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11-06 09:48)
标签:

听课

课堂教学

分类: 学术交流

        2016年11月4~5日笔者参加了由苏州市教育局主办、平江中学校承办的“有效教学:指向核心素养的课堂革命”的会议,其背景是苏州教育局与钟启泉教授及其团队合作开展的“苏州市区域整体推进有效教学实践研究”项目。会议第一天是听课、说课和评课,第二天是专家报告,信息量很大,由此对自己造成的认知、情感和态度冲突也是巨大的,是需要花点时间去消化的(顺应或同化),从而使脑海里的冲突逐渐消解,走向新的平衡。

        听评课活动对于深居大学的自己而言的确是难得的直观经验,虽然自己无法亲身实践,但通过眼观耳听和“亲临现场”的情境体验,还是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中小学教学经验。第一天上午笔者依次听了五年级数学、一年级音乐和初三英语各一节。因为有小学段、初中段和高中段各有三节同时开课,所以只能听三节完整的课。从观摩的几节课来看,不得不说城里(城乡应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的中小学课堂是丰富多彩的,硬件条件(如桌椅、教具和教学技术配置等)都是相当不错的,软件条件(如教师素养、教学内容资源等)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当然课堂教学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的。对笔者这个久居象牙塔的人来说,听课更多的是学习和体验。现在的课堂不仅注重知识的教学,还注重学科思维的培养,强调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学生也有很多表达讨论(互动)的机会,但不得不说所有的课堂似乎都很“忙”,跟打仗一样,一个目标接着一个目标,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教师忙着教,学生忙着跟着教师的节奏动,动脑、动口、动手、动身。因为课上时间只有40分钟,似乎不忙确实没法完成既定教学目标和设计。那是不是某些教学环节可以省掉呢?是不是每个环节都是必须的呢?如此“速食”的课堂教学真的符合学习规律吗?有利于身心健康吗?也许从外在目标来看,这样的课堂或许是有效的,但从内在目标(素养培养)来看,它依然有效吗?课堂教学需要设计,但也要给予“生成”的空间,而且即使教学设计再精致,课上总有难以估计的生成要素产生,而这些要素恰恰也包含课堂教学创新的苗头。就像世界上不存在两片相同的树叶,同样不存在两堂一样的课。教学设计向精致无限逼近,但却无法达到绝对的精致,或者说绝对精致的课堂教学设计是不存在的。因此,在预设(design)与生成(generate)之间需要一个适当的平衡,就像上海奉贤区实验小学校长金哲民所说“一堂课如果看起来很完美,那反而说明它有问题”。

        不同的学科课程有不同的思想、目的和思维方式,相应的课堂教学也必然存在一定的差异,当然共性是不言而喻的。英语课的目的应该还是指向英语的实际运用能力,如听说读写,但从自己所听的那节课(Tandun's music: Music without boundaries)而言,阅读依然是教学的重点,生词和语法又是阅读的重点。不可否认,这篇文章就是一篇阅读材料(reading),但笔者以为国内的英语教学应以“说”(speaking)为抓手开展英语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相对听、读、写、说要更难一些,但因为有全身心投入(脑、口耳和肢体动作),所以它又是听说读写中最有趣的一项技能,而且可以一并带动听读写的能力。一个学生英语说得好,其听、读、写的能力会差吗?相反,听读写好的未必说得好。英语类课程的功用在于运用,特别是说,抛开这一点,语法再好,填空再准确也没什么用,见了外国人趑趄嗫嚅,有口难言,学了又有什么用呢?对于语言类课程而言,记忆和理解也只属于低阶认知目标,应用、分析、评价和创造才算高阶目标,只有达到了应用层次以上,才算真正实现了教学的目标。而且语言学习(无论英语还是语文)需要整体观和意义观,需要情境(即使创设的情境也可以),而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词汇量大、语法精通,却不会说,这样的语言教育无疑是失败的。这种以“还原论(Reductionism)”为基础的教育理念在使自然科学阔步前进的同时,也深深地影响着人文社会科学,但对于语言类学科而言,将以表意为目的的句子、段落和文章分解为词汇、语法、主题句和中心思想等语言要素对于语言能力的培养有多大帮助。我承认这种分析是有意义的,但如果把语言学习的重心放在词汇、语法和句法等要素的分析,而不是语句整体的表意功能,学生能掌握好一门语言吗?恐怕很难。

        从课堂气氛来看,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年级越高,课堂气氛越是沉闷,缺乏活力。不可否认,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身心发育的逐渐成熟,其言行中理性的成分更多一些,所以课堂上表现出来的安静也似乎在情理之中,但这是高学段课堂氛围活力不足的唯一原因吗?也许只是原因之一。在笔者看来,这种氛围的出现也许与我们的教育本身有着必然的联系,或者说这本身就是我们的教育日复一日造成的结果之一。这让我想起来,前日中午会间休息时自己到平江中学校园里随便转转,当自己无意中走到一幢楼后面时,看到几个初中生在玩耍,其中一个学生见我来了,赶忙把一只放在嘴边的手放在了身后,我也没在意,以为像我们当时上学一样学生在吸烟​​时见老师来了,会把烟赶紧藏起来。等我转身准备离开时,余光发现这个学生拿的并不是烟,而是一根棒棒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见我来了,把棒棒糖藏起来了,是学校不让吃?应该不是;是不好意思,或许是吧。学生历来对老师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不好意思也许是正常的。只是作为一名初中生,即使在课间当着老师的面吃根棒棒糖,能算不礼貌吗?吸烟因为不利健康的原因,不让学生吸或许是有道理的,但是棒棒糖呢?如果把这个小小的插曲同我们的教育联系起来,似乎有些牵强和过度解读之嫌,但确实让我觉得学生的基本权利似乎应该得到尊重和释放,而不应该纳入礼仪道德教育的范畴,做事畏首畏尾、缩手缩脚,看起来很有礼貌、很懂事,却不知正式这点点滴滴的非必要约束在不知不觉中限制了学生思想和行为,敢想敢干的创新意识也在无形之中一点点地被滤干了。或许这也是年级越高,课堂气氛越沉闷的原因之一。当然,教师也可以去调动气氛,但被调动的氛围和自然活跃的氛围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人已不同了。

        本次会议展示了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物理、历史、地理、音乐、品德与社会等9节课,开课教师竟全是女教师,没有一位男教师。后来,笔者了解了一下才发现中小学和幼儿园男女教师比例严重失调,已成为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许多学校男女教师比例甚至高达1:10。男女教师比例的失调或许并不会影响学生的成绩,但必然会对学生的素养教育和品格养成产生长远而深远的影响。在教学中,女教师绝不输男教师,甚至还会做得更好,但男女性别差异对于学生成长的潜在影响却是难以估量的。同等条件下,同等水平的男女教师在较长时期内对相似的学生群体的品格塑造会产生怎样的具体影响?影响的程度如何……这些问题的回答,无疑有助于使我们理解男女教师对学生的真实影响。尽管看起来,这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不得不说它确实是一个很紧迫、很有价值的课题,关系到国家的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变式

合作

        今天下午在苏州大学教育学院听平江中学邓大一校长介绍平江中学的教育改革模式(pattern),感触颇深。平江中学的教育改革经历了从统一模式向多种变式的转变,更好地适应了不同科目、不同教师和不同学生的多元化需要。任何一种教育模式或教学模式试图包治百病都是不可能的,只有结合不同学校的发展实际在借鉴吸收多种教育模式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形成自身的一般模式,并结合具体教学情境对一般模式进行创造性地变通、实践才可能形成适合自身的有效模式。即便对自己有效的模式也不见得适合别人,别人也不可生搬硬套,削足适履,否则很可能无疾而终。“模式”的初衷在于其潜在的应用价值和可能的推广意义,但并不代表他就一定可以推广。所谓“南橘北枳”,教育领域的“模式”与自然科学中的定律是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在对待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如教育)中的模式(或理论)时要持一个比较理性的态度,既不能盲从,也不能热捧。物极必反的现象在教育领域更容易发生。一方面,模式的“创立者”万不可将自己的“模式”借助自身的影响力强加给别人,而只是分享给他人,对他人产生启发,有他人结合自身实际去创造适合他自己的有效模式。另一方面,作为模式的应用者,对于不同时期流行的教育教学改革模式也要有一定的批判性,而不是全盘照搬,只能自身教育教学实际进行二次创造,才可能形成适应本校改革发展的有效路径。一般的“模式”只有宏观指导意义,只有各种结合具体教育教学情境的模式“变式”才真正具有实践意义。

        对于基础教育改革而言,只有一线的教师才是教育教学实践的真正专家,身居大学的教育研究者顶多是基础教育改革实践的促进者,为一线教师提供可能的一般性教育教学改革支架,激发一线教师实施具体教育教学实践的可能灵感。即便如此,也只是可能,能否真的发生,还依赖于真实情境存在的多种因素。教育研究的最终目的在于教育实践的改进,因此教育研究的价值能否实现,最终取决于一线教师对于研究成果的吸收消化和运用效果。但这个效果如何又受制于成果本身和一线教师的意愿以及外部条件。因此,在地位上,中小学教师和大学教师都作为教师职业是平等的,在基础教育研究和实践中也是平等的,只有相互倚重、彼此合作才是提升教育研究、改进教育实践的可能路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8 08:49)
标签:

李政道

分类: 研究体悟

        读《李政道传》(季承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0年出版)有两点印象深刻,一个是当有学者问及李政道:”你在那么多领域进行着那么多前沿课题的研究,有那么多新的物理思想,是怎么做到的?“李政道说,”要做最前沿的物理课题,不要去看文献,跟着别人的思路走。我从来不看文献,从来不做二流课题。但是,你要有能力把握物理学最前沿的问题,提出自己的主张,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能时时、处处走在最前面。“(p. 180)。老实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听闻做研究不看文献的言论,值得玩味。看来,有的时候,做研究确实存在某种“捷径”,至少不同的人所走的研究之路可能是不同的,别人喜欢的不见得适合你,而适合你的也未必适合别人。不看文献可以,但前提是你有能力把握领域研究的前沿问题,并能提出自己的主张和解决办法。看文献似乎是研究者寻找研究的问题的通行方法,但并不是唯一方法。因此,只能说做研究时一定要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风格,找到适合自己的、独特的研究路径,而不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另一点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李政道虽然忙于为祖国的科教事业四处奔走,但“从不收取任何国内单位的薪金报酬”(p. 204、p. 215),令人为之动容。这绝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真切切的实际行动。这一点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抑或将来,都折射出李政道对于祖国的一片赤子之心。当然,做到这一点需要一定的资本和实力,然而对于更有资本和实力的人来说,又有几个能做到这一点呢?当然,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别人无权干涉,但李政道的选择和做法确实令人肃然起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0 21:49)
标签:

文章撰写

分类: 研究体悟

         许多学术期刊对于文章长度都有明确的限制,比如英文文章的字数上限多在50007000字之间,而中文文章则因刊而易,差异较大,一般情况下上限为800010000字,但也有少部分期刊的字数可达1.5万~2.5万字。这确实很不容易。毕竟,对于期刊而言,版面就是资源,版面的慷慨也就意味着对文章学术水平的非凡要求。所以,无论投稿到何种期刊,作为普通的作者可能不得不遵守期刊有关文章长度(字数)的规定,当然如果作者自信自己的文章确是上乘之作,那么即使字数超了,杂志社也许还是会考虑的。当然,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成果发表的博弈问题了。无论期刊对于文章长度有何要求,尽量使文章保持简洁扼要是必要的。

        那么如何将一篇较长的文章(如15000字)精简成一篇更为精炼的文章(如10000字左右)呢?如果说写文章不容易,那么精简文章则更难。在对文章进行精修之前,首先要为文章每部分内容设定一个比较合理的字数,同时确保文章的详略得当、重点突出、结构合理,避免出现头重脚轻、虎头蛇尾等撰文大忌。然后,根据各部分设定字数对相应内容进行精简。一般而言,要将文章精简到理想水平,不可能一蹴而就,往往需反复修改多次才可能达到大道至简的境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竞争者

拍档

以色列

分类: 读书札记

        最近在读《以色列谷:科技之盾炼就创新的国度》Israel Valley: Creating Shields Through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一书,看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威廉姆森(Olivier Williamson)说的一句话“我们的最佳拍档就是我们的竞争者”,猛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将竞争者视为对手,甚至“敌人”,但竞争者何尝不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呢?有时候,竞争者之间虽未谋面,甚至相隔甚远,但却密切关注着彼此的发展。尽管这种“关注”可能源于内心的一种“狭隘”,但事情的结果往往是对方的进步会在无形中激励我们自身的发展,无论这种激励是源于一种“攀比”或者争强好胜的心理,但总归是有利于我们自身的进步的。当然,奥利佛用了“拍档”这个词来形容竞争者似乎有点过于褒奖,但从个人发展的过程上来看,个人自觉固然重要,但身边或远方的竞争者无疑也是个人进一步的重要动力之一。就像现在许多人所呼吁的那样“宽松的学术环境”是研究创新的重要条件,对于内在动力充足的研究者而言自然不是问题,但对于内在动力不足的研究者而言,宽松的学术环境会产生什么结果呢?也许未必会产生我们所期待的研究创新。无论是竞争者,还是外在环境的其他因素(政策、制度)对于一个人所造成的压力是必要的,也是个人进步的重要动力之一。这有点像“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渴望没有竞争、没有要求的环境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也最终会毁了我们自身。所以把竞争者视为你的最佳拍档,把“苛责的环境”视为个人进步发展的熔炉,那么我们自己或许真的可以锻造成一块好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chinwee
chinwe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34
  • 关注人气: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