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10-22 08:01)
标签:

杂谈

 

在伦敦街头的银行取钱时,后面两个女生用广东话小声地议论,那些零零碎碎的词句在我的耳里异常清晰,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广州在我生命里原来留下了如此锋利的记忆——什么时候英语也会变得和广东话一样,即便是开得小小声的背景音乐,我也可以准确无误地接收——大学的那几年过得太过幸福,有朋友,有钱,有细水长流的风景,有惊喜附送的甜品。我还记得那些熬夜的夜晚,看着对面宿舍同样彻夜不眠的灯光,看着电脑上慢慢成形的作品,身边还有一个能随时说话的叉,那种心情是从身体深处满溢出的满足感,人最幸福的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能做得很好、能得到承认,想到未来你感到安心感到充满希望。

 

在见完R之后,我阴霾了好久的心情终于开始放晴,我终于慢慢找回了一些最初那么执着那么坚持要来到这里的原因。当我和R谈作业时,我感到另一个自己被抽离出了身体,另一个自己像一个旁观者般慢慢打量这个场景,我们说到哲学、宗教、文化差异下导致的价值观,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6 23:27)
标签:

杂谈

剧照1

 

剧照2

灵异剧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0 14:51)

 

 

清纯时代的最后表白,马上就要开始性感了

 

90年代以降,芭比也开始走性感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3 18:56)

朋友D今日忙于张罗搬家事宜,已做好近日内退掉学校宿舍搬去离校300米远的美丽小区的准备。

 

问:搬出去与男朋友一起住?

答:不是,他住隔壁的小区。

问:为何不和他一起住,这样还能省一笔房租?

答:如果住他的房,便要受他的管制,如果和他合租,倒不如另外找个女的合租,花钱一样还省心。

问:何来省心?

答:我高兴时便叫他过来,不高兴了便叫他回去,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叉说:咱们这次要买的东西全在加连威老道附近。

叉说:你觉得加连威老道的广州话像什么?

叉说:真像刮晒你D毛!

YO说:……

        

小捞的特点就是“照相”,见什么都新鲜,见什么都觉得有纪念价值,连吃饭都照,而且是互照,全然不顾邻桌大叔诧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初看到曲名的时候感觉就是他们有太多话积蓄着想要说出来。在过去的时候大家就一直说就算他们变得商业,变得世故,总是有最初的纯真藏在心底。于是看到第七首的歌名,立刻就想起了那些。
  
他们毕竟不是那种可以放开手去过很惬意的生活,然后回来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歌手。不可能像许巍那样,一张专辑从头到底满是淡然,阳光云朵,清风拂面。他们只有在写自己的生活周遭时才是最五月天的五月天。我想这张专辑是不适合第一次接触五月天的人听的,对于他们,这只是一张制作精良的专辑而已。而对于那些了解过他们的从前,见证过他们的复出,并且曾今怀疑过他们的流俗的歌迷们,这便是一次对话,一份对所有青春往事的总结。
  

曾经疑惑潮起终有潮落,又告诉自己潮落之后一定有潮起。而现在怕潮起潮落怕患得患失错了又错的疼痛。生活很近梦想很远,你们知道生存是规则而不是选择。你们一边跟着游戏规则学着成长,一边还是那个单纯的孩子,始终没有变样。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家人朋友,学长战友,伙伴知音,什么都行。你们就是陪我们一起成长的五个人。只要跳播五月天这个标签,听到的便不只是歌曲,是回忆。自己的青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最近遇见的一个人的博客上看到一句张爱玲的话“环顾四周, 连颗钉子都是自己买的”。一句话,忽然这个人的形象就鲜明了起来——现代女人很幸福,自己工作自己赚钱,然后独自买张机票漂洋过海,在自由市场为自己精挑细选绣着紫罗曼的碎布,在聚光灯下看着纯净水倒入反射钻石切面光芒的玻璃杯内, 优雅并享受。

 

现代女人很独立,生病了自己看医生,一个人搬家,一个人换灯泡,加班到半夜自己打车回家……没有男人又不会死,看到电视里那些死乞白赖哭着求男人爱自己的女人,现代女人边骂边恨铁不成钢,真是到死也不会明白,爱情为什么可以让一个人变得那么卑微?
  
可是,就连张爱玲也说,爱他,所以变得很低很低。

 

请你看电影,木乃伊3和李米的猜想,选哪一个?
木乃伊。
可是,我想看李米诶。
那就看李米。
 

李米追在方文的后面,她背他写给她的信,字字句句,泪流满面。她其实是那么坚强的女人,自己换车胎,跟男人打架,可是她跟在他后面,卑微的等待他承认他爱她。爱着那个人,发了疯似的等待着那个人,卑微的,失去自尊也无所谓,只想爱着的那个人。是真的很爱一个人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8 00:56)
标签:

文化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应该是从我这辈往上推三四的人,他们发生了一些很有趣以至于我想写下来的事情……

 

(一)

看上去苏家老太太最近一直在张罗婚礼这事,两只预备装嫁妆的黄杨木箱倒是早就备下了,除此之外——苏老太太自认不是个精明能干的老太太,今天叫裁缝来新做几套旗袍,光量身子就忙活了一天,明天想起当年自己嫁过来的时候陪了几箱首饰,其中有个翡翠戒指倒绿得一身正气,又忙不迭的找起戒指来。忙活大半天翡翠戒指没找着倒找着了个包金镯子,镯子上每隔一手指宽的距离便盛开着大朵大朵的金牡丹,还有精雕的藤蔓蜿蜒盘旋,苏老太太那时候的金包的厚实,用指甲都不能轻易刮下来。出阁前苏老太太身体弱弱的,怕银器会给戴黑显得不吉利,所以特意多打了几副金的,打镯子时大哥还不住叮嘱师傅,“金要包厚一点!” “金要包厚一点!”,突然想起已经死去二十多年的大哥让陷入回忆之中的苏老太太忍不住陪了几滴眼泪,于是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苏老太太这么忙着,一旁等着出嫁的苏小姐倒显得不急不慢。苏小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都是早就娶了亲的。苏小姐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出嫁了,早几年前就嫁给了世家的梅家。应该说苏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13:5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00:26)
标签:

杂谈

                          

     爱情是有其规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