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人
楚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322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本博观点与新浪网无关:拜托不要代劳帮我删帖。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东道西

 

 

 


        近日点校巨赞法师于抗战时期在桂林主编的《狮子吼月刊》,编录巨赞文集,深感此老翁能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作狮子吼,有大勇,殊为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东拉西扯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女人穿得越来越少了,据专家们研究,强奸案也将越来越多了。最近网络上在热烈讨论,面对潜在的被强奸的然危险,女人出门是该带刀还是该带安全套的问题。腾讯网还为此专门做了个专题,一些貌似人性人士在呼吁:随身带着安全套吧,他要强奸你,送他安全套。另一贞操派在大叫:带上刀子,他敢强奸你,就捅他!    

             这个世界变得真是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好看了。不过细看了一下,也觉得越来越无趣了。

    当被强奸时该不该反抗也成了要讨论的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病到了如何程度,不言而喻。

    不用看具体内容我都能猜到,安全套派肯定是一些智识阶层、精英人士,平时高呼民主人权的那一类人。刀子派呢,估计愤青居多。在我看来,安全套派貌似关怀人身安全的背后,是有着阴谋的。这阴谋,倒也不一定是他们就是潜在的强奸犯(当然也不一定就不是),而是要用这种绥靖说教,解除反抗者的武装。教导人们以安全的名义放弃尊严与人格,为强奸者计,这确实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在他们那里,贞操当然是不值得拿性命来维护的,而尊严与人格等同于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8 16:55)
标签:

转载

说明一下呵,这是一本书,不是两本书
原文地址:书已出作者:珠海阿龙



今天收到了样书,估计上架也就是这半个月的事了。
书的卖相不错,这得感谢责编楚人兄,以及实力雄厚的广西师大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5-29 17:55)
标签:

育儿

分类: 流水无声

按:肖潇约稿,说写一写桂林。很久不写东西,都不知道怎样下笔了。写着写着发现有点跑题了,也扯不回去了,就这样吧。

 

1989年夏天的那个早晨,我从广西师大分部走到十字街,独自一人穿过七星公园,居然在这公园里迷了路。那是个凄清的早晨,下着细雨,不知不觉,头发和衣服便一点点地湿透了。走到七星岩洞口的时候,我拐错了路,在这公园里穿来穿去,始终找不到出口。公园里没有什么人,林间小道飘着一些雾岚,很是梦幻。顿时感觉前途茫茫,一时之间悲从中来,蹲在一棵树下就哭泣起来,泪水混合着雨水,一股咸涩味道。哭完了抬头一看,那路分明就在眼前。走过花桥,走过解放桥,前面便是十字街,时间还早,街上没有几个行人,街道上遗落着前夜人们丢弃的报纸、字纸、布条以及其他垃圾,一两个清洁工人在扫地,哗哗的声音在那细雨的清晨中格外层次分明。我站在桂剧院的立柱下,看着这一切,好一阵发呆。

那是我第一次走进桂林,触摸桂林。那一天我下定决心,此生要呆在乡下,教书,写字,过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

然而命运还是把我抛进了桂林城里。1991年,我在桂林地区教育学院进修。那时候,中山中路两边的桂花树长得很有气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6 11:32)
标签:

子仲

分类: 日记
子仲走的那一年五月,回到家整理过去师友的信件,仅搜出子仲信七封,时间从1986年6月至1994年5月。记忆中与子仲的通信应倍于此。那十余年间,辗转于乡下学校之间,数度调动搬家,估计丢失了一半。但似乎又不是,这些信一直保存在父母家里,应该也没有丢失。一时脑子里有些空白,坐在房中许久,怅然若失。

子仲给我的第一封信,我尚在兴安师范,他的信是夹在给安琪师的信中转给我的,所以也没有信封,我自己找了个信封把它装了。抬头称我“小邹”,其实那时我固然小,他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第二封信称“邹君”,大概因为我去信一直称他“老师”的缘故,他也便很客气。到第三封信的1988年4月,便书“楚人”,并于信中写道:“我总想写一封信,认真跟你谈谈。但我总觉这样的信不好写,因为你总称我‘老师’,而我最不善于‘诲人’的。背了这狗屁‘老师’之名,人就觉出沉重,许多话反不便写了。所以不如你我认个朋友或弟兄什么的,平等交谈,岂不妙哉?”——自此楚人子仲名字相称,若兄若弟,又二十余年矣。94年以后,似乎电话多了,见面多了,书信就此不再有。

现在重读这些信件,我真是脸红。我总感觉我那二十余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4 17:28)
标签:

子仲

分类: 梦谈录
这些日校子仲文稿,他的小说几乎都是些残篇,很少有写完的。他的散文,读着读着便会沉下去。这种情绪很不好。是因为,子仲已逝,加深了这种沉重。这让我无由地感觉生命的虚幻,一切皆是空无。这实在令人悲观。有时候就无端地想:算了,他的文集,不出了吧。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候我才悟到,人的心,是一段一段地死去的。童年时代的纯真死去了,恋爱季节的纯情死去了,青年时期的激情死去了,一段一段地,以至于虚无。爱情离去,朋友离去,自己也一点一点地离自己而去。你又很清醒很理智地看着这一段段生命的尸体沉淀成岁月的斑痕,仿佛刮骨疗毒般地听到那刀与骨的摩擦声。

我看到子仲坐在我的对面,似笑非笑地,没有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3 17:12)
标签:

子仲

杂谈

分类: 子仲文摘
近来在改制,听到一些人忧心忡忡,好像那个“制”可以把全人类都给制住似的。我就告诉他们:改制改制,关我屁事。——有一个常识:但凡改制的地方,都是制度的旧有地盘,所以改来改去,都是他们占便宜,你一个平头黔首,操那闲心干嘛?只有一个真理,就是:甭管他们怎么操蛋,你抓紧自个儿长本事去,别的,都是瞎掰。我一向是非反抗不合作的。这是梭罗精神,也是甘地精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8 09:56)
标签:

子仲

分类: 梦谈录
两年来,做过的一些梦,能记忆的,都有记录,先是放在秘密博客里,不欲人看到。今天把部分解密出来放在梦谈录里,算是不再逃避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子仲

分类: 梦谈录
做了一夜的梦,主题都是穿越回过去挽救子仲。
回到了过去——开始不知道是过去还是未来——总之,龙子仲还活着。但我知道他马上要死去了,所以,想着各种办法要提醒他,救他。
场景很多。有一个场景是在一个什么地方,他给一群学生搞培训,讲文学还是作文,住在一家小宾馆里,我找到他,说晚上一定要和他一起住,并且计划好了先把救护车叫来。那房间真是又窄又乱,只有一张小床,他很不耐烦地说,怎么住,不和你住。我说,就住在地板上好了。他不理我,只是收拾自己的东西。
另一个场景是,我告诉他,你未来的某个时候已经死了,我是来救你的。他很奇怪地看着我。我说不信你上网看,百度一下。然后拿出我的手机来上网,但是,现在是过去,网上还没有他死亡的信息。然后我打电话给高粱,给L,高粱和我讨论超越时空的可能性,各种方案,但他们和子仲通不了电话。然后,没有信号了。
各种焦虑、痛苦,折磨了一个夜晚。早上醒来,浑身酸痛,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1 09:49)
标签:

子仲

分类: 流水无声
子仲,生日快乐!


《子仲文集》已经全部录完(书信外)做完一校,现在分类编辑中。从现在起,将陆续摘录子仲妙语,发在这里,以飨各位龙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