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男,1973年生,有一网名曰楚些,少时多与泥土、青草为伴,打开故乡小小的窗户,就可见到南山,可惜那扇小小的窗户下没有菊花,进入城市后,那些想象中的菊花才逐渐展开以至奔放,成为品格和尺度。
个人资料
刘军
刘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943
  • 关注人气: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自我介绍
刘军,笔名楚些,大学文科教师,从事文学理论和文学欣赏的教学工作,研究方向为当代小说散文评论。现主持《奔流》评论栏目,主持《广西文学》散文栏目,参与民刊《向度》的编辑工作。主持人文读书会、乡村图书室两项公益活动。有评论文章见于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华读书报、读书、郑州大学学报、河南大学学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小说评论、文艺评论、扬子江评论、名作欣赏、文学报、中国艺术报、都市文化报、创作与评论、文学界、莽原、都市、飞天、艺术广角、广西文学、莽原、文讯(台湾)、大河报、常德日报等报刊杂志。
业余从事散文随笔写作,现主持新散文观察论坛。散文作品刊于中华散文、青年文学、读书、西部、随笔、延河、山东文学、草原、文学与人生、黄河文学、北方文学、散文百家、都市、散文世界、小品文选刊、鹿鸣、辽河、东京文学、秦都等杂志。 
博文

 

散文新观察之刘星元篇

 

乡土散文的写作序列中,比较常见的是内聚焦的形式,乡土人物、器物、动植物等,皆成为内聚焦的聚集点。众所周知,人、牲畜、庄稼、村庄是乡村生活的基本要素,它们包裹着民俗、信仰、香火、饮食、思维习惯等地域特性,共同铸造了乡土这一血肉丰满的躯体。白话散文以来,虽然有小品随笔的别枝旁逸,但强大的文化基因和抒情传统,驱使着一代代的作家们将一往情深泼洒到承载着童年经验、记忆、梦想的乡土之上。对于很多人来说,乡土是人们的出发之地,也是经验写作的源泉。如海德格尔所言,诗人的天职就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地。如果仅仅将散文篇章中纸上的还乡理解成诗意的旅程,则是对文学、对散文书写的严重误读。比如上个世纪末尾,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强化了乡村书写的诗意化路子,如此个体写作式的异军突起,在逐渐符号化的过程中,对他者的影响和覆盖是巨大而深刻的,流波所及,过度的诗意化促使乡村书写渐渐步入一个窄小的胡同。如同马尔库塞笔下单向度的人,本来驳杂丰厚的乡土世界,因为主体的单向切入,真实、疼痛、神圣、幽秘的因素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书香人影共徘徊

 

 

 

             

 

 

 

今年三月,由李辉先生策划的副刊文丛顺利面世。此文丛花落大象出版社,收录了中原风读书会负责人冻凤秋女士的《风吹书香》一书。五月份,散文作家兼评论家彭程先生来郑参加读书会活动,散文作家的名号于我而言,感召力并不强,而对待从事这一文体评论的同行,则惺惺相惜之。故西去省城,专程参与此次活动。读书会前,收到冻凤秋相赠的这本书,返程之际,利用乘坐高铁的间隙,集中翻阅。

 

 

 

电子阅读兴起之后,传统书香式的摩挲与兴会虽然受到冲击,但还不至于到溃散的地步。纸质阅读活动依然在各个角落里坚韧生长,通过新兴的读书会活动,不同的人们开始走出书斋,相互的找寻与走近托起了公共阅读与分享的氛围,纸质阅读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由个体的自觉拓展到群体互动的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弋阳行,古木与大河

                 刘军

初夏时节,受邀参加《海外文摘》杂志社的颁奖典礼,从中原腹地启程去上饶,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江西。本学期的课程恰好收尾,带着轻松的心情上路。上车后,风景故物从高铁的车窗上迅速滑落,由黄淮平原的麦地到江南的丘陵,再到水田和茂盛的植被,切换迅速,飘然而落。车厢内,人们或者翻查手机,或者闭目小憩。我也未能免俗,利用微信与远方相熟或者不相熟的人们互动,当然,中间稍微整齐的时间段用来读书,《如何读,怎么读》,哈罗德·布鲁姆的一部呼声甚高的作品,信息量丰富。乘坐高铁的时间,成了少有的能够充分阅读的时间段,这种当下性,想起来就够人惊讶!

下午三点准时抵达上饶,然后转乘汽车去弋阳,车窗外的江南风物依然逆向奔跑,但速率却降了下来。稻田,耕牛,以及三两个田间劳作的人们,很容易勾起我的少年回忆。过信江的时候,但见丰沛的水流在大地上驶过,向不远处缓慢前行。虽然经过的时间并不长,但这种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散文观察之羌人六篇

                          刘军

本期散文新观察迎来了现居四川绵阳的80后散文作者羌人六的作品《城的门》,我想先围绕这个题目述说一番。这个题目很容易会让人想到1999年刊发于《中国作家》的《羊的门》,这部长篇小说的作者为李佩甫先生,豫籍作家,乡土小说写作的代表人物。《羊的门》的题名来自《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中的一段话,“主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盗、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小说中,一个试图成为这片苦难土地上救世主的人物,最终走向了其反面,使得这个小说题目具备了某种强大的反讽和对立性力量。而另一个近似的题名则为北岛的散文集《城门开》,这是一部记忆之书,这里的城门指向一种明喻的关系,即尘封的老北京故事和童年经验,在笔墨的润泽中次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0 15:55)

四岁半的男生去卫生间小便,我在后跟从。出来后,我对他说:陈景行同学,以后不能在任何场合露小鸡鸡。他答到:为什么啊!

我说:除了爸爸和妈妈,还有医生,不能让别人摸你的小鸡鸡!

他说:为什么啊?

我说:因为小鸡鸡是人身上私密的地方,所以不能露出来!

他说:私密是什么啊?

我语塞。

十万个为什么开始了,总会有答不出来的情况。马克思曾讲过,人类的固有性格皆在神话里活着,接着,他大赞希腊神话,说希腊人是人类健全的儿童。

德性是有边界的,在道德层面,儿童拥有天然的豁免权。我试图用德性展开进攻,但在十万个为什么面前,落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外文摘》获奖小说述评

                                   刘军

                   

将《海外文摘》2017年度刊发的最后一篇小说读完,便打开今日头条作一番浏览,无意中就听闻贾平凹先生即将推出第十六本长篇小说《山本》的消息。揉一揉眼睛,确实没有看错,是第十六本。贾平凹也好,长篇小说也好,皆不会让我错愕,但数目字还是有冲击力的,让我的思绪稍微停顿下来。关于长篇小说,我当然知道其为最重要的时代性文体,据说新世纪以来每年完成的长篇小说数量在三千部以上(出版数量不详,根据估算在千部以上)。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每年产生的长篇小说中,绝大部分连流星都谈不上,它们的命运还未上升,就已经堙没,准确而言,这些小说应该叫朋友圈小说,三五个朋友加上审阅编辑过手之后,便走入了尘封的命运。即使对于获得盛名的极少部分长篇小说而言,能否逃过热潮过后迅速冷清的命运,也是需要打上问号的。相对而言,新时期以来的长篇小说中,在读者和专业批评家这里,皆获得良好口碑的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师长、各位同仁:

大家上午好!

受王剑冰会长的嘱托,在此冒昧向诸位汇报我个人对当下散文走向的一些看法,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在座诸位批评指正!今天,我想集中谈两个问题:一、新世纪以来散文的基本态势;二、新世纪以来河南散文的基本概况。先就第一个问题就教于各位,下面直接进入主题。

新世纪以来散文的整体性态势呈现出三个特点,表现在:1、思潮的弱化方面。上个世纪90年代对于中国散文来说,是一个思潮迭出,新观念层出不穷的时代。文化散文、历史散文、学者随笔、女性散文等散文思潮接踵而至,图书市场上,民国散文再度掀起风潮,综合上述现象,吴秉杰先生将其命名为“散文时代”。进入新世纪以后,新生的散文思潮在数量上并不多,就文学思潮的发生发展而言,态势的呈现也不明显。最近十几年来,能够引起我们瞩目的也就是新散文运动和在场主义的崛起了,但它们在各自演进的过程中也存在着很大问题。就新散文而言,发端于新世纪前后,杂志的推举,图书的跟进,理论的标举等等,颇有声势。格致,张锐锋,于坚,庞培等新散文作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威廉散文:一种客观诗人式的陈述

                                               楚些

 

  主观诗人与客观诗人的提法为王国维先生所创,在《人间词话》中他有过这样的判断:“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游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作为中西文论的汇通者,他所言的“诗”实指文学,“诗人”即白话文学语境中的“作家”。从观念的嬗变来看,重主体表现还是重再现客体,两种理论此消彼长,从古希腊一直纠缠到现在。中国古典的文学体式以诗文为主,与之相关的则是诗学理论对主观性的强调,诸如诗言志说,童心说,性灵说皆可作为注脚。近些年来,散文领域内抒情的因素虽然在弱化,然而情感投射不过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新观察之向迅篇在南阳盆地这个地方,若有外地客人来访,见面之后,当地人往往以“您回来了!”作为起头,开始寒暄攀谈。汉语表达体系里,来与回的关系相反而相成,“您回来了!”,这句问候语看似简单,实际上内蕴着视客如亲的人伦观念。放在其他地方,主与客,内人与外人,来与回,皆界限分明,但在这里却被打通了,因此成为特色分明的地方性之一种。亲疏有别,尊卑有序,这是传统的礼法型社会的内在规定。随着农耕生活图景趋于终结,认知层面,诸多概念及其所附属的语词遭受了颠覆。比如说,老家在乡村,又在城市暂居或者安家者,那么,在城市与乡村老家间的行走,来与回,去与返,这些词语之间几乎就失去了区分。

    本期散文新观察推出的向迅的作品《无可慰藉》,就是一篇切合于当下的行走记录。“父病,速归”的信息传达机制下,内心的湖面被陡然投下一块巨石,而信息传达的介质本身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在几十年前,是加急电报带来的冲击力,再往前上溯,则是口信或者书信。如果放在最近二十年,则是深夜电话铃声给与每一个异乡人所带去的惊悚与不安。湖面一旦被砸开,五味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午夜异语》:北中原的另一块拼图

                                  刘军

  《午夜异语》是冯杰新出的一部散文集子,内中讲了北中原的各路精怪,如庙会上之杂耍,各显其能,煞是热闹。在此之前,在《泥花散贴》《田园书》《说食画》《九片之瓦》这些集子中,冯杰以灵动的笔触、清雅的心思钩沉了北中原的饮食图谱、医方医术、植物性情、乡贤或愚顽。“北中原”作为作家地理,作为精神上的原乡,其轮廓呼之欲出。如果说此前讲述饮食、牲畜的篇章各成拼图且烟树素淡的话,那么,这部带有志异色彩的作品集,无疑是上色的一块。因杂色而斑斓,可做正餐,也可做甜点。总之,随意安插在两块不同拼图之间,不会显得突兀。

地方性是一个小于民族性的概念,它是作家写作的出发点,也是情感的维系所在。这里聚合了作家最熟悉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