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哈
陈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41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3-05 15:06)
标签:

文化

屌丝火了。

并不能改变什么。

曾经火了的人多了去了。

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几角旮旯了。

更何况一个群体。

 

百度百科说,

屌丝就是这么一类人,

他们身份卑微、生活平庸、未来渺茫、感情空虚,不被社会认同。

他们也渴望获得社会的高度认可,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生活没有目标,缺乏热情。

 

他们性格内向,.内心善良,不善言辞,穷丑矮挫胖笨撸。

他们没有爱情,是女神的备胎,甚至连备胎都不是,只能一边悔恨一边幻想,挊着过日子。   

他们工作比较苦累,充满怨气,有梦想,但不愿去努力实现。   

他们有尊严,但一点都不自尊,总渴望别人施舍。

屌丝们似乎在宣称,反正我就是这么副屌样,再怎么差都无所谓了。

 

百科总结说,

他们是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所催生的产物,

但这绝对不是他们自己的错,

也不是这个社会的错,

因为一个时代要进步,就要付出代价,

屌丝就是社会进步的牺牲品,

他们是新时代的阿Q。

 

这特么怎么说的。

他们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5 14:13)
标签:

杂谈





看到ID麻辣情医吴迪的一条微博:

解释一下“性只存在于陌生人之间”,

比喻男女之间越熟悉性刺激越弱,

婚姻第4年7年是性趣下落点,

10年以上就称“交公粮”,

无性婚姻很正常。

婚姻、性、爱情,这3件事阶段性地兼容和独立。

以前我做时尚杂志,同行互相取笑教导夫妻唤起性趣的专题,

什么性感内衣香水度假酒店,换个新人什么都好了。

 

恋爱,爱情,爱,婚姻都不是一回事,

这个我写过了,不想罗嗦。

今天单就这条微博的内容展开说说。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1 20:10)
标签:

杂谈

(一) 黑只是个颜色

 

真理不一定正确,道德不一定正义,叫笑笑的姑娘没准是个忧郁蛋子。

无常问:道德不正义,什么才正义。

黑子说:道德可以被希特勒用,也可以被希拉里用,可被袁世凯用,也可被袁隆平用。

道德只是个词语,它是武器的时候就是武器,是借口的时候就是借口,

是正义的时候他妈就正义了。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友情不一定靠喝酒,江湖并不是真的是条江是个湖。

无常问:为什么不能拥有,不拥有还有个屁劲啊。

黑子说:拥有就是失去。

 

浓妆一定要淡抹才好看,很重的东西你得轻拿才行。

无常问:为什么很重的要轻拿才行。

黑子说:很重的东西不一定是质量,你能承受住一座泰山,不一定能扛住一根鸟毛。

银河系可能在猫脖子上的项圈里,很重的东西可能是无形的,所以要轻拿。

无常说:我以前一直以为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那个米兰.昆德拉是个女人。

黑子说:我也以为他是女人。

 

秦始皇以为他很牛逼,希特勒以为他很牛逼,毛爷爷以为他很牛逼。

其实有人比他们更牛逼,却悄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3 19:32)
标签:

杂谈

 前天一个“朋友”问我过年回家不, 
 我说不。 
 他挤眉弄眼地说,你还记得你老被查身份证吗。 
 我嗯了一句。 
 他等了半天,没见我要跟他急的意思, 
 觉得很没劲,就闪了。 
 这让我想起虐待狂和受虐狂的笑话。 
 受虐狂:来抽我吧。 
 虐待狂:偏不。 
 我经常让找抽的人失望。  因为长得不像个好人。 
 我经常在火车站,机场等人员密集场所被查身份证。 
 有些年头, 
 每当一个敬礼或不敬礼的警察叔叔站在我面前, 
 我都要一边掏证件,一边表明我的身份。 
 比如说,我是搞音乐的,或者说我是搞艺术的。 
 然后再把证件递给面无表情或者略带好奇的警察叔叔手里。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 
 年轻的时候,或者说某一个阶段, 
 拼命想向别人证明自己。 
 哪怕是被查证件时, 
 以为表露了你的附加值,就牛逼了。 
 像掩耳盗铃。   我一直在想, 
 这到底是虚荣多一点, 
 还是心虚多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科学家》杂志:“你平时想什么想得最多?”
霍金:“女人,她们是个彻底的谜。”

老爸问我,你以后的理想是什么。
我:钱和女人。
老爸甩了我一耳光:庸俗,没得救!
我:事业和爱情。
老爸笑了:这才像话。

《新科学家》杂志:“你平时想什么想得最多?”
霍金:女人。
大家:操,霍金也不能免俗。
《新科学家》杂志:“你平时想什么想得最多?”
霍金:“女人,她们是个彻底的谜。”
大家:霍金就是霍金,果然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7 15:45)
标签:

杂谈

刚才哥哥给我打电话,
用三十分钟来说我不正常。
我替他着急的是,
三十分钟他也没说清楚我不正常在哪里。
他只能一再重复那句话:反正你就是怪。

哥哥是舅舅的大儿子,
初中起就住在我们家,
高三复读了三届。
我们算是一起长大的。
我们曾经一起听黑豹和Michael  Jackson,还有达明一派。

他电话问我过年回不回家,
他开车回去,希望我跟他一起回去。
我说不,我上月才回去过,你知道的,
你也知道我讨厌春节。

哥哥说,我发现你现在有点不正常。
我说哪里不正常,请举例。
哥哥说,哪哪都不正常,很多观念,
想法都跟正常人不一样。
我说正常人是哪样的。
哥哥说,我也说不上来,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
我说我认识好几个心理医生,不同城市的,
他们都跟我一样,人生观,对一些事物的看法都能说一块去。
哥哥说,那心理医生本身就不正常。
我说,正常是怎样的。
哥哥说,反正你们不正常。社会上大部分人是正常的,你们少数那就是不正常。
我说,那我杀人了,还是影响你们生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5 22:13)
标签:

杂谈

本来写的标题是文革气质的潮流外衣,
看上去文绉绉,文艺艺的,很是别扭,
于是改写人话。

文革是个偶然由某人发起的运动,
却是我们民族特性的必然产物。

现在,
看点书的人要惊诧那时候人的失常,
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我们现在依然如此,
只是没人领导你,指示你去搞什么运动,
而是自己在下意识就参与,进行的行为。

比如,
以道德的名义人肉别人,
以正义的名义随意辱骂别人,
或以这样那样的名义群起而攻击别人。
把民主挂嘴边上,
本质却是我有发言的自由,你没有,
只有大家赞同我的观点才是民主,笑话啊。
总之,顺我者友,逆我者敌。
要不就是,我顺眼者赞,碍我眼者骂死。

这仅仅是自觉的,下意识的行为。
如果以政策的名义,允许你这样做,鼓励你这样做。
我想很多人未必比文革时候的那些人要做得更好。

不过脑子就随意攻击你不喜欢的人,
不顺你眼的人,
必然不会反问自己到底怎样。
道德律己,而非责人,
是句比易经还难懂的话。

这种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3 21:17)
标签:

杂谈

再见2011
陈哈改写自黄舒骏《改变1995》

春运过后没多久,
用工荒开始全国蔓延。

10月乔布斯带走了全世界。
顺便催生了叫“潘”的新中国货币单位。
去年圣诞节,钱Y会在家门口被压成两截。
今年上访村官游济安,尸体江中浮现。

郭美美搞臭红十字,
卢美美“连累”了华商协会,
感谢她们,让我们对相关机构心领神会。

走了三鹿,来了双汇,
这都是食品问题沧海中一个点。
地沟油终于卧底进了政府的食堂,
不知查起来百姓能沾多少光。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
北京,武汉,长沙相约看海,
好热闹的夏天。
冬天的首都,PM2.5真的超过500个点。

“被精神病”的徐武,上演着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
女子网上实名举报,却遭官员强奸。
家有恶少去年属李刚,今年颁给李双江。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不知,
却不知该停在哪一年。

电脑一世界,电视一世界,
我们都想活在新闻/联/播里说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看到一文,叫: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 
 初一看,有如酷夏的冰镇绿豆汤,沁人心脾,大呼快哉。 
 细一想,绿豆汤好喝,却当不了饭吃,解渴不抵饿。  
 比如作者说:如果我们没有让爸爸妈妈帮我们找过关系,大到进某所学校,小到插队买票看病; 
 事实上:不是我让爸爸妈妈帮我们找关系,从来都是爸爸妈妈主动找关系, 
 而,如果爸爸妈妈没有找关系,将来或许你会抱怨,就因为你们没找关系, 
 我的人生轨迹在这里拐点了。   
   
 比如作者说: 
 如果我们要求某种特权的时候遭到严厉拒绝,如果同事对滥用职权的人不齿;  
 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以拥有特权为骄傲,以滥用职权为骄傲,以拿特权做交易为骄傲; 
 事实上:有种效应叫路西法效应。我相信,对滥用职权的人不齿的人挺多的。 
 而这群不齿的人里面,又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自己没这个职权,于是就有很多人去考公务员。 
 考公务员的初衷也许是为了一份工作,并不以ta即将获得的职权而骄傲。 
 但是当ta获得职权后,很快ta不骄傲都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打劫!把鸡鸡掏出来  文/陈哈

昨天能冻出人命来,晚上我还被打劫。一女流氓从黑暗里跳出来,手里捏着火器:打劫!把鸡鸡掏出来。我说,打劫不是劫财吗,怎么要掏鸡鸡。女流氓说,那是别人,我劫鸡鸡,少废话。我纠正她,这叫劫色。女流氓说:你他妈有色吗。我就无语了。

女流氓晃了晃火器,催促我掏设备。我跟她商量,这天气太鸡巴冷了,零下好几度呢,咱能换个季节不。女流氓说 不行!我想想。我说:不行?又还想想,您哪人?  女流氓说要你他妈管。过了几秒女流氓说:那就等到花开的时候。
   

我说啥花开啊,菊花,就是这季节,我还是一死。女流氓说:再废话,现在就办了你。
我说你替自己想想,你也得光腚,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