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第十期援圭医疗队
第十期援圭医疗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33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即将离开圭亚那之际,GPHC骨科的全体医生为我举办了一个告别会,期间,骨科主任Dr. Samaroo对我2年的工作进行了总结,他说2年以来,我为圭亚那骨科病人提供的精湛的医疗技术,对骨科各级医生和技术员提供的全心全意的指导,并带来的一些先进的医学理念,最后还送了一枚胸针表示感谢!然后其他医生也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健康

分类: 金建平大厨的博文

时光流逝,星转斗移。援外工作巳圆满功德。整整二年,二十四个月,七百三十天,一万七千五百二十小时,春夏秋冬,循环往复。

曾记得,二0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从苏大附一院出发,至上海浦东机场起程,至美国纽约机场再转机至南美洲圭亚那首都乔治顿机场,万里迢迢,历经千辛万苦,时达三十多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异国他乡目的地,还记得,作为第十批援圭医疗队的队员,肩负祖国的重托,怀揣国家卫生计生委和省厅领导的殷切期望和嘱托,告别了亲人、同事和朋友们,踏上了南美洲圭亚那这片热土。我们全体队员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我们一定要高质量的完成好援外任务,同时服务好中资机构及当地华人华侨。喊口号容易,表决心不难,可是要真正能做到、做好确非易事,不能空中放爆竹响得高,或是马尾穿不起豆腐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记得刚来不久,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好奇,同时又那么陌生多多,新鲜在那清新的空气和蓝天白云,及那长着黑脸与白牙的圭亚那人,陌生在那异国他乡的语言和水土不服及那有着不同的风土人情与文化传统。刚开始,医疗队在当地医院上班时会遇到语言上的一些沟通障碍,及医术实力的展示,所以专家们第一个任务就是树立形象,拿出真本事,建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2 02:45)
         在圆满完成援外任务即将离开圭亚那之前,在新队员们满怀忐忑心情即将踏上这陌生国度的时候,我内心却闪动着一种淡淡的忧伤感。毕竟 是生活和工作了两年的国度,是与队友们同甘共苦了两年的地方,也是与表面平和内心却充满了热情、感恩之心的当地同事们一起工作了两年的国度。回想两年前的心情,与现在对比,感觉颇为不同。深入了解后,我觉得对这个南美国家的认识有了极大的改变。
       圭亚那可以说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度,有称之为地球之肺的热带雨林,有PM2.5为零的超清洁空气和蓝天白云,有绵延纵横贯穿南美洲的3条大河从此入海,有世界第一大单幅落差的凯丘瀑布,还有广阔的蕴藏丰富的大西洋。每次路过首都乔治敦的海边公路去市场买菜时,队友们都对那临海的小别墅羡慕不已。如若生活没有压力,这美丽的海边将是你修生养心的绝佳之所。唯一的缺憾,也是因为这3条大河,使得圭亚那近海缺少了加勒比海沙滩碧水,至今旅游业难以发展。当然肮脏的街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8 23:00)

在圭亚那做医生

    2012年6月,肩负着江苏省卫生厅的重托,怀揣着院领导的殷切希望和同事们的深深祝福,我们踏上了南美洲大地,开始了为期2年的援外历程。2年,七百多个日夜,历经雨打风吹,尝遍苦辣酸甜,秉承“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精神,我们始终坚守在距离祖国万里之遥的岗位。

    我所在的乔治敦医院麻醉科担负产科手术室、综合手术室的临床麻醉以及ICU日常管理和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产科手术室独立在外,这是由孕产妇数量多及医院独特的布局所决定的,主要承担剖腹产手术;综合手术室承担外科、儿科、眼科、五官科及急诊手术;ICU是综合性的,接受各类危重病人,以创伤和外科术后病人为主。

    乔治敦医院作为圭亚那的首都公立医院,需要承接各地转院的危重疑难病例,这就造成了麻醉科的工作特点:择期手术量大,尤其是产科手术;急诊手术多,且患者一般情况较差;ICU床位紧张,管理混乱;consultant值班多,责任重大。

    面对复杂的环境,如何开展好医疗工作,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5 05:12)

        乔治敦的热带气候并非之前猜想中的那样,许多年以后,一页蓝天彩云的插图,或许也能轻易搅动起积淀在记忆深处的烈日微风和甜酸苦辣。

        下期肾内科医生可能不会轻松,糖尿病肾病患者也很多,检查和药物经常难以配合上及时的治疗,大致要过两三个月能适应这儿的医疗环境,具体事宜当面交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去年回国探亲前一月,在病房见到院长Amir先生,他握着我的手,盛情邀请我去他家作客,我当时没在意,原本以为这只是中国人之间的客套而已。就在上周,院长Amir再次认真和我说起要请我去他家,问我要事先准备哪些喜欢吃的当地菜,他说可以有羊肉、有鸡肉、有炒饭等,还特别强调要中国厨师现场烧几个中国菜让大家尝尝。我觉得盛情难却,不过提出来要我们全队一起参加。“no problem”他爽快的答应了。回想这两年来和Amiry院长的相处,颇为曲折。

  记得第一次见Amir院长是在我带领全队去医院上班第一天,Amir 院长在医院门口迎接我们,给我的印象并不是那么热情和友好,而是一脸严肃,由于初来乍到,自己英语听力和表达都处于初级阶段,尽管他说话且慢且尽可能清楚,还是没听懂几句,只是频频点头,在我心里埋下一丝丝恐惧。第二次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医院工作后几月,因为他在普外科,查房时碰到我,让我要开展胸外科手术,还有脑外科手术,我坚持认为自己是普外科医生,而且明确和他说专业化是外科今后的方向,他还和我理论一番,让我觉得他更是不可思议。第三次是开展工作后几月,他居然在没和我商量的前提下和我组里的医生一起手术开了我组里的一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