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讷言
讷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73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全子

现在喜欢唠叨的高个子

周军少校

朝鲜战争专家,及机车爱好者

老钱

我的老友

妹妹的博

别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我妹妹,富态

小赵

看上去很美

萧总监

很自恋的老同学

浙江小余

这家伙喜欢爬格子

老木两口子

看人家的日子怎么过的!学习

曹军

曹腿,中偏右蛋腿

小李

不好描述她

易林

大叔

海子的诗

我成不了海子,但我喜欢海子

白二球的博

我的青春记忆有他,他的青春记忆似乎有我

李老师的博

一个典型的文人:儒雅,风趣,成熟

小春子

活在电影和记忆中

老沈

偶遇而成的老友

巫书记

我们的知心书记

陈晓卿

师父的好友

段大播

不长肉的主持人

黄骏

真性情

熟睡的孩子

喜欢他博客里的音乐,就那一小段音乐

肥二球的博

胖的人变化都不大

驴二球的博

很象行为艺术家

二球们的老大

和他在一起,没我说话的份

师姐

哭得痛不欲生的夏天,喧嚣的身体,有一匹马安静站立

老木

什么也不用说,看就是了.他是真的讷言敏行

敬重的老同学

超然脱俗,静如碧渊之水,是我王君也

姬大爷

成都著名的成伯伯

小吴

文学女小孩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22 22:17)
标签:

杂谈

     高速不通,七拐八绕半个多小时后,我们从小路闯进了都江堰市区。
 
      堵车,严重堵车。挖掘机,起重机,救护车,军车,警车,私家车,排在各条马路上,都在不停地鸣着笛,磨蹭着向前。
      来时的紧张不安顿时全没了,炙热的阳光烤在脖子和手臂,刺疼。
      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个人应该属于情感反应滞后那一类人。
      512那天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正准备做一个采访,帮着编导搭采访背景板。
      背景板突然微微摇晃了一下,我一愣,然后想:嗯,应该是地震,过一下下就没事了。于是就继续搭。
      又一下,晃的厉害多了。
      周围的人全都站了起来,面面相觑。
      接下来就是脚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几年前,我还被人喊作江娃,不像现在,大家称为我江哥。
       领导派我和我的双重师姐李蓉(大学的时候是我的师姐,同拜于恩师梁碧波门下她又是师姐),为世界扶贫大会拍几个小片。
       从成都出发,转了一次机,乘车颠簸大半天,来到云南省西盟,一个接壤缅甸的佤族自治县。
       下车就被带到酒桌旁,菜很多,人很少,就县长同几个上海援建干部。
        当下暗暗庆幸,觉得作为酒精过敏症患者的我今天不会被灌酒了。一开始的事态发展也按着这个猜测走。县长并不怎么举杯,和我们心不在焉的聊着此次的目的和行程,眼睛时不时往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15:18)

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故乡。​

文字之美,在于它能从口中诵读;在于,它能让你看到,看到风景,看到,人。​

突然如此怀念故乡,怀念那已只存于脑海深处的幼时的过往。​

时间在打磨记忆,需要的留存,不需要的,还是会有浅浅的印痕。​

我想知道,那条渡船是否还在河边等待?等待我在梦中潜行回故乡。​

其实一切都还在,我们无法得见,是因为时间之河。​

所以,不要以为过往已经逝去,它还在那里。​

在过往中,幼时的我还在陪伴自己的祖父母 ,他们慈祥的目光从未离开我的身体。​

爷爷,坐在门槛上看着大路上行走的爷爷,知道我越来越想你吗?​

在你走后我才开始了解你。​

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自己把自己带离这个世界,不留痕迹。​

我来过,我心里知道我来过。可是有谁知道你来过?​

我的先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偏僻的丘陵?真是为了受够了年年的洪水?​

繁衍,为了繁衍。​

在这贫瘠的丘陵,繁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进山打猎之前,是需要拜山神的。
山神一般没有庙,多半是在一棵大树边上,供一个小石龛。所谓的拜山神,无非就是向石龛作两个揖就行。
那一次,黄五哥进山打猎,走的急,忘了给山神菩萨作揖。
他想的是,作不作揖还不都是一回事?
结果他进山三天,悉悉索索的小雨就下了三天。
不要说獐子,麝子,连个兔子都没看到。
眼看干粮就要吃完了,黄五哥只能躲到一块大石头下面烤火。
天也很快就黑了。
有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过来,挨到火边蹲下,随手拿起黄五哥的一只烟抽了起来。
雨下的焦人,黄五哥懒得和他搭腔。
那人也没看黄五哥一眼,在那边专心的烤着衣服,抽烟。
烟抽完了,那人把烟屁股往地上一甩,起身向外走去。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前,也就是解放前,在我老家有座小山。
小山上有座庙。
庙里有几个和尚。
和尚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庙也不知道是何时开始有的。反正,当年老祖先人从湖北麻城孝感乡来填四川的时候,这个庙子就已经立在这个小山的山顶上了。
因为在山顶,所以庙的名字就叫作顶顶庙。
顶顶庙的香火不是很旺——我老家本来就是个穷地方,和尚们的生活主要靠山下十几亩的水田维持。庙里有一个和尚专门负责种田,另外还请了几个山下的乡民也做长工。
除了种田的和尚,其他不种田的和尚基本不下山,乡民们也基本上不到山上去的。倒是偶尔有些外乡人会跑到顶顶庙来,跟不种田的和尚一起吃点茶。
不晓得为啥子,连娃娃些都不得去山上拿供果吃。
后来,到了一九四九年,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3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10.0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10.0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往事千里》。
  • 2006.10.0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乖咩,如果以后我们开车去旅行的话,我希望先向西吧!

我一直不喜欢繁华庞大的都市,因为人越多,我越觉得不自在,最甚会至于心生恐惧。

西面,人不多,山高,是往上的。

抬头,蓝天挂着些许白云,厚得有些臃肿的白云。

路,有时直到天边上,有时盘旋在半山间。

这会很考验我们的技术,老公担心。

那就慢一点吧,慢可以多看风景。

不用怕后面的车会不耐烦的按喇叭,也不担心迟到而扣了奖金。

路上还会有牦牛,这倒不担心。要是遇到羊群,那就只有跟着它们了。羊是很有耐心的动物,在公路上,它们也经常考验旅人的耐心。你跟在它们后面,它们会回头看看你,然后甩甩尾巴,让你继续跟随,保持队形。

如果是高山垭口,乖咩,你不能太兴奋。缺氧的感觉抓住你以后,那你下山后就会记住不起曾经见到高山顶上的白雪,山腰上盘旋的神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瘪耳朵叔叔姓易,是我爸的战友。退伍以后,在县运输公司开长途车。
瘪耳朵叔叔长的又干,又瘦,没得好高。他的耳朵也是又干,又瘦,其中一只还耷了小半截,所以,大家都喊他瘪耳朵。
他忌讳大家喊他瘪耳朵,人家只要说到瘪字,他就会不高兴。
但是大家还是故意要在他面前提瘪字,并且会故意把瘪字的音拖的很长。
“吔!地上这个虫子是被哪个踩的这么,瘪——呢?”
“这个橘子肯定不好吃,看嘛,瘪——的!”
每次碰到这种情况,瘪耳朵叔叔就会气得脸红筋涨的,两个眼睛楞起,却又不晓得说啥子。
偏偏有人还继续气他:“哎呀,你咋子了啊?哪个把你气到了啊?你看,把那个瘪——耳朵,都气得通红通红的了!吔,说不定,多这么气一下,你的瘪耳朵就立起来了!”
瘪耳朵叔叔更气了,他走到这些人面前,大声的说:“我才不跟你们这些龟儿子些鬼扯!”然后转身就走了。鬼扯的人看着他勾腰背手的背影,一阵一阵的笑。
其实,也难怪人家笑他。我们那镇上上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5 14:03)
标签:

杂谈

在公路边下车,在乡间土路上步行十来分钟,穿过竹林后,就开阔起来,一条河横在山边。

河上无桥,有渡。

河是涪江,渡叫做青堤。

渡上面的镇子,随了渡的名字,也叫做青堤渡。

我要回到家乡,就必须从这青堤渡过河。

渡船没有固定的开船时间,只有坐满了人,船工才会拉起钢钎摆渡。所以,基本上,每次我都会在河边等待渡船。

一起等待渡船的,全是附近团转的乡民。

他们或认识,或不认识。只要是在一起等船,都会一起说会话,摆下农门阵。

“你背了这么一背篼东西,是去走人户啊?”

“哎,去看我幺女。”

“哦,你幺女打发到这里了啊?”

“诶,昨天才生了个妹崽,捉了一只鸡,割了几块肉,拿了几十个鸡蛋。”

“哦,那你是当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4 19:14)
标签:

杂谈

快四十岁了,才发现,自己的人生原来是失败的。事业无成,爱情也陷入危机。

爱,却让她痛苦,是不是我该放手?可我却是那么的爱她,那么多的爱,想要奉献给她。是不是自己这生注定孤单?注定一个人到老?这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可我担心她,是我伤害了她,她如果离开我,是一身伤痕的离开。亲爱的,我不愿意你这样离开我。离开我,你又怎么舔舐伤痕?

天晴了,天又有云了,云又变黑了。我坐在这里,我躺在这里,我看着窗外。窗外没有阳光。有人站在屋顶,屋顶可以看到远方。我也想看到远方。远方的草地上,亲爱的,我看到你在奔跑,在向我招手。我抬脚想来追赶,却发现脚下一片泥藻。我拔出脚,又陷进下一个泥潭。这些泥潭是你的泪和着我的错造就的。我陷在自己制造的障碍里。我不怕泥藻,我只怕你的脚步太快。

我知道,你有很多理想,那些动人的理想。你想追梦,却为我留在这个城市。你想远方,远方有很大的风景。多么好看的风景啊,那些我也曾经想要的风景。只是这些风景,我觉得只是会出现在梦里,而你觉得,它们就在远方。不过,请你相信,亲爱的,我以前也觉得它们在远方。我也去追寻过。或许,是我怯懦,所以就说它们在梦里,而你勇敢,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