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生丑石1
天生丑石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919
  • 关注人气:4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1-16 12:25)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我在飞。你,在地上追......

_______这个,纯粹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

我在飞。你,在地上追。

我往乌云里飞,往雪花的家乡飞。

乌云里头,有你,还没有流完的,热泪。

雪花的家乡,我好像去过,一两回;我依稀记得,那里,

深埋着,相识空濛间,嫉妒之神,从你的身体里,

窃走的,你的颜色和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6 10:02)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打苍蝇
(1)
打苍蝇
不能用手打
不能用脚踩
不能用巨石或铁砣砸
不能用刀斧砍
不能用鞭子抽
不能用重型机枪扫射
打苍蝇
只能用苍蝇拍
(2)
打苍蝇
不能见了苍蝇就打
那突然从一个
我们一无所知的
阴暗角落里
旁逸斜出
公然鼓翼高举
竟或于低空
反复盘旋以外
更其淫逸叫嚣着的
欢天喜地的苍蝇
不可打
(3)
打苍蝇
要允许苍蝇
得意那么一阵子
而后在一个足够容得下苍蝇拍的
宽绰有余之地悠悠乎落定
又似乎在高深莫测暗算着什么
而并不想立即起飞
去执行新的任务之际
你方才可以平行着的悠游着
那早已就在你手中的苍蝇拍
不疾不徐  又微带些紧张的  抵近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只有一只鸟,是我回来了。
          (1)
只有一只鸟是我回来了
因为其它的鸟们
它们钻进葡萄架里来
都是为了啄葡萄
啄颜色最深最深的葡萄
它们不但在葡萄架上啄葡萄
而且啄得不想再啄的时候
还要挑上一颗
叼回它们的窝里去
它们在葡萄架里一片欢腾
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而是因为葡萄架上有葡萄
而且那些个葡萄
正在加剧的由青转紫
          (2)
只有一只鸟是我回来了
因为只有这一只鸟
只有它  钻进葡萄架里来
不是为了啄葡萄
就连碰一下也都不碰
这一只鸟  是一只  三彩鸟
它不知怎么就钻进了葡萄架
它刚一钻进来就激动得不得了
但也只是矫首俯首只是左顾右盼
从一根葡萄藤到另一根葡萄藤
来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3 12:35)
标签:

散文诗

分类: 感言

无可取缔的热望


还有多少日子……

日子还有多少……

我终于至于,只能一再的使劲的偏着我的头,直勾勾的望着那窗户了……

我直勾勾的望着那窗户的时候,我近乎枯竭的眼眶里,一时盈溢着喜泪顆颗;那些个喜泪啊,在我的早非沧海的眼眶里,你挤着我我挤着你,奔跑,欢呼,不知何所从来;而那样子的一对眼眶,虽经反复的沉降洼陷,容量已极,但也实在装不下那么多的泪颗颗;噢那实在装不下去了的,全都被它们的后生们,一颗颗的,挤到了,眼眶的,外边;而后各自东西南北流,灰溜溜,溜进了鼻孔、嘴角、耳廓、脖子跟、头发的丛林……

噢三月里雷你轰动吧,你按照你的计划轰动吧;我知道,你三月里雷,在三月里轰动,是绵柔的,绵柔而又安沉;那是为了大家才轰动的微欢轻轰,不可能为了照顾我一个人,而特地将音量稍微的调大那么一点点儿,一点点儿,也都不会……

噢三月里雷你轰动吧轰动吧,没关系的你轰动吧。没关系的真的没有关系的。你切莫瞅着我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而竭力的压制了你那精骛八极的轰动。你轰动吧你继续按照你的计划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3 19:23)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说话
(1)
我常常想写这个题目
可我每一次写下这个题目
总是被什么卡住
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于是又做贼似的犯罪似的
赶紧删除
删除了之后又似乎
罪加一等
自己对自己
也不能饶恕
(2)
这真正是一个好题目
类似的好题目还有许多许多
遍地都是  多得不胜枚举
比如“行动”“答复”
比如“团结”“路线”
比如“戒掉背后骂人”
比如“想要我哀怨,绝不!”
同样我常常想将这些个好题目
逐个的写一遍  写千万遍
但当我每一次写下它们
又捣乱似的犯罪似的赶紧删除
删除了之后又似乎罪加一等
自己对自己也不能饶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3 11:55)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如此甚好
(1)
一阵猛击
来不及致谢
一下子
就进入了
不可知的
不复奋起的
沉睡
一滴血也不出来
一丝痛也没有
突然减少一个
突然增加一万个
之外亦之中
如此甚好
(2)
于是遵照嘱咐
免了净身
免了停放
免了冰镇
即刻生炉子
待指针
指向那刻度
又即刻投炉
将那些个无声欢喜
无声伤悲无声痛
都充作
那饿极了的烈火
不在乎有味没味
也不在乎多么有味的
寻常食物
(3)
完了  
并非自完了的那一刻
才正式开始
故而取出或不取出
取出了放高地还是低地
已没啥意义
诸愿已遂
诸意已如
最可庆贺者
是&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3 20:53)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只有泥土
(1)
我老是要想
泥土只有泥土
只有温馨的泥土 
只有永远以病痛之身
怀胎的泥土
只有永远以分娩
来镇痛的泥土
只有她
不会将我推开
(2)
只有她
在那无边的长夜里
说话给我听
或者紧拥着我
傻傻寂静
她知道我已不能再见她
也不能对于她的说话
作出应作的酬答
可是她仍然说话给我听
她自己是苦涩的
而她说给我听的话
那样子绵密杳渺
一片甜柔
就像是
从前的黎明
(3)
噢我
我将要怎样么
我老是想
想  只有泥土
一开始
以及最后
一直
只有她
会渗入
我的骨头
她渗进去了
就不会溜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0 20:40)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痛,不被承认。
(1)
我有痛
我有
属于我
又不属于我的
只见其微  
只见其卑
而不见其非微非卑
而又不可忽略
而实际上又往往
被忽略了的
又实在
又虚无的
撕心裂肺的
(2)
我的痛
在我的皮肉里喊
在我的经络里喊
骨头里喊
血里喊
日也喊  夜也喊
一直都在喊
但因封闭得紧
终于也只是喊出了
勉强能喊出来的
而并非那必须喊出来的
小得可怜的一小部分
(3)
但就是这小得可怜的
传导到了耳朵里
便不能再行传导的
一小部分
也不可能被承认
不被承认而外
或引起厌烦
或爆发怒吼
或招致讥讽
那厌烦那怒吼那讥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2:28)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一把米

(1)

五点多一点点

落日临门

我家仅有的那两只鸡

又在那一把米上

安心的啄米了

两只鸡啄了一会儿米

墙角落下一只斑鸠

紫薇里落下一只麻雀

与它们一起

慌慌张张的

啄  那一把米

它们各啄各的

几乎是在抢夺

却又没有争议

(2)

娘挎着菜篮走过来

指着那两只鸡说:

“你们好啊

我给你们米吃

天天给 日日给

斑鸠也来吃

麻雀也来吃

你们也就任它们吃么?

你们用我的米做人情么?”

娘说着那些个话  说着说着

很平常的又走过去了

麻雀与斑鸠与鸡

一点惊吓沒有

还是各啄其米

(3)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

我坐在桂花树下

满足的看着它们啄米

同时我满足的呼吸

满足的露出我的

各种秘密的笑来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

天黑了它们就要顺应天意

而不能摸黑啄米了

没啄完也不能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5:19)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我的精神
(1)
都这个样子了
许多的我都还在沉睡
我的我  却一直在
彻骨之寒的寒夜  苏醒
在凉飕飕的凉晨苏醒
虽然我的我一直在苏醒中
然而还是那个样子  似乎
一点儿改变也不曾发生过
(2)
我的我  的  苏醒
好似一颗硕大的泪
好似一场磅礴的雪
无形的  无声的
落在我的我
一直苏醒着的
苏醒的凉晨
和苏醒的寒夜
那泪  和那雪
因喜而痛  因痛而喜
光芒四射  不可遏抑
(3)
在一个个凉飕飕的凉晨
在一个个寒彻骨的寒夜
我的我  落下那泪
我的我  落下那雪
它是为了自己而落下
不是为了别人才落下
它的无形它的无声
是它不能摆脱的命
也是它求生的梦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感言
但愿如此,你能勉强懂得一点点。
(1)
世界大得惊人
但这个惊人之大
并没有惊醒多少人
因此事到如今
一切对于大的颂词
都是虚情假意
(2)
世界之大
除了看得出来的大
除了听得出来的大
更有看不出来的大
更有听不出来的大
何劳我在此举证
(3)
我只想问你  你见过
大与大之间不但不相爱亲  
反而交互攻伐?
你见过  大按捺不住自己
渊默瓦解  自卖自夸?  
噢也许我问的都是废话
(4)
也许真的没人肯信
这世上竟真有人勘破了无能
从针眼里逃离从心底里放弃
这正如  真的没人肯信
白云在高高的秋天寂寂飞动
没得什么表扬  也照样欢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