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椿桦
椿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9,977
  • 关注人气:3,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博主

椿桦:原名汪春华。安徽望江县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著有畅销文集《舆论尖刀》、《异论中国》,主编《中国年度时评》。新著《摸着良心过河》2014年4月出版。本博客文章禁止无偿转载。联系椿桦:990066@163.com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咀嚼中国

  关于饭局中的门道,媒体此前都议论过不少,最新一期《廉政瞭望》杂志从政治的角度,再次把目光盯向官场饭局。报道称,十八大之后,这些官场饭局明显减少了,但在饭桌上,依然要讲政治,讲饭局学问。比方说,主客到达时若还没上菜,便是大忌 ;一块桌布也会有非同寻常意义,其色彩可用于区分“次序高低”。

 

  吃饭本是件愉快的事情,但是“饭”一旦和“局”扯上关系,往往会让人觉得沉重。文化和学问,也是让人愉快的事情,但是许多好事者将官场饭局也说成是文化和学问,这使得那些远离官场的学者和大师就显得很没文化了。

 

  关于官场饭局,确实衍生出许多门道。譬如,宴席时间通常都是摆设,被请的领导基本都是要迟到的,一般来说,科长会迟到十来分钟,处长则会迟到半个小时,官位与迟到的时间成正比。此外还有人们早就耳熟能详的一些顺口溜,也能说明官场饭局有“文化”:“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两,这样的同志要培养;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同志要调走;能喝啤酒喝饮料,这样的同志不能要。”“酒场就是战场,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胆量,酒瓶就是水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咀嚼中国

  公款吃喝,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昨日浏览新闻,又看到两条相关消息:其一,北京开展公款吃喝检查,单笔餐费超过千元需自查上报。其二,北京部分酒楼为公款吃喝“隐身”,并分次开小额发票、改变开票类型方便报销。

 

  将两条新闻联系起来读,颇觉荒诞滑稽。看起来,后者很不给面子,直接给前者制造了一个难堪。其实后面的新闻事件更早发生,是媒体经过暗访之后发布出来的;而前面的新闻是16日当天发生并发布的,公款吃喝大检查也正是从当天开始。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公款吃喝者事先就为逃避大检查作了充分准备,大检查行动最终可能会向公众展示一个“公款吃喝现象大有好转”的结论。

 

  说起来,公款吃喝东躲西藏地向“地下”转移这种现象,自中央“八项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看报说法

  从“查无此人”到“确有其事”,距离有多远?答案是:一天。发生在湖北的“法官开房门”,刷新了官方自我否定的最快记录。报道称,12月8日,网上出现《网爆湖北法院院长张军嫖娼门》的网帖及视频后,湖北省高院作出回应,称省高院院长、副院长均无此人。次日,新华社记者从湖北省高院获悉,经调查,确认网上被曝光人员系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张军与一名外单位女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根据规定,已研究决定提请免去其庭长职务,停止工作,并将依纪作进一步处理。

 

  先否认,再承认,在官方的公关表述中并不鲜见。大家广为熟知的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贪腐案,原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涉嫌严重违纪案,涉事单位事先也都是极力否认的。这种护短行为,暴露了某些公权机关公关水平的粗糙。这种粗糙,一再地作践了公权机关的公信度。显然,湖北高院这次玩的是一种文字游戏——院长、副院长均无此人,但庭长确有其人,看起来并无语病。但是,被举报人姓名和单位清楚,视频中的相貌清晰可辨,何苦绕个弯子呢?

 

  当然,这个弯子绕得还不算太大。但接下来事情,希望别再绕了。新闻报道中有两个细节,需要湖北高院加以正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咀嚼中国

  眼下,我们的慈善事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危机的后果,自然是善款来源大受影响。此事关系重大,慈善业改革迫在眉睫。日前,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专门谈了这个问题。她说,当前的信任危机推动了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但公众信任短期内不会“回暖”。 

 

  直面问题、誓言改革,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但于公众而言,怎么改,才是重中之重。赵白鸽谈到了红十字会已开始进行的改革:针对三个“不够”(专业化程度不够、工作效率不够、真正以百姓需求为主导做得不够)等问题,红十字会引入了一批专业化人才队伍、邀请各领域知名人士成立了社会监督委员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大话国是

  游泳有奖,不足为奇,各种各样的游泳比赛咱都没少见。值得一提的是,有一种“游泳奖”,它不需要比赛,只需选手下水即可获取丰厚奖金,而且选手只限于环保局长。这两天,这种奖项先后在浙江、广东两地出现,引起了公众瞩目。

  报载,浙江瑞安籍一企业老板悬赏20万元请当地环保局长下河游泳20分钟。次日,广东东莞市一企业老板效仿之。东莞这位老板在微博中说:“我也愿以此价悬赏东莞市环保局局长去寒溪河游泳。由于本人经济困难,只出10万,游泳时间也减为10分钟。”话音刚落,浙江苍南县一网友也邀请当地环保局长下河游泳,价码升至30万元,游30分钟。

  民间百姓为政府官员设奖,我印象最深的主要是锦旗之类,发奖金则甚为少见。不难看出,这几个“游泳奖”最终都是发不出去的。不是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咀嚼中国

  2月18日,两条与环保有关的“悬赏公告”刊于媒体之上,颇为引人注目。

  一条来自山东。有网友反映“潍坊许多企业将污水偷排到1000多米的水层污染地下水”,潍坊市迅即对新华社记者回应称,市环保局已排查企业715家,暂未发现网友反映的问题,为此,该市悬赏10万元向公开征集线索。另一条来自浙江。杭州市一名商人痛心于家乡瑞安市的河流污染严重,邀请瑞安市环保局长下河游泳,游20分钟奖20万元。好家伙,1分钟1万元,出手比官方阔绰多了。

  估计不少人都看得出来,这两种赏金,最终都不会有人拿。

  说起来,在同一天出现的这两条新闻,具有同样的讽刺意义。一个是奖励公民监督,一个是奖励官员监管,所指向的对象和事情,是一致的。假如政府部门积极履责,咱们社会上原本不必出现那么多的悬赏,无论官方还是民间。

  当然,官方悬赏很多时候是为了表明一种积极姿态。就像潍坊市“两天排查企业715家”一样,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显示对舆论监督的重视,没想到弄巧成拙,其“高效”做法被质疑为“走过场”式监管。其实,悬赏的做法,也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如果我们对民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咀嚼中国

  不知从何时起,“大材小用”这种事儿在咱们社会正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譬如博士当小学老师,研究生当清洁工,本科生当收费员、当城管、当保姆、当妓女……现在,又有了大学生扎堆卖猪肉的事儿。最近,五十多名大学生奔赴上海各大菜市场卖猪肉的新闻,正受到网民们的广泛议论。

  一群术业有专攻的大学生,居然放下专业不用;放下专业还则罢了,偏偏要去干卖猪肉这种不上台面的活儿;卖肉就卖肉罢,居然还扬言卖出“北大水平”……这事儿估计会让不少人误以为,北大是一个以培养杀猪卖肉人士而著称的大学呢!因为大家都知道,自从较早前北大毕业生中出了两个卖肉佬,不少人老拿异样的目光打量北大。

  在咱们这样一个曾经的“学而优则仕”、“学历至上”国度,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让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1 10:47)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化扯淡

  古人讲,识时务者为俊杰,意思是说,能认清时代形势者,便是英雄或杰出人士。不过,我总觉得这话是用来讽刺人的,很多情况下,它的含义也可解释成“识时务者为狗熊”。或许,语义的变化,也是受“时代”或“时务”所影响的吧。
  
  先从前不久发生在东莞的一起见义勇为事件说起。你可能搞不懂,它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丑事。事件的经过许多人都从媒体报道中知道了:一女子在闹市区被小偷偷包,路人无一吱声。一位来自巴西的老外途经此地,迅即挺身而出,阻止小偷行窃。但小偷有三个,老外双拳不敌六手,被打得浑身是血。而我们的国人,再次表现出“看客”的良好耐心与兴趣,数十人驻足围观,附近的两名城管也没能展示出人们常见的那种强悍气派,拒绝到场处理问题。
  
  显而易见,这位老外误判了咱们的社会形势,属于不折不扣的“不识时务者”。他大概没有读过鲁迅先生的文章,也很少访问咱们这儿的网站或阅读报刊,不晓得我们的“看客”究竟有多么淡定,多么地缺乏团结意识。根据他的经验和认知,邪是不压正的,一个好人站出来,无数好人会响应。但经历过被小偷狂殴的遭遇后,他终于认清“时务”了,他说:“只有大家互相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咀嚼中国
  农作物种子“住”别墅、新建砖瓦窑未投产即拆除……这可不是哪个亿万富豪的手笔,而是国家级贫困县“天字号项目”中出现的情景。据《中国青年报》2月6日报道,黑龙江林甸县正全力打造的温泉果菜基地,计划投资61.3亿元、规划面积2456公顷,建设温室大棚24000栋。但这个被官方定性为“民心工程”的项目却被当地民众称作“败家工程”,“供领导参观”被指是该工程的主要功能之一。

  弄不清从何时起,“贫困县”一词总是与豪华、奢侈之类的阔气行为,紧密相连、如影随形——什么贫困县建“白宫”啦,贫困县公务招待费如何如何高啦。也许正应了“越穷越爱显摆”一说?抑或“贫困县”费尽周折戴上贫困帽子后有了足够扶贫资金用于折腾?不管实际情况如何,那种浪费国家资产为官员自身谋政绩的行为,可不是“败家”那么简单,说成是“败国”也未尝不可。毕竟决策官员个人利益不但没损失,反而可能在仕途方面获益。

  当然,不能否认有些民生工程变异为“败家工程”是决策失误所致,但林甸县则不大可能属于这种情况。如报道所示,该温泉果菜项目拟狂砸61亿,却不顾所圈盐碱地块“只能长庄稼,不能长蔬菜”,以及当地“连干部职工工资都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咀嚼中国
  广东拟取消“农民工”称谓。1月4日的《南方日报》报道称,广东将建立健全外来务工人员融入城镇的制度设计,加快研究并适时出台取消“农民工”称谓的措施,探索建立外来务工人员根据职业和工作年限享受相应基本公共服务的制度,促进外来务工人员与本地居民真正融合。新华网同日发表题为《中国有意取消“农民工”称谓》的分析文章认为,“农民工”这一称谓或许将退出中国历史舞台。
  
  说起来,“农民工”这一称谓确实很怪。其怪有三:一是,只要是到经济发达地区务工的人员,无论其原先是农民还是外地城镇居民,都被统称为“农民工”。二是,许多农民在务工过程中当上白领、企业高管、个体老板,但在一些相关统计数据或媒介用语中,仍被保留原先称谓,即,一切外来人口都是“农民工”。三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