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晨光熹微熙
晨光熹微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205
  • 关注人气:41,5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4-16 10:13)

 

我还来不及和你相约,在春天,一起看莺飞草长,一起听长风掠过树梢。春天,已经扑面而来。

 

仿佛一夜之间,柳树披上了绿装。冰消雪融的水面,映出婆娑的舞影。而跃出水面的鱼儿溅起层层涟漪,惊碎了一池倒影。调皮的鸟儿,站在嫩嫩的树梢,迎着春风,快乐地啾啾。啾啾。

 

美丽的花儿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努力伸长脖子,茫然地东张西望。谁换了旧颜,谁添了新装。好奇的双眼,瞅瞅。瞅瞅。

 

一只捣乱的风筝,猛地挣脱长长的丝线,去追赶一朵跑远的白云。那划破长空的声音,嗖嗖。嗖嗖。

 

小草拱出了地面,长长地,伸一个懒腰,怯怯地看着行人脚步匆匆。那娇憨,慵懒的神态,悠悠。悠悠。

 

春天,带着风,携着雨,扑面而来。而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相约,一起看莺飞草长,一起听长风掠过树梢。

 

幸好呀,我们同在一个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齐王寨。一听名字,就感觉有故事,有历史。

 

清明小长假第二天,我们兄妹几个陪着八十多岁的老父亲,驾车一路向  ,直奔齐王寨。

 

沿途,路两边的树好像一眨眼功夫披上了绿装。那种浅浅的,淡淡的新绿,轻盈,活泼。春风轻拂,载歌载舞。而满山初绽的连翘花,桃花,沐尽春光,恣肆烂漫。

 

一进寨门,一眼望去,一剑劈山现幽谷。群峰嵯峨峥嵘,峡幽谷深。就像一位王公贵族,虽然早已不再声名显赫,但仍有几分傲骨。眉眼间,不经意就流露出几分神气,几分神采,几分神秘。

 

沿着山寨的边缘,先去寻找镜头前真实的一景一物,一树一木。

 

脚下这条石径,正是机智的农村老奶奶洒下黄豆,让愚蠢的日本军官骑着猪,狼狈地窜下来的羊肠小道。

 

蜿蜒向上,走进院子。仿佛看见英勇的女记者,面对一群张牙舞爪的日本军官,举枪横扫。身边的郭达,顺手拿起灶上的炒瓢,护住脑袋。

 

此刻,一盘苍老的石磨,孤独地靠在墙角,对真实的历史和演绎的历史,沉默不语。

 

是的。这里是抗日喜剧大片{举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10:21)

春去秋来

风雨雪霜

小小少年郎

手里的长鞭一挥

将梦想

放到了天上

 

小时候,父亲是生产队的羊倌。我经常跟着父亲,上山放羊。

 

生产队有二百多只羊,父亲放羊一年可以记365个工,一工约3毛钱。

 

第一次跟着父亲上山放羊时,看着洁白的羊群从眼前奔突而过,真像千军万马。而父亲,俨然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二百多只羊,父亲训练了一只头羊。头羊体型硕大,头上的角又粗又硬。头羊脖子上挂了个铃铛,叮叮当当,走一路,响一路。我给头羊取名大顶。

 

当然,我给好多羊取了名字。毛最白最光滑的那只叫光光,最瘦最小的那只叫点点,最喜欢偷吃的那只叫探探。

 

十一岁那年放暑假的时候,我开始独自上山放羊。

 

《列子》记载了杨朱一段话:

 

君见其牧羊者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站在葫芦谷宽广开阔的心脏,我却不知道应该怎样解读你。千年摩崖石刻?兵部侍郎遗址?国宝白玉宫?还是,永远消失了的神秘村庄,报国?

 

该用怎样的一条线,将这些散落的历史遗珠一一串连?

 

打开葫芦谷的金钥匙,在哪里?

1
摩崖石刻下,仰望数十米高的峭壁,历史的风云扑面而来。

 

那五龛栩栩如生的佛像,那六行斑驳残缺的题记,仿佛都在默默诉说,诉说那段传奇,那个故事。

 

沿着历史的脉络,循着历史的回声,且把目光,投向千年前的大唐。

 

武则天称帝后,几位宗室弟兄密谋推翻武周政权。李贞,李冲父子率先起兵,但共谋者并无一人响应。十万平叛大军兵临城下时,李贞自知回天无力,闭城自守,服毒身亡。

 

而李冲,却有不同记载。有说被朝廷赐死,有说被守兵刺死,有说被百姓打死。同一个人,怎么会死三次?而且,还是三种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六上午逛超市,我特意准备了一个购物袋,放在门口的鞋架上。等穿戴整齐出门时,购物袋却不翼而飞,遍寻不见。

 

纳闷之余,我不禁想起生活中,那些突然神秘失踪的东西。

1

大约6年前,有一天中午,我心血来潮,找出首饰盒,翻出久已不戴的金项链和金戒指,想以旧换新。

 

我先把两枚戒指戴在手上,一枚镂空花型,一枚镌刻花纹,一虚一实,相得益彰。把项链戴在脖子上时,许是好久不戴,感觉别扭。于是取下来,装在包里。

 

这两枚金戒指,都是我平常逛金店时,看着款式新颖,试戴后爱不释手,心里一冲动就买下的。

 

买回去后,趁着新鲜戴了几天。可洗衣做饭毕竟不太方便。于是,摘下来,束之高阁。

 

下午,我背着装金项链的包,手上戴着戒指,径直去了金店,咨询以旧换新的办法。说是每克38元的折旧费,换新时,必须比旧的多出1克以上。我先摘下戒指称了称,约9克。我心里想着,项链再加一个项坠,最少也有20克。这30克黄金,能换什么呢?

 

我一边琢磨着,一边去包里拿项链。可是,我翻遍了包,也没有项链的影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6 08:41)

1

几乎所有男人最爱的,其实并不是自己的妻子。

 

正如张爱玲所言,摘取了红玫瑰,那道皎洁的白月光,就让你的后半生,魂牵梦绕。

 

我,就是这样的男人。

 

春节几个同学小聚,当我得知林风居然生活在一个离我并不远的城市,而且至今未婚的消息时,我简直就觉得,这十几年来,林风,是为了我,守身如玉。

 

元宵节过后,单位有一个出差的机会,恰好是去林风所在的城市,我如愿以偿地,争取到了这个机会。

 

临行前,我和同学讨了林风的电话,看着那熟悉的号码,简直有点心花怒放。十几年过去了,林风用的,居然还是原来的号码。而那个号码,是我当初送给林风那部tcl作生日礼物时,精挑细选的一组数字。

 

那天晚上,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突发奇想,如果当初选择了林风,我现在的生活,会怎样?

 

风在林梢云在天。我,无眠。

2

来到这个美丽的城市,和林风呼吸同样的空气,我却没有勇气,约见林风。

 

当初,如果我没有放弃自己的专业,和林风一起坚持,会怎样?当初,如果我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1 08:53)


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翩跹成曼妙的舞姿,悄无声息地,覆盖了夜,覆盖了光阴。

我用一双看夜的眼睛,用一双听夜的耳朵,在暗中,看夜,听夜。

夜,未眠。

那些湮没在时光的褶皱里的,再也回不去的往事,在夜里一幕一幕变得清晰。生活总是在重复着一些伤害,重复到习惯成自然。所有的爱,所有的恨,都是生命里无法躲藏的痛,都是雪夜里冰冷凛冽的回忆。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一直处在离别中。和爱,和恨,和爱恨。总有一些人,一点一点的,和这无边的夜一起,埋葬在时光里。也总有一些人,隐藏在记忆的最深处,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触及的角落,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自己的信念和执着。

所有的眼泪和微笑,所有的快乐和悲伤,在这寂静的黑暗里,一起扑向夜。

桌子上缭绕着的艾条,忽明忽暗。蓝色的火焰,静静地燃烧着那些过往,就好像人生,谁又能知道,自己还能燃多久。

时间一寸一寸流逝,而我,还在夜里。

有人说,当你失眠的时候,你会在别人的梦里出现。那么今夜,我会出现在谁的梦里呢?

夜,我在梦的边缘,未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张智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上班的路上,他能看到肖静。

 

上班途中临时有事,他不得不绕道雅宝路。一路拥堵不堪,他的奥迪只能窝屈地跟在28路公交车后面,亦步亦趋。

 

快到十字路口时,绿灯开始不停地闪烁,公交车一加油门蹿了过去。张智赶不及,只好懊恼无比地停下。就在这时候,前面的28路车到站停靠,后门打开,他突然看见,肖静走了下来。

 

是的。是肖静。隔着20年的沧海桑田,隔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张智一眼认出了她。

 

一瞬间,那些沉默的往事,踉踉跄跄地,跌跌撞撞地,蜂拥而至。

 

               2

高中的时候,肖静是他们班的公主。她家境优越,容貌娟秀,穿着时髦。同学们还洋洋得意地穿着扫大街的喇叭裤的时候,肖静已经穿上了紧绷绷的牛仔裤。

 

那时候,晚自习经常停电,张智准备了一盏煤油灯。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间与生命,总是在背道而驰。我们走到了2018的终点,回头再望,才突然发现,好多心情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好多故事还没有来得及发生。

 

2018,岁月带着朦胧的热情,将我们裹挟进那段美好的时光。

 

流光清浅,那些枝蔓丛生的记忆,和时光紧紧纠缠,在渐行渐远的日子里,浅唱低吟。

 

2018,在那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烟花三月。在那浩荡春风的苏醒,十里桃花的蠢蠢欲动,在那清清的溪水,叮叮咚咚,在那雄鹰搏击的长空。

 

2018,在那艳阳辣辣卸衣装,梅雨潇潇涨柳塘的六月。在那穿过稀疏枝叶的夏日阳光,在那悄悄飞起的蜻蜓,在那十年寒窗磨一剑的鱼跃龙门,在那离骚的千古传唱,在那缓慢而坚韧的万物生长。

 

2018 ,在那横林摇落微弄丹,深院萧条作小寒的十月。在那染透漫山遍野的火红的枫叶,在那傲然独立的菊花热热闹闹,在那登高望远心旷神怡的金秋之歌,在那丰收的喜悦。

 

2018,我们走过最美的人间四月天,沐过缠绵的春雨,盼过多情的雪花。我们在时间的变迁里,走过一程又一程,在岁月的流转里,多少美不胜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9:55)

2018年冬日的早晨,因为一道限行令,显得和往年有点不一样。

 

行人匆匆,好像并没有人特别关注天空是否湛蓝,空气是否新鲜。单双号限行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不便,还没有完全适应。

 

最终为限行令买单的,似乎只有本来就已经是负重前行的城市公交。

 

拥挤不堪的车厢内,一个声音高叫着,别挤。别挤。

 

很快,这一声挣扎和呐喊被更多更大的声音淹没了。怕挤?怕挤不要坐公交。限行?限行咋不买两辆车。

 

一阵哄笑声中,一个稚嫩的带着哭音的喊声响起来,奶奶,我快挤扁了。

 

这回,没有调侃,没有嘲讽。可是,也并没有一个人起身,为这个刚刚咿呀学语的孩童,让一个座。

 

公交继续前行,到站停靠。只开后门,不开前门。有几个机灵点的乘客,从后门窜上了车。

 

公交司机在后视镜看见了,大声呵斥,从后门上来的,下车。

 

连喊几声,无济于事。司机熄了火,说,从后门上来的,不下车,不开车。

 

有着急赶路的乘客开始纷纷附和司机,劝那几个从后门上来的,赶紧下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