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本博所刊为百年至近现代以来笺林清录。花笺彩笺木板水印笺谱等故纸掌故缤纷庞杂,今汇编部分见闻欲在世俗中辟出一泽清雅。笺林遗韵芸香不绝乃本人心之所愿也。

-- 陈氏
个人资料
玩笺说笺
玩笺说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052
  • 关注人气:1,0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2-05-15 14:20)
    见过张充和先生的人评价说,她就像一幅仕女图。那位与充和先生做过十年耶鲁大学同事的余英时讲:“充和何以竟能在中国古典艺术世界中达到沈尹默先生所说的无所不能的造境?她自童年时期起便走进了古典的精神世界,其中有经、史、诗、文,有书、画,也有戏曲和音乐。换句话说,她基本是传统私塾出身。进入20世纪以后,只有极少数世家,所谓书香门第才能给子女提供这种古典式的训练。由于充和早年是在这一古典教育的熏陶之下成长起来的,在不知不觉中便体现了以通驭专的精神。她在古典艺术的领域内无所不能,无施不可,是因为她不肯局促于偏隅,仅以专攻一艺自限。”这就是充和先生游于艺的一生写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12期曾推出一组名为“寻踪中国手工纸”的特别报道,泾县宣纸名列其中,以“宣纸:中国书画的奥秘”为题,讲“宣纸是中国手工纸中的翘楚。它纤薄柔软,却有着纸寿千年的盛誉;它看似平淡,却拥有被称为“永不泄密”的制作过程;甚至,它还决定性地影响了中国书画风格的变迁今天,在它的故乡皖南泾县,遵循古法的手工宣纸在几经沉浮后,又顽强地走上了复兴之路”。
    这已不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首次介绍宣纸,其青春版《博物》2008年第10期就曾刊发过介绍泾县宣纸的文章《纸清白柔韧的好畴侯》。早前玩笺说笺的博文中介绍过天工开物的古法造纸流程,不是很过瘾。这次,让大家看一下这张长10.3米,宽3.25米的宣纸是如何在中国安徽泾县经近30位师傅合力造出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见《十公子》杂志创刊号附赠机印画笺十款,想法挺好,应该鼓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独游苏堤,观桥影照水湖波如镜,闻鸟语啁啾柳丝飘忽,最惹人倾心的,则莫过于邀一知己伯乐,倚雷峰塔旁,迎徐徐轻风,共赏夕阳西下。西湖的十里长堤,四季常绿,堤上布满俊美的香樟树及其他各种植物,特别是当季,六桥起伏,树发新叶,一派生机盎然,加之春风和熙,心旷神怡。漫步于堤边、桥上,湖山胜景如图卷般展开,万种风情,任人领略。苏堤的动人不仅在于它在秀丽的西湖中穿越而过,更是将江南最富诗情画意的景致嵌在了心头。偶有一声啼过,放眼朝松枝高处望去,竟有孔雀栖息,明代的杨周定想不到数百年后竟会有如此曼妙之情境吧?!此套《西湖水印信笺》同《西湖十景水印信笺》一样有梅花护纸前后包拢,袋内共收有单色花卉画笺五款四十帧,是已知的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八十年代初所刊行的袋装作品中最是秀美柔婉的一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每每提及陆抑非,便想到其老师吴湖帆先生。去年偶然读到一篇有关吴湖帆七十大寿那日礼单的详录,对了解和研究吴湖帆晚年交友和生活状况极具参考价值。当日,陆抑非与李秋君等都前往贺寿,贺寿似以送蛋糕为多,谢海燕和收藏家钱镜塘送的就是蛋糕,陆抑非送的也是蛋糕,女弟子李秋君带去了三炮台烟一听,吕贞白同八位友人合款请莫有才厨房(海上著名淮扬菜馆)做了一席佳肴...当事人随手记下的礼单,则成为了日后对于海上艺坛往来的过录存据。今日所选昔日经眼的几柄成扇,更是海上四家中陆抑非、江寒汀、唐云同吴湖帆唱和论艺之珍贵往来,文中那柄吴湖帆与同门十二人于1942年合作的双寿图成扇,直让人感想当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09 20:57)
    陆抑非先生一生竭力保存着绘画之所以为绘画的根基,是纯粹的绘画状态,亦是中国绘画的本真状态。以花鸟画为根基的陆抑非,在书法的用笔与结构的师心自用上,有着许多一般书家所未能想见的意外收获。在从獭祭而成到信手拈来的交替过程中,以丰厚的书法功力积累,尝试书法入画,一手工笔重彩与没骨淡彩,兼工带写,对形有极高塑造力的他悟出了“字是画出来的好,而画是写出来的妙”。                         
    以下成扇及扇面皆是近年江南拍场过眼之物,最后那帧荷花蜻蜓图扇面见证了陆抑非与李秋君之间的友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陆抑非(1908-1997)先生原名陆翀,与明代著名画家张翀同名。“翀”同“冲”,因《史记》中记有“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之名句,便将“翀”字换为“一飞”,而“抑非”之名则是1937年后再次所改,那年陆抑非在上海举办了个人画展。三十至四十年代的海上画界基于商业化的氛围,善写意者不少,但能工笔者却不多见,陆抑非与张大千等皆有来往,后拜吴湖帆为师(吴为其改名)。五十年代,他被聘为上海国画院画师,六十年代初又受聘为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浙江美术学院于1993年更名为中国美术学院,此套《花卉仿古诗笺》便是八十年代初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以陆氏作品摹刻并刊行的袋装画笺,袋内共收笺四款二十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贸易展览会开幕而特制的纪念品。不知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内是否塑有陆抑非先生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八十年代所刊行过的几种袋装画笺多以“西湖”之名而题,是有所特指的。水印工厂同其他地方一样在文革伊始未能得到幸免,直到十年动乱过后才陆续恢复,之后,水印工厂又在学院要求下更名成了“西湖艺苑”。我们所熟知的那套可与荣宝斋《十竹斋笺谱》以及朵云轩《十竹斋书画谱》并称三竹之盛的《十竹斋印谱》,便是西湖艺苑的作品。而信笺纸袋上所落的“西湖”题名,便由此而来。可以说,水印工厂八十年代所刊的几种袋装笺即是批量木版水印画生产之余品类转变的标本,也是水印工厂在新时代逐渐停滞下来的片断写照。虽在八十年代中后期水印工厂因被纳入美院教育体系而又一次更名为“紫竹斋木版水印工作室”,却已同往日的辉煌愈行愈远。西游记人物水印信笺1983年刊行,内收画笺四款共二十帧,有长条护纸包裹。西游记绣像题材属通俗一派,却从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这儿转变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当代,将西湖十景引入画笺的所刊成套者共统计出四例,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天津杨柳青、安徽纸作坊及杭州华宝斋。前三家相互摹刻,故笺样相似,华宝斋版则以明代版画画样雕版,惜并非依原本所为。友人先前所购到的天津杨柳青版只含五景,过段时日发现另购的一袋内还有五景,甚喜,实际这是分装后让人多买一袋的策略而已。在所刊的前三种西湖十景画笺中,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与天津杨柳青版的年份相近,可比性更强,置于一起给大家做为参照,顺祝劳动节快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张漾兮(1912-1964)先生出生于四川成都,1926年考入了当时才创办了两年的四川美术专科学校研习西画,抗日战争爆发后开始从事木刻创作,时局稳定后逐渐转向中国传统绘画与民间艺术的拓展。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张漾兮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今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刚建系便将夏子颐和张玉忠等学生分派到北京的荣宝斋与上海朵云轩学习全套的古法木版水印技艺,后又奔赴江南各地搜集木板年画等资料,之后在版画系的基础上成立建国后国内最早的木版水印工作室,专对木板水印开展教学和研究。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直属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木版水印工作室改由学院全权管理,并更名为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水印工厂除了五、六十年代对一些写意水墨画做过复制以外,八十年代初期特刊有数种袋装木板水印画笺,《西湖十景水印信笺》便是其中的一例,袋内十款共四十帧画笺依长条的木板水印梅花护纸前后包拢,版痕清晰流畅,为浙江美术学院水印工厂的代表佳作之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