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未央文学双月刊
未央文学双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1,641
  • 关注人气:9,0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本博主要栏目

文化资讯作家动态

评,或者论

名家访谈

未央诗会

未央文学网刊

未央文学纸刊

未央藏书馆

世界文坛

长笛短奏 

小小说选粹

古乐流韵

读书,书评



《未央文学》杂志,经国际ISSN中心注册登记备案,国际标准刊号ISSN2222-9272,由未央文学杂志社编辑出版。

微信号:wywx1972

投稿信箱weiyangwenxue@163.com,主编:长笛手QQ:229693865



关注未央文学,微信扫一扫以上二维码



 

未央文学网刊
访客
加载中…
中国当代诗歌地理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明文学道路与业绩的历史审视
逄增玉

作家  草 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恨水小说创作中的“传统”与“现代”
苏鹏

    张恨水曾被老舍称为“国内惟一的妇孺皆知的老作家”,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公认的通俗文学大家。他一生著作等身,创作的中长篇小说达110多部,称得上是中国现代最多产的作家之一。1929年,张恨水结识了上海《新闻报》副刊《快活林》主编严独鹤,应邀创作《啼笑因缘》并在《新闻报》连载刊出。《啼笑因缘》的面世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啼笑因缘》的可贵和成功之处,不仅仅在于它当年横空出世轰动了文坛,获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成就了一段“洛阳纸贵”的文坛佳话,更在于它后续的持久的艺术生命力和影响力。从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啼笑因缘》一版再版,经久不衰,成为广大群众最欢迎的作品之一,而且它还被改编为戏剧、评弹、影视剧等多种艺术形式,在坊间流传,深受观众的喜爱。据有论者统计:“仅搬上银幕和荧幕的,就有14次之多,而且在这70多年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德海:我所关注的是人心与人生
张滢莹

黄德海是个读书人。这也许是所有熟悉他的人对他的评价。好读、敏思、勤于笔,对黄德海来说,看书是一件与漫漫人生浑然天成的趣事,而将那些看过之后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的想法和文字忠实笔录下来,则是他对于这些前人心血之作最大的尊重。在研究生导师张新颖眼里,黄德海“有迂和执的一面”,这“迂”和“执”的评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年写作的同质化与美学共同体的悖论
马兵

当我们使用“青年写作”这个概念时,便隐含着将个体性的写作纳入到某种共同体的框架下来理解的倾向;而当我们讨论青年写作的“同质化”问题时,似乎又在强调“同质化”是这一群体写作的痼疾。事实上,同质化的审美趋同性并不是青年作家群体所独有的,毋宁说是整个新世纪以来文坛上下的流行病。而青年写作的同质化被首当其冲受到质疑,又确乎关联着他们作为一个美学共同体的悖论。

齐格蒙特·鲍曼在《共同体》一书中给出一个很有启发性的观点,他认为一个社会体系中的后来者需要一个全新的共同体来标示自己,以“在不确定的世界中寻找安全”,并与传统的共同体做出区分,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云、是雨、是雪,是忧伤和星辰
——从哈森译诗集《罗·乌力吉特古斯诗选》说开去
林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费特:一个唯美主义诗人的永恒探索
郭靖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2 00:44)
安琪的诗意练习曲
李路平


应该用什么来形容或概括安琪这一段时间的写作呢?

在《女性主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严歌苓:我们被“平凡即伟大”的价值观误导了
舒晋瑜

严歌苓,小说家,电影编剧。1986年出版第一本长篇小说,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9年赴美留学硕士学位。旅美期间获得十多项美国及台湾、香港地区的文学奖,并获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编剧奖、美国影评家协会奖。2001年加入美国电影编剧协会。代表作有《扶桑》《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军旅文学对于军队成长的抒写
朱向前 徐艺嘉

军旅文学如同其他文学门类一样,随着时代语境的更迭在不同时期衍化为不同的面貌。“不变”的地方则在于,它比任何其他文学都更与国家、民族这样的宏大意象紧密贴合在一起。这种执着曾让军旅文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遭受冷遇,但也因此,它得以在西方文学思潮的冲击下,屹立不倒地呈现出了自身的基本精神特质。所谓“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

家国情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作是多年前午后散淡的光
孟昭旺

小时候,我是个敏感的孩子。那时我住在董村,我们村很穷,没工厂,没副业,所谓养殖大户和致富能手,只能从报纸和收音机里了解到。我觉得,我们董村是最像农村的村子,直到现在,村里依然靠挂在电线杆上的大喇叭广播信息,大到迎接上级检查、民主选举,小到谁家丢了鸡鸭、叫孩子吃饭的琐事,都要到广播里喊一喊。村中央有个铁皮小卖部,就在我们小学门口,小时候,我总在那里买铅笔、小刀、橡皮,也买玩具、斗兽棋、贴画还有印有卡通人物的纸片。现在,小卖部还在,只是卖东西的人换成了老店主的儿子。串乡的商贩,每天清晨会沿街叫卖,从前是吆喝、摇着拨浪鼓或敲着铜锣,现在换成了扩音喇叭,从巷子一头到另一头,一遍一遍地喊。我们董村偏僻闭塞,通往县城的唯一一条公路,离我们村还有三里地。我对那条公路印象深刻,原因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