多说,却一直微笑地关注着姑娘的动向和视线,看她兜回来,忙鼓励她去探险,在没有爸爸的带领下从那条小岔道绕出去。小姑娘头一回,拽着软茸河马一个转身,又歪进小岔道探险去了。

一个小姐姐,估计是5岁的样子,拉着个比她小,大概3岁左右的小姑娘在我这张长椅上坐下,小姐姐单膝蹲下,给小妹妹穿鞋,一边唠叨着该不该穿袜子,然后说自己其实穿不穿袜子也感觉无所谓,妹妹安静的坐着看着姐姐给穿鞋,粘扣。穿好鞋,姐姐把妹妹从长椅上抱下来,妹妹一着陆,就向前冲了好几米,仿佛这鞋具有神奇魔力,装备上了就给了无限飞翔的动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6 18:38)
标签:

情感


感觉有几年没写博客了吧。
有时候走在路上,看着树影斑驳,想起某个相似的过往,感慨涌上心头。在心里对过往默念着情真意切的句子,然后让其沉淀在心里,却失去了写的勇气。也许是因为年岁不小的缘故,总觉得写出来让人看见有些矫情。又也许是专业缘故导致的,话语在脑子里呈现成情景又转化成笔触,总是一目了然,就失去了用文字解释的动力。
我认为这是不好的现象,就像“肌无力”“失语症”一样。慢慢的不写字就失去了这部分的能力,情绪积压在心里,不说,不写,久了就消化不良了。
还是试着写点,偷偷的,试着画点,安静的。试着去表达点,乘还有能抒发的感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03 07:24)
标签:

情感

分类: 瓷·不达意

那些还历历在目的情景,被眼前嘈杂的人群提醒着,变成过往。

我想念那些快乐,那些所谓的悲伤,因你而生的气,被你逗的乐。

我缓慢的,若无其事的和好友轻碰酒瓶,

想起台阶上因为半瓶酒就晕呼呼的我,小声的给你唱着儿歌。

想起我二十岁的生日,阳光中你低垂的眼帘和微笑。

后悔无意中失去的那个耳环,现在每次刻意寻找,却再也找不到了。

你呀你。你呀你。。。

你逃避半年,又若无其事的出现,一笔带过抹去我的苦念。

我满心期待,恨时间过于滞怠,可终究,等不到你的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7 22:01)
标签:

情感

拿衣服去洗,闻到上面沾染的烟味。并不会过分厌恶。

会怀念两个人一起的时间。微湿的手心。短暂的拥抱。沉静的呼吸。

我知道这叫暧昧。我也知道这有别于爱情。但是却无法抗拒。

僵持着,互不妥协。怕一不小心变成习惯。

习惯性的互相取暖,依偎,不相言,习惯着彼此的习惯。

这都是美好的。却让人不安。至少,这不是我要的。

想守住自己想要的,就要抵抗自己想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4 20:47)
标签:

休闲

今天去中国银行汇款,去给法盟汇1200的考试费。

于是一位装扮精致的大堂经理让我填电汇单。必须用中文数字繁体。

我填好,胸有成竹的拿去给那大堂经理看。

然后她很冷静的在贰上画个圈,说“贰”字写错了。然后再旁边写上正确的贰字。让我重新填一份。

5分钟后,我拿着新填的电汇单跑回前台,一位更精致的大堂经理接待了我。

她也检查了一遍,然后更冷静的在收款人地址那栏画了个圈:“不是北京中国银行总行,而是中国银行北京总行。”让我再重新填写一份。

我非常感谢这2位精致的大堂经理,慷慨的挥洒着一份份电汇单,让我重温了曾以为不可能实现的小学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23:30)
标签:

情感

    一只手捏住我左手的脉搏,很紧。还有一只手拽住我右脚脚腕往下拉。我不敢睁开眼睛,但是我能感觉到有股冰冷的气息向我脸上靠近,一点点的靠近。我极力稳住呼吸,怕让它察觉到我醒来。过了一会,那股气息好像渐渐的退去。我睁开眼,异常的清醒,没有人,只有丝丝流动的冷空气,手腕仍然残留着少许的血脉不畅的麻木感。

    我一直都不是没有信仰,我不否认鬼神说,偶尔我也会去寺庙。但我以为那种信仰很轻,仅止于皮肤。但是那一刻,对于鬼魂的存在我在内心深处一遍一遍的肯定着。我觉得那是一只梦魇。 寻找到最近从内心中衍生出恐惧的我。 然后它吸食这种情感,得以生存,壮大。它伺机于黑暗之中,静候着负面情绪的滋长,然后扑上来肆意吮吸吞噬。

    恐惧是一种太过强大的力量。我该怎样与之抗衡。。。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3 00:00)
分类: 瓷·不达意

    他比我晚一站上车,从人群中挤过来后,站在了我身边。我目测了下身高。不低于1。80。戴着细框眼镜,穿灰格子的呢子外套。米白色裤子。戴着深红色的围巾,上面有一道黑灰的条纹。围巾满分。难得有男生能把简单的围巾戴得如此简单好看。我稍稍侧了一下身,及目的是他的鼻尖。侧影看来鼻梁直挺。恩,九十五分。

   

过了2站,我前面正好空出来2座。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他在我右边的位置坐下。虽然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可我就是心情舒畅,无由来的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我满意的搂了搂怀中的长法棍。眼光掠过他,落在斜对面的窗外,借着我的线帽帽檐,用余光偷偷的打量他。

   

他正好取下眼镜坐定。单眼皮,眼角稍上扬,直挺的鼻梁。侧面有轮廓好看的下巴。手自然的放在腿上,双手指尖相碰,手指细长,指甲边缘修剪得很好。右手中指有枚银白戒指。

   

    我偏过头来,望着左边的窗外,抿嘴暗笑自己是好色之徒。

   

    窗外车辆繁多,一辆一辆疾驶而去。我无目的的随着车灯划出的光芒流转着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0 00:08)
标签:

杂谈

分类: 瓷·不达意

    金子给我短信,说起阿桑的去世。我大概印象曾有过一段时间喜欢她的歌。曲风跟心境很贴,寂寞,忧伤,还带有点卑微的爱情。但因为时间远去,我并没有太多惋惜。

 

    今天偶尔在报纸上看到这消息的详情,说2年前她就已经知晓自己得了乳癌,可是2年来一直还是保持健康快乐的心态去对待一切事物,包括一段新的恋情。最后年仅34岁的她平静的离开了人世。

 

    我心里吃了一惊。这该需要怎么样的豁达才能看透生死,需要怎么样的隐忍才能谈笑如常。更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好好谈生命里最后的一场爱情。瞬间,心里涌出足以落泪的酸楚,心疼得如同自己丧失了姐妹。

 

    回到家里,翻出她的歌,认真的听,认真地再从那干净真实微带沙哑的声音里去感受她,去认识这个认真生活,坚强淡定的女人。阿桑,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刘乌鸦近日从宜昌大费周章来汉看我。日子选在清明,颇有来瞻仰我遗容的意思。

    来了之后,说了3句话。你老了。你胖了。我说的是实话。

    于是,关于3年不见的激动心情瞬间灰飞湮灭了。。。#·%#%……¥……

    一直以为我是个纠结的人。可是每每到了他面前,我都会产生某种错觉,觉得自己还是一张白纸,没受任何的污染。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就是那被墨水染透了的黑纸。其实也差不太远。我估计他自己也这么想,要么怎么叫乌鸦呢。

    和这黑纸认识是相当普通的际遇,偶然到了一个学校,恰巧一个班,偶尔一起画了几张画。貌似,大概就是这样。之后我就老是没心没肺的给人家当无良朋友。跑来找我吃肯得鸡,找我打台球,陪我去雍合宫,吃火锅乐得半死,转几趟车过来送我生日礼物,给我讲述他那了不起的少爷女朋友,说自己那些他人无法理解的生活,气急败坏的跟我争谁比较孩子气。

    后来不知道怎么去了俄罗斯。断断续续的狂狂傲傲的给我写着邮件。喊着要回来和我去吃火锅,因为我说过要看画,就搜罗了一堆拷在盘里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4 00:51)
标签:

情感

2009。2。14。

我细致的在眼上点抹着棕色和金色的眼影,半闭着眼一遍又一遍仔细的刷着睫毛。认真的给自己画完一个浓妆然后静静的坐在桌前。

2月14。关于爱情,是个隆重的日子。我静静的坐在桌前,试着去回忆爱情给我留下的东西。真的有过爱情吗?曾经烂熟于心的名字为什么回想起来是那么的陌生。那些曾经令我唇角含笑的话语,使我深信不疑的誓言为什么回想起来那么地吃力。

真的很残忍。镜中的脸面无表情,镜外的心波澜不惊。我被爱情遗忘了吗。还是爱情已经将我埋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小瓷
小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