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冲
王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8,079
  • 关注人气:7,8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专栏作家,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北外公共外交研究中心特约高级研究员,凤凰国际智库高级研究员,著有《第五次变革:第四权力的中美较量》、《差距》、《选票的背后》,email:dreamfinder@sina.com
我的凤凰博客

我的凤凰博客

我的凤凰网博报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天津市市长王东峰:京津两地高铁有望实行月票制 高速取消通行费】

6日上午,天津市市长王东峰在中央媒体“京津冀协同发展调研行”采访团座谈会上介绍,目前“轨道上的京津冀”已初步形成,下一步如何降低三地通行成本,带动更多人流、商流的流动互通?王东峰表示,京津两地高铁有望率先实行月票制,高速取消通行费。目前,两地相关部门正在协商,研究中,至于何时能实现京津两地高铁月票,高速免费的政策,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推进。

京津高铁月票,高速取消通行费,听起来很美,可稍微想想就知道,这不靠谱。在这之前,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京津高速取消通行费之前,内部先要取消各种收费。现在,回龙观那么大的社区,走京藏高速依然要收费。京通快速,连接中央政府和北京政府的要道,依然在收费;市区到机场,也依然在收费。

天津如何,我不太了解,听说内部也有不少收费站。

这就是不靠谱的原因。高速取消收费,要先从一个城市内部做起。这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人家不是贷款修路收费还贷么,领导也不能说不收就不收,投资者的利益要保护,当年辛亥革命前大清的保路运动,就是官方收铁路触犯了民间投资者的利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给亲爱的读者#


大家好,又是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就要开始,感谢这一年来大家对我的陪伴。

你们每次点开我的文章,每次给我留言,每次给我打赏,每次给我挑错字,我都充满感恩。

我这里说的是给读者的话,我不觉得你们是粉丝,我也不当你们是订户或者用户,我觉得,我在写作,你们是读者,我尽量把心里所想的真实的情感,真实的理论,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特别高兴,这一年来有各位的阅读共鸣,希望我们不离不弃,在新的一年里,更多的互动更多的思考。

2017,祝福大家一切都更好!


#我的新年寄语#


2016年的世界,我们见证了英国脱欧和川普当选这样的黑天鹅事件,也见证了埃尔多安利用社交媒体击败政变,我们更关注的是,朝鲜的核试验以及朴槿惠的风雨飘摇。

2016年的中国,我们见证了神州再度飞天,见证了G20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召开,也见证了一批批贪官在反腐的攻势下落马,当然,我们也看到了那么多小人物在时代的浪潮里被改变命运。

对于那些命运多舛的人,一年,就是一世。

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我们拍一拍肩上的尘土,和过去说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月10日到15日,察哈尔学会代表团访问韩国,我作为一员参与其中。虽说2016年有超过750万中国人到韩国,但在萨德危机后,这么正式的代表团访韩还是罕见的事儿。

看看这阵势:韩国前副总理,外交部好几位大使,十几位国会议员,出面接待这家“非官方”的代表团。由此可见,中韩友谊之深,中韩官方交流之冷。

有一位网友在我微博留言说,这么一个注册在县城的智库,有啥好吹的;我留言说,注册在县城,世界认可,这就是牛。

大话不说了,这世道装逼遭雷劈,低调才行。关于和大使们、议员们谈的萨德话题,我也懒得说,太政治了,不好玩。我就写写在韩国的所见所闻,纠正下大家萨德危机以来大家的错误印象吧。

这几个月,大家说起韩国局势,就是朴槿惠总统遭弹劾,数十万韩国民众到青瓦台游行示威,这都是韩国媒体报道出来的,在中国人看来,这说明韩国局势乱糟糟。

这样想太幼稚了。说一个国家乱糟糟,需要满足至少四个条件:第一,政治上群龙无首,缺乏秩序,买官卖官盛行,贪污腐败无度,官民冲突不断;第二,经济凋零,民生艰辛,公司大量倒闭,失业率居高不下;第三,社会法治方面,犯罪盛行,没人有遵守法律,大家也都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晚上带孩子上课,忙里偷闲,看了《三少爷的剑》。

对于古龙小说改编的电影或电视剧,我从来没有太多期待。很多金庸的小说拍出来大气磅礴,出神入化,如黄日华和翁美玲主演的《射雕英雄传》,如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或忠实于原著,或另类解读。

不仅故事编的好,演员帅气,主题曲好,场景的选择也横跨大江南北,有塞外风光,也有江南园林。

我一直觉得,其原因,是不是因为古龙已死,而金庸还活着?

当然,原因或许不是这样。金庸的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都有浓重的历史背景,主人公也像玩游戏打怪物一样步步升级,皇帝、道士、大宋、蒙古都有,适合拍影视剧。

而古龙的小说,喝酒、妓院、一剑封喉,陆小凤、西门吹雪都是一出世便神功盖世,而是古龙的武功唯快不破,你让小李飞刀打半小时再杀人,显然不符合古龙先生的风格。

由此可见,拍古龙的武侠,难度不低。这样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三少爷的剑》也还值得一看。

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这部电影徐克监制,尔冬升导演,也算大腕出品。不过,显然徐克老师只是挂名而已。徐克的电影,不会排出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年去德国之后,再没去,没见过难民涌入后的德国什么样子。

最近有报道说一个欧盟官员的女儿被奸污杀害,这位官员还帮助过难民,而德国媒体保持沉默,虽然人不在现场,也能体会德国社会内部的不满。

不能说难民改变了德国,任何一个群体都会有害群之马。但毫无疑问,类似的案件没发生一起,就让默克尔的被信任程度下降几分,就让右翼力量壮大一点。

不过,今天,不谈政治,就说说我多年前在德国旅行的感受吧。

在德国境内旅行,对于我们这些没车的外来人口最好的交通工具便是火车。德国的子弹头列车,和中国的动车长得很像,当然,他们拥有这个东西已有多年,肯定不是抄袭中国的。和中国的动车一样,每节车厢的门口上方都会显示速度,我从柏林到汉堡旅行,多数路段显示是时速200公里左右,比较平稳,火车上也很安静,很多人捧着书看,即便说话也轻声细语,唯恐打扰了别人。

准时是德国火车的一大特点。我在德国旅行没有碰到过晚点,即便是公共汽车站的站牌,也标着几点几分到那个站点。老式的车站里,就连大屏幕都还不是电子显示屏,依旧是老掉牙的翻页式显示,一番就噼里啪啦作响,但精确度分毫不差。每个火车站,都会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论过去多久,无论正义来的多晚,总算是来了,尽管,那个年轻的生命再也回不来。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在此,我还是要给最高法鼓个掌,更给用自己的坚持来死磕的聂先生家属、媒体记者、律师致敬。

记者、律师、公知,虽然有时候让某些人觉得添乱,但正义需要他们去呼吁。这几个词,都是褒义词,可惜,被有意识地变成贬义词了。不能不说这很令人悲哀。

案情是这样的:

1994年8月10日上午,康某某父亲康孟东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失踪。同日下午,康孟东和康某某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被杂草掩埋的康某某连衣裙和内裤。8月11日11时30分许,康某某尸体在孔寨村西玉米地里被发现。

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康某某系被聂树斌强奸杀害,死刑。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维持对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定罪量刑,撤销对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改判有期徒期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里理念下三流,产品经理不入流。

这是我昨天在朋友圈发的评论。产品理念和产品经理决定了一个产品的高度。大家也许会说,你一个研究国际问题的有什么资格说这事儿。

其实大家有所不知,我读博士研究的问题是新媒体与外交。后来博士论文还出了本书叫《第五次变革:第四权力背后的较量》。其实这书名不好,应该叫美国是怎么用互联网搞中国的,或者,中国如何用互联网搞定美国。

互联网,就是政治。未来假如再爆发战争,那肯定是传统战争(陆战、空战、海战)、太空战争、核战争,加上网络战争。

这是大的较量,微观领域,那就是产品的竞争,比如说谷歌和百度。一开始是拷贝,后来是在中国掰手腕,再后来呢,把谷歌赶走,百度独大。这是非市场的较量,而核心应该是技术的较量。这方面不用多说了吧,百度在辛辛苦苦做外卖,而谷歌呢,在研究无人机、无人车和阿尔法狗。阿尔法狗打败了韩国天才棋手李世石后,又准备玩星际争霸。

星际争霸,从产品的角度而言,是经典中的经典,70后玩游戏的同学们肯定记忆犹新。它的种族间平衡做到了极致。如果阿尔法狗可以玩星际争霸打败人类的高手,那智能由盘上了高峰。

中国好的产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去山西农大信息学院演讲前,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消息,随即有网友问来山大吗,我随口回了句,去年去了山大。

稍后才想起来,我说的是山东大学,而这位网友说的是山西大学。这类简称很多时候回让人混淆,如河大,河南人以为是河南大学,河北人则以为是河北大学;再如华师,上海人认为是华东师范大学,而武汉人则认为是华中师范大学。哈工大,大多数人会认为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可哈尔滨工程大学也会被称为哈工大。

这让我想起当年的一个相声,一个人住店时说自己是二炮的,服务员开始以为是第二炮兵部队,后来才知道是北京第二灯泡厂。

混淆问题不是太大,可争简称麻烦就来了。如果说南大,南京人认为是南京大学,天津人认为是南开大学,而南昌人则认为是南昌大学。当然,一般而言说南大指的是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一般称南开。可南昌大学有点受伤,当年为了不混淆,一度称自己昌大,可昌大不太好听,他们委屈:凭什么我们不能叫南大?

可这些又是约定俗成的,就像北京大学简称北大,而清华大学则简称清华,不是清大。这俩大学的英文名字也传承了民国时的名号特点,北大是Peking University,而不是Beijing University,清华是Tsinghua Univers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有媒体约我写稿,让我批评一下美国的选举乱象,我没写。问题来了,民主选举一定有好结果出来吗?

答案当然是:不一定。

选举,不是两个君子之间坐而论道,也不是阿尔法狗和李世石下围棋,选举是两个魔鬼之间的竞争,选民所能做的,只是从两个坏蛋之间选一个稍微好点儿的。

然而,大众的判断是随风倒的。他们很容易被媒体所蛊惑,很容易被一些华丽甚至不符合常识的言辞和许诺所打动,甚至会被一个帅气的脸所打动,把选总统当成选明星。

于是,在聪明的候选人和笨的候选人之间,笨的有时候反而会当选,比如说2000年的戈尔和布什之争;在帅哥和老头之间,帅哥更具有优势,比如说1960年的肯尼迪和尼克松之争;能言善辩、口若悬河的肯定是占优势,政绩反而成了次要因素,比如说2008年奥巴马对阵麦凯恩。

我一直认为,当过克林顿副手的戈尔,无论从各方面看都比布什更适合当总统;2004年大选,约翰·克里无论是思辨能力、外交理念都完胜布什,可惜,他最终是个失败者。

因此,选举真的不一定出来好结果,真的不一定把最优秀的人送上总统宝座。那么,耗费人力、物力、财力进行选举又是为那般?

首先选举可以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0月11日到16日,我再次访问印度,并参加在新德里举行的金砖国家工商峰会。开会之余,走走看看,也接触印度不同阶层的人。

14日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金牌主持人杨光兄,业界人称光叔,邀我做个连线,问和我商量用什么话题,我随口说:两个印度。

这是我对这个国家的总结。

一个印度,是光鲜的印度。

新德里的使馆区,绿树成荫,大使馆、高级酒店鳞次栉比;在新德里的高级商场,汇集了全世界最齐全的名牌商品,比什么老佛爷之类的有过之无不及。

孟买的房价,30年涨了600倍,约合人民币6万,而新德里南部的豪宅,有的12万一平。孟买的堵车,更是全天候的。

在香格里拉饭店的香宫,我点了一盘蒜泥白肉,竟然和北京吃到的味道没有多大差异。

印度一位富翁,给夫人送生日礼物,出手就是一架飞机,不是小小的无人机,而是一架波音。

另一个印度,是灰暗的印度。

在五星级酒店或高级公寓的旁边,就是穷人摆的小地摊,就是一排排年久失修的破屋子,也可以叫做棚子。其状况,中国国内的棚户区也比它强太多。

我去孟买著名的露天洗衣厂,看到高楼大厦的下面,工人们不停地洗衣服,空间局促,脏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