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崇智的blog
崇智的blo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4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致飞弛不训的灵魂
让一弯回忆的河流经过我那逐渐衰微的心,在这温柔的灯光下,我还可以有这种荣幸,重新瞻仰那逝去的风仪。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4篇)
国外 (0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11-12 01:33)

  今年是我的而立之年,对于做芯片这档子事情越来越没有当初的激情,有点沦为生活所迫的尴尬。不是丧失兴趣,智商所限罢了。可能是匈奴地界长大的原因,在总想着疯狂变现的浮躁城市,依旧迷恋着西北西南的民与谣。秋天的时候我决定送给自己一份大礼,一辆崭新的磨砂蓝小龟王,从此我就算是有个车了。一星期后,一个男人绝情的骑走了它,看着监控,让我觉得这是一种奇耻大辱。所以在这个档口,一定要留下点东西,要不然三十不立,有违古训。这么多年寻找的一些解释应该有个答案了,那忘却的纪念,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十岁之前的某年某日某些时候,暮然回首,少年已老,已是未归人,这一年异乡的夜雨格外的凉。

当时间偷换在西风流年之间 
当思绪变幻为天水间的尘埃 
辽远不可知的你是否会看见 
是否会为我惆怅 
一尊还江月问青天 
                ————2013.12.05 

飘啊飘 
我丢失了你的春天 
远走四方鬓已微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3 03:43)
当那些曾让我激动万分的电路永无休止的排列在我眼前时
我突然竟莫名其妙的厌倦起来
于是我在神秘潮湿的夜风中
一遍一遍  仰望星空


    距离第一颗芯片流片已经整整两年过去,从当初的壮怀激烈,到现在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无休止的火气。两年间没有阅读、没有思想、没有幽默。梭罗沈从文亨利这些语言之神、信仰之神正离我远去,就好像已经丧失了表达。

    当初略显诗意单纯的想法是,假如我死去,将会留下一段旋律,半导体的跳动和我的灵魂共舞。如今却清醒的认识到完成一颗成熟产品的艰辛。我没有大牛们吃素静心的决心、没有资深学院派的系统训练、性格的懦弱也让我没有一颗强大的意志。于是解bug解到无助、解到那种有劲使不上的感觉。

    突然发现,博客都八岁了,我也是个三张的人了。励志啦自嘲啦追梦啦希望啦,已经不能玩这些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4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2.05,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2.0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又是一年 新的一天》。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0,13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4 00:52)
标签:

杂谈

    长达一年的情绪激荡还没过去,今年夏天又要rock了,原因之一是下巴上居然开始冒起胡须,我翘,我没刮啊,老到快要老无所依了吗。毕业五个年头,好像一粒沙,少年的梦都快让我做尽了,我只希望苍老面孔的背后是一个狂妄混蛋的灵魂、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再有两颗成功的芯片。此外我能用最朴素的文字记录下这些壮怀激烈,已经足够。

 

    这些未曾经历、未尝理解过的生命状态未知的让人兴奋。每到高潮,那种把一切看得淡淡的,想把热血和大便通通撒在这操蛋生活上面的感觉,怎一个辉煌了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4 23:22)
标签:

杂谈

  小的时候,在厂里住。我家周围无所景致,只是门前有座山,每天日出月升,时间久了,只要看到山,便能分清东南西北,在小孩间引以为傲。

    时间慢慢过去,游戏房里单调街机已经不能满足我日益增长的欲望,于是大家结伴同行,去十几公里外的地方玩恐龙快打。家长眼线太多、金钱又总是太少。所以车是不敢做的,大路也是不敢走的。想想那时,真是牛逼,翻山越岭玩起了最原始的徒步。后来总是时间浪费太多,大多只能打两个板子就又匆匆上路。游戏打得很高兴,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已经分不清楚方向了,家门前的山我看不见找不到了……

    流浪也好,飞翔也好,
现在离厂越来越远,我当然就再没有分清楚过东南西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方向不辨还算不伤大雅,但没了人生的方向,那剩下的只是傻逼而空洞的笑容。

他开始学习,学习那些以前他认为只有傻逼才做的动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0 23:19)
标签:

杂谈

  永恒的轮回
                --鲍勃迪伦 《The Bootleg Series》专辑
    我轻吟这首歌,她站在暗处。
  她走进光中,我的琴弦颤动。
  她用眼睛呼应,呼应我正演奏的旋律。
  但这首歌很长,我才刚开始。
  
  一抹闪光,映出她的脸庞。
  顿时黯然失色的歌词,滑出我的舌尖。
  伴随着长距离的对视,她的眼睛莹然有光。
  但这首歌很长,还有大部分要唱。
  
  我打量着她清晰的轮廓,她歪着头再次呼应我。
  旋律奔驰,她透过回音疯狂呼喊。
  但这首歌很长,长的无尽头。
  
  我盯着吉他,假装演奏。
  我们眼神集中在一起,无视任何人。
  思绪强烈地撞击,就像划破空气的箭。
  但这首歌很长,旋律被迫中止。
  
  我放下吉他,寻找那个逗留许久的姑娘。
  可是,她的影子失踪在我所有的寻找中。
  于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生经常对我说,刚勇的拳师不打落水的狗。我不喜欢,于你,敌人。于我,男人。我就是喜欢落井下石。”每当和哥们踢球大比分领先,并且卡卡又进一球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用这句话来调戏对方,那种小人得志的感觉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鲁迅上海故居在我宿舍大概打车表都不会跳的地方。这么久了,都没有瞻仰一下,对于有时会引用先生段子比较庸俗的我,实在是大不敬。今天先生诞辰130年,怎么说也要致敬一下,那是个临死前还在“我以我血荐轩辕”的魂魄。

    在我的愤怒即将慢慢退去的时候,的确能理解那一腔热血本来自于爱,爱的越深越无法自拔愈加愤怒。吧里的人寥寥无几,但总算有个傻学生,假装
堂堂正气,慷慨激昂的要接过大旗,守护这个国度。

    妈的,这种傻子一定要有,要不怎能显出我们大多数人的机灵、聪明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九月就像浙江月,大明山大明山,如此通俗的名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大明山下有个大明湖,大明湖畔有个妹子怎么怎么样了。钱塘江钱塘江,如此诗意的名字,然而浪过之后,感觉本就rock中的我需要的是大海的汹涌。几趟下来,居然发现浙江高速休息区的小楼都修得比较别致、满心欢喜。

    近半个多月一直在兴奋中渡过,终有机会爬山放松一下。面对空旷迷幻的山谷,突有一种闪念掠过,长久以来迷恋的颓废悲壮愤怒,也许就从来没有真正流入我的血液,那些激进者诗人嬉皮压根就和我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所有这些都不过是为了摆脱那些‘家长’的控制、为了拉长所谓的青春、为了等待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我对未曾经历、未尝理解过的生命状态的一种牛逼的想象。灵魂只向我描述了天堂的样子,却从来没有给我指明天堂的方向,于是我用红布蒙住双眼,邯郸学步般的一路跟着那些脚印走来。整个过程越想越有点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

    欲说还休,刚好换了相机,大光圈大感光大明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芯片想来应该可以交工,虽摆脱不了再做一版的命运,也算正常情况,担待的起来。为了立这个牌坊,我搭上了青春。倘若是个砖头,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真的快崩了。长久以来我只能决定吃点什么几点睡觉之类,除此之外,那些想的到看不到做不到的事事物物不是我的眼界能拿捏得了的。如今总算有点控制力了,在路上。我常常想,有个糟糠妞能一起分享这份快乐那就太完美太放荡了。

    如今已跨过最后的羁绊,感觉就像一个疲倦的痞子。算做告别,也是
迎接下一个疯狂冒险的开始。该计划计划再三年要做的事情了,要活个六年出来,追回些许遗憾。至少要站在珠峰大本营,管你哥伦比亚还是北面,身穿我销魂的五六式解放袄,抬望眼,手指苍穹,壮怀在胸,气吞万里如虎的放个响屁。

 

    我想把这种感觉诉诸文字,然而本就匮乏的词藻无论怎样堆彻,都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